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三千美娇娘 > 第三十八章回马枪

第三十八章回马枪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三千美娇娘 !

    白云航说话间有若严霜解冻,让人如沐春风,茅禹田睁大眼睛看了看金字匾额,也跟着念出来:“少林寺……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镇国公朱寿书……这威武大将军到底是谁啊……”

    白云航在骡子上凝视这匾额挑三挑四:“这字不好……着实不好!”

    茅禹田细看了半天,却觉得匾额上的这字虽然谈不上什么大家手笔,但是勉强也算是水准之上的作品,他询问道:“大人,这字怎么不好了!”

    一众少林和尚却被浇了一头冷水,方丈大师没有了平时不嗔不怒的修养,他赶紧跑到白云航骡子旁,笑道:“白大人,这不过是个前朝浪荡子写的,大人既然说不好,把他拿下来便是,再请白大人给本寺题个字!”

    “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镇国公朱寿”这位谁?少林寺的和尚们都猛地想起,这位不是别人,便是前朝的武宗皇帝,武宗皇帝可以说大明史上最不成气候的几个皇帝之一,为人行事荒唐得很,任用奸阉风liu成性,*好色弄得天下震动,最后却连儿子都没剩下半个,平时还老喜欢给自己封个官职,这“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镇国公朱寿”就是他自己封的官职。

    给自己封完官职之后,武宗皇帝游少林寺心情甚好,要知道少林方丈与他同吃同住同喝同嫖,还传授了一套长生不老金枪不倒秘法,因此便在少林众弟子的百般恳求之下题了三个大字,少林寺那是如得万金一般欢喜,本朝皇帝的匾额,那是多少银子都买不来的,就连开封知府来少林府都变得恭恭敬敬。

    明灭顺代,这匾额却照挂了下来,谁叫武宗皇帝有这古怪喜好,若是题上“大明正德皇帝朱厚照”,少林寺早就把他拿下来,可是这“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镇国公朱寿”谁能想到这是大明皇帝的手笔,结果白云航这么一提,少林的众位方丈、院主那是惶恐不止。

    一听这话,白云航仍是盯着这幅字,笑道:“清潮方丈,我再细看了看,茅文员说的也不错,这字似乎也不错……只是我的品级低,学问也低,比不上会办、府尹大人,也及不上京城的各位大人,这字还得请他们品鉴品鉴……”

    少林寺心怀前朝,敢于在山门前公然高挂前朝皇帝的题字,这是多大的罪名,新朝初立,最忌讳的便是这“心怀伪朝”,这可是严重的政治问题,再说也不须什么府尹、会办出面,白云航带着过千精兵就可以让少林寺魂飞胆散。

    还是净尘大师向来与白云航有些交情,他上来说道:“大人先在本室用个茶饭吧……净书师弟的素食也是名动天下,您需要什么请说吧!”

    白县令见抓到了少林的痛脚,便伸了个懒腰,然后才从骡子上跳了下来道:“本官饱得很……”

    也不知要花上多少钱粮才能喂饱这位县令大人,清潮方丈总归是一寺之主,平静了下来,当即说道:“大人恐怕是乏了吧?那就到我的房内好好歇息!”

    说着就亲切地硬拉着白云航的手就往里走,白云航一边走一边笑道:“多谢方丈美意!本官一定写个呈文向苏会办把今日的所见所闻说个清楚……我现在想想,那匾额上的字还真不坏……对了,少林寺可是有着良田数十万亩僧兵逾万啊,光本寺就有八千僧兵三万俗家弟子!”

    “心怀伪朝”再加上“良田无数”、“拥兵逾万”这两条,那就是心怀不满企图造反的前奏,苏会办接到报告后的第一反应恐怕就是派兵剿办,一众少林高僧的脸都黄了,在那小声议论着,有人主张马上把山门的匾额给拿下来,结果有人当即轻声骂道:“秃驴!这不是表示做贼心虚吗?得,我把自己都骂进去了!”

    清潮方丈却是很有大师风范,他笑呵呵地说道:“白大人,那字着实不好!您不如现下就为本县题个字,本寺自然也不会少了这润笔费……”

    白云航的口气总算是软了下来:“本县的字一向都是一字千金,就怕你们付不起钱!”

    可少林寺的大和尚都松了一口气:“只要你肯开价就好!”

    清潮脸上淡淡:“几个润笔费,想来本寺还是出得起!”

    白云航停下了脚步了,朝茅禹田喊道:“给我拿纸笔来!”

    他脸上也是淡淡:“本官的字,一向是不很好,但是这价格却很高,只怕方丈大师不喜欢……”

    一众高僧都道:“喜欢!喜欢!”

    白县令微微点头:“要题三个大字,八个小字……既然是一字千金,那就是一万一千两金子……这价格好象太高了,本官清廉得很,那就拿个零头吧!一万石粮食,一万两银子……”

    当真可说是狮子大开口,一众少林大和尚都惊得口呆目瞪!

    净慧院主被白云航罚过银子,可以说是很有些过节,这时候虽然有痛脚在白云航,却冒死出头:“白大人,即便是兰亭序也值不了这么多银粮啊……”

    白县令微笑地说道:“当真不值?”

    “大人能不能便宜些……”清潮方丈话刚出口,白县令却笑道:“本官饿了,这题字的事情下午再说吧!”

    一万两银子,一万石粮食……以前白县令来少林寺筹粮筹饷顶多就是一二百石粮食外加一二百两银子,哪有一次性就开口要上一万石粮食,一万两银子……

    这太夸张了,和尚们一边在一旁小声议论,一旁派人过来劝解,白云航却喜欢清静,他说道:“人多本官吃不下……你们派一个人来好了……不行?那本官就不题字了!”

    一对一辨论,少林和尚虽然把白县令打得落花流水,可是白县令却是咬紧这两个一万的价码绝不松口,顶多他来句狠话:“本官不题字下山去了!”

    白县令在这轻轻松松地吃饭喝茶,却把众位少林大和尚放在火上面烤,一个又一个说客焦头烂额从房里走了出来,而山下传来的消息也是越来越坏了:“虎翼军向前走了八十步,眼见就开到山上来了!”

    那里面突然传来白县令的咆哮:“本县的字,难道不值这个价吗?哼哼!少林寺好大的威风,几十万亩的僧田,不计其数的僧产、僧户,从永昌元年开始可曾交过半文钱的皇粮国税,给我赶出去!”

    说着,一个光头和尚就被两个公人推出房门,他用力挣扎着求饶,里面白县令大声怒道:“本县前几日清查了,本县伪托僧产、僧户、僧田的不计其数……”

    少林寺有几千熟习武艺的弟子,自然就成为这登封县的土皇帝,就连全县应交的皇粮国税,也让少林寺以香油钱的名义征去,哪一个县令敢说一个不字,当即是几百少林弟子围攻县衙。

    只是现在的局面已经倒转过来了,白县令手里有两千精兵,当即有人提出:“该征的皇粮国税就让衙门征去吧,不过是一年少了些几千两的香油钱……”

    结果白县令冷哼一声:“从永昌元年到现在,你们都拖欠多少年的皇粮国税,光是今年就是三四千两银子吧!给我赶出去!告诉你们方丈,我算这一万两还是算得少了!”

    大和尚也知道白县令这是强词夺理,太宗皇帝再度光复河南都是永昌五年的事情,以前的大顺军都在山沟沟里打转,要算顶多只能从永昌六年到必正二年这三年时间,可白县令有几千大兵做后盾,瞎话也变成真理。

    这时候,已有手脚伶俐的少林弟子跑上来报告:“大军虽然未动,可是熊大师兄已经带着十几个捕快冲到了山门,大有攻打少林寺的意思……”

    净尘大师和白县令有些交情,他一咬牙才说道:“让贫僧再去劝劝……”

    白县令一见到他就漫天开价:“雨小将军的大军还等着我为他筹备军资,一万石粮食,一万两银子,半点也不能少!否则今天就住到少林寺来!”

    净尘大师轻声说道:“大人!大家都是明白人,这数目实在太多了……”

    说着,他又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大人,这样吧!您今天带五百石粮食外加五百两银子润笔回去,不过我叫方丈大人给您送个五百两的红包……”

    白县令也压低了声音道:“笨!给你发财机会都不知道把握!”

    净尘大师一听这话,一张老脸兴奋地很,竟是不经意地说了一句:“怎么说?”

    白县令轻声道:“这粮食银子都是移交给我的,你们这帮经手人难道不知道在其中捞点……”

    他又朝站在门口负责监视的真道和尚打了个手势,真道和尚知道白县令有买卖要照顾他,当即轻手轻脚地窜了进来,只听白云航说道:“咱来少林寺要粮食要银子,要的是大家发财!大家经手的银子不少,这银子还是入袋为安啊!”

    两个和尚都是连连点头,真道轻声问了句:“白大人说的是回扣?可雨小将军那边怎么交代?”

    这几天白县令忙于对付派下来的县尉、主薄,倒放松了军资的筹备,眼见着县衙里的军资要见底了,而来索要粮食、草料的掌旗指挥却是源源不绝,他昨日干脆向雨小将军借了两个指挥来少林寺催要军粮,一听这话,他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这还不好办……大家发财啊!二八开!你们二,我们八!”

    净尘大师转了转眼珠,轻声怒道:“贫僧也是少林寺的净字辈高僧,岂是这么容易就被收买了……至少也要四六!”

    “贫僧觉得还是三七开为好!”

    “三七!缺额太多,本县也不好交代!”

    “三七便三七!”

    反正亏的是少林寺及辖下各门各院,与自己没有太大关系,两个和尚倒对这回扣热心得很,白县令仍是那句话:“大家发财!非但是两位,只要是经手人,都要发上一笔财!我只拿走七成,剩下的三成两位怎么都可以!”

    两个和尚都连连点头道:“还是大人想得周到!”

    不多时,净尘脸带得意之色走出房门,去向清潮方丈报喜去了:“方丈!师侄总算是不负所望!”

    “那白县令说了,少林寺也有些苦处,不过他也有他的难处!少林既有十八门,那就每家筹备一百石粮食和一百两银子,少林寺再筹备个一千八,总共是三千六百石粮食加三千六百两银子!”

    清潮方丈犹豫了一会,净尘贴到他的耳边轻声说道:“这可是天赐良机啊……”

    清潮猛地明白过来:“净尘师侄,你对本寺有大功,既然如此,寺内困难得很,就请各门多承担些吧,每门出个一百五……”

    少林寺的各门独立性颇强,清潮方丈正找不到打击各门的法子,白县令倒给一个大好的借口,他暗自想道:“九百石粮食加九百两银子,本寺倒是轻松得很……若是交不出粮食和银子,咱借这机会把院主执事全给换了……”

    至于真道和尚,他的活动能量更大,不多时,已经先后拉了六七个大和尚到一边小声商议。

    他和白县令商定,这生意不能光做一笔就歇手,以后白县令若向少林寺催要银粮,都要给上三成回扣,几个经手人也很乐意:“出家人四大皆空,还是多谢真道师侄了!”

    不多时,白云航笑呵呵地在纸上写了“少林寺”三个大字,又在一旁落款,又兴冲冲地接过二百两的润笔红包,才大声说道:“准备回城!”

    少林寺已经准备好本寺应交的九百石粮食和九百两银子,其余的润笔费明后两天也会给白县令送过去,清潮巴不得哪一门不肯把粮食和银子交过来,只是在移交的时候,白县令对负责移交的大和尚笑了笑,那大和尚也笑了笑,然后才轻声说:“大人放心好了!我们只拿三成,绝不多取一丝一毫!欢迎下次再来!”

    白县令骑在骡子上哼着小调带着大队人马就往回,后面的两个指挥也很高兴,白县令答应今天来助阵的两个指挥每人发白面一斗,不用整天啃着粗粮。

    倒是张亦隆十分不解,他快步跟上来,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大人,给了那帮和尚三成,这亏空怎么办?雨小将军责怪起来的话,我们可吃罪不起啊!”

    白云航看了他一眼却没说话,旁边茅禹田把张亦隆拉到一边小声说道:“这三成的亏空还不好办!来个大斗进小斗出就行了,咱们还有赚头了……”

    张亦隆这才放宽心:“可是,雨小将军那边交代得过去吗?再说这银子,可不能大斗进小斗出!”

    茅禹田这段时间整天给虎翼军补给军资,对业务熟悉得很:“张典史啊!现在是雨小将军求咱们给他补给军资,这所有的粮草都在咱们手里!只要咱们不动手,他的虎翼军就要饿肚子,何况这其中的窍门,真逼急了,咱们就在白面里掺砂子,看他怎么办!……至于银子吗?不能用大斗换小斗,你难道不会想想其它办法吗?市大平、市小平、库平银……这其中的窍门多着!”

    有明一代,各地度量衡很不统一,甚至连一地的度量衡也不统一,因此才有大斗、小斗之分,这“两”也是同样杂乱无章,最后茅禹田还加了一句:“再说了,这些副食草料都是咱们代购的!怕什么啊!他们只管数量,不管价格的!”

    张亦隆这才佩服起白云航的谋划来,他轻声说道:“难怪大人会不让雨小将军亲自出面,雨小将军若是自己出手,哪有这其中的油水了!”

    再说身后的公人,也是个个摇头摆尾得意得很,少林寺执武林牛首数百载,可是被自己这帮人吓得胆战心惊,这是大大露脸的事情,特别是那一帮熊耳山过来的弟兄,从来没有这般威风过,熊捕头带几十个捕头直冲山门,竟然叫几个净字辈、真字辈的师祖、师伯大开山门,亲自到半里地外迎接,全心热情提供三陪服务,只是人都是贱骨头,这帮公人竟然小声讨论起当年钻狗洞的丑事,其中还有人说道:“少林寺的熏狗肉,真是天下难得的美味啊!今天怎么吃不出那种感觉来,难道是老子的手艺退步了?”

    沈越骂道:“我觉得味道都差不多!今天净书师祖弄来的那狗又肥又大,师弟你的手艺也不坏啊!”

    熊捕头却摇头道:“那狗确实又肥又大,可是我吃起来总差点味,想当年在寺里饿得慌,连点油花都沾不到,几个师弟兄偷偷地在外面打只狗来熏着吃吃,寒冬腊月冻得人浑身发抖,可那狗肉的味让我到现在还是回味无穷啊!”

    也有几个捕头附和着熊捕头,都说今日的狗肉差点味,不如当年的好吃,沈越却是不信:“净书师祖挑来的那狗多好啊!再说了,当年有这么多调料吗?有这么多功夫慢慢熏着吃吗?再说了,净书师祖是吃狗肉的行家里手,少林寺没第二个能及,他亲自下场指点还有错的?我觉得那狗肉确实很不坏啊!”

    “老差点味儿啊……”一帮刚转职的捕头还在议论着,这县城已经到了,白县令早征发了一批民夫等在那里,派了几个精干的公人押送银粮入库,又叫茅禹田带几个去操办军资补给,雨小将军的二千五百大军眼见后天就要揭不开锅了。

    这时候一众公人也准备散了,白县令大叫道:“不要散了!先用饭了,要是谁敢早走了一步,我先打断他的腿!”

    李玉霜和郭雪菲听说白云航在少林寺的威风之后,也是欢喜得很,嫁夫就应当嫁个英雄郎,当即给他亲手做了饭菜,至于一众公人,白县令也叫对面的几个酒家饭馆准备了还算丰盛的饭菜,在县衙摆开了庆功宴。

    李玉霜听着白云航说着他在少林寺如何拿走这巨额的润笔费之后,也是仰慕得很:“看来夫君多写几个字!可为什么最后只要三成了?”

    白云航笑道:“来日方长,这又不是一锤买卖!咱们以后常去少林寺玩玩!”

    郭雪菲猛地环住他的颈部,在耳边腻声说道:“夫君!下次带我去好不好!”

    白云航笑了笑:“怎么了?”

    李玉霜替郭雪菲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咱们一直听说少林寺对江湖女儿禁足,好奇得很,什么时候也要去少林寺威风威风!”

    白云航笑道:“下次便带你们去!不过今晚可不行!”

    说着白云航站了起来,看着下面的公人已经吃得差不多,大声叫道:“弟兄们!静一静,现在咱们出发去杀个回马枪?”

    沈越下午吃了少林寺的狗肉,很有些香火情,随口询问道:“咱们去查抄少林寺?他们不是老老实实地交了粮食和银子了吗?”

    白云航笑了笑才说话:“当然不是!本县从不查抄良民!都给我给碗放下,咱们去杏花村转转!那可是咱们发迹的地方啊!”

    沈越也听说白县令当初查抄百花楼人财两得,笑道:“大人!这回马枪杀得高明啊!”

    张亦隆却同百花楼的云娘有些露水姻缘,他问道:“大人,前次杏花村可是交了四百两银子啊?”

    白云航笑了笑:“是交了四百两银子,本官才容许他们在那开业!张典史,你是个衙门的公人,得为咱们公门的利益才成,本官又没说对杏花村不予查抄,查抄后照常营业便是!反正要过年了,我们方便他们过个好年便是!”

    白云航嘴里的意思很明显,趁现在兵强马壮,干脆就干上一票大买卖,开张一笔就能吃上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