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龙战星野 > 第五十六章 清灭

第五十六章 清灭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龙战星野 !

    近卫团身手最好的一千名成员一色的紫色锦袍,腰悬宝剑,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现今圣京城最强也是最大的帮派‘火麟堂’控制下的,有着吃、喝、嫖、赌一条龙服务之称的‘泉街’。自从十几年前圣京的权力构造在兵火中更迭后,神宁皇背后支持的几个帮派烟销瓦解,倒是几个新兴的帮派蓬勃的发展了起来。至于‘泉街’,也是圣京唯一一个可以和‘万花大街’比拟的风月场所,唯一的原因就是里面可以提供各种各样变态的玩法,满足了某些贵族富商的阴暗心理。整条‘泉街’是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说是日进斗金也绝对不夸张,反而是小看了他们的赚钱能力。

    近卫团的公子哥们三三两两的散开,分别进入了‘火麟堂’控制的酒楼、青楼、赌馆等等场所,手上轻浮无比的抛玩着一小锭一小锭的金银等物。

    上百名供奉堂的供奉们,每个人身后都带了十二名黑衣剑手,慢吞吞的跟着近卫团的人走进了‘泉街’,隔开十丈一个,端坐在了太师椅上,身后的黑衣剑手们恭敬的献上了水烟袋、茶盏等等物品。有几个资格最老的供奉,还额外带了两三名身穿辗花华服的小姑娘,进行着按摩。但是看看这些小姑娘的眼神,一个个冷光四射,根本就不带一点正常人的感情,分明也不是好惹的角色。

    一小队一小队的刑部、巡抚司、圣京府的捕头差役们,手持制式的腰刀以及水火棍等兵器,默不作声的在‘泉街’的四周布下了一个杀气腾腾的阵势。

    一切准备完毕,‘泉街’的那些普通客人们已经觉出了事情的不对劲,匆忙的跑了出来,谨慎小心无比的从那些供奉们的座位前跑过,飞快的冲了出去。虽然有些人是衣冠不整,但是他们也顾不上这么多,没命一样的冲突而出。至于外围的那些捕快,也就好像没看到一般,就这样放他们出去了。如果是往常,怎么也要扣押下来,制他们一个妨碍风化的罪名。

    杨天身后跟了十几名顶尖的好手,带了曾国轩、蒋春水等几个惹事闯祸的大王,小人得志一般,嚣张无比的进了有着‘销金窝’的美名的,‘火麟堂’的总部所在,圣京最大的一座赌场。此刻,客人已经全部失踪,只有那些他们来不及携带的金锭银锭什么的,零碎的洒落在了地上。赌场坐台的庄家,护场的打手等等慢慢的向后退着,退着,缓缓的聚集在了一起,眼中神色不定的打量着嚣张到了极点的这一群人。

    杨天把厚厚的一叠银票砸在了桌子上,吼叫起来:“这里,一千万两银票,一把定输赢,谁给我来打骰子?”

    赌场的诸人互相看了看,一名长长的白色马脸,身穿黑袍,小指头上留着长长的玉色指甲的老人沉稳的从大堂进入内室的屏风后转了出来,不动声色的走到了杨天他们所在的赌案前,扔了三粒骰子进摇杯,轻轻的摇动了几下,低声说:“这位大人,请。”

    龙风冷漠的说:“小。”

    老人神色如常的把手放在了摇杯上,内劲突发,里面的三粒六点的骰子飞快的变成了三粒一点的,随后揭开了杯子,点点头说:“大人赌中了,来人啊,赔一千万两银票出来。”几名黑衣打手飞快的走了上来,手上是厚厚的一叠银票。

    杨天动都懒得动的说:“两千万两银票,一把定输赢。老子一把押了。”

    远远的传来的惨叫声,皇甫逸云几个人对着一个青楼的龟奴是拳打脚踢的,把那个倒霉鬼扔了出来,随后一剑刺入了他的心口,怒吼到:“他妈的,欺负老子们没有银子么?叫的小妞都这么丑?丑得可以让老子不举了。”

    几张八仙桌也被从十几丈外的酒楼三楼上扔了下来,随之而下来的还有几名小二哥以及掌柜的掌厨的等等。下面一个面色阴寒的供奉脸都不抬的对着头顶发了一掌,那几个很有点身手的小二等人惨叫都来不及发出,被一掌震飞了十几丈,摔倒在地,当场身亡。

    此刻,杨天手头的银票已经变成了一亿六千万两,他又是一把押了下去。

    马脸老人不敢接手了,他输出去的一亿五千万两银票,基本上就是‘火麟堂’这两年的所有的底子所在了。他叹息了一声,缓缓的说:“大人,给我们一条活路,大家都好过一点。”

    杨天不在乎的说:“他妈的,叫你们的总堂主出来,就凭你这个五堂主,不够资格说这话。他妈的……你们的总堂主‘火麒麟’,二堂主‘水怪’,三堂主‘冷魔爪’,四堂主‘风神腿’都上哪里去了?就你个‘马脸无常’,算什么东西?滚……”

    曾国轩冲上去就是重重的一个耳光抽在了‘马脸无常’的脸上,随后飞快的退了回来,耀武扬威、狐假虎威的说:“听到我们老大……不是,我们大统领说的话没有,叫你们老大出来,快点,不然老子们就点火烧街了。”

    ‘马脸无常’脸上的筋肉飞快的抽动了几下,双手猛的变成雪白的一片,杨天和曾国轩飞快的向后退了几步,身后几名来自皇宫大内的顶尖好手冷哼一声,站上了一步,强大的气势汇合成了一股,猛的冲了出去。‘马脸无常’脸色一变,身体晃悠了两下,冷哼一声退后了几步。曾国轩得意的说:“妈的,就凭你也想动咱们?不看看我们身边都跟着什么人。干你娘的,想和我们动手……嘿嘿……”

    整个大堂都突然微微的震动了一下,一个厚重浑厚到了极点的声音怒声说到:“这位大人,老五的确不够资格……”一个脸色火红,身上也穿着大红锦袍的中年人带着三名服饰各异的的人走了出来。让杨天等人吃惊的是,这名中年人彷佛浑身都带着火焰一般,身体四周的空气都泛起了诡异的热浪。

    身披重甲的格努低低的吼叫了几声,慢吞吞的,彷佛一座装甲堡垒一般逼了上去。‘火麒麟’丝毫没注意格努,在他看来,一个身披如此沉重盔甲的人,也只适合上阵去卖蛮力了,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杨天眼睛一眨,一个大帽子就扣了上去:“我说,总堂主大人,你穿的衣服可是犯忌的啊。大红色的锦袍,可是朝廷的二品大员们的朝服颜色,莫非,你一个江湖草莽,还有做官的野心么?就你这样的人,也就只能造……”

    ‘火麒麟’怒吼一声,打断了杨天的话:“这位大人,不知道这大红色的衣服什么时候规定犯忌了?想扣在下一个造反的罪名,可是不容易呢。”

    杨天眼睛朝天,没说话,曾国轩等几个家伙早就脚底抹油的溜了出去。杨天有格努和龙风护着,肯定没事,但是他们几个身边可没有这种贴身的高手,等下动起手来,倒霉的肯定是他们几个。

    龙风在怀里摸了半天,嘴里唠叨着说:“这个呢,总堂主啊,你们‘火麟堂’的五位老大都在,这就好了,嗯,真是太好了,太好了……”他探手从怀里掏出了一道黄缎子的圣旨,大声读到:“查‘火麟堂’私藏军火,私结军队,图谋造反,今特令圣龙近卫团大统领杨天带人剿灭之。”

    杨天嚷嚷起来:“妈的,不要放跑了,给老子杀……”他也转身追着曾国轩他们的脚步飞快的走了出去。外面可有上百个身手高明得可怕的高手在,就算来一百个‘火麒麟’,估计也不够看的,自然是最安全的地方。

    龙风弹指射了一粒弹丸出赌场的大门,弹丸发出了轰然巨响,顿时整条‘泉街’杀声四起,惨嚎声不断的传来。龙风下一个动作就是飞快的把桌子上的一亿多的银票通通的收集了起来,仔细的站在原地分成了各自八千万两的两叠,嘿嘿声中放入了怀里。

    格努一声野兽般的嚎叫,大步冲了上去,右手握拳,狠狠的轰向了‘火麒麟’的胸口。‘火麒麟’暴吼一声:“兄弟们,拼了,他们是真正的要我们的命。能跑几个就跑几个,不要恋战,日后隐姓埋名,不要出头了。”一个轻巧的云手,把格努强大的冲击力斜斜的引了开去,但是格努的力量实在太大了,余势也让‘火麒麟’张口吐了一口血出来。

    格努的乐子就大了,好像一台失控的火车头,呼啸着向着后面那些逃窜的庄家、打手等人扑了过去,上千斤的沉重的重量狠狠的撞击在了两个倒霉鬼的身上,两个家伙惨叫都来不及,就已经被格努压成了肉饼,鲜血四溅,飞出了十丈开外。

    格努飞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脑袋,怒吼一声:“他妈的,是汉子就和老子拼一拳头。”

    心头还在惊骇不已的‘火麒麟’心下嘀咕:“他妈的,老子除非发疯了,才和你这头怪物硬拼。老子也是以硬功出名的,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家伙。我呸,老子才不做这种送死的汉子。”他浑身冒出了一层红色的烟气,带着身后的四名堂主,飞快的转身向后堂跑去。他们不过是帮派的头子,还不至于真的敢和朝廷的大军动手。

    龙风咯咯咯咯的阴笑起来。一拳轰在了地上,一道黄色的光芒闪过,整个大堂都晃悠了起来,后堂那里传来了地面塌陷的声音。龙风漫不经心的说:“五位大堂主,你们呢也不用逃跑了,要么就束手就擒,要么就从大门慢慢的冲杀出去。我知道你们都是能够以一敌万的高手,这个杀个七进七出不是问题的,是不是啊???”

    那十几名高手也高声阴笑了起来,他们早就在出发的时候接到了授意,如果‘火麒麟’他们逃窜,不用追赶,龙风会断绝他们的地道等等逃生手段的。这不,‘火麒麟’等五人已经是脸色阴沉,一脸杀气的扭转了身体,准备拼命了。

    两三百名的‘火麟堂’弟子全副劲装的从后堂冲杀了出来,一个带头的弟子惊叫到:“总堂主,我们的七条地道全部塌陷了,有上千兄弟被埋进去了。怎么办,外面全部都是官兵,他们把整条‘泉街’都给包围了。小赵哥带着兄弟们在后门抵挡他们,看样子情况也不好。”

    他的话就说到这里了,狂性大发的格努抽出了巨剑,狠狠的一剑砍掉了他的脑袋,剑风呼啸而去,后面的二十多名弟子也都被划成了两截。

    格努冲着‘火麒麟’看了几眼,估量了一下,吼了一声,带着一团剑光冲进了后面那些弟子群中。他还是第一次打人打不中,自己摔个晕头转向的,还是找这些没什么功力的家伙杀起来开心过瘾。

    ‘火麒麟’等五人冲了上来,龙风和十几名高手则慢慢的向门口退,退,退,一直退到了大街上。他们刚刚出门,‘火麒麟’就带领自己的四个兄弟冲突了出来。但是,一阵密集的弩箭把他们硬生生逼了回去。几名老供奉嘿嘿嘿嘿的走了进去,他们带来的黑衣剑手以及那十几名小妞儿已经是浑身血腥,正在整条大街上追杀着‘火麟堂’的弟子徒众。

    至于近卫团的那些人,反正那些‘火麟堂’所属的弟子对他们没有威胁,他们就在所有的建筑中大肆的搜刮着。杨天给他们的命令是:“杀人的事情有专门的人负责了,你们就负责回收‘火麟堂’的资产……诶,都是老百姓辛辛苦苦赚的血汗钱啊,可千万不要浪费掉了。搜到的,一半归自己,一半上交,可不许多拿啊……”

    所以,近卫团的公子们正在忠实的执行这个让他们异常满意的命令,有些家伙动作慢一点的,干脆就把什么包金的灯台啊等等上面的可以挖、剥、扯、拔下来的东西通通的带走了。

    仅仅半盏茶的时间后,‘火麟堂’的五位老大的头颅被放进了五个雕刻着美丽花纹的檀木匣子里面。而整条‘泉街’也被扫荡一空,凡是‘火麟堂’在‘泉街’的门人弟子,没有一个逃脱,通通被就地正法。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圣京其他几个大帮派的总坛内。而就在这一天,整个天朝,所有和官府没有合作意向的武林帮派组织,通通遭受了灭顶之灾,他们的首领的脑袋,全部被装入了统一形式的木匣子,送到了圣京,送到了天佑皇的面前。

    天佑皇极端的满意,在他的书房内对着十几名知晓内幕的大臣们高声笑着说:“攘外必先安内……嘿嘿,如果不先把这些武林组织给清剿了,朕哪里放心出兵远征海外呢?”

    有幸参与商议的杨天摸了摸鼻子――这个不良的习惯是从龙风身上学来的,马屁潮水一般的涌了上去,对着天佑皇是大肆的歌功颂德,天佑皇拈着胡须笑眯眯的听着……但是,过了一顿饭的时间后,脸色微微有点发红的天佑皇不得不打断了杨天的话头。杨天已经把他赞许得是古往今来的第一圣人、伟人、巨人等等等等了。

    天佑皇飞快的扯开了话头说:“诸位卿家,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我们必须解决。”

    兵部龙尚书冷兮兮的问到:“是说任大元帅的事情吧?”

    天佑皇深深的点点头说:“任元帅掌握了天朝水师兵力的三成以上,但是,就正如朕所担心的一样……任元帅毕竟是出身绿林,其心……嘿嘿,虽然他下率的水师战力超人,但是朕能放心的用他么?尤其是……”

    曾大学士恶狠狠的说:“尤其是天朝大军倾巢而出的时候……假如他心怀不轨,只要在海上断绝了远征大军的退路,他的水师随时可能对天朝本土反戈一击……”

    龙尚书点点头说:“任元帅平日,和我们也是不和已久,再说了,他毕竟是一身匪气,谁能保证他不怀有异心?”

    天佑皇总结说:“所以,我们必须清除掉他。”

    杨天伸了伸脖子,天佑皇敏锐的目光抓住了他的这个小动作,笑嘻嘻的问他说:“杨卿家,你有什么意见么?”

    杨天迟疑了半天,才说:“清理掉任元帅恐怕不是难事,但是,他手下有水师三十万,新式的铁甲战舰五百艘,这些兵力都是他的心腹下属,万一出了纰漏,如何是好?”

    天佑皇微笑:“所以,必须找出一条最好的解决办法,让任元帅的下属认为他是自然的死亡就好了……朕也不希望出现那种不怎么好的结果。”

    所有的在场的人深深的点头。没有人提出异议说:万一任元帅是对天朝忠心耿耿的呢?在这种政治问题上面,宁愿错杀一百万不可放过一个的事情都可以发生,那么,杀掉一个元帅算什么?

    龙风用一种怪异到了极点的声音说:“有一种药剂,可以让男人在极度兴奋的时候,中风而亡……据说,任元帅也喜欢出入青楼等处吧?”

    天佑皇眼神一亮,急急的追问说:“能否验查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呢?”

    龙风微笑:“这是小人亲自调配出来的上好药剂,不会有任何症状的。”

    书房内的人发出了细微的赞叹声。天佑皇看龙风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日后可以重用的欣慰神色。总之,任大元帅的命运已经注定了,等到天朝理顺了内部的一切事务后,滔滔兵火就会掩杀向海外的黑云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