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三千美娇娘 > 第三十六章仙子

第三十六章仙子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三千美娇娘 !

    赵雪芬也是将信将疑,只听到那黑影说道:“应龙兄说了,他现下修道有成,一时半会是回不了家了……”

    赵雪芬的神情很古怪,她许久才问道:“陈大哥,此事重大,你可不要哄我啊!”

    那叫陈大哥的人笑了笑,然后说道:“雪芬妹子,咱们是多少年的邻居了,我陈瑞也和应龙兄一同修真数年,怎么会骗你!应龙兄这次修真大有成就,只是身边的用度不怎么够,所以叫我来替他领些银子……”

    赵雪芬总还是存了些希望,她咬着银牙一边抽泣着一边说道:“应龙在哪里?不管天涯海角,我都是见他一面!我这有的是银子,只要能见他一面,陈大哥你尽管拿去便是!”

    那陈瑞笑着说道:“现下应龙修习道法到了关键之时,见不得外人,他这次是叫我拿一千两银子过去!这是信物!”

    说着,他手中拿出了一枚玉扳指,正是徐应龙用过的旧物,赵雪芬的泪水又落了下来,陈瑞继续说道:“应龙成仙得道,估计也就是这两个月的事情了,到时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雪芬妹子,你快些把银子拿出来吧!”

    只是赵雪芬的眼神却变得刚毅起来:“只要见应龙一面,三千两都好说……不看他一面,别想从雪芬这拿走一文钱!”

    这陈瑞身后就有人阴笑起来:“雪芬妹子,我刚才忘记了……应龙兄说了,他已一心修真的人,这世俗之物全都不在意了,这些家产都赠与我等三人!还有,应龙为了一心向道已经把你这弟媳给休了!”

    赵雪芬被气得说不出话来,那人脸厚继续吹道:“雪芬妹子,我大哥一表人才,倒和你般配得很……大哥,动手吧!”

    说着陈瑞已用手按住赵雪芬的嘴,他身边两人也帮忙制住了赵雪芬,她是个柔弱女子,虽然百般用力挣扎,但哪比得上这三个壮汉,方才说话那人阴笑道:“大哥!等生米煮成熟饭,她一个弱质女流,又有何处可去?这次人财两得……”

    话还没说完,已是一声不坑倒在了地上。

    原来那俏丽丫环很有些心计,看到这场剧变虽然吓得发抖,却向白云航打了个求助的手势,白云航这段时间在郭雪菲的督促下习练芙蓉六连手很有些心得,而且峨嵋内功也到了入门的地步,当即是信心百倍地悄悄摸了上去。

    这三人只顾着制住赵雪芬,哪料想白云航已经到了他们身后,突然双手抓住这人的头发,猛地用上顿挫之力往地上这么一拉,这人只顾说话全然无备当即跌倒在地,白云航得势不饶人,用左脚外侧猛得往他的颈动脉上用力重踩,这人受此重击当即晕死了过去。

    那剩下的两人才刚刚反应过来,那陈瑞脸上神色慌张,放开了赵雪芬,手上摆开了架势,和白云航纠打在一起,白云航先用一只手和陈瑞的两只手纠打在一起,接着用另一只手从前面抓住陈瑞的头发并向后一推。

    陈瑞的身体自然地做了个向前的反应,这时候白云航猛地腾出另一只手,两手一起抓住他的头发,猛地往下一拉,陈瑞的上身不由自主的往前一顿,然后又开始用力挣扎,正这时,白云航阴招已出,左脚带着微薄的内力猛踢对方的阴裆,这陈瑞杀猪般地惨叫一声,白县令又在他脑后劈上重重一拳,也当即昏死过去。

    剩下那人见两个同伴没几下就被白云航打得昏死过去,心中惊惧不已,白云航一步步迫近过去,这人握紧拳头就想做拼命一搏,白云航突伸右手向前快带指出,食指伸直,拇指与中指、无名指、小指屈扣,看状态以食指点刺对手双眼,这人当即抬起左臂准备招架,哪料想白云航冷笑一声,左腿横踢左腰肋,竟也是一招克敌!

    白云航心中快意无比,却还嫌不解气,当即左脚连踢,把他们的小弟弟都踢得缩回去了,那边赵雪芬却抽泣起来,那丫头扶着她的手好言劝慰。

    白云航踢得痛快了,才笑着说道:“徐夫人,请你放心便是!这三人都施暴未遂被本官制住,公堂之上,本县会给他们个好果子吃!”

    那边赵雪芬止住了泪水,随手擦了一把之后轻声道:“多谢大人!”

    白云航见她今日屡受风波,眼睛哭得红肿,人更是些有若那怨笛中随风飘荡的落英一般不堪怜惜,当即喊来佣人连夜将这三人绑了送往衙门。

    那边赵雪芬握住了白云航的手轻声说道:“大人!这边请!”

    白云航温和说道:“好!”

    看着赵雪芬那有若断线风筝的身影,说不尽的憔悴,白云航不禁想到一句词“看风过处落红成阵,牡丹谢芍药怕海棠惊,杨柳带愁桃花含恨”,心中大生同情之心。

    赵雪芬把白云航引进自己的闺房之中,关好了房门之后,找来了毛巾擦了擦了脸,白云航安慰道:“雨小将军和我商议过,赵东主的案子,本县会尽力去查的!”

    赵雪芬点点头,脸上有着无尽幽怨之色,可又有几分坚毅之色,两人相对无言,沉默许久,最后才开口说道:“小女子实在是多谢大人了!白大人,小女子别无他物,只有蒲柳之姿……”

    白云航吓得站了起来,连声说道:“使不得,使不得……”

    寡妇门前是非多,虽然连人带财一起接受那是快意之事,可眼睛盯着的人也多,这是官场中的禁忌,若被参上一本,连苏会办都维护不了他。

    赵雪芬凄苦地说道:“只要白大人能为家夫报仇雪恨,雪芬自愿献身……”

    可这时候,白云航的眼睛都直了。

    赵雪芬已经解开了外衣,那绝世无双的玉体已然看得隐隐约约。

    ……

    白云航长吐了一口气,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怀中人那细细的喘息,发角的余香,灼热的玲珑玉体,都在他的霸道操控下,他甚至还在挑拨着赵雪芬的yu望,只是那红肿的眼睛,眼角的泪水,还有那迷离的眼神,无不让他感受一种责任。

    这是水做的柔弱女儿啊……哪怕是枕席之间,也是这般柔弱!在白云航的炙热攻击下,她甚至放弃了一切,任由这个结识一天的男人在玉体上疯狂……

    天赐的恩物,白云航一次又一次感受她的柔美,天下怎么会有这种柔弱不堪的女子,象瓷器般精致的身子,还有那更胜处子的狭窄,只需几次冲刺,她就在细细的喘息下飞到天上。

    只是白云航却有一种责任,这个女子的身份让他越发疯狂,可是这个女子的美丽却让他痴迷,即使抵达了顶峰的时候,她的眼角仍含着泪水,她用力控制自己不要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却不自觉唤出丈夫的名字……

    因此,白云航面对那似怨非怨的迷神眼神,终于说了一句:“雪芬!应龙兄的案子,我管定了!”

    白云航的语气非常温和,却总有一种自信,她垂着头,那雪玉一般的纤手随手整了整乱发,轻声说了一句:“嗯……”

    望着她的美态,白云航暗想:“那徐东家当真被鬼迷了心眼,这等的好夫人不懂得疼爱,偏要去学什么修仙……这家中即是仙境啊!”

    赵雪芬又用低如蚊吟的声音:“我与应龙离别之时,却投入你怀抱,这坊间也不知会有多少闲言碎语……”

    白云航自信地说道:“谢君美意还君情,白云航从今往后便不叫你受半点委屈……”

    赵雪芬总算是轻轻一笑:“这人世间的事……恐怕还很难说啊!白大人,我侍候你穿衣!”

    白云航两度缠mian,也很有些疲乏,很想在赵雪芬的闺房中睡下,一听此言,他笑道:“现下还叫我白大人?”竟是赖在床上不起来,赵雪芬这才改口道:“白公子,我侍候你穿衣……”竟是始终不愿直呼白云航的名字。

    白云航点点头,赵雪芬先给自己穿好衣物,然后象个小妻子伺候着白云航穿好衣物。

    李玉霜和郭雪菲都是江湖上的侠女,哪有这般温柔体贴,倒让白云航如处仙境之中,目光里尽是柔情,赵雪芬替白云航整好衣物之后,轻声地叹了一口气:“白公子,我不过是个寡妇,你却是个百里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今生已无良缘之机,也只求你能为家夫报仇雪恨,民女便心满意足了……”

    白云航点点头,又是一声苦笑:“纵有千难万险,我依你便是!”

    赵雪芬继续柔声说道:“我把这清白身子付给了白大人,只是大人若要这家产,非得要等到大人能为家夫雪恨之时……”

    白云航摇摇头道:“有了你,还会有什么奢求……只是应龙的善后之事,还得费些心思!”

    赵雪芬眼神凄苦,许久才说道:“家夫的丧事非得好好操办不可,只是眼下却非良机!”

    白云航也知道想要人财兼得之辈数不胜数,点点头,然后说道:“任有什么艰难之事,我都与你一同承担便是!”

    赵雪芬只是苦笑道:“实在是别无所求……我也知道白公子只是一个小县令。这些都尉着实惹不起,其间有无数凶险,可……”

    白云航却在她脸上印上一吻,很有情意地说了一句:“我愿意!”

    当离开徐宅的时候,白云航忍不住把手放到鼻子上闻了闻,手有余香,从徐宅到衙门也不远,白云航一进衙门,就想到陈瑞那三个流氓,心里很是不快,当即叫来文员茅禹田:“今日那三人竟敢在本官眼皮底下强暴赵姑娘谋夺家产,幸亏我见义勇为才叫他们*未遂,着实是可恶之极,你给我好好伺候着!”

    茅禹田笑道:“这次从雨小将军那弄来了十三种刑具,大伙儿都没试过,刚好拿他们开刀!十三种刑具用上一番,顺便让新来的弟兄们开开眼界!”

    白云航道:“只要不弄死人,你们怎么伺候着都行,这三人可恶得很,有什么老案底都给我掏出来便是!对了,晚上别闹得太晚了,本县还要好好睡觉,万一来一杀猪声就不美了!”

    茅禹田堆笑道:“大人放心,现下我们已经有了些经验,几种刑法一上,任他是武林中的绝顶高手,也保证让他们连学猪叫的力气都没有!对了,今晚来找您的那位姑娘是什么来历啊?”

    白云航一奇,问道:“什么姑娘,我怎么不知道啊!”

    茅禹田答道:“那位蒙着面纱的姑娘可是到衙门来找大人您的,据说是夫人的旧识,现下正同两位夫人在房中说话啊!”

    白云航不解地问道:“谁啊?”

    茅禹田猛得一拍大腿道:“我想起来,那位姑娘就是那日与郭夫人走在一起的那位啊!今晚她换了件衣衫,我们居然没认出来啊!”

    白云航想起初见郭雪菲的时候,她是与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走在一起,那女子肩背长剑,气质有若天仙一般,娶了李玉霜之后,也不敢细问郭雪菲她是什么来路,省得闺房中鸡飞蛋打,没想这女子今日竟找上来门来。

    他一思索后,便对茅禹田道:“你去好好伺候那三个混球,我回房看看!”

    茅禹田笑道:“大人,属下今晚不睡了,保证那三个混球再也不敢多看女人一眼!”

    白云航笑了笑,一阵小跑跑到西花厅自己的住处,只见李玉霜房中点着灯,当即一边推开房门一边大声说道:“玉霜,雪菲,为夫回来了!”

    房中一个脸上蒙着细纱的女子轻声说道:“雪菲妹子,玉霜妹子,这就是尊夫?”

    郭雪菲象阵春风一般扑进了白云航的怀中,脸带笑意地说:“这位是雪菲的夫君,夫君……”

    在人前郭雪菲一向是与白云航形影不离,处处要占李玉霜的风头,她亲腻地说道:“夫君,见过紫仙子!”

    白云航当即施了一个大礼道:“登封白云航见过紫仙子!”

    他偷偷瞄了一眼这紫仙子,这女子身形很是秀丽端庄,那双眸清澈若水,倒也不负仙子之名,李玉霜也笑道:“紫仙子是郭师妹的闺中密友,紫竹仙境这一代最杰出的女弟子……”

    白云航顿时有如雷贯耳之感,这紫竹仙境好大的名声,据说与魔教誓不两立争斗千年,传闻当年刘秀复汉,宋太祖一统十国,明太祖逐蒙人出关都是紫竹仙境幕后支持的结果,每一代都派出数名女弟子行走江湖主持武林正义,只是白云航在登封这些时日,什么风波没见识过,心中对这等传说也是半信半疑。

    因此他不由再看了一眼这紫仙子,果真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再配上这高雅风度,修长纤细的身形,那素朴的衣饰到了紫仙子身上,竟是隐约流动着一种美感,心中不由有一种佩服之感,嘴上也越发客气起来:“紫仙子光临寒舍,当真是蓬壁生辉了,还望能多顿足几日!”

    紫仙子的声音淡淡,却有若天籁一般:“冰兰此来,一来是和两位妹妹一叙别来之情,二来是见见两位妹妹的夫君,果真是一表人才啊,三来是有事相求!”

    白去航听到紫冰兰的夸赞,脸上有些兴奋之情,十分恭敬地说道:“紫仙子请讲!紫竹仙境主持武林正义,咱家也是半个武林中人,只需您一句话,我就率这过百公人给您冲锋陷阵!”

    紫冰兰嘴角淡淡一笑,竟也是极美之姿,她说道:“我们紫竹仙境,不过是个小小的门派罢了,谈不上什么主持武林正义,这天下之事是官家的事,我们也不过做些小小事罢了……”

    “我和雪菲妹子是闺中密友,听说她嫁了好人家,顺便过来探一探,没料到在这登封县竟然遇到了个难事,正好也牵扯到白公子,所以特来求助!”

    白云航不由自主地又施了个礼道:“紫仙子,请讲!”

    紫冰兰淡淡地说道:“冰兰此来,是为查办一桩五石散的案子!我们紫竹仙境一向不干涉天下的争斗,只是五石散祸害天下,令无数人家破人亡,本门不得不用心查办!”

    白云航脸上就有了喜意,没想到今日连得强援,他兴奋地说道:“紫仙子,您请说!”

    紫冰兰眼神中有一两分无奈之色:“冰兰此来顺着蛛丝马迹,竟然发现就连天龙帮也牵连其中,还有不少官员也同天龙帮有所勾结……”

    她的神色又为之一变,多了几分刚毅,她说道:“区区一个天龙帮,冰兰也不放在眼里,只是这五石散流毒极广,非得有人与我协力不可!”

    白云航弯腰施了一个大礼,很久才站直了身子,他正声道:“紫仙子替天行道,我代河南八府民众谢了!”

    紫冰兰的声音很好听:“白公子今日不是破获了一桩买卖五石散的大案吗?冰兰正是得到这个消息才斗胆来找白公子的!冰兰眼下大致查到了天龙帮存放五石散的所在,最近他们又要从西南进上一批五石散,冰兰有心一网打尽,为河南除了此害,到时候还请白公子从中相助!”

    白云航心中狂热,这是天赐良机啊!他尽力平抚心情:“再替河南八府的民众谢过紫仙子!”

    紫冰兰仍是淡淡说道:“冰兰行走江湖,只求不负于心罢了!白公子,就此别过吧!一有了消息,我便派人知会一声!”

    白云航挽留道:“紫仙子怎么不多顿足些时日,我这县衙倒也清净得很!”

    李玉霜也开口说道:“多留些时日吧,姐妹们也有许多话儿要说!若是嫌我夫君碍事,我们自己去找个房子便是是!”

    白云航笑道:“那样也是极好!”

    紫冰兰站了起来,身姿修长而高雅:“别过吧!这案子非得加紧办了才能无负于心!不必送了!”

    白云航与二女却一直送到县衙外百余步,这才同紫冰兰依依惜别,等紫冰兰消失在夜色之中,李玉霜猛地开口:“师妹,她是怎么找上门来的?”

    郭雪菲摇了摇头,没好气地说:“谁知道,我和她也是点头之交而已,前次她在洛阳邀我到登封一行,到了登封之后也就分手了!没想到今天竟找上门来了!”

    白云航却说道:“这倒是一桩大大的好事啊!”

    白云航便把今夜雨小将军对他讲过的话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李玉霜听完之后才喜道:“不能为紫竹仙境白干!对了,雨小将军答应借你一掌旗?那再好不过,到时候我也要去看看!”

    郭雪菲却冷哼了一声,白云航笑着说道:“雪菲……”

    郭雪菲又是一声冷哼:“你倒是能耐啊!我们在衙门等了你一个多时辰,你倒好,跑到人家女人的床上去了!”

    李玉霜的脸色也变了,用力一推白云航道:“回家去给你算账!”

    郭雪菲心细得很,一回房便在白云航身上找到罪证数处,这下子可是倒了葡萄架,李玉霜哭哭啼啼起来,郭雪菲却是冷脸相待,那眼神当真有几分绝情。

    白云航只能坦白从宽,最后李玉霜喝了一声:“跪下!”

    白云航也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郭雪菲在旁边说道:“师姐,我去找洗衣板!”

    白云航当真是魂飞魄散,他连声求饶道:“好玉霜,好雪菲,为夫再也不敢了!”

    “呸!”李玉霜薄怒道:“会好好收拾你,叫你以后再没这个胆子!”

    还好来得快,去得也快,郭雪菲第一个心软下来了:“师姐,叫他起来吧!”

    白云航战战兢兢地起来,郭雪菲又柔声说道:“夫君,看来是我师姐妹伺候不周了!师姐,咱们好好伺候夫君,让他想偷食都有心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