飘天文学 > 三千美娇娘 > 第十七章绝代有佳人

第十七章绝代有佳人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三千美娇娘 !

    另一位江湖中人也与郑老虎的采砂场有关,此人是个少林弃徒,俗名沈越,按他自己的说法,那是师兄弟中有人妒贤嫉能,以致自己在戒律院挨了通棍子不说,连带逐出门墙加送砂场劳役三年,只不过郑老虎来押人之前,自己瞅了个空从戒律院里逃将出来。

    只是白云航也是滑头成精的人物,他当即让人去打探这沈越到底犯了什么大错,竟致于要到郑老虎的砂场中服上三年劳役。即便是幽明破天那等绝等高手,在郑老虎手下采上三年砂子,恐怕也会被白县令这等三流角色打得落花流水吧,这等刑罚可比起活活打死还要凄惨。

    没半天就打探清楚了,原本这沈越法名“如真”,在四代弟子中也算是个杰出人物,只是一月前有一番精彩的表演,到底如何表演,那打探的公人讲得唾沫直飞:“一帮净字辈和真字辈的前代大师,再加上少林十八门的院主、班首、执事冲进来的时候,那个精彩啊……”

    “只见他光着上身,左手抱着个只穿了肚兜儿的女人,右手拿着一坛子好酒,桌子上放着刚熏好的狗肉,方丈室那些失窃的金银也多半放在桌上……”

    白云航连声说道:“好大罪!好大罪!这如真没被活活打死已经是运数了!”

    那公人笑道:“这还不是关健,老和尚们冲进来的时候,这沈越嘴里正在大骂方丈主持……据说很不好听!”

    白云航连声赞道:“妙!妙!妙!竟有这等绝妙人儿!这人怎么没被活活打死?”

    打探的公人把沈越的个人隐私都给打探出来了:“差一点就没气了!只是看他还有一口气在,戒律院的和尚又贪图郑老虎的钱财,便把他卖给了郑老虎,也多亏他那相好有良心,押到半道的时候,弄了二十两银子递过去,还好郑老虎不在,那些押送的人敌不过他相好的泪水,便叫他打了一百两的欠条,将他给放了……”

    白云航心里有底了,他当即约见沈越:“听说你还欠着郑老虎一百两银子?”

    沈越一听就便知道白云航把自己的底细给打探清楚了,当即说道:“小人原本是想到熊耳山投奔熊大师兄,只是实在受不了那个苦,我这婆娘家在登封,不肯陪我上熊耳山,因此特地来投靠大人谋个差使!”

    白云航也多次听闻到这熊耳山的名号,只知道那是一帮少林弃徒聚众为盗,当即顺口问道:“这熊大师兄是什么人?”

    沈越答道:“我熊师兄原本是个文弱书生,琴棋诗画样样精通,后来家道中落受恶人欺凌,无奈之下只能到少林习武,结果在少林寺内更受了些欺凌,自叹凄苦之下便同几个师弟一齐逃出少林,到熊耳山创下一份基业……”

    白云航啧啧称奇道:“这强人首领还是书生出身?难得一见啊!”

    沈越道:“我熊大师兄平素也很喜欢读书,生意不开张的时候常下山打探,小人曾见过两次,十足是个文弱书生模样!只是这年头强人的生意实在不好干,年前熊大师兄想做上一笔大买卖,潜伏到确山小牛镇附近的山上,结果碰上了百年不遇的大风雪……可怜我们那帮师兄弟啊,竟让活活冻杀了两个,还有七个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再说,我这一百两是驴打滚的算法,若是去了熊耳山,钱没捞到几个,我婆娘这边倒是要受累了!”

    白云航特别加了几句激励之语:“这便是了!去熊耳山有什么出息!天下的强人哪一个不是想着洗白,俗话说得好,盗而优则从镖,捕头这行当比镖头可有着油水多了!以后跟着本县,保管你升官发财!”

    这沈越的少林武功倒是不坏,等闲三四个公人近不了身,而且颇有些胆气,只是他本是少林弟子出身,对旧日弟子留不留情,白县令尚不得知,所以首先还是先优待彭狗蛋,实际也没有什么,就是加了盐的热汤,外加管够的馒头,再换了身衣服,只是彭狗蛋已经感激地跪在半天不起来。

    有了这么两位武功好手,白县令的胆气也壮了些,再加上他的县衙也又添了些人手,现下已经有了四十多人,又有天龙帮允诺的二十好手,若是逮上净慧法师这条大鱼,狠狠地斩上一刀,白云航已经看到黄条银锭都在向他招手了。

    光阴如水,已经过了五天时间,眼见明天便是查抄醉香居之时,为了激励士气,这天中午白县令自费掏了腰包请了大伙一顿,宴上只是说些:“明日准备再到几家转转,大伙儿谁都跟来,一切听咱家的话便是……”

    至于详细计划仍是秘而不宣,非要打醉香居个措手不及不可,一行人吃得也颇为尽兴,特别是沈越更是高兴,若是到了熊耳山,哪能这般海吃海喝,那岂不是要天天过苦日子。

    一行人正吃得高兴,只听到外面一阵喧哗之声,白云航没什么在意,沈越是个好事之徒,当即跑了出去看热闹,没料想竟是一去不回,彭狗蛋正与他拼酒拼得高兴,一时没了伴,有些闷气,他把这话一说,一个公人当即说道:“我把沈越拉回来……”

    哪料想也是一去不回,白云航皱了皱眉头,彭狗蛋当即跑出去寻人,半晌功夫才跑了回来,嘴里说道:“美女……竟然有这样的美女……那两家伙在那看美女喽!”

    一众公人笑道:“五虎断门刀向来都是这般没见过女人的模样,若论相貌,我们县令夫人才是真正的绝色啊……”

    彭狗蛋倒见过李玉霜两面,他思索了半会才说道:“你们看看去!”

    白云航心里暗想:“玉霜那等国色天香,世上恐怕再找不出第二位来了……”

    这时候外面的喧哗声更响,白云航心道:“看看也好!”

    他当即走到靠窗的位置,往下瞅了一眼,心中不由一震。

    这段时间以来,白云航也曾见过不少美貌女子,楚若琼一向温柔体贴,一说话都会脸红,沈巧薇是地道的江湖儿女,行事干脆,李玉霜虽然性子有些古怪。但容貌堪称绝色,与白云航郎情妾意,倒是颇为恩爱。

    可是白云航见过的这些女子,却让这两位侠女全给比了下去。

    这两位侠女都牵着一匹通体雪白如玉的白马,沿路询问过来。虽然离得稍有些远,但男儿看美女的视力一向很好,左边那位侠女竟叫白云航看得痴了。

    雪般肌肤,眉若春山,俏脸似梦,站在那里带着微笑沿路询问着,偶尔眼波稍一流转,白云航竟愿永久沉醉在这波光之间。

    她旁边那位侠女脸上蒙了白纱,虽然看不真切,可是那秋水般的眼神也令白云航心醉,还有那同样绝妙的身材,也不知揭开这面纱之后,是何等的惊心动魄。

    看到女侠走得近了,白云航深呼了一口气:“下楼去看个真切……”

    整个下午公人们都没有心思到各家商户转转,而是开始大讲这两位侠女的八卦。

    “那位便是峨嵋派的郭雪菲?”

    沈越一向关心江湖上各个排行榜上美女、侠女、魔女、妖女的位置,这名字便是他跑了七八里才问出来,他当即说道:“没错!郭姑娘在江湖美女排行榜第六……可惜旁边那位蒙了白纱,看不真切容貌,不过听人家说,有见过的人说比郭姑娘还美上几分!”

    白云航借机偷偷翻了翻手上那本西京万字世家的排行榜,没料到郭雪菲连这候补榜也没进,他暗骂:“难怪万字世家的排行榜河南一带没人用!”

    “这等女子……若是能一亲芳泽,死也甘心!”公人们啧啧赞个不停,就连彭狗蛋也大为意动,不过他倒是有些自知之明:“我听说这位郭姑娘是峨嵋派这一代的大师姐吧?手上的武功高明着,剑法可以排到江湖前十位,咱们这帮人莫说一亲芳泽,就是多看几眼也是福气了!”

    有好事者问道:“彭老兄,你何止是有机会多看福气几眼,按照侠义小说,你应当给少侠制造英雄救美的机会了!”

    白云航这时候多说了句:“川中现下恐怕还打个不停吧……这位郭姑娘恐怕出川避祸来的!”

    自古以来便是天下未乱川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新旧朝更替之际河南几是人间地狱,不过现下也恢复了些元气,而川中仍是争战不息,几十家势力在川中攻伐不止,口丁几乎十不存一。

    白云航在长安附近就曾见过不少逃出川来的青城弟子,其状甚掺,多半沦落到街道上卖大力丸、卖弄变脸术的地步,只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沈越答道:“未必未必,峨嵋派虽然全是女弟子,在川中现下却吃得很开!她们派中有一大批武林高明的女弟子,川乱初起之时,这一门虽是女人,可豪气不逊须眉,秦良玉在石柱起兵抵抗大西军,峨嵋立即举派南投,同为女儿身,自然很受重用,现下秦良玉虽死,可白杆兵尚是川中的一大势力,任谁都不敢轻易惹上她们!”

    “何况现下在石柱一带,峨嵋派有良田数千亩,砦丁近千人,也算是一方豪强,比起唐门、青城那是强到天上去了!”

    彭狗蛋便道:“看起来,咱们是没机会了……沈越,你也不要太积极了!人家未必看得上你啊!”

    沈越答道:“若是一个半月以前,以贫僧的性子肯定过去借少林的名义,追着屁股跑,可现下我那婆娘对得住我,贫僧也得修身养性了……现下只是多看几眼而已,没什么问题!”

    多看几眼真的问题?绝对有问题!

    白云航被李玉霜纠住了耳朵,李玉霜怒道:“好啊……我让你看姑娘去,看啊看啊……这个月白公子就别想同房了……”

    白云航赶紧讨饶:“玉霜,玉霜……咱着实就是看了几眼而已……就几眼……”

    这家中未必是李玉霜当家,可是李玉霜还没把婚事正式答应下来,只有心情好的时候才愿与白云航同床共枕,因此白云航生怕就是这一点,只是李玉霜似乎也佯怒而已,抓着耳朵的手半分力道也没有,话还有一分柔情一分吃醋。

    白云航继续求饶道:“玉霜,我真只爱你一人而已……那郭雪菲怎及得上玉霜你啊!”

    李玉霜放开了白云航,嗔道:“我估计你若是与那郭雪菲单独相处之时,又是这般说词了!”

    可她神情中分明是嗔中带喜,白云航赶紧搂紧李玉霜的腰部,柔情蜜语自是不在话下,把郭雪菲贬得一文不值。

    李玉霜登时笑颜绽放,两个人就依在一起,她说道:“那你是说我比那郭雪菲更美……”

    “或许有些丁点地方她稍稍胜出一丝,但是我的玉霜那本是天下绝色了……”

    李玉霜带着笑意又问道:“那便好……那便好……”

    她贴着白云航的耳边说道:“今夜我的房门不锁了!”

    白云航心中那是万分欢喜,怜香惜玉也需要看准对象,那郭雪菲是天下间的绝顶人物,白云航自然高攀不上,还是看准眼前人为好!

    正想着,李玉霜贴着白云航柔声说道:“那郭雪菲虽然逊色于我,看起来也是个良家女,这样好了吧!你若把她娶进门,奴家便当大妇,她便是你的小妾了!”

    还好白云航机警,他急道:“你这不是逼咱与你私奔吗……”

    说着,手已经滑入了李玉霜的衣内,仍是一般香腻滑嫩,李玉霜的身子骨似乎都软了下来,嘴里却咬着白云航,舌头滑过了那耳垂,颇有些销魂荡魄之感,许久才闻听她说道:“你可非把她娶来当小妾不可……否则我就不嫁你!”

    对镜贴花黄,镜中人依旧。

    鬓乱钗横的李玉霜对着铜镜细心梳妆着,他身后的白云航还在香甜地睡觉,对于这个坏了自己身子的男人,李玉霜并没太多恶感。

    虽然出身下九流行当,但好歹也算是自己的夫君,这个有些胆识,对自己着实算是温柔体贴,就连赚来的银钱也多半递到了自己手里,虽然白云航自作聪明搞了个小金库,可这等事情怎么能骗过李玉霜。

    只是镜中人当真依旧?望着只添了些许风韵的自己,李玉霜浮想连连,许多以为早已忘却的前尘往事全都涌上心头了,最后只听她一声轻叹,竟又是自怜身世。

    可现下不是很不错吗?自懂事之日起来,自己不就期盼着有这一天吗?做一个安逸的县官太太,有个体贴的丈夫,有着足够的银两……比起沦落风尘,这简直便是天堂啊!

    可为什么啊!李玉霜把目光轻移到的自己的一只纤手,自己这双玉手修长纤细,不知道为自己平白增添了多少女性魅力,白云航只要握住这柔若无骨的双手,任是天大的怨气也在那片刻间化为乌有,眼中只剩下缕缕情思。

    只是李玉霜看着眼中的这两只手,手中也总有些幽怨,纵是再美的纤纤玉手,也只能拿得起这只梳子而已……

    就连八十斤的米袋也背不起来,李玉霜感到这双玉手竟是如此柔弱啊……而自己这只双手恐怕也只能在厨房中终日操持菜刀,与白云航终老一生吧……

    李玉霜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那是不甘心啊!

    自已当年那个小小的目标,现下是离自己越来越远了……自己是不甘心,可是这又有什么用?

    不甘心啊!

    不知不觉中,李玉霜竟是一滴泪花掉了下来!

    “有心事?掉眼泪了……”沉醉在幽怨中的李玉霜面对白云航那关切的脸庞,竟是说不出话来,她最后只说了句:“没事……风吹进了眼睛!”

    刚爬起床的白云航只披了件外衣,他关切地问道:“想家了?还没见过岳父大人的面!什么时候跟你回一趟家吧!”

    李玉霜轻摇玉首,珍珠般的眼泪却是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白云航赶紧陪笑道:“玉霜……当真想家了,顶多我和你一起回家去!我这个登封县令不要也罢!”

    李玉霜抹了把眼泪,含着泪笑道:“好不容易创下个基业,难不成你会抛下和我一起回家种地?”

    白云航只说了三个字:“我愿意……”

    李玉霜心中顿时暖和了起来,她拿过毛巾将玉脸擦个干净,然后帮白云航把衣服穿好,却又把白云航推出房门道:“今晚你还要去查抄醉香居,快点出去!”

    白云航心中却只愿与她多说几句情话,任是推了几把都推不动,李玉霜脸一红,竟是说了一句“我给弄点早饭去”,借这机会逃开了。

    李玉霜在外面给白云航弄了些热腾腾的馒头,两个人站在一块吃了起来,她的吃相不像白云航那般粗鲁,只见她低着头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倒让白云航大为意动。

    “多吃点……”白云航当即答道:“吃不下了!吃不下了!”

    可是李玉霜硬让白云航多吃了半个馒头,最后她说道:“走路辛苦,租匹马或雇辆马车吧……钱我这有……”

    白云航点点头:“好!今晚一定赶回来!”

    李玉霜心中竟有些欢喜,她望着白云航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等……你!”

    白云航那是欣喜若狂,竟是站起来抱住李玉霜落下一阵雨点的吻,最后他说道:“一定早点回来!”

    他打定主意,今晚的收获纯属意外收获,抓到了那是白捡的,若是遇是伏击赶紧逃遁而去,毕竟这家中还有人等着自己。

    白云航的保密功夫做得甚是到家,他把队伍拉出县衙的时候还自称:“这几日,在县城里的商户都转过了,咱们出城转转!”

    四十多公人身着皂衣,手持刀枪棍棒出城而来,很是威风了一把,几个大商户连连叫苦讨饶,只是这镇子远离县城,又靠近少林寺,官威远不及城内,所以一干公人都是尽在耍嘴皮子功夫。

    到了下午,白县令才通知了天龙帮晚上查抄的消息,天龙帮毕竟是一方大帮,当即派二十好手前来会合。

    足足六十多人啊!白县令从小到大也就这次统领的人数最多,以前在西京道上混的时候,因为风险很大,多半是两三个人一块动铲,有个七八人就顶天了,一见到这么多,还有二十几号好手在内,他当即有了胆气,进行了一番临战动员:“弟兄们!今天我们到杏花村转一趟发笔财!”

    张亦隆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这段时间他刚和那百花楼的云娘勾搭上,花了不少银子,今晚一查抄岂不是又翻脸了,他当即问道:“抄哪一家啊!”

    “醉香居……”一听这个张亦隆算是放心了,他当即说道:“好!一切都听大人指挥!哪一个敢不卖力气放水的,按老规矩当场打死,哪一个给醉香居通风报信,也当场打死,哪一个临阵脱离,就请回家种地吧!我张亦隆一定冲在最前!”

    白云航继续给大伙儿打气:“咱家得了个确切消息,今晚醉香居里有条大鱼!若是捞上这一笔,咱们衙门半年的吃穿用度都可以解决!”

    有钱能使鬼推磨,公人们的士气十分高涨。他们已经查抄过了两遍青楼,已是有了不少经验,当即派了几个精明能干的公人换上便衣,混入这醉香居熟悉下情况,当然了,他们还有另一个美差,那便是:“公款嫖娼!”

    等日头落了,大伙儿也啃完了干粮,白云航大喝一声:“查抄去!”

    六十多号公人浩浩荡荡地杀奔杏花村去,没多久已然到了杏花村,正是华灯初上查抄好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