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奸臣最风流 > 第十章 劳动改造

第十章 劳动改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奸臣最风流 !

    杨海林一拍脑门子,心中暗道不好,进魔窟了,这死男人婆还要报复自己,早知道如此,悔不该进这万府,不过事到如今,只能忍让,千万别得罪这个小魔头,强装笑脸,亲切道:“思依啊!五哥还是回去跟金贡金财将就住在一块吧!我们之间的兄弟情深似海,身边少了他们俩,五哥觉都睡不踏实。”

    “不行啊!”万思依摇摇小脑袋,认真道:“你与他们身份不同,岂能住在一起。”

    杨海林满肚子苦水,委屈道:“我与他们有何不同之处啊?”

    万思依用手指点点自己的额头,来回走几步,正色道:“他们是万府的客人,当然要以礼相待,可你是我的奴才,奴才就是下人,当然要跟下人住在一起,岂能与尊贵的客人同居。”

    “不行,我反对。”杨海林瞪起眼珠子,大怒道:“那我还是西厂的杨大人那,你们更应该以礼相待,我不住在这里,我要回去。”说着,他回头就跑。

    万思依笑呵呵地看着杨海林逃怕,没有上前阻拦,就见着他刚跑到院门口,又乖乖地退了回来。

    杨海林看着堵在院门的那几个家奴,手里都拎着棒子,虎视眈眈地等着他,其中有个正是刚才被他踩趴下的管家万富贵。

    “思依啊!你到底想怎样?”杨海林见万思依那副得意之色,他此刻都有哭的心,低头搭脑地走到万思依近前,哀求道:“五哥在这一路之上,为了讨好你,可没少下本钱啊!你可不能这样对待五哥啊!呜呜……”

    “呵呵……”万思依抿嘴直笑,看着杨海林那脸苦相,心里别提多开心,高兴道:“本小姐也没打你骂你,你何必如此,只要你乖乖地做好我的奴才,本小姐一高兴,或许……可能……给你换个地方住,不过暂时你必须住在这里,不然破坏府里的规矩。“说完,她冲着万富贵道:“管家,安排下他的住处,好好招待一番。”

    “放心吧,小姐,一切抱在奴才身上。”万富贵满脸坏笑地看着杨海林,心想,刚才你小子差点没把老子一脚踩死,这回你让见识下本管家的手段,说着,他冲身边的几个小人一使眼色。

    那几个膀大腰圆的家奴上去就把杨海林架起,奔向柴房而去。

    “思依啊!万小姐,姑奶奶,活祖宗,你就放过五哥吧……救命啊……”

    那几个家奴不管他怎么挣扎,拎胳膊扯腿,对开柴房门,就把杨海林撇进去,把门一关,上栓加锁,就听见杨海林在里面边砸门边嚎叫。

    “死男人婆……恩将仇报……五爷不会放过你的……放我出去……”

    “哈哈……”万思依仰天大笑,心情爽到极点,那笑声有点刺耳,听得院内所有的下人都心惊肉跳,这小活祖宗一回来,万府今后又不消停了,大伙纷纷对柴房内地杨海林表示同情。

    万思依严厉吩咐,不许任何人送吃的给柴房里的人,违背者杖八十。吩咐完,看着柴房冷笑一声,带着万富贵等人走去院子。

    杨海林这个后悔啊!自己这么聪敏的人,怎么就预料不到会有这个下场那!看着柴房内破乱不堪,走到柴草边,一屁股坐下,仰望房顶上的蜘蛛网,苦不堪言。

    最毒莫过妇人心啊!早知道这样,老子当初在破庙之际,就应该下狠手,先奸后杀,再奸再杀,气死我也。

    杨海林被万思依关在柴房里,心里很不服气,想办法逃出去,可用了很多法子都以失败告终。看着四面的石壁,无奈地摇摇头,这那是柴房啊!修建得比开封府的大牢还结实。他折腾了一下午,最后又累又饿,老实了,躺在柴草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起来,起来,奶奶个熊,你以为当下人都这样享清福睡大觉吗?要是这样,谁还考状元,都来万府做下人了……”

    迷迷糊糊中,杨海林被人踢醒,揉揉眼睛,仔细瞧瞧,透过房门发现外面已经黑天,见有几个人提着灯笼站在自己面前,最前面的正是管家万富贵,杨海林心中一惊,大事不好,这个家伙要报复自己。

    “啊哈哈……这不是万大管家嘛!幸会幸会。”杨海林赶忙起身,上前与人家握手。

    万富贵用手中的折扇挡住杨海林靠近,大冬天手拿折扇纯属显示身份,俗称装蛋。

    万富贵满脸阴笑地看着满身杂草的杨海林,心中感慨,别看你小子是什么西厂大人,狗屁,到了万府,连屁都不是,万府的地位比皇亲国戚的王爷府还高上许多,你小子敢得罪万家的千金小姐,而且还脚踩老子,算你小子倒霉,今晚就要按照小姐之命,好好款待你,嘿嘿!

    “万五啊!你这休息得也差不多了,该活动下筋骨,别让外人以为你是什么富贵公子哥,跑进万府来享清福,当下人奴才就得为主人做事,走吧!出去干活。”万富贵不等杨海林说话,扭身出去了。

    杨海林看着那几个家奴手里都拿着家伙,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没有再言语,乖乖地跟了出去。

    此时,外面虽然黑天,但院子里挂起几盏灯笼,院里的景色看得一清二楚,空荡荡的,没有人影,可能那些下人劳累一整天,都早早地睡下。

    杨海林跟着他们来到一堆劈柴旁停下脚步,看见高高的一推劈柴,旁边还放着一个大木桩,木桩之上有把大斧头。

    不等万富贵发话,杨海林自觉地拿起斧头开始干活,劈木头。

    万府贵满意地点点头,恩,这小子是个当奴才的料,有点眼力见,这倒让老子省心,走到旁边预先放好的椅子上坐下,端起方桌上的小嘴茶壶,美滋滋地喝上一口,看着杨海林劳动改造。

    杨海林抡着大斧头,拼命地砍,在他眼里那不是木头,那是该死的男人婆。

    小贱人,死三八,男人婆,砍死你,等五爷翻身之日,一定将你奸杀……

    就杨海林的小体格,哪里干过这样的体力活,不到一盏茶功夫,已是满头大汗,累得身上直哆嗦,最后实在没力气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用衣襟擦擦额头上的臭汗,就看着万府贵走到近前。

    “嗨……老子没发话,谁让你停下来歇息,赶紧起来,继续干活。”说着,万府贵指着那堆劈柴,厉声道:“今晚什么时候把这些劈柴砍完,什么时候睡觉。”

    “啊……”杨海林一个蹦高跳起来,瞪着眼珠子,怒道:“你当老子是头驴那,这么多劈柴,就是给我两天时间也砍不完。”

    “那是你的事情,做不完就家法伺候。”万府贵手里拿着茶壶,梗着脑袋,大声道:“少他娘的废话,赶紧干活。”

    “不干,五爷又累又饿,你先给我准备点吃的再说。”杨海林喘着粗气,瞪着万府贵。

    “吃的?好,我给你吃的。”说着,万富贵抢过身旁家奴手里的木棍,举起就打。“老子给你吃棒子炖肉。”

    噼里啪啦,哭爹喊娘。

    杨海林抱着脑袋躲闪,却被那几个家奴按住,这顿棒子炖肉,打得杨海林鼻青脸肿,趴在地上大骂。

    “万思依,你个死男人婆,五爷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你这个狗奴才,等五爷翻身,定让你比我大下场还惨十倍,老子定不轻饶……”

    “奶奶的,你还敢骂人,老子今天费了你。”万府贵被杨海林激怒,大怒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往死里揍。”

    那几个家奴抡起木棍就开打,噼里啪啦。

    杨海林刚才被打有点气血攻心,头脑不清晰,才出口成脏,见这几个狗奴才一起上,顿时心里明白过来,马上告罪求饶。

    “万爷,小的知错了,你老快住手……”

    万富贵那听他的话,正好借此机会报复一脚之恨,没有停手,继续揍。

    他们打得热火朝天之际,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喊道:“都给我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