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龙战星野 > 第六十七章 二路军

第六十七章 二路军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龙战星野 !

    “宝贝,放心,我一定会安全的回来的。你可是我第一个看上的美人儿,我怎么舍得就这么死呢?”

    杨天回想起了刚才告别的时候和菲多亚说的那一串肉麻的话,别的将领都没有什么反应,倒是琼家的老大似乎看出了些什么。嘿嘿,老子追求一个公主做老婆,也不算什么大错吧?再说了,我怎么也是一个王子的身份,叫我娶一个傻大妞做老婆,也不是很合适的,是不是?

    大队人马飞快的前进,将近日落的时候,到达了黑云帝国准备的赛场,简陋的木板铺就的场地,附近横七竖八的放着一些原木作为椅子。来自南方武林的金天放金大侠很不满的说:“蛮族就是蛮族,一个比武的场地居然也是这么简陋,起码也要一座五丈高台才是。”

    附近的武林人士纷纷点头,军方的人则在心里嘀咕:“这说好听点是比武,说得不好听就是战场呢,谁浪费这么多时间给你准备正规的比赛场地?”

    十几条诡异的黑影扭曲着在空气中消失了,这些来自皇宫大内的特种杀手利用自己的异能,偷偷的潜伏在了四周,侦察一下是否有黑云帝国的埋伏。不一时,琼道天就接到了消息,大概二十里开外,黑色盔甲的一支骑兵大队大概十万人正在那里休息,另外,稍微西边一点,有大概十二万的血色以及白银色的骑兵联队。天朝的军方心里有了底子,他们才埋伏了二十万人么?那么,岂不是,这边埋伏的五十万人占了大便宜了?

    两万五千铁骑在后方游走不定,参加比赛的武林人士和天朝军方的十几个高级将领在北方看台落座。十几个丹士的手上紧紧的握着龙风连夜绘制的卷轴,那是可以召唤出异界魔物的小型魔法阵,黑天老鬼的五千弟子则清一色的光头,盘膝坐在后方念叨着诡异的经文。

    马蹄声声,黑云帝国的大队也来到了。斯特隆根第一眼就看到了天朝武林人士身后的那五千名和尚,那一片光头映着落日的光辉,想忽视都难。他心里稍微抖了一下,他已经从冯的嘴里听说过了这些和尚的古怪法术,幸好这次带了一万名神殿的法师伪装成了骑士而来,否则的话,还真的麻烦了。

    琼道天带了杨天,龙风和黑天老鬼迎了上去。斯特隆根脸上带着真挚的笑容,身后跟着冯、通古拉斯以及一个长袍法师迎了过来,双方在场地中心热情的握手。琼道天大声笑着用结巴的黑天官话说:“我们两国兵戈相交,但是武人的精神还是要遵守的。既然元帅大人要求来一场正规的武人挑战赛,我们也是乐意奉陪的。”

    杨天差点笑出来,琼道天的黑天官话其实很流利了,天知道为什么他要用这么怪的腔调说话。斯特隆根眼里稍微的露出了一丝轻蔑,用非常流利的天朝语说:“本帅实话实说,我们前次吃了很大的亏,本帅下属的高手都很不服气,所以要求本帅正式向你们挑战。按照你们的话来说,本帅也算得上是从善如流了,自然要答应的。这样吧,必须分出生死,一共比赛三十六场,从明天日出时分开始,如何?”

    冯在旁边带着恶意的笑容说:“三十六,好像是你们天朝人很喜欢的一个数字嘛。”

    杨天诡异的对着冯笑了笑说:“错了,兄弟我喜欢三个六。”

    冯等几个黑云帝国的高级将领脸色一滞,搞不清楚是什么意思。龙风也邪笑起来:“三个六嘛,诸位不玩骰子么?也就是一种赌具了……不过,估计贵国暂时还没发明这些动些吧?”一句话,差点堵死了斯特隆根等四人,冷哼了一声,直接走了回去。依稀可以听到斯特隆根低声问话:“骰子,什么是骰子?一种兵器么?为什么探子没有报告上来?全力打探这个消息。”

    琼道天是强忍着暴笑的冲动回到自己方面的座位的,真不知道黑云军方知道了骰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后,是否会气得吐血。

    数万人就这么在黑暗中静静的坐着,不时的,从四周可以听到兵器依稀的碰撞声,以及强大的掌力把一个人胸腔里面的血从嘴里很快的逼出时,发出的闷想。

    黑天老鬼低声念叨起来:“嘿嘿,玩阴的,老子怕了你们不成?”风正好从北方的大海吹来,黑天老鬼的袖子稍微抖动了几下,一大团粉末开始随着风向南边飘去,对面顿时不断的传来的喷嚏声,以及人体倒地的声音。

    漫长的黑夜终于过去了,双方的主帅又带了几个人在场地中心碰面了,不同的是,琼道天是精神抖擞,斯特隆根则是一脸的气氛。一个晚上的暗自交手,天朝武林人士阵亡二十三人,伤三十九人,黑云帝国方面亡五十二人,伤十三人,明显的吃了大亏。黑天老鬼放过去的那团毒粉,也在不动声色中把十几个黑云的高级将领放倒了。

    琼道天回到了座位上,板起了脸,低声吩咐说:“他们前面二十场大概也就是意思意思,我们这边派人和他们拼命的拖延时间就是了。最后的几场,才是真正的高手出面拼命,到时候,你们就要准备了。”黑天老鬼大大咧咧的点头答应了。

    第一天,比赛了六场,天朝胜三场,平一场,自动放弃了两场。第二天,天朝方面的高手刻意的在场上拖延时间,结果仅仅比赛了四场……

    过了足足七天,双方已经开始在附近场地上支起帐篷了,行军锅灶也都架了起来。通古拉斯向斯特隆根抱怨到:“大人,我们这样太不合算了,我们的军力已经早早的超过了他们,为什么一定要……”

    斯特隆根呵斥他:“我早就解释过了,我们不仅仅要消灭他们的军队,还要打击他们的精神,他们的武士一个个身手高强,我们必须要把他们对他们武士的信心也彻底的打消,日后如果他们的后续部队继续入侵,我们就可以用这个事实告诉他们,我们是不论从哪个方面都比他们强大很多的。”

    冯低声说:“是啊,通古拉斯大人,只要我们的战士树立了必胜的信心,还有什么不能做到的呢?现在,已经比赛了三十二场,双方刚好打了个平手,哼哼,第三十三场,就让我上场吧,我要向他们的统帅挑战。”

    斯特隆根眼里闪出了诡异的光芒,轻轻的拍拍冯的肩膀说:“这样才是我们帝国贵族应有的做法,就用‘红岩’城守将的血来洗刷你的耻辱吧……随后的三场,就让神殿来的高手上场,我们起码最后三场是赢定了。”冯脸色一寒,大步的走向场地。

    通古拉斯那鲁莽迟钝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奸猾的神色,低声说:“嘿嘿,‘血夜’的统帅啊,多么了不起的冯伯爵。这次如果他被对方守将杀了,我是不反对一半的‘血夜’骑士加入我的‘圣华’的。”

    斯特隆根一本正经的低声说:“怎么能这样说呢?作为帝国军的同僚,我们应该预祝冯伯爵大人一战而胜啊。”说着说着,斯特隆根脸上已经涌起了掩盖不了的笑意。他得意的盘算:“接受了冯的军团,那么我就连他的未婚妻也接受了吧……圣波尔家族的大公爵的美人儿小姐……冯,你最好马上被人杀死。你快死吧……”

    冯站在了赛场中心,抽出了自己的长剑,对着天朝军方挑战:“我,黑云帝国皇室五大直属军团,‘血夜’骑兵军团的统帅冯,帝国爵位伯爵,正式向上次战斗中的‘红岩’城最高统帅挑战,让他的血,洗刷我以及‘血夜’军团的耻辱吧。”

    天朝军方将领的眼睛同时看了杨天一下,‘虎狼军’的大统领龙将军冷哼一声就要上场。杨天一手拉住了他,嬉皮笑脸的说:“他是在挑战我呢,没必要龙将军上场,我自信还可以对付得了他。”

    没等任何人劝阻,杨天拎起了一把双手剑,大步走上了赛场,顺手把自己的盔甲胡乱的解下,抛开。冯露出了笑容,把自己的佩剑插在了地上,飞快的解下了自己的盔甲,远远的扔开,活动了一下手脚,对着杨天露出了轻蔑的眼神,举起中指对着杨天勾了两下。

    杨天没有吭声,稳稳的站在了冯身前不到三丈处,一道凄厉的剑风,却带着水晶一般晶莹璀璨的光华,甚至还有一点点绝代风化的凄美,微微的带起了一丝风声,却犹如美人的一声轻吟,划出了一道弧线向冯的脖子销去。

    冯马上换了脸色,肃穆的举起自己的大剑,大步后退了三步,右腿向后支撑,上半身带动了腰力,狠狠的一剑劈了出去。带着淡红色气劲的剑锋劈散了杨天的剑气,强大的冲击波从剑风与剑锋相撞的地方发出,冯的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

    就是这时,杨天猫下了腰,赫然带起了三四道残影,把双手剑隐藏在了自己腋下,呼啸着冲了上去,随后随手的一剑向斜上方撩了出去。冯顺势一剑下劈,当他的剑锋恰恰要撞击到杨天的双手剑时,杨天的剑已经微妙的调整了一下角度,带起了一片惑人心神的如水剑光,轻轻的掠过了冯的腰间。

    冯的剑上猛的吐出了一道一丈多长的红色剑气,杨天却急退,站在五丈开外贱笑不已。那道红色剑气脱离了冯的剑,呼啸着刺向了黑云帝国观战阵营的一批中级骑士,轰然声中,十几个倒霉鬼被炸得鸡飞狗跳,慌忙后退不已。

    冯狂怒,全身涌起了一道强大的起浪,衣衫翻舞中就要冲向杨天。格努突然发出了一阵狂笑,随后,天朝阵营哄笑不已,紧接着,两名来自黑云帝国神殿的大法师也突然弯下腰暴笑起来,带动着斯特隆根以下所有的帝国军人开始了哄笑。

    海风轻轻的吹过,温柔的吹过了冯赤裸的大腿以及大腿间那累赘的一大串东西。杨天刚才的那一剑,已经在冯的腰带上连续削了十三剑,如此温柔的攻击虽然不能伤害到冯的身体,但是却足以彻底的震碎冯的腰带以及内裤了。

    冯的脸色从惨白,突然变成了血红,随后是青紫,最后变成了漆黑的怒色。加入杨天的那一剑是攻向了他的身体,根本就不能把全力护身的他如何,可惜的是,天生有点痞气的杨天选择了他的下装作为目标。

    冯的双目已经转成血红色,赫然一掌撕破了自己上身的所有服饰,纠缠在小腿上的长裤也被激射的斗气震成了粉碎。冯身上涌起了一股浓稠得彷佛熔岩的红色斗气,笼罩住了他赤裸的身体。

    斯特隆根吓然惊呼:“该死的,冯居然在现在突破了瓶颈。不是说他已经连续三年没有提升功力了么?”通古拉斯傻愣愣的带点羡慕的看着冯身上的斗气,低声嘀咕:“原来,在战场上被人砍掉裤子,可以突然提升自己的斗气的么?嘿嘿……嘿嘿……”

    一道粗大的,彷佛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的红色斗气轰然击向了杨天。杨天奸笑连连,突然一个跟头闪开了,飞快的退向了自己的阵营,嘴里狂呼:“我认输了,我认输了,我承认‘红岩’城的统帅打不赢黑云帝国‘血夜’的统帅……可是‘血夜’攻城输给了我,所以也不过是个平手嘛。”

    天朝军方一起起哄,那道红色的斗气流一举击杀了三名黑云帝国聘用的高手。冯那赤裸的身体慢慢的显露,正好听到了杨天最后几句话,他漆黑的脸色突然变成紫胀色,一口淤血猛的喷了出来,身体就这样委顿在了地上。杨天邪笑起来:“他妈的,老子还没有出赛场,可是敌人已经倒下了,老子是不是赢了?”

    琼道天故作公正的说:“这一场,我们还是算平手吧,斯特隆根先生,你认为呢?”斯特隆根面色怪异的点头答应了。

    自然有几个‘血夜’军团的高级骑士冲上去,用披风盖住了自己统帅的身体,把他抬了回去,仇恨的目光狠狠的盯了一下正在接受曾国轩、蒋春水祝贺的杨天。

    风势渐渐变大了,呼啸的海风席卷了这片平原,树木摇动,掩盖了四周的一切声音。琼道天大呼:“可能要变天了,加快进行下面三场比赛,到底是个什么结果,我们也来做个结算了。”

    一名来自黑云帝国神殿的大法师飞快的闪进了场地,黑天老鬼狞笑了几声,慢吞吞的大咧咧的走了上去。看到了是法师之间的拼斗,双方的观战阵营不自觉的向后退后了五十丈。黑天老鬼揭开了上半身的袈裟,胡乱的扔开,极度无礼的抬起了头,用目光瞥了一下对面的黑衣法师,哼哼了几声。

    十几骑极度神俊的马匹突然从天朝阵营的后方奔驰而来,在后方的小小高地上来回的奔跑,马上的骑士举起了一面小小的杂色旗帜,不停的做着各种高难度的马上特技动作。

    斯特隆根飞快的招回了那位手上已经聚集了大团大团红色火光的法师,对着琼道天狞声问到:“你们想要背信弃义的攻击我们么?不是说了比赛的时候严禁大军调动么?既然你们突然显示军力,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十几个火球突然闪上了天空,在空中轰然爆炸,‘梦魇’、‘血夜’、‘圣华’三大骑兵军团的骑士们呼啸而来,远远的可以看到他们在空中挥舞的刀剑发出的闪光。

    琼道天大惊,急问:“谁叫他们突然上来的。”

    龙将军怒吼一声:“不管了,反正是他们第一个发动了攻击,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反击吧。”格努已经抽出了自己的巨剑,准备冲向重兵环绕的斯特隆根了。

    琼道天狠狠的一点头,努哼到:“招呼后面的大军上来,和他们好好的干上一场,回去追究到底是谁命令这几个骑兵上来的,处置他们一个治军不严、违犯军令的罪名。”赫然间,就在很近的地方,无数的土坑突然出现,一块块的盖板被揭开,大群大群的黑云帝国的步兵吼叫着冲了出来。

    杨天一摊手,吼叫到:“他妈的,他们七天的功夫还挖了这么多坑来藏兵,该死的,根本就是想一口吃掉我们啊,现在我们后面的大队人马起码还要两盏茶的时间才能冲上来,他们现在起码超过了十万人了。”

    琼道天脸上肌肉抽动了几下,猛的抓起了自己的黄金战枪,就要准备第一个冲杀出去,嘴里狂呼:“天朝儿郎,死战吧。”

    一个清冷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天朝儿郎如果死战,本帅可是舍不得呢。”

    上万的火球突然伴随着轰鸣声出现在天空,远远的落在了冲锋而来的三大军团的马群里。残肢碎肉伴随着火光以及雷鸣一般的爆炸声飞射而出,超过三万名精锐的骑士就在这一次的齐射中失去了性命。

    无边无际的骑兵大队突然从天朝后方的平地上闪现,他们打着五颜六色的杂色旗帜,每个骑兵都没有和身边的同伴过多的战术配合,但是看着他们那在马背上超级灵活的动作,谁都可以看出他们是最可怕的骑士。

    斯特隆根第一时间做出了决定:“撤退,撤退,砍了那些刺探军情的士兵,天朝不是仅仅埋伏了五十万步兵在后面么?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骑兵出现?”他第一个骑上了自己的战马,呼啸而去。

    ‘梦魇’、‘血夜’、‘圣华’三大军团的骑兵冲锋阵势早就破烂不堪,那些久经训练的战马也一时无法承受如此恐怖的炮击,纷纷乱窜乱跳起来,三大军团的代理统领看到斯特隆根等人飞窜而回,也不等命令,第一时间下令拨转了马头,一起朝‘红岩’城方向撤退了。

    倒霉的就是那些在地洞内委屈了好几天的黑云士兵,本来就已经没有什么精力了,现在还被他们的统帅无情的抛弃,不到七万人的埋伏士兵,瞬间就被超过百万的骑兵大队给湮没了。琼道天张大了嘴巴:“天啊,他们,他们什么时候到的?”

    龙风轻轻的弹了一下手指,文大帅还真的沉的住气啊,早两天就到了,居然还好整以暇的调派军队,还推了五千门火炮上来……炮声隆隆,逃窜中的三大军团不断的有骑士连人带马的被炸上了天。说起来也真可怜,三大骑士军团根本就没有和天朝军队真正的交过手,就在天朝军队连叠出现的诡计中被消耗了大批的战斗力。

    一身金甲的文远带了上千名战将笑嘻嘻的策马行来,对着琼道天行了一个礼,有点惭愧的说:“琼帅,实在对不起了。陛下征集了更多的工匠,连续赶造了大批的舰只,我们只得等待新的舰只完工后才一起过来。看来还好,还没有误事吧?”

    琼道天喜出望外,扑上去差点把文远一把拉下马来,大声笑着说:“没误事,没误事……哈哈,哈哈,该死的,你们总算来了,这两个月我差点就快绝食死了,你们再不来,他们这些兵就会把兄弟我给逼疯了。”

    琼道天几乎是手舞足蹈起来:“文帅,你来了,这摊子可交给你了……诶哟,我心里也终于舒坦了,妈的,这两个月啊,眼睁睁看着他们一百万一百万的增兵,我心里啊……”他长长的望天舒了一口气,异常轻松的说:“这下舒坦,该他们难受了。”

    文远轻笑,下了马和琼道天并肩而立,笑着说:“我们是拼命的赶路程,就是害怕万一遇到风浪,可就对不起一路军的兄弟们了……嗯……”

    文远沉吟了一下,突然笑着对杨天说:“杨将军,你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有三千多近卫团的成员突然回到了圣京,陛下居然全部把他们打入了天牢,你可知道原因么?”

    杨天谄笑着凑了过去,低声下气的说:“这个嘛,大帅,你想想啊,我其实没冤枉他们,他们委实也是临阵逃脱嘛,虽然有些罪名可能是安置得过分了点,但是强抢民女他们都做过,我可真正的没有冤枉他们……至于其他的还有些罪名,我也是听说的,顺手就加上去了,陛下他信了,可和我无关啊……那群王八蛋小子,居然要正式开打的时候给老子闹逃兵,能不好好的调理一下么?”

    文远嘿嘿笑了几声,点点头,没说话。杨天摸摸脑袋,赶快跑进了士兵队里藏着去了。文远才没这么好心给那些公子哥们出头翻案,不过,他就是觉得,按照杨天控告那些公子哥们的罪名,他小子怎么也要自己弄上一个御下不严的罪名,稍微点醒他一下就是了。

    风起处,来自西方大陆的一百七十万精锐的骑手足足追杀到了‘红岩’城下,很是耀武扬威的装出了一副要围城攻城的模样,在黑云帝国大军来援之前,飞快的溜达了回来。这次追击,虽然并没有对黑云帝国三大军团造成太大的损伤,起码也显露了一些威风,也让这些在马上憋急了的骑兵喘了一口气。

    这次,文远的火炮大队给三大军团造成了惨重的伤亡,总共超过五万精锐的骑士被炸死,又急又气的斯特隆根差点就像冯一样吐血晕倒了。

    大军回城,一股股从运兵船上下来的士兵很快的在天堂之城的周围扎下了营寨,这次足足来了三百万士兵,一百八十万匹战马,总共出动了各种舰只两万多艘,据说天朝本土附近,连一艘稍微大点的军船都找不到了。很多渔船也都被征用,封上了盖子后,里面装满了粮草,幸好没有碰上风浪,这些拖拽在大船后方的粮草小船并没有太大的损失。

    足足忙乱了半个月,才安定好了所有的二路大军。帐篷太多,密密麻麻的,最远的地方,已经靠近了黑云帝国的封锁线。斯特隆根很明智的放弃了和天朝大营最靠近的那座城池,天朝军队丝毫不客气的接管了它。在没有判断明白对方的实力之前,两方面都选择了静观其变的做法,没有贸然的出击。

    眼睁睁的看着天朝的营盘越来越大,越来越接近自己的防线,斯特隆根无奈的下达了收缩兵力,重新构造一条防线的命令。现在天朝的总兵力已经接近了黑云帝国的大军,如果还是分兵把守这些城池,只能是被各个击破而已。

    文远听取了琼道天汇报的第一轮的战况,赫然发现杨天成了表现最突出的人,心中暗喜之下,他毫不犹豫的直接给杨天提升了两级军衔,成为了方面军团的大统领,下辖五十万大军,直接收回了黑云帝国放弃的‘河谷’城。

    杨天现在是意气风发,文远看在他老子的分上是格外的照顾他,加上他的确也和近卫团的一群公子哥立下了真正的功劳,此刻,他坐在‘河谷’城最华丽的贵族的府邸里面,大肆的加封一群公子哥,那些从矿山偷偷带出来的金锭银锭也都平分在了各自的手里。

    斯特隆根才不会眼睁睁的吃闷亏,他已经开始盘算要如何和天朝的军队好好的正面较量一场了。他的一个随军参谋,也就是向他提出开设一个比武大会,趁机干掉天朝将领的那位,被斯特隆根毫不留情的关入了大牢。总要有人为了失利顶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