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三章 月影(3)

第三章 月影(3)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房门关上的瞬间,屋子内的气氛顿时冷冻了下来。

    莱恩冷冷地看着伊希斯,而黑发的少女则继续毫不在意地喝着水。

    “休息的差不多了吧?该给个自我介绍了。你是什么身份?那怪物到底是什么?”

    “我叫伊希斯,是一名歌灵师,正在追捕那只中阶歌灵,只是运气不好遇到它暴走所以应付不过来了而已……除了名字的部分,你不是都知道了吗?”少女却一边表情舒服地享受热水的温暖,一边随口揶揄着莱恩刚才用来应付罗纳他们的说辞。

    “中阶歌灵?”莱恩并没有发怒,只是平静地回答道:“戒禁,不和谐音,还有那金色的瞳孔。世界上没有一种中阶歌灵能有这样的能力的。”

    “……你竟然知道?”将出乎意料的眼神投向了莱恩,伊希斯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也是。”

    “好吧那就实话告诉你吧……那是一只奥梵。”

    虽然早有准备,但当莱恩真的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他还是不自觉地在瞬间班起了脸。而如果罗纳和达奇听到这个词的话,大概会直接倒吸一口冷气,吓得脸色铁青的吧。

    奥梵,与充满祝福的歌灵精灵圣灵相对者,被歌之女神遗弃而对世界充满诅咒与憎恨的破坏者。奥梵并不是那种只会出现在传说中,只能用来吓唬小孩的虚幻“魔王“。它们是不时地出现在这个大陆上并毁灭掉城镇的,人们头顶上真真实实的恐怖。而它们的强大,从它们最喜欢做的事就可以看出:冲进激烈的战场,杀死所有的军队,然后吸取战争咏星的力量。如果不是有世音神殿的“行刑者”与之战斗,这个世界可能早就被它们毁灭了。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把那种东西引来这里啊……”莱恩简直要疯了。如果让一只奥梵闹起来的话,这种小城恐怕不到几分钟就会被毁个精光,一个人都没办法逃出去的。

    “为了那个祭台。即使荒废了很久,这里仍然残留着数量绝对不少的神力。我的力量加上那些,就足够捕获那只奥梵了。所以在这附近,没有其他地方更适合设置这个法阵的了。”

    “你没想过如果失败的话,这城里的人都会死的吗?”

    伊希斯抬头看着激动的莱恩,慢慢地开了口:“……如果不是你的妨碍,本来是根本不可能失败。”

    莱恩一滞,顿时说不出话来。

    “不过说实话那个法阵正常情况下别说是破坏,常人应该甚至潜意识地都根本不想靠近。”伊希斯饶有趣味地打量了下两人:“……那么我也想问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如你所见,只是在这个小城里工作的普通冒险者而已。”莱恩表情僵硬地回答道。

    “普通的冒险者?”少女微笑着开始了反击,“……调式孤立,戒禁中和,那可是在神殿的行刑人中都算是很稀有的能力呢……还有那金色的瞳孔?我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普通冒险者’已经拥有如此的力量了。”

    莱恩几乎露出了杀意。

    “但是,你们又的确不是神殿的咏星与星选者……”少女却毫无自觉,只是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道。

    意外的话语让莱恩停止了下来:“……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神殿的人?”

    “因为力量的运行方式,我对那个可以相当敏感的。要知道你的力量几乎全都是在你的血脉之中流淌,而不像神殿的那群木偶……”伊希斯懒洋洋地挥了挥手,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望向了莱恩,“难道你们是……无心者?”

    “那是什么?”莱恩没有听说过那个名词。

    “不知道吗?那就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看着泰然自若,怎么也不打算再说什么的少女,莱恩有些无奈。

    “……那么,你从哪里学来的那首歌?”

    “那首歌?哪首。”

    “你引来奥梵的那首。”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唱的那首歌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伊希斯干脆地回答道,“那首歌其实并没有曲调,而只有效果。而那个效果就是‘勾起所有听到这首歌的生灵的渴望’,所以才会被我用来吸引奥梵。所以可以说,那首歌到底是什么样子,只取决于听到的人。”

    那么说,会再次听到那首歌,其实和那个人无关,而只是因为自己么……莱恩狐疑地看着坦然的少女。她脸上时不时出现的那种熟悉的淡然表情,仍然让他怎么也放心不下来。

    “那么你又是谁?别说你只是一个歌灵师……”莱恩知道,与伊希斯绕圈子说话自己不是对手,于是决定单刀直入。

    “但是我真的只是一个歌灵师而已。不论你信或不信,我在这世界上绝无第二个身份。”

    “……歌灵师什么时候不要命到去找奥梵的麻烦了?那是神殿的工作吧。”

    “那么说,你怀疑我是神殿的人?”

    “不,我知道你不是。所以才更想知道你是谁。”

    “你又是为什么知道我不是的呢?”

    “……听着,我没有耐心和你绕圈子。”莱恩沉下脸,指尖开始凝聚出危险的虹色,“而对于一个连身份都不肯表明的家伙,让他永远消失应该是能让我放心的最方便办法……”

    “唉……你可真是个性急的人。”伊希斯叹了口气,收起了游戏的微笑,“用你所明白的称呼的话,我是一个渎神者。”

    “其实你也明白吧?我们的碰到只是一次偶然。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我都是不会威胁到你们的,因为我的目标是只是那只奥梵。这样说,你该放心了吧。”

    莱恩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伊希斯的解释。她的分析并没有错,其实双方并没有起冲突的必要。而且关于西大陆的那些神秘的渎神者他也听说过,确实现在这世上唯一不属于神殿,却又拥有可以抗衡咏星实力的家伙了。

    实际上人们早就怀疑,他们就是咏星。堕落的咏星。

    “那么现在,奥梵的事情怎么办?你已经完全失去战斗能力了吧。”

    伊希斯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轻松答道:“没关系,反正它也只剩一口气了。明天去大陆工会发一个任务通告,剩下的就交给冒险者们好了……在这个城市,高阶的冒险者应该挺多的吧?”

    “……你,打算让人类去挑战奥梵?即使是受伤的奥梵。”

    “比蜥蜴还弱的龙就只是蜥蜴而已。受伤的奥梵自然也不再是那个奥梵。”少女冷淡地回答道,“力量的大部分被我封印着,剩下的也消耗得精光……现在的它,真的和一只中阶歌灵没什么区别。”

    “这是谎言。即使再像真实,谎言仍然就是谎言。”

    “所以你就打算老老实实地告诉他们这里有一只奥梵,然后看着整个小城恐慌起来吗?”伊希斯嗤笑道,“愚民的那点米粒般的理性是不足以控制本能的。然后你就看着吧……相互倾轧与背叛,人性的丑陋立刻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即使那只奥梵根本虚有其表,但他们却首先会被自己造成的泥潭所吞没……”

    停顿了一下,她轻声笑了出来,“当然,更大的可能是他们根本不相信你说的话。而既然他们都完全不会相信,我又何必费力去告诉他们真相?”

    “所以,还不如就只告诉他们‘这是一只中阶歌灵’。反正到时候理所当然地也就能赢了,我也能拿到我所需要的东西。何必再说些没必要的话,节外生枝呢?”少女用双手捧起杯子喝一口热水,舒服地呼出一口气,“你听好了:说谎还是诚实,说到底其实并不是因为道德或是什么信念。从本质上来说,选择只取决于哪种行为比较有效罢了……如果你能看穿人为的掩饰,就会发现其实所有人都是这样的。”

    “那就随便你了。”莱恩耸了耸肩,然后紧盯着伊希斯,“不过我必须和你说清楚:我不想和这件事扯上什么关系,所以你可以在这里呆到明天,之后就请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一看到到这个少女和那个女人太过相似的表情,他不由自主地就觉得心里发寒。与那个女人扯上关系的事情,哪怕可能性再小,他也决心要坚决避开。

    “……”莱恩的直接让伊希斯有一丝惊讶,但她很快平静地晃了晃自己仍然缠着绷带的右腕:“你已经和这件事扯上关系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的法阵的确是我弄坏的。”莱恩一开始心虚地移开了视线,但越说越觉得自己心里也来了气,“但按照常理,那东西可以随随便便就找个空地就画吗?可以连个提醒人不进去的结界都不设吗?可以在图案上什么保护的术都不加上去吗?什么都不做就那样随手放出来,简直就像是故意让别人来弄坏的啊!”

    “总之,不要把自己的过失全部推到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路人身上去吧?”

    伊希斯静静地听完,叹了口气垂下了眼去,“也好……反正我也向来没有借助他手的习惯。”

    “莱恩,我们有责任让这件事结束。”一直静静听着的爱维尔,却突然插嘴,用温和却断然的口吻说道。

    “……姐姐!”

    “莱恩。”爱维尔却只是又唤了一声莱恩的名字。

    与爱维尔对视片刻,莱恩垂头丧气地投降了:“……好吧。”

    只有这个人,是他无法违抗的,只要是她决定了的事情。

    又沉默了一会儿,莱恩决定了似的转向伊希斯,开了口:“这件事,我来做。”

    “什么?”

    “把奥梵处理掉这件事我来做。但是在事情结束之后,我要详细知道关于你的事情。”

    少女皱起了眉头,不能理解:“……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我在找一个人。”莱恩并不打算详细解释,“而那个人可能和你有关。”

    点了点头,伊希斯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低下头专心地用热水暖着手。

    “对了,忘了问你……为什么要救我。”当莱恩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却突然开了口,“既然你觉得,你并没有什么错。”

    已经将手握在了门把手上,莱恩并没有回头:“第一,并不是我要救你,要谢的话就谢姐姐吧。第二,那时候我还不确定你是不是神殿的人。”

    “既然没办法确认是不是神殿的人,那当然宁可让我就那么被奥梵吃掉,这样也不用冒风险了吧?”

    “不。如果你不是神殿的人,那我就当时做了次好事。而如果你是神殿的人,那就更不能把你就那样丢在那里生死由天了……当然要先带回来,问出足够的情报之后,再亲眼确认你的死亡啊……”回过头来,莱恩朝伊希斯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伊希斯却回应以真正的微笑:“不是为了内疚或者报恩那种无聊的感情,这样很好……”

    “碰”的一声关上背后的房门,莱恩一抬头,却看到罗纳,达奇和露亚正瞪着自己。

    “大家都出去了,你一个人在里面赖了那么久,想要干什么呢!”露亚一脸的鄙夷。

    罗纳倒是少见地一脸认真:“莱恩,虽然那是个美人,但毕竟是个歌灵师,而歌灵师都是怪人!三思啊!”

    “不可以推倒未成年,这是道德。”达奇也咳嗽了一下。

    “……我说我只是担心她谋害我姐姐,所以保护在一边,你们信么?”

    三人异口同声却又斩钉截铁:“不相信。”

    “那你们就不相信好了!关我毛事啊!”莱恩怒喝道,一脚踹开了挡道的罗纳。

    ……

    一条普通的小巷。那种连接在明亮的大街的两侧,却连一丝月光都照耀不到,如同回肠的褶皱一般裹藏着黑暗的小巷。

    黑暗之中,是两条蠕动的人影,正发着喘息的嗯哼声与吮吸声。

    穿着廉价而暴露服饰的女子蹲在壮硕男子面前,在他胯下用嘴努力应付着。偶尔也不忘抬起脸,继续着嘴中动作的同时向着男人露出讨好的笑。

    不时被自己的哼哼唧唧所打断,男人断断续续地艰难说道:“宝……宝贝儿,加油!再努力点,这……这枚银币就是你的了!”

    被那一枚清凉突然帖到自己的脸上,女人顿时精神一振,做作的呻吟声又大了几分。

    一声幽怨的叹息声,却突然从她头顶传来。

    明显不是那个正爽的哼哼唧唧的男人发出的声音。那是一个带着奇怪回响,像是错觉一样的女声。

    女人心里不由自主地一颤,停下了口中的活计:“……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哪有什么声音?干你的活!还想不想要钱?”刚到了关键时刻就被打断,男人十分恼怒,伸手在女人脑袋上狠狠推搡了一把。

    女人被那一把直接推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却呆呆地没有一点反应。她只是死死盯着男人的脸,表情激烈变化着。

    一张脸。

    在男人的右侧,几乎紧贴着他的脸颊,从黑暗中又浮现出了一张脸。

    没有头发,没有脖子,没有身体;就只是单单一张青色的石雕似的人脸。那张脸上的眼睛正慢慢的睁开,露出金色的双瞳。

    它没有动唇,女人却清清楚楚地从它那里听到了那一声叹息:“啊……”

    一只青色的巨爪慢慢从男人头顶上的黑暗中探出,像是捏起一颗豆子一样,轻轻钳住了男人的头颅。

    女人张大了嘴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看什么看!看鬼——”就在男人终于怒气爆发地大吼的同时,也是“噗”的一声。那只爪子像是拔起一个木塞一样,轻松地把那个脑袋从男人的身体上拔了下来。

    人形的酒瓶从颈口迎面泼出了半月形的血带,“啪”地打在了女人的脸上,撞在两面的墙上。

    黑暗之中迅速伸出几根奇异的藤条,闪电般地将男人尚未倒下的无头尸体拉了进去。

    女人剧烈地颤抖着,全身的关节僵硬得像是石头。连头也无法转开,她只能继续与那张脸对视着。

    从那张脸的背后,巨爪和藤条所回到的那片黑暗之中,渐渐传来了奇怪的撕扯和咀嚼声。

    女人仍然一动不动。在那双金色双瞳的注视下,她感觉仿佛连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反而却像是它加上的一个锁。锁住自己的神志无法昏迷,锁住自己的灵魂无法逃脱。甚至,连那怒海暴风般的恐惧都被死死地关在体内,即使再怎么疯狂翻滚,也无法让身体动上一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咀嚼的声音终于消失了。那张脸又凝视了女人片刻,也重新闭上了眼睛,慢慢消失在黑暗之中。

    女人这时,才终于能从喉咙口发出一些无意义的低声咕噜。

    又过了好一会儿,才是一声响彻整个街区的绵长尖叫。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