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龙战星野 > 第四十九章 圣京

第四十九章 圣京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龙战星野 !

    铁甲战舰在百姓们的围观欢呼声中靠拢了流花大陆江城的军港。

    文远当先出现在甲板上时,周围远近简直爆发出了山崩海啸一般的叫喊声,无数的百姓簇拥向了这艘战舰,不少倒霉鬼就这样站不稳脚步的被挤下了港口,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狼狈的拍打着水面。

    幸好一队来自五江总督府的卫士及时出现,驱散了围观的百姓,开辟了一条比较安稳的通道,让文远带队下了战舰,登上了特意迎接他们的马车。

    龙风和杨天等四人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龙风和杨天两人的模样本来就是正宗的天朝人,格努也不过算上一个体形稍微离谱一点的光头和尚而已,至于芬瑟,在龙风试验了十几种办法后,终于让她的眼睛和头发变成了黑色,除了面貌的轮廓稍微和天朝人有点分别,看上去也就是个漂亮的天朝小姑娘了,连带她的名字,在文远的提议下,也变成了龙风搞怪的时候给她起的风灵儿这个名字。

    上千的卫士紧紧的环绕着十部马车,缓缓的护卫着他们离开了军港,然后飞速的朝总督府驶去。龙风的耳朵里面依稀传来了后面军港的警备官的抱怨,起码十万名百姓冲破了栅栏来迎接文远等人,他们又要辛苦的重新布置军港的戒备措施了。

    大队人马蜂拥进了江城,杨天好奇的把马车的窗帘拉开,欣赏着这个号称五江流域第一大城,天朝第一对外口岸的城市。

    看到他蓦然睁大的眼睛,和他们四人挤在同一辆马车内的戚战天笑嘻嘻的说:“江城的建筑,和圣京比较起来,还是稍微秀气了一点,在气势的雄浑方面,还是远远不够的。”

    杨天发出了一声呻吟:“天啊,它的道路,有圣多尔的主要通道的五倍宽。这么一座城市,有多少人口?”

    戚战天摸摸脑袋,马上探出头去问马车边的一名卫士:“兄弟,江城现在有多少人口啊?”

    那名卫士脸上马上流露出了一种极度光荣的色彩,恭敬的说:“回将军,现在江城城内本地居民有两百万,外来的客商水手有三十多万人,整个江城控制的附近的地域上面,总共有五百多万人口。要说整个五江总督府管辖的地面,人口有一亿多。”

    杨天,格努两人瞪大了眼睛,互相看着说不出话来。杨天支支吾吾的问他说:“这位兄弟,那么,天朝现在总共多少人口?”

    戚战天接过了话头:“这个,大哥我倒是知道,十六年前,天朝人口四亿多,现在虽然和黑云帝国对阵了十几年,但是人口一直还是在增长的,现在有五亿出头的人丁了吧,具体数据,要是感兴趣,我们去圣京了找户部的尚书就知道了。”

    车队已经到达了五江总督府的官邸,身材比起十六年前发福了稍许的夏总督一脸笑容的迎了出来。

    文远飞快的闪出了马车,和夏总督不管真心还是假意的客套起来。夏总督一脸羡慕的说:“文大帅,这次陛下急招您入京,可是又要大加封赏,到时候可千万不要忘记多多照应下官则个。”

    文远笑嘻嘻的说:“夏总督可是天朝重臣,哪里又需要本帅照顾?”

    夏总督呵呵了几声,携着文远的手,来迎接其他车内出来的,随文远回国的将领们。

    杨天一脚踏了出去,对着夏总督笑了笑。文远正准备介绍,夏总督已经脸色狂变,后退了几步,差点没一脚踏空在台阶上摔倒,惊声叫嚷起来:“杨,杨,杨……”

    文远连忙扶住了他,低声说:“此人就是杨伟将军在西方大陆的那个儿子,面貌是相象了些,不过,可不是他啊……总督大人,这次他跟随入京,也就是为了在天朝求个前程,到底陛下会如何封赏,谁都不知道……您可要注意了。”

    夏总督马上回复了正常,热情的握住了杨天的手,嘎嘎笑着说:“原来如此,世侄好,想当年,我和杨将军可是好朋友啊。”他把那个杨字含糊了过去。

    龙风跳下了马车,连忙说:“这个,哈哈,我们殿下第一次来天朝,很多不懂的地方,正需要您这样的世交多多照应啊。”

    格努一声不吭的跟着下了车,舒展了一下筋骨,浑身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比龙风还要高出一个多头的雄壮身材马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杨天笑嘻嘻的说:“世伯好……这两位,一个是我的首席宫廷魔法师,另外一个是圣多尔公国的首席宫廷剑师,倒是让您见笑了。车内还有一位风灵儿小姐,是这位龙风先生的红颜知己,嘿嘿,还请世伯的多费心招待了。”

    芬瑟(从此后改名风灵儿)懒洋洋的踏出了车门,没怎么理会夏总督,目光很有兴趣的盯住了夏总督身后的几名黑衣人,微微的散发了一道精神波过去,哪知那些人也正好对龙风他们扫视不已,两股能量在空中微微一爆,震碎了他们的头巾,露出了光秃秃的脑袋。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众人识趣的没有提及这起莫名其妙的事情,在笑声阵阵中慢慢的走入了夏总督的规模更加宏伟的官邸。只有那几名露丑的大黑天神教的弟子有点恼怒的横了几眼龙风他们,不过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谁和他们轻轻的较量了一次。

    因为有皇命在身,文远他们不敢在江城过多的停留,所以在休息了一个晚上,用过了夏总督耗尽心力准备的盛宴后,一行四十余人带领了两千轻骑,径直告辞离去了。

    龙风出门的时候,夏总督亲自偷偷的塞了一个匣子在他怀里,低声说:“龙风先生,这点小意思,给殿下壮壮行色……嘿嘿,以后大家千万要多多互相照应一下啊?”龙风连忙点头答应了,和夏总督两人互相笑了笑,走了出去,顺手把这个红木匣子交给了格努带着。

    格努漫不经心的在路上打开了匣子,猛的瞪大了眼睛。匣子里面是两百万两的银票,以及众多的上品珠宝。龙风瞟了一眼,对着格努横了一眼,顺手抓过匣子塞进了杨天坐骑后面的包裹内。旁边的几名大将看到了,微笑着摇摇头,没有说什么。他们从夏总督那里得到的好处也不少,大家心知肚明就是。

    杨天刻意轻声说:“还好,如果没有夏总督的这笔钱,我们到了圣京还真的没有花费呢。本来以为出来从军打仗,不用多少钱的,所以我只带了一万枚金币出来,也不够我们用几天的。”

    戚战天呵呵笑着说:“殿下,没关系。按照惯例,你们在天朝圣京的一切花费都是户部开支,倒是不用自己出钱的……”

    风灵儿晃晃脑袋问:“圣京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有?成天跟着你们走路太累了,还不如自己出去玩的好。”

    风灵儿附体的芬瑟倒是一个绝色美人来着,虽然此刻被龙风弄成了黑色的眼睛头发看起来有点怪异,可是皎好的面貌也给她带来了不少的好处,最起码戚战天都有点心动神摇的开始大肆吹嘘圣京附近的景色了。龙风不由得恶意的想,等以后万一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的时候,干脆用美人计算了。反正白放着资源不利用,可不是龙风的风格。

    ×××××××××××××××××××××××××××

    一路无话,虽然文远有点心急,所以稍微赶路快了点,但是也没有什么辛苦的。

    天朝上层没有把文远他们得胜归来的消息散播出去,毕竟他们也觉得情况有点诡异不受控制,没有大肆宣扬的必要。所以,一行人等直接冲入了圣京城,自然有人带着他们从江城带来的士兵去扎营休息了。

    不一时,已经接到了最新的旨意,着所有人等第二天早朝时刻进宫面圣。对于杨天如何处理,倒是没有详细的说,只是说了些什么故人不绝,圣心甚慰的废话,最后要杨天等四人一同进宫就是了。

    文远没有把他们安排在外国使节进驻的住宅区,而是把他们领回了自己的家,作为自己私人的客人招待了。但是,他很快就开始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络绎不绝的访客让他差点弄晕了脑袋,而不经意间,本来想低调的处理的杨天,就这样公然出现在了圣京的大小官员面前。他和杨伟八九成相似的面容,让所有来访的官员都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开始盘算杨天突然出现在文远的府邸,可能代表了什么意思……

    杨天的出现让本来热闹的大厅突然冷场,文远有点尴尬的站在原地,格努扛着自己的巨剑,稳稳的站立在杨天身后,丝毫不为这面前的二十多位天朝大员所动容。风灵儿早就飞身上了屋顶,自己逛悠圣京去了,龙风则好玩的穿着自己的魔法师袍子,站在屏风后面打量这些一句话就可能改变整个大陆命运的人。

    良久良久,现在的刑部大佬,方凌云慢吞吞的第一个向杨天打了一个招呼。方凌云,在很久以前,有个外号是青竹。他手下最得力的两名干将,也就是他的两位师兄,分别号称青梅和青松。十六年前,在现在的天佑皇起兵的时候,他们异常识时务的开始勾搭天佑皇的大军,成功的保住了自己的位置,并且还在新皇朝里得到了很高的地位。

    杨天连忙和蔼的迎了上去,和青竹热络的握手言欢,让周围多少有点心中不安的大员们猛的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们这些人中,很多人都是三朝元老了,从神仁皇,神宁皇,一直到现在的天佑皇,对于神宁突然捕杀杨伟的事情都有了解,而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都或多或少的背后捅了一刀子……现在,好像杨天对于天朝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他们心里当然舒坦多了。

    没人愿意得罪一个明显是文远这样的人的贵客的,尤其这个贵客的身份是那样的古怪。

    大厅的气氛终于恢复正常后,文远的父亲,一位吏部的退休侍郎,飞快的吩咐管家准备晚宴招待这些大员们。而这些来访的大员一个个飞快的告辞离去,准备让自己震动过度的心脏平静下来,好好的盘算一下圣京是否又要开始一次的动荡了。

    等到所有的大员们都离开了,杨天笑嘻嘻的给文远的父亲奉上了礼物,那是西方大陆的一些特产,他们从南方平原离开的时候,顺手采购的一些。年龄也不是很大,但是因为儿子的关系被封了一个侯爵后无奈退休的文远老父高兴的接受了杨天的礼物,吩咐管家准备一桌家宴招待杨天等人。

    ××××××××××××××××××××××××××××××

    晃动的灯火下,端坐在大圆桌边的文远老父,文远,杨天,龙风和格努的脸色都有点不好看,尤其格努,死盯着眼前油光水亮的烤鸡烤鸭,肚子里面已经把风灵儿骂了个死去活来,活了再死。孤身一人跳到了屋顶上出去逛悠的风灵儿,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杨天干涩的,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对文远说:“这个,我们是不是先吃了?她应该不会迷路的。”

    文远的老父坚定的摇摇头说:“都是客人,还是等这位姑娘过来了一起吃饭吧。”

    龙风耸耸肩膀,对一脸纳闷的文远说:“这个,不需要派人找了,她不会迷路的,如果说她现在在出手教训人,我倒是相信的。”微微的眯上了眼睛,强大的神念瞬间笼罩了整个圣京,开始搜寻风灵儿的踪迹。但是他看到的事情,让龙风飞快的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远远的,传来了一声沉闷的爆炸声,诸人的脚板下的地皮,都微微的晃悠了一下。杨天飞快的向龙风打了个询问的眼色,龙风微微的点点头,一脸苦兮兮的模样。

    大概盏茶时间后,风灵儿抱着一位大概十三四岁,容貌秀丽的小姑娘从房檐上跳了下来,一脸清冷的走进了大厅。

    文远的老父有点傻眼的没说话,文远微微的龇牙咧嘴的笑了笑,格努的手偷偷的摸向了面前的鸡腿,杨天抬头看天一声不吭,龙风只有问她说:“我说,大姐,您没引出什么乱子吧?”

    风灵儿拍拍身边小姑娘的脑袋,轻松的说:“没什么,不过有个地方很多人要欺负这个小姑娘,我顺手把那个叫做‘揽翠阁’的院子给炸了,不过没死人,我把他们扔出去了才炸的。”

    文远眼神一凝,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风灵儿。龙风连忙解释说:“这个,芬瑟大人虽然是格林帝国的武士,但是呢,她的魔法天才还是很不错的,我一路上教了不少魔法给她,她现在的水平已经超过我了……就是不知道,那个‘揽翠阁’是个什么地方,炸掉了大概要赔偿多少钱来着?”

    文远哈哈了几声,连声说:“来来来,小姑娘,座下吃饭吃饭,不要怕,到了这里,没人可以再欺负你了……那个‘揽翠阁’,是以前圣京最大的青楼,嗯,虽然后台老板有点麻烦,但是只要没伤人,也就没什么关系,到时候我和他说一下应该就可以了……”

    龙风皱了一下眉头,无奈的对着杨天露出了一丝苦笑……他赫然发现,风灵儿现在似乎已经不受魔晶的控制,而且能量有越来越强的趋势,已经隐隐的有超越自己的苗头了。如果这位万亿年前的女鬼突然发疯,这个大陆上,还真没人能够对付得了她。龙风苦恼的下了决心,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冲破现在自己的能量瓶颈,他向来不喜欢有自己不能控制的因素存在……

    ×××××××××××××××××××××××××××××

    万花大道上面‘揽翠阁’被一位法师用火球彻底摧毁的事情,已经惊动了天朝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大黑天神教的几位高级护法背后跟着这位女法师,发现她竟然进了当朝兵马大帅文远的府邸……尤其根据秘营的探报,这个法师是西方大陆圣多尔公国王子的‘护卫’,自己还是西方大陆最强的格林帝国的高级贵族,这一切因素汇集起来,让某些人,尤其是‘揽翠阁’的后台老板也不得不仔细思量后,再决定如何处理了。

    文远一身极品武官服色,带了一干从西方大陆跟来的高级将领在前方策马缓行,同时低声商量着替风灵儿善后的事情。他们是大清早就直接去军部汇合后,再去早朝的。

    后面大概隔了十丈的距离,杨天一头长发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的绑成了一个马尾鞭,闲逸的在风中微微荡起了几丝发丝。身上是一件轻便的豪华的银色骑士甲,上面有着金丝精工镶嵌的花纹,腰间是他那把华丽得过了份的佩剑,十几颗硕大的宝石在晨曦中闪闪发光。脚下是最好的小羊皮靴子,鞋头上赫然是用软玉雕刻的云龙图案。一条长长的真丝银披风裹住了高条俊朗的身体,整个人就好像一座移动的珠宝库一样吸引路边行人的目光。

    龙风的打扮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条束发的丝带上面镶嵌了十几个龙眼大小的珍珠,一件真丝的法师黑袍笼罩全身,衣袖上、下摆上用金丝刺满了繁复的百合花瓣花纹,腰间的腰带是文远老父支援的一根玉带,龙风自己连夜的挖了七个窟窿在上面,镶嵌了七颗钻石进去。手中也第一次的出现了一根魔法杖,将近一人高的一根羊脂玉杖,头上是一颗人头大小的黑色水晶,散发出蛊惑人心的奇异光芒。他的这身行头也是在南方平原就开始准备了,看起来就彷佛一个露天的装满了珠宝的匣子一样。

    比较起来,格努的打扮好多了,一身超重的连手指头都保护住的全身盔甲,黑色的玄铁所制的盔甲足足有上千,本来是文远在军部的办公大堂上的装饰品,结果被龙风看上了,恰好又适合格努这变态高大的身材,就从文远那里勒索了过来。格努的手上是他那齐普通人脖子高的双手大剑,整个人简直就是一尊移动的凶器。没有任何一匹马可以承受他这一身的分量,所以他只能委屈的跟着马队快步前进,基本上每一脚都踏碎了一块路上的方砖,让路边日常巡逻的刑部所属差点看傻了眼。

    风灵儿的打扮就还好了,轻便的皮甲,一把轻巧的佩剑,倒是比较符合她剑士以及客卿的身份。本来她是死活不肯拿武器的,她的族人就从来没有使用实体武器的习惯,每次需要的时候直接用能量幻化出来,龙风威逼利诱了足足半个时辰,才让她选了一把轻巧到了极点,丝毫不会造成负担的铁皮剑给带上了。

    四个人也没有谈论什么正经的话题,格努在回味早餐的烤鸡,风灵儿在用上亿赫兹的频率向龙风灌输自己的要求:“我的族人的身体……”杨天则笑嘻嘻的和龙风两个一脸色鬼模样的讨论路边少女的长相和身材,不时的抛了几个飞吻出去,让带路的禁军统领浑身一阵恶寒,脖子上赫然一片鸡皮疙瘩爆了出来。

    远远的看到了天朝皇城的大门,让杨天轻轻的吸了一口气,露出了神往的神色,但是这种表情一闪则逝,除了龙风,没有人注意到。

    上千名金甲禁卫在高达十丈的宫门口排成了雁翎阵形,双目炯炯的注视着他们。文远带头下了马,整理了一下官服,示意杨天等人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朝宫门走去。

    禁卫的大统领丝毫不客气的没收了所有人的武器,一名卫士面露苦笑的接住了龙风的魔杖,听着龙风不断的唠叨说:“一定要小心啊,这块黑色水晶找了十几年才找到啊,用了两年的功夫才打磨出来,价值超过三百万金币,千万可别摔碎了。”这名卫士心底发出一声哀嚎,紧紧的搂住了龙风的魔杖,丝毫不敢有一点点的大意。

    大统领的目光死死的扫视了一下只露出了一个光头的格努,估量了半天,才让身穿重甲的格努跟随进了宫门。几名宫内的太监一脸吝啬模样的,目露凶光的看着在格努的脚步下裂开了一条条细缝的白玉石板。

    所有的文武百官都早早的到了宝殿,在几名司礼太监的带领下,一行人屏息缓缓的踏上了宝殿前的十二层,三百六十级的白玉台阶。除了格努脚下发出的石头碎裂的声音,整个队伍倒是肃穆得很。

    杨天偷偷的打量着这个决定两个大陆,两百多个国家,几亿人命运的国度的心脏部分,四万名禁军士兵,全身甲胄的在整个议事宝殿附近警戒,一股威凌天下的煞气冲天而起,在春日的阳光下,广大的玉石广场也发出了太阳一般的光辉。远远的,是内宫传来的金钟玉鼓声,同时丝丝的龙涎香的味道传入了鼻中,一股大国庄严肃穆的气势,瞬间让杨天彷佛进入了神殿一般。

    偷偷的在心里说:“等着吧,这样的天下。”杨天轻巧的跟随文远进入了宝殿。

    所有人等停下了脚步,文远前行三十六丈,跪倒在地朝拜舞蹈之后,恭声说:“启禀陛下,臣文远率天朝无敌雄师,彻底击溃黑云贼寇,整个西方大陆,已经归属天朝。臣诚盼天朝宣化仁德,让四海清平,百姓同乐。”

    一脸清矍的天佑皇连连点头,笑呵呵的说:“爱卿不愧是天朝第一智将,此次平定西方大陆有功,朕特加封爱卿为天朝圣龙将,忠勇王,领食邑百万户,封地五百里。”

    文武之中涌起了一股骚动,天朝有史以来,以外姓封王的,加上文远不过三人而已。文武大臣们眼里都流露出了抑止不住的羡慕神色。只有天佑皇,以及不超过五人的核心重臣才明白,南方大陆上的那些矿产,对于现在的天朝意味着什么。

    龙风没有兴趣听天佑皇对一众将领的封赏,飞快的扫视了一下所有的大臣,目光在一名体态肥胖到了极点,一脸酒色过度模样,却身穿天朝亲王王袍,端坐在龙阶下一张宽大的四爪金龙椅中的中年人脸上稍微多停留了一下,偷偷的扯了一下杨天的衣袖。

    杨天深深了看了看那个亲王,他正一脸馋样,同时流露出一丝痛恨神色的盯着风灵儿。杨天不由得苦笑,总不至于,‘揽翠阁’这个青楼的老板就是这个明显权重位高的亲王吧?那风灵儿还真是给他们惹上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了。

    这位能够在大殿上端坐的亲王,就是天佑皇最落魄逃窜的时候,收留了他,并且一声不吭的把手下大军全部交给了天佑皇统领起兵造反的,以前的三王子殿下,现在的天朝最尊贵的天护王。不过这位王爷对于军国大事并没有什么兴趣,也就喜欢开开妓院青楼,赌场酒馆什么的,当然了,如果你有大把大把的金子银子送给他,他也不介意给你在天佑皇面前说上一箩筐的好话的。对他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的天佑皇,哪怕明知道他推荐的人是一坨大粪,但是也基本上会安排一个不错的轻闲的职位给那个人的。

    天佑皇刻意的,不安的拖延了封赏的时间,但是到了最后,他也不得不面对杨天等人了。杨伟对他有恩,但是神宁皇‘诛杀’了杨伟,本来这件事情和他没什么关系,从心底上说,他倒是乐意给杨天一点补偿的。问题是,假如杨伟西征的时候强奸一个民女生下了杨天,他都会非常乐意的给杨天加封一个公爵之类的官衔,但是,他的母亲偏偏是圣多尔的女王,天佑皇就不得不考虑万一他加封了杨天,其他的西方大陆的人会怎么想了。假如圣多尔是西方大陆最强大的国家,那么加封了杨天也没有什么关系,偏偏圣多尔是西方大陆军力最弱小,地皮最少,人口最稀的国家。

    同时,说实在话,天佑皇登基的时候,为了安抚大臣们的心,他除了诛杀神宁的一众死党,其他的军方的元老一个都没有动,假如杨天因为杨伟的关系,勾结大将弄出了什么事情,他也不好受……

    所以,在大殿上还沉思了良久的天佑皇,终于露出了笑容,笑嘻嘻的对杨天说:“这位,就是圣多尔的王子殿下了?恩,果然年少有为,风度翩翩,英挺不凡,名门之后……(省略30字以上)卿家这次跟随文爱卿征讨黑云帝国贼寇有功,朕一定要好好封赏。朕赏赐卿家亲王规格的宅邸一座,圣京城南方封地百里,黄金百万……朕加封卿家为天朝一品世袭侯爵,允许卿家自由出入皇宫面圣,见圣不拜,同时,赐卿家金牌一面,让天朝上下文武百官,不得妄议卿家,大小衙门,无权处置卿家,如何?”

    龙风撇了一下嘴,分明就是一个虚伪的侯爵头衔,加上一点点钱啊什么的,就想安抚整个军方的人嘛……不过,那道金牌倒是有用得很,日后在圣京城就算杀人放火,也不怕麻烦了。

    杨天早就笑嘻嘻的跑了上去,跪倒谢恩了。天佑皇自己也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心情大好的他连续封赏龙风为天朝一品供奉,崇德法师;风灵儿为天朝三品伯爵,杨天的护卫头领;格努为一品虎骠将军,天朝勇士等等……

    除了格努大步上前谢恩的时候,把宝殿房梁上面的灰土震下了不少之外,倒是没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就这么决定了。虽然杨天没有得到任何实际上面的官位,但是毕竟开端还是不错的。龙风也理解天佑皇的心情,既然不放心杨天出任军方的官职,那么就让杨天向文官发面先发展一阵子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主意了。

    至于文远,在散了早朝后连夜拜访了那些军方的老大们,把杨天拜托给了他们。这些老元勋满口答应照应杨天,毕竟杨天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自己人了。三天后,领了个忠勇王的头衔的文远,带了一队整修过后的新式铁甲战舰,出发向‘水云’港而去,随行的是大批开采矿业的熟练技工和器械。

    杨天正式开始了在天朝圣京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