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奸臣最风流 > 第二十三章 原来她叫万雪柔

第二十三章 原来她叫万雪柔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奸臣最风流 !

    万思依听到他们在商量逃跑,又涉及到自己,抬头看着杨海林,心里有些犹豫,怕他们把自己丢下,万一再来刺客必死无疑,可又不好意思开口。

    杨海林走到她面前,瞧见这只母老虎的眼睛里流露出期盼的神色,再加上他的杰作,三撇小胡子,犹如一只乖巧的小花猫,让人怜悯一番。

    “思依啊!”杨海林叫的挺亲切,仿佛多年的相好,让万思依恶心地直皱眉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是轻哼一声,没有反驳,听着他说道:“我们就要上山下乡了,你这千金小姐是否愿意跟着五哥一起逍遥于天地间,做一对行侠仗义的雌雄双杰?”

    “呸!”万思依实在听不下去了,瞪了他一眼,冷声道:“你们走你们的,帮我解开绳索就行,本小姐才不跟你这个无赖在一起。”

    真心没有打动美女,杨海林也没指望她们跟着自己,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该抱的也抱了,该摸的也摸了,还是有一定的成就感。向着那哥俩一打手势放人,自己走到那一直昏迷的女居士身前,看着那优美的身姿,心里面痒痒的,还真舍不得跟她分别。

    杨海林无奈地摇摇头,从怀中掏出解药放到女居士鼻下,片刻之后,只见女居士身子扭动几下,慢慢地睁开沉重的眼皮。

    当她看到眼前那个面孔越来越清晰,发现与自己如此之近,身子一颤,高声道:“你是谁?你要干嘛?思依……思依……”

    “滚开。”杨海林被万思依一脚踢开,蹲下身子道:“姑姑,我在这里。”

    女居士见到万思依就在身旁,心安定下来,突然看到地上躺着几具血淋淋的尸体,惊出一身冷汗,抓住她的手不知所措,问个究竟。

    杨海林揉着屁股,心里直委屈,奶奶的,做个好人真难啊!救你一命,你还踢我,死男人婆,就知道恩将仇报。他又狠狠地瞪了那哥俩一眼,心里想,你们的动作也太麻利了,这么快就把母老虎放了,我还没对美女讲解英雄传那,唉!浪费一次泡妞的机会。

    原来这貌美的女居士竟然是男人婆的姑姑,这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对她侄女所做之事,那自己脸皮再厚,多少也有点无地自容,想到这杨海林走上前来。

    “行了,行了,这里不是说话之地。”杨海林看着万思依跟女居士低声交谈,紧忙提醒道:“我们要走了,你们也应速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说着,他也不顾万思依的白眼,笑嘻嘻地凑上近前,低下身子,温柔地对女居士轻声说道:“女居士,想不到善化寺一别,短短几日咱们又见面了,说明你我乃是有缘之人,今日就此作别,后会有期,嘿嘿!”

    经他这么一提醒,女居士终于认出杨海林,双手一打佛礼道:“原来是杨施主,那日小女被施主所点化,反省会晤,自愧不已,今日能相见也是佛祖赐下机缘,让小女有机会致谢施主。”说完,在万思依的帮扶之下站起身子,郑重地向杨海林一鞠躬。“阿弥陀佛,杨施主精通佛家法理,善解禅机,乃世外高人,小女多谢施主点化。”

    杨海林听完之后满心欢喜,如此貌美的佳人向自己致谢鞠躬,岂能怠慢乎,伸手就要去扶女居士,可再一次被那只可恨的母老虎拒之门外,幸亏杨海林身形如燕,躲闪开那只曾经让他痛不欲生的秀脚,二人怒目相视,最后还是杨海林妥协,不跟娘们一般见识。

    “思依,不得无礼。”女居士见自己的侄女对‘高人’如此傲慢,竟然要出脚伤人,冷着脸就要训斥她。

    这时金财闪身过来说道:“五哥,外面那四人……”说着,用手在脖子上一比划。

    杨海林倒不在意他人死活,笨想想也能猜出来那四个可怜的护卫早已死去,不然刺客也不会放心大胆地进庙。可万思依听到后如五雷轰顶,没有自家的护卫保护,那以后的路怎么走,就自己和姑姑二人,还都是女眷,行动多有不便,万一再发生点什么事情……

    “都是你们惹出来的祸,殃及无辜,滚开。”万思依心里着急,瞪了一眼杨海林,迅速出去查看。

    杨海林见那个可恶的男人婆走出之后,再也没人阻碍他助人为乐之举,他笑嘻嘻地向那女居士说道:“嘿嘿!小生与小姐也算有两次相见之缘,还不曾知晓你的芳名,小生唐突,不知小姐怎么称呼?”杨海林一身乞丐模样愣是装出一副书生嘴脸,让身旁那哥俩浑身不自在,脚底都冒出鸡皮嘎达。

    “小女子姓万名雪柔。”万雪柔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双手打着佛礼向杨海林点头示意,之后便不再说话。

    笑,她笑了,还真头次见到大美女的微笑,清秀的脸颊尤如绽开浮莲,更加秀色可餐。杨海林吧嗒吧嗒嘴,殷切道:“原来是万小姐,久仰,久仰,小生对你的美貌……”突然发现说漏了嘴,马上改口道:“小生对你的求佛之心倍加感动,我也甚是酷爱佛家禅理,希望以后我们要多多交流一番,叫上一些志同道合的女居士,找个环境优雅之地,搞几场‘先进性教育’,不知万小姐意下如何?嘿嘿!”

    万雪柔虽没完全听懂他的话,但也明白大概意思,轻声道:“我佛随缘,有一,有二,想必就会有三,阿弥陀佛。”

    “对,对,对,我佛随缘,一切皆有可能。”杨海林贼眉鼠眼地品着绝色,搓搓双手,温柔道:“万小姐被迷药所致,刚刚苏醒,难免身体不适,行动不便,此地不太安全,待小生搀扶与你,早些离开这里。”说完,‘真诚’地伸出魔爪前去卡油。

    万雪柔曾在善化寺就尝试过杨海林的无赖之举,虽然他精通禅理,但却很好色,可能高人都有些不良嗜好,不敢恭维,紧忙闪身道:“不不不,我此时已好些,不劳杨施主费心,我们还是出去吧!”说着,快速地从三人空隙中逃离出去,犹如惊弓之鸟。

    “五哥不当淫贼真是可惜了。”金贡金财哥俩看着杨海林嘴角的哈拉子不停地流淌,相对一眼,撇撇嘴,无奈地摇头出去。

    杨海林愣神之后,发现庙内无人,挠挠脑瓜皮,心里想:“真是凤凰下鸡蛋,一辈不如一辈,那死男人婆要有她姑姑一半的姿色,也不至于蒙蔽我的一双慧眼,误以为是个太监,唉!一定是基因变异出现问题,可惜了……”提着宝剑也一同跟了出去。

    来到庙外,他顿时感到一身寒意,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干透,再加上刚才激烈打斗出了身汗,被冷风一刺,打了几个喷嚏。杨海林一打喷嚏就总会预感到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看到几人站在尸体旁发呆,他走上前去看也不看一眼地上那四个冤死鬼,厉声道:“这都什么时候,你们还有心情欣赏死尸,要不要每人抗一个走。”

    “滚。”万思依听到他的话里没有一点同情之意,看着地上的尸体,虽然平日对他们这些下人也没什么好感,可毕竟是跟随自己多年的护卫,任打任骂,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冰冷地躺在这里不能一同回家,心里很是不好受,叹口气,狠狠地瞪了一眼杨海林,扶过身旁正在超度亡灵的姑姑说道:“姑姑,我们还是早点离开此地,山下还有马车可以乘坐,到了前面的镇子就安全些。”

    “也好。”万雪柔点点头道:“已死之人不能入土为安,罪过啊!”她抓住万恩依的手臂又郑重道:“回去之后,你一定要善待下人,可不能再像以往那样蛮横,尤其这四人的家眷。”

    “思依知道错了,姑姑。”万思依低着头小声道:“今日之辱就是个教训,我会记下的。”说完,抬头瞪着那罪魁祸首,额头上又爆起青筋。

    杨海林听见他们在山脚下还有马车,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关头,有顺风车不坐那是傻子,不理会男人婆杀人的眼神,笑嘻嘻地走到二女近前,妩媚道:“深更半夜,就你们两位弱小女子行夜路确实不安全,还是让五哥我帮人帮到底,护送两位小姐进镇吧!”

    她们姑侄二人单独夜行确实有些害怕,听杨海林主动护送,心里有些安定,万思依不吭声,万雪柔连忙致谢道:“那就多谢杨公子,有劳三位施主。”

    “啊哈哈!小事一桩,助人为乐乃是五哥我的一贯作风。”说着,杨海林冲着那哥俩正色道:“还不快快保护二位小姐,待五哥前去查看山下情况,你们随后赶来。”

    杨海林一阵风地往山下而去,他倒不是着急跑路,而是想看看是几辆马车,车子够不够大,是否舒服,估计有钱人家的马车怎么地也相当于奔驰宝马的级别。

    还没等他走到山脚底官道,就听见在前面清化镇方向传来阵阵马蹄声,心中一紧,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骑马急行,莫非是刺客的后援?他小心地借着月光向官道望去,眯着眼睛瞧见山脚下不远处停辆马车和几匹马,还有几条人影晃动,心里犯了合计,这几个人是男人婆的护卫?还是车夫?不会是刺客的人吧?不行,我得回去问个究竟,别傻呼呼地送死。

    想到这里,便捏悄地向土地庙方向退回,见到正好下山的几人,忙向万思依问道:“你们山下还有几个随从吗?”

    “没有,就我和姑姑还有那死去的四个护卫。”万思依肯定道。

    “要坏,风紧,赶紧他娘的逃。”杨海林听见那渐进的马蹄声,额头上吓出冷汗。

    ********************************************************

    见好就收吧!各位看官,手指头轻轻一点,收藏下,猴子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