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奸臣最风流 > 第十五章 小鸡鸡不见了

第十五章 小鸡鸡不见了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奸臣最风流 !

    感谢柚子西瓜打赏688外加评价票~~~~

    *********************************************原来这女子正是善化寺中那个女居士,曾被杨海林无理取闹地训斥一回,这可真是有缘啊!想不到才过几天又见面了。那日在佛祖之下,众人面前,杨海林‘不好意思’观赏这清秀之容,今日可要借此机会好好补上一课,欣赏下绝色佳人。

    杨海林趴在地上,崛起屁股,脸贴在地面,侧着头,零距离观察这个女居士面容,犹如一只癞蛤蟆贪恋白天鹅的美色,满脸淫笑,不住地吧嗒嘴。

    女居士昏躺在草堆边,身姿半卧,曲线如丘,微闭双眼,呼吸匀称,腮边粘有几根枯草,粉红唇色隐现在草叶间,一种凄凉之美衬托出几分高雅,几分纯洁。

    “不错,不错,越端详越好看……“杨海林趴在那儿,情不自禁地自语着。

    “五哥,你不会对她有啥想法吧?咱们可不能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之事……”金贡发现他满脸色相地盯着那女子,垂涎三尺,赶紧过来提醒这个色魔。

    “呸!你的思想太不健康,满肚子男盗女娼。”杨海林直起腰,瞪了他一眼,正义昂然地说道:“五哥我是谁啊!岂能做出那些苟且之事,那都是下三滥的手段,五哥并不太擅长。”

    金贡听他狡辩,不服气道:“那你还盯着人家干嘛?”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这是从美学角度来欣赏女子之容,这叫艺术熏陶,你懂个屁。”说完,杨海林又厚颜无耻地贴过去,继续美滋滋地欣赏。

    “我是不懂,啥美学,啥艺术什么陶。”金贡一把拽起他,笑嘻嘻问道:“五哥,怎么收拾那个死太监,要不……喀嚓……”说着,手掌在脖子前一比划,眼里冒出凶光。

    “靠……”杨海林白了他一眼,站起身来,训斥道:“你当杀鸡那,一刀宰个大活人,你也不怕晚上做噩梦。再说,他虽然蛮横不讲理,但跟我们也没有那么大的血海深仇,干嘛做出那些粗野之事,我可是个读书人,斯文得很,嘿~嘿~嘿~”

    金财在一旁,看着杨海林假装正经人,直撇嘴,心里想,你还斯文,那天底下就没有读书人了,他无奈地摇摇头,上前问道:“五哥,那我们就这么算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说完,杨海林走到那男子倒地之处,思索片刻,‘嘿嘿’一笑,高声道:“先把他绑在那柱子上,待本大人生堂动刑。”

    哥俩一听,满脸阴笑,二话不说,上前就把地上那个死太监抬到柱子旁,从护卫身上解下腰带,就把他绑了起来。由于人在昏迷当中,身体柔软不易扶起,只能让他坐在地上,把手反绑在柱子上。

    “杨大人,请用刑。”金财一抱拳,戏道。

    “大长的夜,咱们不着急。”

    杨海林又看了眼旁边的女居士,面带春风,走了过去,盯着那凸凹有致的身段,怜惜道:“这地上太凉,别把这娇小玲珑的身子冻坏了,再捞下病根,红颜命薄,罪过啊!”

    金贡忙道:“那我们哥俩把她抬到草堆上。”说着,两人就要动手,却被杨海林一把拦住。

    “不用,你们笨手笨脚,再把小美人……不……是小女子扭伤了,那可得不偿失,还是本大人亲历亲为,怜香惜玉一把,嘿嘿!”说完,他又指着那四个护卫道:“你们也别闲着,把他们给我抬出去,也让这四个混蛋尝尝外面寒冷的滋味。”

    哥俩无奈地摇摇头,走到四护卫身边,开始干体力活。

    杨海林支开两头狗熊后,美滋滋地搓搓手,满面春风,带着淫意蹲下身子,伸出那对脏手,就把女居士抱在怀中。

    那柔软无骨的娇躯使人神魂颠倒,托在臀股上的爪子轻轻捏动几下,弹性十足,爱不释手,闭上眼睛,遐想联翩。

    “这小妞天天吃猫食吧!体重这么轻!看来女人减肥的恶习还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不知道脱光后是否骨瘦如柴,不过这手感还不错!嘿嘿……”

    “五哥,还愣着干啥?”金财打断杨海林的淫思秽想。

    杨海林皱下眉头,无奈地睁开眼睛,只见那哥俩站在面前,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地上四个护卫早已被抬到外面。

    “你们倒是挺麻利啊!”说完,把女居士放到草堆上,又恋恋不舍地瞄了一眼,回过头来走到死太监身旁,蹲下身子端详着。

    金贡金财也跟了过来,倒要看杨海林怎么收拾这个飞扬跋扈的家伙。

    “五哥,怎么惩治这小子?看见他那副死太监样,我就来气,定要好好让他尝尝咱们的手段。”

    杨海林一笑,解下男子身上那把宝剑,细看一番,剑鞘通体檀木,雕刻精细,不是凡品。轻轻用力一拔,一道寒光握在手上,摆动几下,满意地点点头,看来这小子身价不菲啊!就这把宝剑也值百两,有钱人家就是财大气粗。

    收起宝剑,伸手入怀,掏出百宝囊,取出迷魂香的解药。

    金财看到后,不解问道:“五哥,你要救醒他?”

    “对啊!”杨海林放回百宝囊,得意道:“不让他清醒,你就是一刀把他宰了都不知道疼,我就是要让他眼睁睁看着我们用刑,体验着被折磨的痛苦,让他长点记性,知道得罪我杨五爷的下场,吓得他每天晚上都做噩梦尿床。”

    哥俩听完,心中打颤,五哥真小人也!不过非常期待他整人的手段,脸带阴笑,满意地点点头。

    杨海林把解药放到死太监鼻下,让他吸入少许,又看看药包里的粉末,心疼地摇摇头,这都是钱啊,用一点就少一点。

    “好浪费,这可都是银子换来的,用在他身上不值啊!”放回解药,一屁股坐在这男子面前,探过头去查看他的反应。

    你还别说,这个死太监长得跟那女居士有几分相像,他们不会是一对兄妹吧?虽然看着很俊俏,可是一个细皮嫩肉的老爷们,怎么看都让人不舒服,唉!要是个女的倒是还真有几分姿色……

    正当杨海林端详之际,只见那男子眼皮跳动几下,轻轻晃动脑袋,慢慢睁开眼睛,突然看到面前一个满脸污垢的丑恶面孔,尤其是那对绿豆眼冒着淫光,正在无耻地盯着自己,心中一惊吓,猛力把头往后一仰,想躲避那张可恨的嘴脸。

    杨海林看到他醒过来,刚要笑嘻嘻地问话,就听见“咚……”一声巨响,房梁上的尘土都震下来了,他挥手驱赶灰尘再一看,那该死的太监又晕了过去。

    杨海林顿时明白,原来这男子清醒后,发现近在咫尺的自己,为了躲避自己才往后仰头,用力过猛,后脑一下撞在柱子上昏了过去。

    哥三个见男子二次晕迷,无奈地摇摇头,浪费了解药。

    “金财,去整点水来,把他浇醒。”杨海林命令道。

    “好了。”金财答应一声,跑到外面,用手捧着些雨水回来,泼在那男子头上。

    不大功夫,那男子打个喷嚏,苏醒过来,看到眼前几人不怀好意地盯着他,又发现自己被人捆绑,惊恐道:“你们要干什么?干嘛捆绑我?来人啊!来人啊……”

    喊了几嗓子,没人回应,发现自己的侍卫不在屋内,心中暗道不好,定是这三个乞丐做了手脚,被人暗算,当他回头见到那女子倒在草堆上,身上衣服完好,心里稍微安定,瞪着眼睛怒视杨海林。

    “喊,大声喊,使劲喊。”杨海林笑呵呵地看着他,一幅无赖的嘴脸,悠闲道:“你倒是再嚣张啊!你个死太监……”

    “呸!你才是太监那,赶紧把我放了,不然我让你们不得好死。”那男子洁白脸颊怒起红光,青筋蹦起,大骂道:“你们这帮不知死活的臭乞丐,敢暗算我,我让我爹灭你全家。”

    “呦呵,都把你老子搬出来了,你怎么不把你祖宗牌位也一块搬出来,吓唬老子,呸!你杨五爷就不吃这套。”杨海林把脸凑上前去,兴致道:“死太监,你想怎么个死法?”

    那男子听他张口太监闭口太监,摇着头,大怒道:“我不是太监……”

    “就你这副小白脸还不是太监?”杨海林用手狠狠地掐了一把他的脸蛋,冲着那哥俩说道:“你们看看,细皮嫩肉,嘴边没毛,不是个太监是啥?”

    “对,他天生就是个太监样。”金贡一脸鄙色,哼着鼻子,大声道:“五哥,他说自己不是太监,你不会让他变成太监吗?”

    “恩!有理。”杨海林听完,眼前一亮,上次贱人师兄被阉,不是自己主刀,后悔莫及,这次可以尝试下这种快感,冲着金贡点点头,高兴道:“不愧跟五哥我这么久,你小子有长进,有前途。”说完,满脸笑意看着那男子。

    那男子看他不怀好意,眼露凶光,惊呼道:“你要干嘛?”

    “干嘛?”杨海林抽出宝剑,在他面前摆弄,看着他的裤裆,冷笑道:“让你做个真太监,嘿嘿!待五爷亲自上手为你净身。”说着,搬开他双腿,一只手伸向他的裆下抓小鸡。

    “不要碰我,你给我滚开。”那男子吓得惊呼,眼睛里溢出泪水,不停地嚎叫:“你个混蛋,你个流氓,你个无耻之徒,不要碰我……救命啊……”

    杨海林自问也不是个善辈,那管他满嘴谩骂,非常专业地伸手抓小鸡,手在他裆下一抓,他心中一惊,没有?不相信,又一抓,还是没有?鸡鸡哪去了……

    *************************************************************

    鸡鸡哪去了?被谁收了?各位看官,收藏下吧,就有鸡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