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七章 腥花开(2)

第七章 腥花开(2)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那是六片巨大的花瓣。被无数荆条从光斑之内慢慢扯出的巨大身躯正不急不缓地降下,巨大的阴影顿时覆盖了整个广场。

    幽雅的紫色,金属般的光滑,还密布着精致的魔纹……这六瓣巨大的花瓣状物体简直有如神物一般的完美。可就是这完美神物的下方,却确实地生长出了那些令人作呕的荆条。

    “轰隆”的几声巨响,大地的摇晃令冒险者们几乎全都因为站不稳而跌倒——花瓣塔楼般大小的尖端如同切豆腐一般,轻松扎入了广场边缘的房屋之中。依靠着六个支点,整朵巨花就那样稳稳地盖在了广场之上。

    花瓣之间的间长出了薄膜,开始如幕布般缓缓落下。很快广场内的情景再也看不到半分,甚至连那荆藤发出的消化般的恶心声音也完全被那厚重的花瓣隔绝。静静矗立的巨花仿佛一瞬间就抹去了降临之前的所有残酷,只剩下了那优雅外形所散发出的梦幻。那与人的理性相悖的诡异感觉,甚至令人觉得那巨大的形体如虚像般没有半点真实的存在感。

    在爱维尔的搀扶下,莱恩总算攒足力气撑起身体,费力地挪到了路边。撞下地面打几个滚不是问题,但是刚才为了逃生使用了那禁忌的力量,实在不是身体可以长时间承受的。尤其是在刚刚解除的现在,别说是浑身的肌肉,就连肺部都会在一次次的呼吸下有种快要涨破似的疼痛。

    用下巴指了指那朵巨大的花,他苦笑着望向了伊希斯:“现在这算什么情况?”

    伊希斯站在街道中央,沉默地看着那朵巨花。表情愤怒地咬紧着下唇,她好久才挤出一句:“……被它抢先了。”

    街道之上的人群早已经逃尽。除了几个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信心的高手仍然零星地站立观望,空旷的街道上只躺着那几个幸存者。虽然侥幸逃出留下了一条性命,但多数带上了不轻的伤,动下都是勉强了。

    道路尽头终于冲来了一群人,领头的远远便可看见那身蓝色的制服和标志性的羽冠,正是朱利安。

    “竟然能逃出来?到底是运气太好还是……”经过莱恩身边看清了他的脸,朱利安很是诧异地多看了一眼。根据他的了解,这个年轻战士显然不具有能从这样的情况下逃生的实力,况且还带着两个女眷。而且刚巧的是,那个少女又是分会长让他要特别注意的人……但现在的情况不容多想,他也只能向着莱恩喊了一句,就带着人头也不回地冲了过去:“有那么好命能逃出来就不要浪费,快点逃开更远点吧!”

    一直冲到花瓣脚下不到几十步的地方,这十几个人才停了下来。

    “我们先想办法毁掉这一侧的三只脚,让这东西倒下来再说!刺狼,凡尔赛,你们两个小队负责这个脚;红刃与法塔人去左边,剩下的人和我去右边,开始吧!”朱利安大吼道,语速飞快地布置完任务。那十几人迅速散开,分出的左右两个小队冲进了街道两侧的建筑群中,剩下当中那队则继续朝着那巨大花瓣走去。

    原本静寂到像是死物一般的花瓣顿时有了反应。花瓣上部边缘的许多突起物突然爆开,再次涌出了无数的荆条。纠结成盘的荆条被一下子甩上了天空,散开成了网状朝着那几个人落了下来。落到半空,柔软的荆条却瞬间硬化成无数荆枪。骤然加速,布满冒险者头顶每寸天空的荆枪群带着尖锐的箫声扎下。

    但这一次荆条的目标却已经不再是先前的普通冒险者,而是城内最强的几个冒险者小队。四人头也没抬的继续快步往前走去,只有走在最后的盾战士停下脚步,转身面向了天幕般落下的荆枪之雨。

    “鸣响吧!皮尔萨!”盾战士举起手中的小圆盾吼出武灵的名字,范围巨大的饼形屏障顿时从他头上展开。

    高速突进的荆枪撞上那道屏障,硬化的枪身顿时撞得粉碎。无数的碎片沿着屏障一路弹跳地倾泻下来,哗啦如水的声势甚至超过了之前撞击的巨响。

    但同荆条那从高空垂下的长度比起来,碎掉的枪身部分实在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只一会儿,荆条就又在末端形成了新的硬化层,然后就是第二轮齐刺。几次下来,那个盾战士的屏障和脚步都已不稳。

    但此时,队伍里的两名默法术士也已经完成了结印的手势。

    荆条群的中央瞬间出现了无数拳头大小的冰球,“嘭”的一声轰然爆开。白色的冻气弥漫快速地弥漫开来,沾染到的荆条一片一片地变成了冰雕。冻气刚散,无数手掌大小的绿色风刃又出现在了冰雕之间。被那密密麻麻的风刃一番无规律地乱飞乱撞,冻成冰块的荆条顿时碎得不成样子,再也无法承担底下的重量,大捆大捆地断落了下去。

    在同伴们的保护下,队伍中央的那名剑士终于安全到达了楼房大小的花瓣面前。

    抽出背后的大剑,双手持握挎在了腰间,剑士深吸一口气便开始了畜力。剑身之上聚集起莹莹点点的白光,几十息之后便已变成一根水桶粗细,几人多高的光柱。只是这片刻,剑士已经满头大汗,持剑的双手也颤抖不止,显然维持得颇为吃力

    当光柱已经饱满得犹如实体的时候,剑士终于爆喝出手。带着光破爆裂的咆哮,硕大的光柱向着花瓣迎头倒下,撞上花瓣爆开成了纯白的光芒与巨响。

    可是在光芒褪尽之后,气喘吁吁的剑士看着眼前的情景,却惊讶到连手中的剑都差点掉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我的光牙破可是连一座小山都可以炸平的啊!”他怒气冲冲地大喊道。

    背后的默法术士也不可思议地歪了下脑袋。虽然对剑士那招的威力也同样有着信心,但现在的事实却是:眼前的那巨大的花瓣,只被炸出了一人多高的一个口子,黑黝黝的看不到里面的情景。

    左右两侧,另外两个小队所在的地方也同时传来的几声爆炸,但又很快恢复了寂静。

    不久,蓝红的信号弹从右侧的花瓣脚下被射上了天空。

    详细端详了下,剑士耸了耸肩,招呼同伴到:“他们大概也遇到同样情况了。走吧,我们先去朱利安那里汇合。”

    目送着那队冒险者离开,直到他们的背影彻底消失,伊希斯才回头望向了莱恩:“能动了么?”

    “可以是可以了,不过你想干嘛?”

    “杀进去。”

    正枕着爱维尔的大腿喘息着,莱恩被伊希斯话猛然呛得一阵咳嗽。好不容易缓过来之后他立刻气急地指向了那巨大的花瓣:“……你疯了吗!就现在这种情况你还想要杀进去?纯粹是送死吧!”

    伊希斯的声音很平静。但那表情与其说是冷静,倒不如说是决然:“虽然它现在确实占了上风,但只要没到最后一步,我可不打算先行放弃。”

    “处在下风的话先逃跑等待机会不是更好的策略吗?有什么必要死拼?”

    “因为我是逃不掉的。”伊希斯苦笑了一下,“它已经记住了我的印,不论逃到哪里都会被它找到的。更何况我根本没时间逃多远,再过不了多久它就会完成解封了。”

    “也是,你们还没有被锁定,现在逃还来得及。”又看了几眼莱恩,她叹了口气,转身踏出了步子,“那么,再见吧。”

    伊希斯如此干脆地离开,倒是让莱恩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得闭上了眼睛。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咕哝了一句:“……对不起。”

    手上却又将爱维尔的手握得更紧了几分。

    爱维尔一手抚摸着自己膝上的莱恩的头发,望着伊希斯迈着虚弱步子的背影,表情却是若有所思。

    “等一下,小伊。”

    伊希斯惊奇地回过头来,却看到爱维尔低头央求道:“……莱恩,我们也去好么?”

    她膝下的莱恩用了两秒才明白她说了句什么,猛然一下子坐起身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姐,姐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如果不管的话,小城就会被毁掉了吧?我不想那样……”爱维尔将视线投到了远处。灰暗破败的街道从她的眼中映出,却带上了流动的暖色,“这里是我和莱恩一起生活的家呢……”

    “一想到好不容易才有的家会被那样毁掉,就会觉得难过……而一想到另外会有许多许多人的家也会被那样毁掉,再想一想我们没有家的那段日子的心情,就会觉得……”真的侧着头想了一想,爱维尔第一次露出了认真的表情,一字一句地说道,“绝对不可以那样。”

    莱恩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嗯,那我去了。”

    转身刚要走,却发现爱维尔拉着他的手并没有放开,他迷惑地回头望去:“姐姐?”

    “对不起,莱恩,我那么任性地想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爱维尔抬起头,坚定地说出了带着奇怪意味的话,“所以,我也一起去。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本想反驳说“别说那么不吉利的话”之类,但突然涌上心头的预感却让莱恩脱口而出了另外一句:“那姐姐呢?”

    “……我也不会死的。”女子的笑容依然温柔,那古怪的意味却愈加的挥之不去。

    “好了,你就带上她吧。反正在这样的情况下,放在照顾不到的地方只会更加危险。”一直冷眼旁观的伊希斯只开口了说了这么一句。

    但是在她转过身去的瞬间,莱恩仍然听到了她的迷惑的自言自语:“真是奇怪的人……”

    莱恩笑了笑,并不打算解释什么。

    从很早以前,死对他和爱维尔来说就已经不再可怕,而只是一种安眠了。

    而这可有可无,甚至时常让他们觉得死亡是更好归宿的生命,如果再没有什么值得重视的东西,那便更没什么存在的意义了吧……

    所以爱维尔可能会觉得或许是大家的幸福,或许是其他什么东西会比她的生命更重要。而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要能够确实地取来那样东西满足爱维尔的心愿,还有什么更重要的呢?那也是同样比生命重要得多的事情。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