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奸臣最风流 > 第二十四章 收个小弟

第二十四章 收个小弟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奸臣最风流 !

    感谢圆极打赏2个1888起点币,感谢听潮雪打赏100起点币~~猴子谢谢兄弟们大力支持!!

    ************************************************************************

    “好说,好说。”杨海林被他这举动搞得一愣神,忙双手扶起朱公子,亲切道:“兄弟请起,五哥答应就是,大难不死,你我兄弟都是有福之人,日后定当多亲多近。”

    “谢五哥。”朱公子脸上流露出兴奋的喜色,好像自己捡到个宝贝似的,抓住杨海林的手,端详着这个便宜货的五哥,甚是亲切。

    正当这哥俩亲热之际,就听见金贡大声叫喊:“五哥啊,江大哥,兄弟要顶不住了,快来帮忙……”

    这时几人才想起来,此时还身在刺客的包围之中,不是谈兄论弟的时候,杨海林有江小白在身边保护,小胆子也壮大起来,掏出另一把火铳,大喊一声:“兄弟们,随五哥我一起冲啊!杀光这帮王八羔子。”

    “砰……”一声枪响,震得所有人都停下动作,就看见杨海林举着冒烟的火铳,指着一名脑袋开花的刺客,那神态别提有多么威武,刺客的尸体已经倒地了,他还在那摆造型。

    江小白抿嘴一笑,心想五哥又开始装上了,不再理会他,提着宝剑前去帮金贡金财解围。

    有江小白这样武林高手加入战斗,立马打破双方僵持的局面,不大功夫,刺客基本被消灭,江小白与那些护卫想留个活口,可是最后那名刺客见此次行动失败,咬破口中的含毒,自尽而死,众人白忙活半天。

    杨海林看着满地的尸体,整个酒楼一片狼藉,再看看那些护卫,也付出惨痛的代价,死了几个,其余全部挂彩,万幸的是金贡金财这哥俩完好无损,两人已累得满头大汗,坐在椅子上休息,江小白用一块抹布擦着宝剑,时不时地观察朱公子等人。

    还没等众人喘上一口气,就听见外面乱哄哄的,顿时大伙达神经又紧张起来,提起精神戒备,防止刺客援兵来袭。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被官兵包围,放下武器,立即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杨海林等人一听是官兵,这才放下心来,还没等他出去,利用西厂特使的身份摆平外面的官兵,就见朱公子身边那中年男子抢先出去,也不知道他在外面是怎么跟官兵交涉的,不大功夫,人又回来了。而且见到外面的官兵已经解除包围。

    中年男子在朱公子耳边小声嘀咕几句,朱公子点点头,而后回身向杨海林抱拳道:“五哥,今天之事,可能是我的仇家报复,连累五哥等兄弟,实在过意不去,等过几日定当登门谢罪,不知五哥家在哪里?”

    这帮刺客的来历,杨海林比谁都清楚,可为什么朱公子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那?杨海林心中合计,可能这朱公子真有仇家,阴错阳差,让他误以为这帮刺客是冲他而来,那感情好,正好五爷求之不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老弟,咱们可都是兄弟,你说这话就外道了,再说五哥我是谁啊!侠义心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江小白见杨海林又犯老毛病了,无奈地摇摇头,偷偷瞟眼金贡金财,只见二人抓耳挠腮,低头不语。

    “五哥,那兄弟就不讲这些客套话,五哥家住哪里?”朱公子见杨海林白话了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又二次询问于他。

    杨海林真的不想告送别人自己住在万府,倒不是害怕给万府带来麻烦,而是怕万府给自己带来麻烦,原因很简单,锦衣卫指挥使万通这个人的名声太不好,在老百姓以及官员中的口碑极差,而且仇家太多,被他入狱害死的人不计其数,你想想,跟他沾上边的还能有好吗?

    可是朱公子一再追问,而且是出自真心实意,杨海林也不好随便编排个地方糊弄他,只要皱着眉头小声道:“不满兄弟,我家在大同府,与我这几位兄弟出来办事,因事情与锦衣卫指挥使万大人有些牵扯,无奈之下,才暂住在万府。”

    杨海林道出万府二字,底气都略显不足,好像自己做了多大错事一般,用眼睛偷看下朱公子的表情,只见对方确实有反应,眉头微微一皱,同时他身旁那名中年男子的身子也跟着一震,脸上闪出一丝警觉。

    朱公子面部表情一闪而过,笑道:“五哥,等过几日定登门拜访。”

    “别,别……”杨海林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阻拦道:“兄弟,那万府再好也不是五哥的家,五哥也是被逼无奈,日后你要真想念五哥,就派个人去万府送个信,五哥亲自去看望你。”

    “好,就这么定了。”朱公子点头答应道:“五哥,你们可以先走一步,这里的事情由我来处理,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

    “明白,五哥先谢了,来日方长,咱们兄弟后会有期。”杨海林与朱公子江告辞后,向小白那哥三人一摆手,四人走出酒楼,却被外面的情景吓一跳。

    只见外面跪倒一片官兵,整条大街全部戒严,杨海林心中暗想,这朱公子的身份不在王爷之下,既然人家未说破,那自己也不能直接去询问,不过甭管他是什么主儿,还不是叫我一声五哥。

    杨海林整理下满身是血的衣服,双手一背,迈着四方步,摇头尾巴晃地从那些官兵面前而过,后面那哥三儿唉声叹气地紧跟其后。

    当杨海林路过一名将领面前,大声道:“都打起精神点,警戒一定要到位,不可有半点马虎,你懂吗?”

    “是,莫将遵命。”那将领单膝跪倒领令。

    后面的金贡金财差见到此情景,二人憋得脸红脖子粗,差点没笑出声响,江小白听完直摇头,心中很无奈,唉!五哥这装蛋的老毛病何时能改改。

    杨海林满意地点点头,带着那哥三儿离开这是非之地。

    此时,酒楼内,那中年男子哈着腰,规规矩矩地站在朱公子身旁,就听见他暴怒道:“这定是那该死的老贱人指使的,事到如今,为何她还要苦苦相比,至吾于死地……”

    “公子请息怒,现在……只能……忍。”说完,那中年男子双膝跪倒,把头贴在地上,同时些受伤的护卫也一同下跪。

    “唉……忍字,心上悬着一把刀,真的让吾很难受啊!”朱公子闭上眼睛紧握双拳,从那铁青的面色上看,就知道他的内心有多么的痛苦。

    屋内沉静片刻,方听朱公子开口道:“今天要不是杨五出手相救,吾真的就被她害死,查,杨五的身份,与万家的关系。”

    “奴才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