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奸臣最风流 > 第十八章 戏耍男人婆【一】

第十八章 戏耍男人婆【一】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奸臣最风流 !

    杨海林双手紧紧捂住裆下,痛苦地在地上来回打滚,脸上的表情惨不忍睹,五官扭曲得不成样子,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

    “我的传家之宝啊!我的‘弟大勿勃’……完蛋了……要‘永垂不朽’了……”

    那哥俩紧忙上前扶起呻吟着的杨海林,看着他呲牙咧嘴的惨状,惋惜地摇摇头。

    “五哥,感觉怎么样?踢坏没有?”金财见杨海林弯着腰,捂着小腹,双腿并拢,痛苦地扭曲着。金财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回过头狠狠地瞪着那一脸无辜的小姐,气愤道:“你也太过分了吧!那可是男人的命根子,踢坏了让你赔。”

    “呸!臭流氓,活该!”那小姐看了一眼杨海林的痛苦表情,心里这个解恨,别提多痛快,又瞪了瞪他们三人,小嘴一撇,把脸转过去,仰着头,望着房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杨海林双手捂着自己的‘小蚯蚓’,疼痛得眼泪都快流下来,呲牙咧嘴地瞪着那个罪魁祸首,心里不停地咒骂,奶奶的,你个死三八,男人婆,下脚真狠,今天老子不治治你,我都对不起我的‘小兄弟’。低着头看看裆下,悲哀地说道:“小弟,你受委屈了,哥为你报仇。”

    “五哥,是你受委屈了,我们没事。”金贡听到他的自语,忙回答道:“五哥,你那里?”

    “没事,老子是金刚不倒。”杨海林甩开那哥俩,捂着肚子,迈着小碎步,慢慢地挪动到那小姐近前,蹲下身子,缓解下疼痛,咧着嘴说道:“小姐,既然你想通了,那就请你发誓吧!”

    那小姐回过头看着杨海林如此难受,还没忘记正事,心里多少有点过于不去,但嘴上却没有一丝服软,冷冷地说道:“本小姐今天就大慈大悲放过你一马,不要以为我怕了你们。”说完,抬起头看着庙里的那尊土地爷,平息下心情,郑重地发誓。

    “我万思依在这里对着土地爷发誓,今天这个流氓对我一番侮辱,那是我平日蛮横所得的因果,老天爷对我的惩罚,我不再要这三个无耻之徒的性命,不再追究此事,土地爷在上,为我见证,如有反悔,必遭天谴。”

    “好,好。”杨海林听完她发过毒誓后,顿时来了精神,腰也不疼了,腿也不软了,‘小弟弟’也挺拔起来,一切恢复正常,跟没事人似的,笑着脸,轻声地说道:“原来你叫万思依,好名字,好名字啊!嘿嘿。”

    那哥俩见到后直哼鼻子,敢情五哥刚次是装出来的,害得我们好一个担心,唉!五哥有点无耻啊!

    “少废话。”万思依狠狠地瞪着杨海林,看着那淫贼一脸无赖,心中又有点后悔,可是已经发誓了,就得去面对,冷声道:“本小姐已经发过誓言,你们赶紧把我放了。”

    “嘿嘿!不着急,不着急。”杨海林站起身子,用手轻轻地揉了几下‘小蚯蚓’,围着万思依转了一圈,一脸淫笑地看着她。

    “你……难道你想抵赖?”万思依见他无比下流的动作,脸色微红,闭着眼睛,气愤道:“赶紧把我放了。”

    放了你?杨海林心里想,这么就把你放了,那老子刚才的罪白受了,你一脚差点没要了五爷的命,我只是温柔地摸了你几下,可你倒好,用脚踹我的‘小弟弟’,那可是同命相连啊!反正你发誓了,不再杀我,那我可要好好地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你是发誓了,那是指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可你刚才差点一脚把我废了,这笔帐该怎么算?”杨海林叉着腰,昂着头,看着房梁上的蜘蛛网,用鼻音哼道:“那可是我祖传的命根子,被你一脚踢坏,你要不相信,我现在就给你看看,我那可怜的‘小兄弟’都蔫了。”说着,杨海林就要解裤子。

    “你……你无耻。”万思依被杨海林的无赖举动气得多不出话来,听他还要当自己的面解裤子,吓得紧闭双眼,心中无比悔恨,世上还有这样的无耻之徒,真是个卑鄙小人,无耻之徒,今天算瞎了眼,为这种人而发下誓言,真是瞎了眼了,心中这个恨啊!眼里的泪水再一次流了出来。

    “你个淫贼,我做鬼都不放过你……”万思依用头狠狠地撞着柱子,想一死了之,可杨海林哪能给她这个机会,抓起一把杂草,垫在万思依的脑后。

    “嘿嘿。”杨海林咧嘴一笑,搓搓双手,蹲在她面前,**说道:“放心,五哥我是谁啊!对你这样的男人婆不赶兴趣。”他又把驴脸凑到近前,仔细观赏眼前的万思依。

    只见她低着头,脸上青白之色带着阵阵颤动,额头上的青筋再一次蹦起,连串的泪珠拍打着略微鼓起的胸前,嘴里发出清脆的银牙相嗑之声。

    杨海林心里这个解气啊!小妞啊!这叫恶人还需恶人治,谁让你倒霉,遇上五哥我那,这就是老天爷派五爷下界,专门来惩罚你,嘿嘿!制服不了你一个娘们,那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哇哈哈……”杨海林发出一声惊讶,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眼睛在万思依身上瞄来瞄去,皱着眉头说道:“兄弟们,你们来看看,咱们的万小姐是越端详越帅气,还真有股老爷们的气概,不愧是个男人婆。”

    金贡金财那哥俩在一边偷笑,心里想,五哥啊!你也太不道德了,人家都发誓了,你还不依不饶的,唉!真是厚颜无耻啊……

    “五哥,要不就算了吧!她那一脚也没把你踹咋地,咱就不要为难人家一个大姑娘,这叫好男不跟女逗。”金贡走过来,蹲下身子,劝说道:“她刚才也是无心之举,算是误伤,这以后啊!她走她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从此以后不再相见,井水不犯河水……”

    “好,那我也误伤你一脚试试啥滋味。”杨海林瞪了金贡一眼,打断他的话,没好气地说道:“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再说我也没把她咋地啊!你们看看她,完好无损,就是相貌有点丑陋,你们都给我站在一边,看着五哥我神来一笔,为万小姐美容。”

    ***********************************************************

    没事~不求票~就是溜达~小拖鞋踩在水泥地上~啪~啪~响,我扭搭扭搭就走了~谁叫我也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