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奸臣最风流 > 第三十二章 恶惩奸商【二】

第三十二章 恶惩奸商【二】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奸臣最风流 !

    杨海林的手指在桌子上着,脸上闪过不为人知的一笑。

    “五哥,你真厉害,看得我这个痛快,兄弟向你学习。”金财在背后,笑嘻嘻地说道。

    杨海林把头一仰,得意道:“五哥我是谁啊!小意思。”

    “恩”金贡点头道:“我们以后就跟着五哥混,什么土财主、恶霸都是狗屁!”

    三人正在胡吹时,李砷拿着地契,被人押了回来。

    杨海林接过他手中的地契一看,头疼,看不明白。

    “金贡,验证下,是否属于李员外的地契。”

    金贡接过地契,仔细地看了一下,小声说道:“五哥,你看上面的署名是田贵牛,正是田掌柜本人,这个地契不属于李砷的,”

    杨海林听完,“啪”地一声,就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

    李砷心中一惊,吓得跪倒在地上直哆嗦。

    “李砷,你好大的胆子,虽说本官一向以德服人,但也不是尔等可以随便蒙骗的,你说说,这个地契是你的吗?”杨海林狠狠地瞪着他,又说道:“要不要尝尝锦衣卫的手段啊?”

    “大人冤枉,这地契虽然没有过户,但是小人确实付过银子的……”

    “一派胡言”一个锦衣卫打断他的话,说道:“《大明田宅户律》明确规定,凡是田宅买卖,须经官府过户,钱物两清,上缴税银,文书备案,更换地契,严禁私下交易,你敢说你背着官府私下买卖吗?”

    “这儿?……”

    李砷正在焦急地想着对词那。

    杨海林“啪”的一下,又摔碎一个杯子,这回他可真动怒了。

    “李砷,你这个卑鄙小人,趁着为你买命的田掌柜下狱之际,霸占人家产业,逼死人家老伴,逼走人家女儿,你还有一点良心吗?价值一千两的豪宅就到了你的手里,你做得可真绝啊!”

    “大人啊!那就是一个普通的宅子,哪里值一千两银子啊!大人”

    “哦”杨海林平息下心里的愤怒,说道:“这么说,你拿着别人的一个普通宅子,一千两卖给本官,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欺诈本官,就是欺诈西厂,欺诈西厂就是欺诈朝廷,欺诈朝廷就是欺诈圣上,不知欺诈圣上是个什么罪过啊?”

    旁边那个锦衣卫,忙上前答道:“回大人,欺君者,凌迟,灭九族。”

    李砷一听,吓得差点没晕过去,这怎么绕来绕去,绕到皇上身上去了。

    “大人赎罪,小人罪该万死,请大人宽恕,小人愿意奉还宅子给田家,请大人绕了小人这一回吧……”

    “呦!还有这个理儿!”杨海林笑呵呵地看着他,说道:“那我要是把你老婆抢回去……呸!……呸!……要是别人把你老婆抢回去,睡上几宿儿,再还给你,你干吗?”

    “这儿?”李砷被人连打带吓,有点蒙了。

    “大人,要不小人,小人出高价买下,你看行不?”说完,眼巴巴地看着杨海林。

    “恩!”杨海林直了直身子,慢声说道:“本官一向以德服人……”

    金贡金财哥俩一听这句话,差点没吐了,心想:“五哥啊!你这也叫以德服人?”

    “本官看你诚心改过,就放你一马,你说说看,能多少银子买下田家的豪宅啊?”

    “小人愿出一千两”

    “恩?”

    “不,不,愿出一千五百两……”

    杨海林看着屋顶,不搭理他。

    “小人……愿出两千两银子,买下田家的豪宅,请大人息怒。”

    “恩”杨海林地下头,笑呵呵地看着他,爽快地说道:“本官一向以德服人,屈打成招、威逼利诱的事情从来不做,不知李员外是否是自愿的?”

    “小人是自愿的,大人秉公执法,小人罪有应得。”

    李砷心里这个苦啊!哑巴吃黄连,明明是一个小破宅子,那值两千两啊!

    “那好,此事就这么定了,赶紧的吧?”

    “大人?”李砷想了一会,才明白,这是让我掏银子。

    “大人稍等,大人稍等……”说完,就去拿银子。

    那个锦衣卫也转身跟了过去。

    杨海林心里想:“还是古代的钱好赚啊!略施小计就是白花花的银子,智慧就是金钱啊……嘿嘿!……”

    等了半天,也没听见金贡金财那哥俩的赞美与掌声,真不会来事,没眼力见,生气地回头看看他俩。

    只见金贡金财哥俩,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嘿嘿地傻笑,嘴角的哈拉子多长……

    “真没见过世面,唉!给我丢人啊!”白了他俩一眼,回过头来,想继续品尝那上好的毛尖,摸了半天桌子才想起来,茶杯都让他装蛋摔了。

    “来人,给本官上茶,什么待客之道,服务太差。”

    一个小丫鬟捧着茶壶茶杯,哆哆嗦嗦走了进来,给他满上杯茶,就想赶紧下去。

    “等等,小妹妹,多大了?哪的人啊?看着面熟……”

    小丫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着头,小声说道:“大人,奴婢……小月……很小就被买进府里来做下人……奴婢今年一十四岁,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

    杨海林听完,就泄了气,还是一个孩子,就打发她下去。

    丫鬟刚退下,土财主李砷走了进来,恋恋不舍地把一打银票放在桌子上。

    “大人,您请点点,正好两千两银票。”

    杨海林笑呵呵地站起身来,拍了拍李砷的肥厚的肩膀,说道:“不用数了,谅你也不敢再欺诈本官,今天本官的事情到此为止,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要是让本官察觉,就不是今天这个下场了,你好自为之吧!”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大量。”

    杨海林冲着金财一点头,那小子狼一般地扑向桌子,一眨眼,桌子上空空的,连那一文铜钱都没拉下。

    李砷看着,心都碎了。

    “那本官就告辞了。”说完,杨海林就带着人往院子外走。

    李砷跟着后面相送,可当到了门房,一看傻眼了,赶紧问道:“杨大人,这是为何?”

    *************************************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