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奸臣最风流 > 第六章 街边要饭

第六章 街边要饭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奸臣最风流 !

    山坡对面是一个小村庄,大概有十几户人家,一顶顶草房升起袅袅炊烟,天刚刚放亮,就已经有农户下田去劳作。

    最让他们高兴的是,在山坡下面发现让他们看着都流口水的活物,一只肥肥的老母鸡。

    杨海林贼兮兮地的脸上露出贪婪的笑容,扭头向金财一打手势,见他无动于衷,又瞪着眼睛,努努嘴,

    金财皱着眉头心里想,刚打完劫,命差点没了,这会儿又让我去偷鸡,就没有点的好点子吗?不过他看见那只鸡在眼前慢慢地走动,嘴角的口水也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最后把心一横,慢慢地爬下山坡……

    “五哥,天无绝人之路,正好干粮吃完,就有母鸡上门,嘿嘿!我去找点树枝去,一会儿烤鸡肉吃。”

    还没等金贡起身,就听见山坡对面有人喊道:“干什么那?你小子……偷鸡贼……来人啊!五嫂……有人偷你家的鸡……快来人啊……”

    杨海林抬头闻声一看,只见金财抱着老母鸡拼命地往回跑,后面还跟着个拿着锄头的老汉,一边喊一边追。

    “五哥,快跑。”金财跑到近前,回头看了一眼,正色道:“后面的是个乡下老汉,咱们是偷人家的鸡,咱们可不能对他下手。”

    “那就跑吧!”

    杨海林一声令下,三人又像昨晚一样,再一次上演大逃亡,跑了几里地回头看看,早就把那老汉甩没影了,这才放下心来,一个个地盯着那只老母鸡,馋得直吧嗒嘴。

    “嗯?”金财突然停下来,从鸡屁股下掏出一个鸡蛋,兴奋道:“五哥,鸡下蛋了,哈哈!”

    杨海林好奇地接过鸡蛋,摸摸还热乎的,个头不小,没准是个双黄蛋。

    “嘿嘿!”他用手掂掂鸡蛋,笑嘻嘻地说道:“母的就是比公的好,不光能吃还能下蛋。”说完,沉思一下又说道:“这只老母鸡不能吃。”

    “为啥啊?”哥俩一听,难道五哥大发慈悲,不忍心偷农户的东西,想把鸡给那老汉送回去……

    “为啥?”杨海林把鸡蛋小心地揣在怀里,冲着他俩说道:“就因为它会下蛋,所以我们不能吃了它,你们想想,现在就把鸡吃了,顶多就是一顿半饱,如果我们这一路带着它,天天能下几个蛋,那我们不就顿顿有鸡蛋吃了吗?”

    哥俩一想,有理,点了点头,认真地听杨海林继续说着。

    “我们现在生活虽然艰苦些,但在饮食上一定要注重营养搭配,不可过荤过素,不可暴饮暴食……”

    哥俩听听他边走边白话,直摇脑袋,都饿到这份上了,还不要过荤过素暴饮暴食呢,能填饱肚子就烧高香了。

    杨海林一路胡侃,几个人饿着肚子走了几十里山路,上了官道又走了几里地,发现半山坡上有个破庙,再往远处望去,十多里外山脚下有一个镇子,三人一商量,先在此落脚,顺着羊肠小道上山,来到破庙前。

    走进一看,原来是个土地庙,年久失修,门框上的漆都掉光了,不过里面还可以,最起码房盖完好,供奉一个土地爷,上面还有香火的痕迹,应该也有人在此上过香,看来还不算荒废。

    三人坐在里面休息片刻,肚子没食熬不住了,最后让金财留下看管唯一的财产,老母鸡,杨海林带着金贡准备进镇子想办法弄点吃的。

    走了好一会才来到这个小镇,街道一旁竖立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清化镇’,俩人拄着木棍走进镇子,别看小镇不大,很是繁华,酒楼客栈皆有,街上过往的行人也不少,后来一打听,这是山西通往河南的交通要道,杨海林很欣慰,最起码没有迷路走瞎道。

    在大街上转了个来回,发现街边有个卖包子的小摊,两人就挪不开步了,直勾勾地盯着那香喷喷的肉馅大包子,哈拉子落在脚面子上“啪,啪”直响。

    卖包子的小老板,见有两个要饭花子赖着不走,而且还挡住摊位影响生意,马上把脸一沉骂道:“滚开,臭要饭的,没钱买就别挡着,当误我做买卖……”

    金贡那里受过这样的气,瞪着眼睛走上近前,用手中的‘打狗棍’指着那个小老板问道:“奶奶的,谁是要饭的,你再给老子说一遍。”

    小老板正在揉面,看到他的架势吓一跳,用沾满面粉的双手握起擀面杖挡在胸前,心惊胆战地说道:“你想干什么?没钱买包子,你还想抢不成?大白天的这么多人……你不要胡来……”

    “呸!老子连军车都敢劫,惹怒了老子,老子连你的摊子一起端了。”金贡虽嘴里骂着那小老板,可眼睛却盯着热气腾腾的白面包子,骂完后还直吧嗒嘴。

    杨海林听他一嚷嚷,吓一跳,这小子是不是饿疯了,啥话都敢往外吐鲁,这还得了,刚想上前提醒他少说话,却听见身后有人喊道:“是谁大胆敢劫军车?”

    杨海林回头一看,又是一身冷汗,只见身后站着两个官差,手里捂着刀把,怒视着他俩。

    坏了,这小子臭嘴惹祸了,恨不得先把金贡的嘴巴撕烂。

    “啊哈哈!官爷好!”杨海林笑呵呵走上前去,点头哈腰地说道:“官爷听差了,他是说听到昨晚有人劫军车。”

    “他说……”这时那个小老板刚想纠正杨海林的话,却被金贡狠狠地瞪了一眼,吓得没敢说出口,赶紧改口道:“他说的没错……李爷……他……真的是这么说的,小的听的一清二楚。”说完,又苦着脸看了看那个‘凶神乞丐’,心里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两个官差刚才也没听得太清,又有街摊小贩作证,上下打量他俩两眼,一看是个臭要饭的,量他们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吐了一口唾沫走了。

    杨海林长出了一口气,回头瞪了金贡一眼,耳朵里却听到那两官差边走边唠叨。

    “李哥,你说昨儿夜里是谁那么大胆子敢劫军车,是不是脑袋进水了,咱们这地段也没有什么山贼草寇,都哪冒出来的几个愣头青……”

    “唉!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呸!一帮傻鸟。”

    ……

    杨海林看着官差走远,又听见他们的谈话,憋屈得死的心都有,气得一把拽住金贡这个愣头青,走到包子铺对面的街道旁墙根下,蹲在那里生闷气。

    金贡知道自己嘴上惹祸了,忙蹲下身子向杨海林赔不是。

    “五哥,你消消气,刚才是我太鲁莽,下次一定注意。”

    “还有下次?”杨海林狠狠地瞪着他一样,恼怒地说道:“下次就等着掉脑袋吧。”

    “五哥,我真的知错了。”金贡抓住他的手臂,委屈地说道:“我也是饿昏了头才冒出那些话来。”

    “哼!”杨海林扭过头去不搭理他,肚子咕咕叫,心里真犯愁,上哪弄点钱买吃的那?

    俩人正在这别劲之时,突然听见脚底下发出金属般的声音。

    “叮~当~啷~啷~~”

    杨海林低头一瞧,一个大铜钱在脚前石板上打转,一把抄在手中看了看,一文钱。

    两人慢慢地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圆圆的脸蛋小酒窝,穿着小红袄,扎着小辫子,手里拿个小糖人,笑眯眯地看着他俩,那样子可爱至极。

    “这是我的零用钱,留给你们花吧!”

    稚嫩的孩童声传入杨海林的耳中,那甜甜的细小声音让他倍感亲切,真想上去一把抱着这个小丫头痛哭地说,小妹妹要给就多给点吧!大叔真的好饿,一个铜钱不够打底的……

    “谢谢小妹妹。”杨海林叫花子的脸上展开‘妩媚’的笑容,清清嗓子,小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等大叔以后有了钱一定还给你。”

    小丫头用舌头舔下糖人,笑呵呵地回答道:“我叫秋香,钱……钱不用你还,我就这么多……我走了……说完天真地笑了下,扭头就跑了。

    俩人看着小丫头渐渐跑远,相互看一眼,无奈地摇头。

    “五哥,咱都混到要饭的地步了,我直接一头撞死算了,真丢人啊!”金贡捶胸流涕。

    杨海林心里面别提多难受了,为什么自己这么倒霉,活着二十多岁啥事都干过,还真头一回变成要饭的,真他娘的憋屈……

    两个人低着脑袋蹲在墙根下,正在闹心之时,又听见一个铜板落地的声音,杨海林心想;“得!生意又上门了,看来要饭也不错,行行出状元啊!”

    刚想伸手去拿起那枚铜钱,却被一只草鞋踩到底下,抬头一看,身边站着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