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空姐日记 > 第二十四章 心猿意马

第二十四章 心猿意马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空姐日记 !

    我们的对话竟然出奇的亲密,好象一对久别的恋人,连我自己都感觉有点肉麻,还真是想不到。不过这样肉麻的感觉我喜欢,甚至喜欢狗狗这个称呼。

    “对了狗狗,今天你有没有去找工作啊,你答应我的哦。”

    “当然去找了,猪猪吩咐的事,我怎么敢不去啊。”

    “呵呵,是吗?你也会那么听话,那你有没有找到工作呢?”

    “工作当然是找到了,你也不想想我是谁,我是天下最有能耐的男人……”

    “去去去……少吹牛了,快告诉我在什么公司上班吧,做什么呢?”

    “好,那我现在就告诉你,现在我已经是龙腾集团发展部的部门经理……”说到这里我故意停顿了下,果然颜冰那丫头就忍不住将话接了下去。

    “啊,部门经理了,还是龙腾集团的,听说年薪都是过百万的哦。狗狗你发达了,告诉我你怎么当上经理的……”

    部门经理而已,当总裁对我来说也不难,可我那么快就爬上了这个位置,颜冰即使像猪猪,那也是会怀疑的,在龙腾集团混上经理的级别就意味着一辈子都不用愁了,一个部门经理就有百万的年薪,即使普通职员也有10万的年薪

    “呵呵,我话还没说完呢?猪猪,我说我已经是部门经理……属下的……一个小职员了……”

    “切……你这个大坏蛋,大骗子,我还以为你那么快就当上部门经理了,害我白高兴一场,不过能进龙腾公司就很不错了,明天回来我给狗狗你买礼物……”

    这丫头要买礼物,不知道会送我什么礼物呢?

    “那好啊,那明天回来我就等你的礼物哦。”

    “恩哦,电话费太贵,先不和狗狗聊了,明天见……”

    我们那么开心的挂了电话,这丫头也知道电话费贵,有时候还真是节约,不知道是不是存点钱好将自己嫁了呢?可如果要嫁给我的话,貌似不用自己存钱奋斗吧……

    安琪来和我共进烛光晚餐的时候,就已经将我的事情安排完毕,斟上两杯1982年的红酒,浅浅尝之余,更多了些感觉,看的出来安琪晚上的衣服还是经心挑选的,这也可以看的出来她对我的在乎以及尊敬,淡紫色的连衣裙,多了些神秘和高贵,和白天的OL女装有着不一样的光彩,晚上的更加妩媚和性感,对我微笑起来她唇角的酒窝带着醉人的芳香,樱桃小嘴有点反光的珠光粉红唇彩,在柔和的灯光下变的迷离……

    将性感体现的淋漓的,不是用身体赤裸裸的程度,而是用感觉,用眼神,用微笑……

    今天的安琪屡次让我动心着,她是完美的,挑不出半点缺陷,相貌,气质,能力……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对我的爱,这三年来一直是安琪在照顾着受伤的我,打理着本应该是我打理的庞大产业。

    安琪吃饭的时候很优雅,这点和颜冰就有着天壤之别,那头猪猪什么都吃,一吃到喜欢吃的东西,就不再像个淑女,可我也奇怪就是喜欢她那个样子,没有约束,很真实。

    “天辰,下午我已经和发展部的经理打过招呼了,明天你就可以上班了,可当个小职员会不会太委屈你了。”

    “不会了琪琪,能先透露点这工作具体要做些什么吗?”

    说到这个,安琪用性感的唇泯了泯酒微笑道:“好象是一个能见到很多美女的工作哦,我知道你喜欢美丽的人和物,所以我特意为你挑选的工作你一定会喜欢的,里面到处是美女。”

    “到处是美女,那你就不怕我被她们迷倒了……”

    “我才不怕呢?如果谁能迷倒你,我还巴不得呢?我就是怕你不喜欢。”

    说的也是,连安琪这样的绝色美人都没能将我迷倒,何况别人,其实说起来长那么大了,我还没有真正体会过上班的感觉,如果不是因为颜冰,我也许永远不会在自己的公司里当个小职员什么的。

    当暧mei的灯光和柔和的音乐将气氛带入飘渺的境界时,安琪再一次吐入了自己的心扉,她的粉脸有些红晕,更多了些迷离,美丽的眼睛无意间的眨闪,释放的是阵阵电流,更为重要的是她的话,是那么的燕声莺语。

    “天辰,晚上让我留下来陪你好吗?……”

    留下来陪我,多么有诱惑的话,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绝对会犯错的,其实也没有所谓的错,安琪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女人,从小带大都跟随着我的女人,即使我身边有别的女人了,她也不会说半句“不”的,这就是我老爸和爷爷在她脑中灌输的封建思想。主人和下人的思想太浓重。

    说实话我不可能不动心,就在我有点心猿意马,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我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而这个声音彻底的将我从安琪的迷醉里拉了出来……

    好险……

    我一看电话竟然是陌生的号码,这个新的手机号码除了雄叔和颜冰好象就没人知道了,连安琪我也没说,那么会是谁呢?

    “喂……请问你是?”

    “李先生,我……我是张雪,我有点事情想找你。”张雪还是有点怕生,我这才想起自己还在医院里留过号码,而这个号码相信是秦苏告诉张雪的,可那么晚了还找我有事,难道她母亲的病情又恶化了,或者是钱不够吗?救人救到底,我立刻应声道:“哦是张小姐啊,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好了,我们见面再谈吧。”

    安琪在这里,我还是感觉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