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奸臣最风流 > 第四十五章 牢里也有肉吃

第四十五章 牢里也有肉吃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奸臣最风流 !

    能在大牢里过夜,杨海林哥三人感觉还不错,虽然不比客栈舒服,但总比露宿荒郊野外强上百倍,牢房里也不是想象中那样阴冷潮湿,虽然空气有点过于新鲜,屎尿屁的味道比较齐全,不时地还有母耗子前来服侍陪伴,三人也都累坏了,夜里睡得非常香。

    江小白有点洁癖,嫌弃牢房肮脏,睡觉前又挨顿揍,身体非常疼痛,躺在草席上睡不着,听着那三人惊天地泣鬼神的酣雷声,恨不得把脑袋埋到地底下,痛苦地折磨他的脑神经。

    第二天早上,杨海林第一个醒来,就看见江小白顶着黑眼圈,正坐在草席上,瞪着自己,于是他忙打招呼。

    “小~白~”这声音正是模仿蜡笔小新呼叫小狗的童声,杨海林学得有模有样,轻声道:“你怎么起得这般早?”

    “哼。”江小白瞪杨海林一眼,哼着鼻子道:“这就是人与猪的区别之处。”

    “恩。”杨海林点点头,肯定道:“有道理,这畜生哪有人的生活规律,按时吃饭,到点睡觉,畜生永远没有人的习性,该睡觉它不睡,这就是最大的区别之处,否则也不叫畜生了。”

    江小白知道杨海林别的能耐没有,就是嘴上功夫厉害,他也懒得跟杨海林斗嘴,扭过头去,借着墙上换气的窗户射进来的光线观察牢房的结构。

    杨海林也在观察这牢房,真不愧是关押犯人的地方,审计得非常合理,除非会老鼠倒洞,否则别想出去。

    这回可好,偷鸡不成,把自己都搭进来了,哥三个一窝端,看着还在那酣睡的那哥俩,杨海林遥遥脑袋叹口气,现在是无人能救自己,外面就剩下相处不长时间的万家俩小姐,别说她们自身难保,就是有能力救人,估计那个死男人婆也不肯啊!这可咋办那?

    杨海林和江小白都在各自深思着,唯独那两个吃粮不管事的大狗熊发出震耳的轰鸣声,才显得牢房里不那么死气沉沉。

    “铛……铛……铛……”

    “开饭了。”一个牢头端着个大脏桶走了进来,用那支挂满污垢的铁勺子敲敲牢笼,也不跟犯人多说一句废话,捞几勺稀饭倒入地上的破泥碗里,起身就走了。

    江小白离牢笼比较近,低头看看大牢免费提供的早餐,差点没吐了,捂着嘴躲到一旁。

    杨海林站起身,做了个少儿早间操,活动活动下筋骨,用脚踢醒那两头猪。

    “别睡了,开饭了。”

    哥俩揉揉眼睛,定定神,金贡打个哈提,大声道:“住牢房真好了,还有饭吃,比在外面饿肚子强多了,不错,老子很喜欢这里。”说着,他站起身走到牢笼前,端起一碗稀饭,看都没看,唏哩咕噜美滋滋地喝起来。

    金财见着金贡都吃上了,赶忙起身去拿自己那份,很怕被金贡喝光,杨海林看着这哥俩见着吃的就不要命,摇头叹息,这是丢人现眼啊!

    “咦,伙食不错啊!怎么还有肉?”金财端起泥碗,伸手从稀饭里捞出一样东西,研究起来。杨海林回头一看,顿时明白是什么东西,他记得小时候上学,老师在暑假安排假期任务,除四害,要求每位同学杀死几只老鼠,等开学的时候必须带上老鼠尾巴,让老师检查任务是否完成。

    “那是老鼠尾巴,这饭里定有死老鼠。”

    杨海林不说还好,金贡吃着正香,听到他的话后,一下噎住了,牛眼瞪得溜圆,随后张开大嘴巴开始喷。

    “啊……呸……”金贡呕吐不止,最后把泥碗摔倒粉碎,擦着嘴巴,大骂道:“他娘的,这是给人吃的吗?不行,赶紧给老子换伙食……”他双手抓住牢笼,抻着脖子向外面喊叫。

    “行了,在这种地方能吃到肉,就已经是高级待遇了。”杨海林拍拍金贡的肩膀头,安慰道:“别管它是什么肉,吃进肚子里都是营养。”

    金贡别提多晦气了,用头磕这铁栏杆,嘴里不停地叫唤。

    “他娘的,气死我了,奶奶的熊……”祖宗八辈都出来了。

    金财用鼻子闻闻稀饭,一歪嘴,努着鼻子,把碗放到地上不吃了。

    “吵吵什么?你当这里是你家那,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饿死你们就不错了,还他妈的挑三拣四的,再不给老子老实点,小心大爷我给你上老虎凳。”

    几个官差走了进来,见金贡正在那破口大骂,上去一刀把子削在金贡的大脑袋上,疼得金贡呲牙咧嘴,想上去跟人家比划,被杨海林一把拽住。

    样海里心想,在人家的地盘上,千万不能惹事,不然有苦吃,再说人家站在牢房外面,你就是想打也够不着啊!

    哥几个虎视眈眈地瞪着外面那几个官差,就听见刚才说话之人,围着铁栏杆巡视一番,停下脚步,大声问道:“你们几个谁是杨五?”

    杨海林听他这一问,心中疑惑不解,这官府怎么知道他的名字?就连那通缉告诉也没表明出自己的身份,只是简单地写了一些所谓的罪行,难道那帮刺客又勾结上开封府的衙门?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不过也没啥法子,既然有人都知道自己,不承认也不行,上前大声道:“我就是。”

    “五哥……”金贡要提醒他,却被杨海林拦住,只见杨海林小声嘱咐道:“事到如今,不是你我能左右得了的,走一步看一步。”

    “打开牢笼,知府大人要提审杨五。”那官差命令手下人打开牢笼,就要杨海林拽了出来,上加锁,呆脚铐,就要把人带走。

    里面那哥俩可急坏了,一个劲地喊叫。

    “五哥,五哥啊!你们不能带他走,一切都是我一人所为,放开他,我跟你们去见知府大老爷……”金贡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

    “那你都干过什么?”那官差瞪着他问道。

    “我,我……”金贡被他一问愣住了,心想我也没干啥啊!一时回答不上来。

    “金贡金财,你们别慌。”杨海林见那哥俩真是动真情了,心里面热乎乎地,能有这样的好兄弟,就是死了也值过,忙安慰道:“五哥我是谁啊!大富大贵之人,放心,知府大人找我去喝早茶,一会我就回来,在这老实等着我。”

    不但这哥俩不相信,就连江小白也跟着着急,心想杨海林这一去估计不死也得被人抬着回来,到衙门大堂上哪有不用刑的,他现在也是阶下囚,一点办法都没有,向着杨海林点点头,轻声道:“杨五,别硬扛着,不然会着罪。”

    杨海林刚想对江小白说些什么,却被身后的衙役一推,就被架了出去。

    “哼。”那官差哼着鼻子,看了几眼牢里的这三人,阴笑道:“别着急,挨个上堂,会轮到你们的。”丢下一句话,一甩袖子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