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奸臣最风流 > 第十七章 小王爷【求误入】

第十七章 小王爷【求误入】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奸臣最风流 !

    杨海林可是从现代过来之人,他深深地知道这火器的重要性,虽说这两把火铳不如现代武器先进,但比锦衣卫的火铳却先进百倍,就不知道实际效果啥样。

    杨海林轻轻地拿起一把火铳,放在手中查看,发现做工还很精良,知道这老爷子没少在这上面花心思,用手掂量几下,还行,不算太重,不然就他这体格带上两把火铳,别的不干,走上几里地就得累趴下。

    “前辈,这火铳威力如何?”杨海林摆动这火铳,兴致勃勃地问到石梁。

    “哈哈……过会儿验证下你就知晓,这个先不急,我还有样东西要送给金贡金财两人。”说着,石梁又从里取出两把匕首,递给那哥俩儿,顿时迎来两人大声叫好。

    都是练家子出身,好利器一眼就能辨别出来,这哥俩摆动手中的匕首,不停地向石梁致谢。

    杨义在一旁得意地解释道:“二位兄弟,你们别看是两把匕首,这可不是普通的廉价货,这是用玄铁打造的,极其锋利,价值千金啊!就是我这当徒弟的,师傅他老人家也没送给我一把,你俩就偷着乐吧,嘿嘿。”

    “臭小子,我这里的好东西你得到的还少吗?不知足的东西。”石梁一通吹胡子瞪眼。

    “师傅,您老别生气,我就不就是这么一说嘛!嘿嘿……”杨义笑嘻嘻地同师傅石梁打趣。

    该送到东西都拿出来了,石梁收起盒子,带着几人走出密室,来到院中,他一边向杨海林讲解火铳的使用方法,一边带着他们来到后院一个小靶场,这都是石梁平日无事,研究出什么武器,就在此实验。

    石梁的油递给杨海林一个装有火药铁珠布包,亲手指挥他怎么上药,怎么装弹,如何瞄准射击。

    你还别说,除了上药有些费时,但扳机开火,不用再点着引线等着射击,这中间的环节却节省不少时间,在瞬息万变的紧急情况下,争取时间就是增加克敌制胜的机会。

    这短火铳的准头可比普通火铳精确得多,一声巨响,对面的箭靶上留下一个小窟窿,杨海林吹下枪管冒出的青烟,兴奋不已地看着手中的宝贝,确实是个好东西,以后再有刺客来袭,也不至于手忙脚乱,费劲脑汁与敌人周旋,一枪完活。

    “前辈,这弹药是否是特制?”杨海林担心有枪无弹药,那就是两块废铁,啥用没有。

    “贤侄放心,这弹药与普通火铳所有的无二,只要有火药,弹丸大小适合可以随意装入,情急之下也可以装入碎石。”石梁再一旁为他讲解这对火铳的优点与平日的保养。

    杨海林手拿两把火铳,挺胸昂头,犹如双枪老太婆一般的英姿,心想这两宝贝怎么携带?撩起衣襟,别在腰间,可是这两把火铳分量不轻,坠得裤子要掉,正在发愁之际,顿时感觉裤裆里一阵炙热,烫得肉皮疼痛,才想起火铳刚开枪过,枪管还很烫,他又呲牙咧嘴地掏出家伙。

    “哈哈……五哥,你可真行,啥东西都往裤裆里塞。”杨义把早已准备好的两个枪套递给杨海林,让他把它绑在双腿上,便于携带火铳。

    杨海林接过牛皮枪套,迫不及待地绑在腿上,把火铳装上,走几步,一点都不妨碍活动,挺舒服的,这顿时让他有种西部牛仔的感觉。

    “五哥,你这两宝贝真是威力不小,比我们的匕首强多了,要不咱俩换换,给我一只就行。”金财看着这火铳有点眼馋,那种那削铁如泥的匕首,跟着杨海林屁股后面,嚷着换换。

    “这高精密的武器,凭你那猪脑,就是给你,你也不会善用,白白糟蹋这么好的宝贝。”杨海林瞪眼可怜巴巴的金财,不断地演练掏枪,买准,射击,那动作相当规范,就好像鬼子进村,开枪打母鸡一般。

    石梁见金贡金财哥俩直抱屈,嫌自己得到的匕首没五哥的好,又不好意思让自己给他们换换,于是他笑呵呵地上前,拿过金财手中的匕首,笑道:“凡是利器,有其利必有其弊,虽说这匕首没有火铳威力大,但它却有自己的特殊功能。”

    “哈哈……”金财爽朗地笑道:“老爷子,你用不着安慰我,你能送我们哥俩这两把价值连城的利器,我们哥俩就已感激不尽,何况五哥能得到这么好的火器,我们哥俩打心眼里跟着高兴。

    “恩,不错,你们四个晚辈都是光明磊落的汉子,老夫没有看错人,不过老夫可不是安慰你,你们看。”说着,石梁平举那把匕首,面向刚才射击的箭靶,用拇指拉动匕首尾部的铜环,就听喀嚓一声,一刀寒光射了出去,正中靶心。

    别说这哥俩,就是杨海林在旁边见到后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小小的匕首还隐藏机关,忙凑到近前,查看金贡手里另一把把匕首,也学着石梁的动作,一下射出匕首,这可比人力打出的暗器更快更有力,对此赞不绝口。

    正当几人听石梁讲解这匕首的构造之时,就听见从院子角门处传来一声大笑。

    “哈哈……石老又在鼓弄你那些宝贝那,我说房内不见其人,刚听到火器之声,才知道您又在研制新事物。”

    话音刚落,就从外面走进来个人,杨海林定情一看,只见此人,身高近七尺,偏瘦,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乳白色对襟袄背子,腰间扎白玉腰带。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在下额系着一个流花结,一副贵公子的扮相。

    石梁见到此人后,顿时把手中的匕首递给金财,走过去,笑脸相迎。

    “我说今早儿见喜鹊登枝,原来是小王爷大驾光临,哈哈!”石梁向那公子见礼,笑道:“小王爷,您可有些日子没到寒舍,不知今天是什么风把小王爷吹来了。”

    “不满石老,最近府上确实有些琐事缠身,这不,今天才腾出点时间,特意前来与你切磋切磋。”那公子轻轻托起面前见礼的石梁。

    “原来小王爷的棋瘾又犯了,那老朽一定相陪,咱们再杀它个天昏地暗,哈哈……”笑过之后,石梁改口道:“正好我这里来了几个晚辈,待我与小王爷引荐。”说着,他回过身向杨海林他们叫道:“你们几人快些近上前来,拜见崇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