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龙战星野 > 第四十五章 兵围火云

第四十五章 兵围火云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龙战星野 !

    大军营地里看不到什么人影,只有五十人一队的巡逻队在夜光下四处游走。其他所有的士兵都在自己的帐篷内休息,准备第二天的急速跋涉。根据文远的命令,三天后无论如何要赶到‘火云’城下。

    投降的黑云帝国十万零三千士兵被先锋‘虎狼军’的龙大统领强行要了过去,彷佛赶羊一样的驱赶着连夜赶路,向‘火云’城掩去。

    军队的后勤将领给龙风等四名明显不干活,光吃饭的人分配了两架帐篷,芬瑟毫不客气的强占了一架,龙风、杨天、格努等三人只好住进了一间。此刻,龙风正端着酒杯,口沫四溅的向杨天和格努讲解‘闪击战’的战术理论。

    龙风大大咧咧的坐在毯子上,对着一脸入神的杨天和格努,摆出了一副饱学夫子的德行,摇头晃脑的说:“所谓‘闪击战’,就是集中绝对优势的军力,选择对方的防御体系的一点,用暴风骤雨一样狂暴,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给对方致命的一击。沿途不需要扩大开口,只要集中兵力,径直朝自己的目标前进,在对方的后援到来之前达成自己的战略目标,就是胜利。所有的一切,基础就是自己的优势兵力的速度,要比对方的机动部队要快。快、准、狠,就是这种战术的核心要素。”

    龙风抿了一口酒,对杨天提问说:“假如,对方有上百万的大军,天空有超过四千可以飞行的飞行器,火力和那天所见识的新式火炮一样。地面上是上万架钢铁制作的战车,拥有强大的炮火,并且普通火炮根本对他没有作用,而且速度和奔马一样。至于所有的士兵都拥有能够以比马还快的工具做上千里路的长途奔袭。而你手上只有二十万骑兵,使用的是战刀,你如何抵抗?对方已经攻入了你的国土,直接朝你国王所在地强行奔袭。而你的国家虽然和一个大国接壤,那个大国独善其身,根本不愿意加以援手。”

    看到杨天疑惑的眼神,龙风霸道的说:“先不要管那些武器是否可能出现,反正我就这样说了,你说能怎么办?”

    杨天干脆的说:“简单,我投降。投降以减轻伤亡。如果普通火炮都不能摧毁那些战车,那么,用战刀根本就是送死。”

    龙风唔唔点头,灌下一杯酒,问格努说:“如果这样的大军两百万,从一个大陆分三个方向攻入了一个占地广大的帝国,那个帝国所有的军力都放在了边境上一条号称永远不会沦陷的防线上,国内根本没有常规战备军队,你说会是什么情况?”

    格努有点傻眼的问:“既然那条防线永远不会陷落,那么,他们怎么进来的?”

    杨天狠狠的拍了一下格努的光头,骂到:“既然正面不能攻陷,从旁边的国家绕过去就是了。龙先生,你还忘记补充了一条,‘闪击战’刚开始的时候,突袭的那个国家,就是用来绕过那条防线的吧?”

    龙风满意的笑起来:“不错,就是这样,你说你能怎么办?”

    杨天耸耸肩膀:“那么,只能投降了。那条防线根本失去了作用。等到帝国的首领被俘虏了,肯定下令投降,那条防线就没用了。”

    龙风拍手大笑:“明白了?优势兵力,不仅仅是局部的优势,而且还是全盘的优势,针对对方广大防御的一个或者两个点进行突破,随后席卷对方腹地,给对方狠狠的一刀,消耗对方的实力,然后针对他们的零散军队进行扫荡,形成大范围的优势,最终消灭对方,明白了?”

    杨天点头,格努脑袋皮肤泛出了红光,狠狠的动了半天的脑筋,才叫嚷起来:“是了,所谓的‘闪击战’就是突然袭击,就好像我们一群高级武士去突袭很多杂兵一样,他们人再多,可是只要一开始输了,就滚球一样的输下去了。因为他们不敢放弃其他地方的防御,全力支援被攻击的地方……”

    龙风点头,杨天笑嘻嘻的说:“格努,你变聪明了……至于后面的大范围的作战,就是为了扩展胜果的举动,真正的‘闪击战’,刚刚开始,其实就等于结束了,是不是?”

    龙风点头不语,杨天邪笑着突然问他:“你见过这样的战争?”

    龙风抓起了酒坛子,狠狠的灌下了半探子酒,装疯卖傻的说:“诶,醉了,醉了,休息休息,明天趁早赶路。下次给你们讲讲‘非对称打击’。”

    强行吹灭了灯火,龙风钻进了被窝,死活不动弹了。格努左右晃悠了一下脑袋,也钻进了自己的被子卷儿,不久就传出了厚重的鼾声。

    杨天躺在自己的铺位上,脑袋里头滚动着龙风这两天给他讲述的种种案例。用精锐小部队偷袭对方要害的‘点穴’战法;用小规模部队一次消灭对方十几二十个人的‘麻雀’战法;以对方百姓民心做目标的,似乎有点不人道的‘超限战’等等,等等……

    龙风也在心里不断的盘算着,文远这次的行动,虽然是天朝上层有命令下来了,但是文远自己也构思了很久吧?截断了对方的海上后援,然后用实力超过对方在南方大陆整体实力的大军逐一奔袭他们的城池……为了加深杨天的印象,龙风才急忙把老希突袭欧洲的战术挖了出来,告诉了杨天和格努……就是不知道,现在天朝是否有能力制作简陋的坦克了,如果有,那么就要多费很多手脚了,哪怕就是古地球的第一种菱形坦克那种类型的,也够消灭一队骑兵了。

    一夜无话……

    ××××××××××××××××××××××××××××

    东方的天刚刚发亮,大军就已经拔营赶路了,所有的士兵都拿着饭团在手上,边走边吃。杨天,龙风这种身份比较特殊,等级比较高的人,则在专门的营帐内飞快的吃喝后,快马追上了队伍。

    所有的士兵脸色肃穆,踏着整齐的步伐快步前行,烟尘蔽日,原野上远近鸟兽飞散,整个军团彷佛一头洪荒怪兽,震惊了整个南部平原。

    一路上,已经开始有黑色头盔上顶着红色尖角的,黑云帝国的精锐骑兵团小股出没了,但是他们的指挥官明智的让自己的队伍离开了天朝大军五里左右,平行前行,保证自己在紧急的时候能够迅速的撤退。

    联军没有理会这些小股军队,径直朝着‘火云城’不断的奔进。所有的中下级将领带着自己的护卫在队伍两侧策马来回飞奔,狂吼着:“向前,向前,快,快……”天朝的士兵默不作声的再次加快了脚步,西方大陆各个属国的士兵们则哭着脸,强迫自己好歹追赶着天朝士兵的步伐。

    龙风等四人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小团体,离开大队大概有两里左右,离右方的一队大概三千人的黑云帝国骑士也有四里地的距离。他们身上的服饰告诉了黑云帝国的人他们高贵的身份,勾引得他们心头痒痒的,但是看看大军队列内那些虎视眈眈的天朝士兵,他们压下了自己冲突过去,俘虏龙风他们四个的冲动。

    龙风手里小巧的马鞭指点着天朝大军,以及远远近近的七八支黑云帝国的小型部队,侃侃而谈:“其实,这次的进军,从保密性上来说,是失败的。为什么呢?第一,大军必须首先攻克所有黑云帝国在巨石荒野上的堡垒,这就已经惊动了他们的统领部。第二,这里已经是黑云帝国的控制范围了,他们的游骑很多,就好像旁边这些阴魂不散的队伍一样,根本不可能瞒过他们,朝‘火云’城突击的。第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现在的军队,速度实在太慢了,靠步兵根本不可能在对方不及反应的时间内赶到自己的目的地。”

    杨天总结说:“所以,这次的进军虽然快,但是还是没有达到‘闪击战’的标准?”

    龙风耸耸肩膀:“没错,至于那些上百万的骑兵部队,虽然速度快得多,但是要他们去攻城,简直就是送死……不过啊,他们干什么去了?”

    格努皱紧了眉头,苦苦思索的说:“假如,他们是去消灭对方的机动部队,就没有道理让这些杂兵在我们身边晃悠个不停的。”

    芬瑟晃晃脑袋,诈唬起来说:“是哦,一百多万骑兵诶,旁边最多不过十万黑什么帝国的游击部队,早就应该消灭掉的……不会他们反而被消灭了?”

    龙风横了她一眼,怪声到:“大姐,如果是你指挥那些骑兵,我倒是相信他们早就完蛋了,可惜,人家没你这样胸大无脑啊。”

    芬瑟追问:“胸大无脑?什么意思?”

    龙风张了张嘴巴,嘿嘿了几声,问杨天说:“你说说看,能不能猜出他们干什么去了?”

    杨天屈指盘算了半天,谨慎的说:“按照正常速度,他们现在应该已经领先了我们一天的路程。不对劲的地方就是,旁边这些黑云帝国的骑兵,虽然数目不大,只有十万人左右,但是都是他们的精锐部队,不可能跟着我们游行,然后看我们围攻‘火云’城的……他们的统领部应该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目标,为什么不调集这些精锐赶在我们前面,支援‘火云’城呢?”

    格努哈哈笑起来:“我明白了,那些骑兵把他们的传令兵统统干掉了,所以,这些白痴一样的黑骑兵没有接到命令,不知道上面叫他们干什么。又不敢自己决定怎么办,就只有跟着我们走路了。”

    一个人轻轻的在他们身后鼓掌,格努惊诧回头,是一名和文远年龄相当,身材高大的金甲将领。

    杨天心里嘀咕起来:“妈的,早知道他们过来了,干吗演戏给他们看?”

    金甲将领微笑着说:“末将戚战天,现任文大元帅副官之职……大帅有请诸位前去中军议事,请……”

    龙风的心里飞快的翻出了这位戚战天的资料,他的父亲就是杨龙以前的一位副将,现在天朝军方的大佬之一,因为他父亲的关系,对杨天有非常特别的好感。

    戚战天身边的一位军纪官冷冰冰的说:“四位,不远处就有黑云帝国的精锐轻骑,为了诸位的安全,以后还是不要贸然脱离大队,独自行动。”

    打了几个哈哈,杨天和龙风应付了过去,跟着戚战天朝前方十里之外的中军赶去。

    文远身边团团围绕着上千名大将,整个中军默不作声的跟随大军前行。戚战天飞快的拨马到了文远身边,凑在他耳边轻轻的汇报了几句。文远惊异的看了看龙风,放慢了一下自己的座马,对杨天说:“殿下,诸将一致觉得,如果殿下身边一名士兵都没有,对殿下的安全实在不利,所以决定让殿下领一军作为中军的侧卫,如何?”

    杨天嘻嘻哈哈的说:“大帅开玩笑,让我玩小姑娘还可以,如果让我带兵,万一出了点什么问题,按照天朝的军律,我不掉脑袋才怪。”

    文远微笑着说:“本来,本帅想派几位得力的大将辅助殿下。可是,本帅居然有眼无珠,没有认清龙先生居然谋略高深,不是普通人士……也不用客气了,本帅拨五万精兵给殿下率领,就由龙先生,格努先生作为副将,如何?”

    芬瑟不满的高声叫起来:“那我呢?嫌我不会打仗么?”

    文远一愣,微微的皱了下眉头,微笑着对芬瑟说:“芬瑟.道格拉斯大人武功高强,又是格林帝国的高级将领,在杨天殿下的军队内充当军职,好像……不怎么合适。贵国大军就在东南方向两百里外,不如本帅派卫队护送大人前去汇合贵国军队如何?”

    杨天和龙风偷偷的互相打了个颜色,格林帝国二十万骑兵所在的方向,是另外一座大城‘黑风’城所在。

    芬瑟毫不客气的说:“我才懒得去见格林帝国的那些白痴……小弟,我给你做副手,你没意见吧?”

    龙风和杨天都没有反应,芬瑟大怒,狠狠的一脚踢在了龙风大腿上,吼叫到:“我给你说话呢?你聋子么?”

    杨天飞快的拨马跑到了三丈开外,冲进了一队长枪手的队列里,让队伍引起了小小的一阵混乱。龙风苦脸对文远说:“大帅,这个,既然芬瑟大人要跟着小人,这个,我们也就只有接受了……嘿嘿,何况小人武艺低微,有芬瑟大人这样的高手助阵,也是幸事啊。”

    芬瑟得意的点点头,微笑起来。

    文远脸肉轻轻的抽动了一下,笑着说:“既然如此,那么,戚副帅,拨五万精兵,另外再调回三万‘虎狼军’铁骑,给杨天殿下统领。至于三位,一律授以天朝二品豹捷将军的职位,如何?”

    杨天无所谓的接受了,格努脸色是红光满面,龙风刻意挤出了几丝苦笑,芬瑟则丝毫不放在心上,叫嚷着给她天朝的武官服饰穿戴。

    命令很快的被执行,五万精兵飞快的聚集在了他们身侧,在中军大队外一里处形成了一个侧卫营,和大军平行前进。上千轻骑飞快的冲突了出去,前去调取三万‘虎狼军’的铁骑。

    文远在戚战天回到中军后,低声吩咐说:“派秘营人手盯紧芬瑟.道格拉斯。如果格林帝国要玩什么小动作,给我干掉她。”

    戚战天及其不解的问:“大帅,这个芬瑟,好像换了一个人的样子。上次宴会的时候,对龙风这人的表现是那样,可是现在,两人好像很熟络……到底……”

    文远阴沉着脸色:“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大统领的儿子……龙风,龙风……听起来是天朝人士,可是从来没听说过天朝有这么一个通习兵法,又会西方法术的人……给我彻底的查清楚他的底细,随时的监视他和芬瑟的行动。”

    戚战天会意的点点头,轻轻的在队列中做了几个手势。十几条诡异的黑影偷偷的从一直跟随着中军前进的炮队的几辆大车上闪出,彷佛一阵烟雾消失在了空气中。周围上万士兵,竟然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人影。

    戚战天有点感慨的说:“不过,说实话,龙风这小子,还真不错,居然能够劝诱着格努那个死脑袋的野蛮人都分析出了我们骑兵大队的动向,了不起……”

    文远轻轻的点头,过了一阵子,眺望了一下前方,淡淡的说:“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围攻‘火云’城了。只要‘火云’城一被攻克,整个南方平原就向我们敞开了大门。那时候,就看我们想怎么打了。”

    另外一名大将哼哼然的说:“只要清剿了整个南方大陆黑云帝国的垃圾,我们就可以麾师直向他们老巢,彻底的征服他们。”

    文远露出了一丝微笑,点点头,有点担忧的看了看杨天所率领的侧卫营的那个方向。

    ××××××××××××××××××××××××

    快入夜的时候,三万‘虎狼军’铁骑带着浑身的血腥,一股子的煞气赶到了杨天面前,对着杨天敬了一个标准的骑兵大礼,他们的统领,一名二品豹捷大将在马上躬身对杨天大声喝到:“‘虎狼军’‘血虎’骑兵大队,向统领报到。”

    杨天嘻笑着拱拱手说:“诸位辛苦,辛苦……这个,你们赶快准备扎营休息,好好休息嘛……会休息的人才会打仗,是不是?你们怎么身上都带血啊?”

    这位柳姓大将恭声说:“我们刚刚在‘黄雷’城下砍了四万名俘虏的脑袋,警告了一下‘黄雷’城的守军,接到命令后,全速赶来。”

    龙风点点头,分发了队伍,就在中军大营左侧扎下了营地,分派了巡逻人等。

    等回到了自己的帐篷,杨天飞身趴在了自己的铺位上,抱怨说:“只是想过来看看热闹的,非要给我八万人玩,你们说,这些兵马怎么玩才好?”

    龙风诡异的笑起来:“‘虎狼军’的‘血虎’‘阴狼’唯一的两支骑兵队,给了你一支,你还要怎么的?如果想出点名呢,我就和格努带着那些兵马好好的杀个满地红;如果你想就这样一直保留个花花公子的美好形象,就这样去天朝发展,那么,就让我把这八万人送给黑云帝国当点心吃好了。”

    杨天舒坦到了极点的伸了个懒腰,长长的吐了口气,呻吟着说:“还不如您和格努两位帮我好好的教训一下黑云帝国的人,以后去了天朝,起码让别人知道我身边还是有两个人才的好。不要让别人彻底的看扁了。人家要招揽你们,那么我也有点利用价值了。”

    龙风沉吟了一阵,看了看正不断的用左手抚弄自己的大剑的格努,邪恶的笑了起来。

    格努被龙风的阴笑弄得心窝里头彻底的冷了起来,干巴巴的说:“你,你要干什么?”

    杨天盘膝坐在自己的铺位上,托着自己的下巴,异常有兴趣的看着格努光秃秃的大脑袋上密布的冷汗。

    龙风轻轻的摊开了自己的手掌,手心里头微微的浮动起了一阵黑色光华,一个紫色的水晶瓶子出现在了龙风手心上方一尺处,里面是大概二两左右的黑色液体,那是龙风在魔界的时候,从杨伟那里弄来的一批魔龙血液中的一小管儿。

    龙风用近似狼太婆哄小白兔的声音,轻声温柔的对格努说:“乖,格努,喝下去,乖哦……”慢慢的逼近了睁大了眼睛的格努。

    杨天也在旁边帮腔:“格努,你这么大条汉子,不会怕苦吧?喝了最多拉肚子,不会死人的啦……听话,喝下去,说不定马上就神功盖世,一剑可以劈死一条龙。”

    格努拼命的摇头说:“不行,这个大陆上,没有龙这种生物的……我不会喝的。族里的大巫师说过,魔法师弄出来的药品,没有什么好东西。我绝对不会喝的。”

    龙风轻轻的一摆手,几十条黑色的气流围绕了上去,绑住了发出一声怪叫,准备逃跑的格努,把他结结实实的悬吊在了空中。龙风走过去,一拳打脱落了格努的下巴,把一瓶子采自九幽魔域肉体最强大,性格最狂暴的三头魔龙的血液灌了下去。

    黑色的血液彷佛一条炙热的岩浆,流入了格努的体内,无穷尽的热能疯狂的散发了出来,整个帐篷内的气温瞬间上升,杨天微微惊呼了一声,身上爆发了一团黑色的雾气,笼罩住了整个帐幕,同时也隔断了格努发出的惨叫。也就是因为这层黑色的雾气,帐篷才没有被这恐怖的热流给烧毁了。

    格努双目几乎蹦出了眼眶,浑身肌肉通红,汗水彷佛溪水一样淌下,皮肤下的血管一条条凸了出来,恐怖的扭曲着。过了一阵子,格努的整个身躯膨胀了几乎一半,狰狞的面目流露出了疯狂的杀意,强大的力量在他的身体内部不断的涌动着。

    龙风收起了平日的嬉皮模样,站在格努身侧,念叨起了来自九幽魔域那些高级魔神的古老咒语。怪异的声浪在帐篷内不断的回响,一道道黑色的光华从龙风的身体内部涌现,慢慢的组成了一个立体的,无比繁复的十三星魔法阵。

    龙风的长发在能量流中飘浮,浑身笼罩在了一层黑色的荧光中,深邃的双目闪动着紫色的神秘光彩,震慑住了无比痛苦中的格努,以及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杨天。

    龙风的右掌轻轻的挥了出去,削断了格努残余的一截右臂,血流飙射了出来,龙风轻轻的点了一下,血流赫然被魔法阵的力量束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只红色的手臂。

    怪异的咒语再次的响起,此刻的格努被黑色的光华绑成了大字形,仰天浮在空中。地面上,一个诡异邪恶的徽章闪现了出来,一股黑色的火焰从徽章内烧了出来,把格努整个笼罩在了里面。

    杨天舔舔嘴唇,下意识的说:“我说,龙风啊,你小子不要把他烧烤了吃吧?”

    龙风没理会他,双掌按在了格努的脑门上,狂暴的‘天魔气’贯穿了格努的身体,抵抗那股功能重新锻造肌体的魔界火焰对格努的侵蚀。如果就要这股火焰直接改造格努的身体,格努非被瞬间气化不可。

    身受其境的格努,自觉体内的热流已经全部聚集在了自己的‘右臂’上,抵抗着一股阴寒的火焰对自己肉体的攻击。

    一层细密的黑色鳞片突然出现在了格努的体表,布满了他的全身,格努的身体猛的加上了一股怪异狰狞的感觉。幸好这层鳞片在龙风的全力镇压下飞快的消失了。

    魔法阵缓缓的消失了,地面上的邪恶徽章消失了,黑色的火焰也消失了,黑色的光带消失了,格努傻愣愣的看着自己完好的新生的右臂,坐在地板上发楞。突然,右臂上面冒出了一层红光,魔龙血最后一点没有消耗的能量猛的散发了出来,格努整条手臂彷佛被开水浸泡一样剧痛,格努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幸好这股能量已经是最后的一点点了,格努体内那一股蕴藏起来的黑暗力量飞快的抵消了这股热量,微微的在他右臂内环绕了一圈,减去了他的痛苦。

    浑身赤裸的格努发疯一样的跳了起来,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帐篷内顿时发出了‘呼呼’的风响,稍微的握拳,轻轻的一用力,他那以前简陋的斗气顿时弥漫全身,一层浓厚的灰色气流笼罩住了他的身体,浑身肌肉坟起,身材也高大了许多。

    格努欢呼一声,操起了自己的大剑,冲出了帐篷,在星空下比划了起来,呼啸的风刃从剑锋飞射而出,远达三丈开外,气势凛人。

    龙风和杨天同时扫描了一下格努的身体,杨天还无所谓,反正他不明白格努现在的身体情况代表了什么意思。龙风则苦笑不已,似乎是魔龙学用的分量太多,格努的身体强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人,达到了魔界中级种族的身体强度,虽然能量不是很强,甚至比不上绝顶的天朝高手,但是,面对一个打不伤,不怕死的人形堡垒,任谁的选择都只有逃跑一条路吧?

    发疯中的格努呼喝有声,引来了无数的士兵围观,深觉不妙的龙风和杨天强行把格努带回了帐篷,然后命令士兵们回去休息了。

    杨天自言自语的抱怨说:“野蛮人,真他妈的野蛮啊,小弟弟比我起码大了两倍,这个,龙风,你能不能帮我那个一下?”

    龙风差点吐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会他,径直在芬瑟的帐篷前逛悠了一阵,确定这个万亿年的女鬼没有被发疯的格努吵闹醒,才放心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

    第二天,大法师龙风用魔法让格努重生手臂的事迹迅速的传遍了整个大军。所有看向龙风的高级将领的眼神里都流露出了一种怪异的神情。确实,谁都不知道是否在战阵上能够完好不缺的回来,少支胳膊断条腿的事情谁都可能碰上啊……

    深感头皮发麻的龙风连忙找到了文远,解释自己一个月只能有足够的魔力使用两次这样的魔法,这才交代了过去。不过,龙风临时的心念微动,对文远说:“假如,那些手上的将领能够及时的把自己的躯体拣回来,这个,浪费的魔力会少很多啊……这个,大概一次治疗上百个是不成问题的。”

    明显看到文远和所有的中军大将心动神惊的表情,龙风满意的告辞,回到了杨天带领的队列中去。

    文远在龙风走远后,低低的说:“深不可测……”

    戚战天不断的摇头:“怪物,怪物……传说西方法书可以生枯骨,活死人,真正看到,还是第一次……大帅,我们……”

    文远不断的点头说:“保证他的安全。万一有弟兄们残疾了,能救回来就救回来……当然,以军官优先……毕竟,一个月最多不过两百人啊……”诸将不断的点头,士兵残疾了,天朝有完善的抚恤制度,他们不需要担心日后的生活,只有那些龙精虎猛的大将,万一残废了,才是让人伤脑筋的。

    ××××××××××××××××××××××××××××××

    前方远处,已经可以看到了一座灰黄色的城池耸立在天地间,城墙上面悬挂着黑色的旗帜,正是黑云帝国在南方平原上最大的一座‘火云’城,拥有驻军三十余万,以及百万以上的居民,至于附近的居民,早就逃向了南方平原。

    满意的看到四周没有任何附近城池增援的迹象,只有两个作为犄角的小城寨矗立在北方城门外,文远下达了围城的命令。

    大军开始左右分开,露出了中军的位置,两百余万大军开始了四面扎营围城的行动。虽然对方只有三十万驻军,但是如果硬生生的攻打,自己的损失也不会少。为了避免无谓的损失,同时既然没有敌方增援的忧虑,文远下定决心慢慢的攻打就是了。

    此刻,站在城楼上的黑云帝国驻‘火云’城的统领正面目阴森的看着城外的大军,心头恼怒不已。自己早就根据游骑的报告判断出了对方的攻击目标是自己的城池,并且发出了调兵令,要求其他附近城池增援,可是天朝竟然用百万骑兵军团不断的骚扰突袭其他的城池,到了现在,竟然没有一兵一卒的增援来到。

    就在双方的主帅互相盘算攻城守城的计略的时候,让双方目瞪口呆的事情出现了,一支铁甲骑队从天朝的军列内突击而出,直冲城外左边的那座小小寨垒。

    黑云帝国的统领连呼不妙,看天朝这支骑兵队的规模在三万人左右,而城外的那两个寨垒虽然平时驻扎有四万人,可是在两天前为了集中兵力对付天朝大军围城,早就收回了所有的士兵,每个城寨只有不到两千人在收拾杂物等等。如果不是天朝军力过盛,这种互相为犄角的安排是非常适合对付军力相等的敌人的,可是现在,白白的让对方有了一个增加士气的机会。

    气恼的拔出自己的战剑,‘火云’城的统领狠狠的在城墙上砍了一剑。

    让他吃惊的事情又出现了,天朝本阵内居然发出了收兵的号角声,而这支骑兵队竟然充耳不闻中军的命令,直接杀向了城外的寨垒,而且后方还有一支大概五万人左右的步兵队伍飞快的冲突了出来,绕向了城门。

    ‘火城’城的统领飞快的命令到:“开城门,四万骑兵,冲突。”

    而此刻,文远等将领双目血红的,看着杨天耀武扬威的挥舞着细细的佩剑,带领自己的部军冲了出去。连声下令收兵的号角,但是杨天和龙风根本就不管中军的命令,继续向三十里外的城池冲了过去。

    而此刻,天朝的士兵除了一批部队在警戒对方可能突然冲出来骚扰的骑兵外,其他的士兵都在忙着扎营,哪里有空闲去拦截杨天所属?尤其是只听将领的‘虎狼军’精锐铁骑,根本就快到了城边了。

    一队黑色盔甲,头上顶着两只红角的骑兵从突然敞开的城门处冲锋了出来,瞬间展开了队形,对着里许开外的‘虎狼军’铁骑冲了过去。

    龙风呼啸了几声,十几个小小的火球飞了出去,轰进了黑云帝国的骑兵队伍内,无力的火球打翻了几个骑兵,却于事无补。

    两支铁流飞快的对撞在了一起。前排的骑士们在纷飞的血花中大声的吼叫拼杀起来。黑云帝国左右侧的骑兵飞快的绕了出去,准备从后方包围这支冒进的骑兵。

    没等杨天下那些莫名其妙的命令,队列中央的那些‘虎狼军’骑士们,挂起了长枪和战刀,掏出了手边的弩箭,向上方斜斜的射出了一阵箭雨。

    城头的‘火云’统领气苦的狠狠的打了自己一拳,本来以为对方会知难而退,偏偏自己突然忘记了天朝最恐怖的利器――连弩。

    两千多名黑云帝国的骑士栽倒在了地上,而后方,五万精锐的天朝士兵已经逐渐靠近,并且亮出了长长的刺马枪。

    ‘火云’城发出了收兵的信号,龙风则恼怒的收住了那些准备追赶的骑兵们,在对方城头的火炮发威之前,把几乎没有什么损失的队伍带了回去。

    文远苦笑起来:“他们准备突袭那个小营垒,本来准备对方的军队不敢冒着我们大军突进的危险冲出城,先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偏偏对方的统领不知道脑袋怎么突然泛了糊涂,居然派出了骑兵大队和他们对冲了一下……”

    戚战天摇摇头,评论说:“冲击的人糊涂,出击的人更加是莫名其妙。如果他们在收兵的时候,我们大军突然掩进,那又如何?”

    旁边一位大将摇摇头:“也没什么,他们最多抛弃一般的骑兵,用以阻拦我们,他们拉上城门吊桥,火炮就可以给我们迎头痛击了。”

    文远点头说:“虽然他们的火器不如我们,可是,对于士兵来说,还是很有威力的……传令,围城,每天用火炮轰击,逼他们出来决战。”

    一名军纪官请示到:“关于圣多尔王子瑟斯特殿下,以及特意提升豹捷将军龙风二人,不听军令,冒失进军的事情,该如何惩罚?”

    文远装糊涂说:“这件事情,是我们有意试探,不算不听令的轻进,给他们一点警告就是了。反正,我们还是杀伤了三千多敌军,自己没有什么损失嘛……”

    周围诸将,凡是曾经参加过天朝评定南蛮战役的将领都不断的点头称是。文远脸色一变说:“不过,如果谁以为就可以不顾军法,肆意妄为,就不要怪本帅不客气了。”

    诸将凛然领命。

    龙风则和杨天站在自己的营地栅栏口上,极度不负责的说:“耶……应该有处罚的通知下来了……怎么还没有啊?”

    凄厉的号角传遍了‘火云’城,天色渐晚,无数的星火在天朝的大军营地内亮了起来。

    三百里外的‘黑风’城,准备了十五万大军准备支援‘火云’,刚刚出城,就被十万‘虎狼军’精锐以及二十万格林帝国的骑兵半途突袭,损失了五万人后,归缩了回去。联军在城下诈唬了一个晚上,天明时缓缓的撤退了。

    南方平原的尽头,靠近海域的‘帝风’城里,黑云帝国在西方大陆的大统领正心乱如麻的祈求国内的军部迅速的支援,否则他只有集中全部兵力,在‘火云’城和占据了优势的天朝大军决一死战了,也好过被天朝大军一一攻破……

    运载了一百二十万新兵的黑云帝国运输舰队,两千多艘战舰乌云一般的越海而来。前方,天朝水师,正拦在了他们运输线的半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