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奸臣最风流 > 第五十九章 极品奴才

第五十九章 极品奴才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奸臣最风流 !

    杨义见杨海林一瘸一拐地进了万小姐的屋子,心里不免有点担忧,这万小姐的脾气他十分了解,被她打残废的下人就有几十个,在家里就是个野蛮小姐,无人敢惹,下人见着她都远远地躲着走,是自己把五哥抬过来的,万一五哥再次挨打,那自己也成了帮凶,哪还有脸再见五哥的面,金贡金财也不答应啊!

    杨义越想越担心,不行,我得在门外守着,只要里面有动静,我就冲进去救五哥。他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有狗叫之声,心中暗道不好,凶女要放恶狗伤人,这还得了,喊出一嗓子,推门进入屋子。

    万思依被杨义这声叫喊,顿时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又被这可恨的混蛋戏弄了,看着杨海林捂着嘴坏笑着,气得她牙根直痒痒,提起鞭子就要开抽。

    “救命啊!有人行凶杀人了……”杨海林一见事不好,一个驴打滚钻进桌子底下,抱着脑袋,玩命地喊,绿豆眼闪动着恐惧的眼神,盯着万思依手中的鞭子直皱眉。

    “小姐息怒。”杨义眼尖手快,一把抓住万思依高高举起的鞭子,笑脸劝解道:“杨大人毕竟是西厂特使,就是万大人见着他也得给几分薄面,还请小姐三思。”

    “滚开。”万思依哪管这些,别说是这个混蛋,就是西厂汪公公那个老杂毛惹怒了她,她也敢照打不误。

    “他现在是我的奴才,我就是把他打死也是天经地义之事。”

    杨义一听,有点发蒙,怎么就这会儿功夫五哥卖身给这个蛮横的万小姐当奴才了?这不是自投罗网,自己往火坑里跳嘛!他手里握着万思依挥下的鞭子不知所措。

    “停。”杨海林大怒一声,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他倒不是不惧怕这个死男人婆,而是有杨义的到来,心里有底了,心想两个大男人还对付不了你个娘们,惹怒了老子先奸后杀,在万思依愤怒的目光注视之下,他洒脱地甩起袖子,掸掸身上的尘土,清清嗓子,慢慢道来。

    “万小姐,请你要遵守我们的协议。”

    “我哪里没遵守,难道你不是我的奴才吗?”万思依见杨海林突然换副嘴脸,就知道这混蛋又要耍诈,丢下手中的鞭子,回到椅子上坐下,稳定下心神,冷静应付对方耍诈,看他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

    “万小姐,我杨五是你的奴才对不?”杨海林昂着头,挺着胸,气势昂然,哪有半点做奴才的样子。

    “恩。”万思依皱着眉头,认真思索下,发现这句话没有什么把柄,才放心地点点头。她也被杨海林糊弄怕了,一不小心就上他的道,这小子坏水太多,不得不谨慎些。

    “想我堂堂杨五爷是什么人啊!就是做奴才也是极品中的奴才,跟一般下人能比嘛!”杨海林边说着,边伸手拿过杨义手中的鞭子,收起来就塞进裤裆里。心想,你想用鞭子抽老子,你也不敢从我裤裆里掏鞭子,嘿嘿!万一这鞭子没掏出来,不小心掏出根棍子,我看你还怎么有脸活着。

    万思依见杨海林在自己面前做出如此下流的举动,心里更加来气,可拿这个无赖没法子,闭着眼睛扭头转过去,不再看那高高隆起的裤裆。

    杨义扭过头偷笑,心想五哥你也太缺德了,当着人家大姑娘的面,你也好意思往裤裆里塞东西,脸皮也真够厚的!厚颜无耻啊!

    杨海林感觉裤子有点下垂,忙用手提提,又很自然地揉揉的裆下,感觉不再格老二,老大才继续开口道:“先前我提过要求,你也同意了,那就是没外人的时候,我改名叫万五,给你当奴才是不是?”

    “有话快说,别绕弯子。”万思依听他絮絮叨叨有点心烦。

    “好,那我就长话短说。”杨海林看着万思依扭身坐姿还真有几分美感,紧身的衣服裹着丰满的身段,凸凹有致,体型匀称,就不知道脱光衣服会是啥样?不过看着那领口所露出的肉色,还真的挺白净……

    “说啊……”万思依半天没听见杨海林的动静,回过头来一看,又是那副色迷迷的可恶嘴脸,忙整理下衣服,紧紧领口,狠狠地瞪杨海林一看。

    “恩……好。”杨海林这次回过神来,梳理下思绪,才继续开口道:“啊……这个……那什么个……杨义啊!我说到哪里了?”

    万思依一听,鼻子差点没气掉了,这个混蛋,满脑子淫秽,满肚子男盗女娼,我怎么就偏偏认识他了那,还让他给自己当奴才,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别扭嘛!心里有点后悔了。

    杨义被杨海林突然一问,也愣住了,心想你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还好意思问我,无奈地摇摇头,回答道:“五哥,你说你是极品奴才。”

    “哦……对,想起来了。”杨海林一拍脑门子,摇头道:“最近惊吓过度,脑袋没以前灵活了,唉!”说着,满面满脸哀愁,突然见万思依瞪着眼睛,跃跃欲试的样子,忙改口道:“五哥是极品奴才,那也只是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之下,我才改名叫万五,如果有外人在场,那我还叫杨五,那我还是杨五,那我还是杨大人,所以在外人面前我不是你的奴才。”

    万思依听完之后,终于明白过来,敢情这混蛋早就给自己下好套了,又上这混蛋的当,让他钻了空子,心中悔恨不已,可又辩解不过他,一来气,狠狠地瞪眼杨海林,甩起袖子,起身进了内屋。

    “五哥,你太有才了。”杨义听着杨海林三说两说,又把自己摘出来了,心中佩服不已,高兴道:“五哥,你的肠子是怎么长的,怎么那么多弯弯道儿,五哥……五哥……”

    杨义叫了两声也不见杨海林回答,只见杨海林端着下巴,美滋滋地看着内屋的那扇刚刚被万思依关上的门,满目春意盎然。

    他又用手捅下杨海林,杨海林这才醒过来,自然自语道:“以前怎么就没发现那!这么标致的美人儿干嘛女扮男装啊!不好!一点都不好!蒙蔽了老子这双慧眼……”

    杨义看着杨海林自然自语地走出屋子,还没等他下台阶就听见“噗通”一声,他紧忙闪身出去,就见杨海林怕在台阶下面哼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