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八章 洗礼与血(1)

第八章 洗礼与血(1)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头顶之上是漆黑的穹拱,稀疏地散布着无数的银星。仔细一看,那镶嵌在天幕之上的,却是一些连形体都透着高贵的神秘符文。天穹的深黑仿佛有着无穷的高远,于是那明或暗地闪耀着隐约的银光,便更像是点缀于那背景上的真正的繁星。

    但是越往那穹型圆顶中心,那似乎是能掩盖掉一切的黑色之中,却越来越明显地浮出一种红。

    一种有生命一般,像是倒流的波纹一般向着那中心汇聚而去的红潮。

    到最后,拥挤到一起的红潮甚至突破了黑色的拘束高高的耸起。

    是的。虽然方向是向下,但那纠拧的态势却只会让人觉得,那红色的突出并非因为垂落的召唤,而只是因为挤压而从那黑色的平面的后面突出耸起。

    红潮的突起物的末端,钓垂着一只巨大的蛋。半透明的蛋壳之内,隐约可见的胚胎正散发着柔和的白光。

    红潮流到了巨蛋的上端,被蛋体表面密密麻麻的魔纹分出了无数条细致的分路,最后又在蛋的下端汇聚在一起。一移一停,红色液体在魔纹中的流淌有节奏得像是行进的步伐。

    而每一次液体的流淌,巨蛋体内的胚胎便会随之搏动,光芒也一阵明暗。

    并没有在那狭窄黑暗的缺口里摸索很久,莱恩便从花瓣内壁上的洞口钻出来之后。一抬头,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这样一种梦幻的景致。

    被巨大花朵的包围与外界隔绝开来的这片广场,仿佛真的像是一片从原来的世界上剥离下来的独立空间。虽然小得像是蜗壳,但这所有的景象,却都令这小小的空间满溢着宇宙的气氛。

    但是当莱恩低下头来的时候,这个新世界却迅速露出了它丑恶的真面目。

    他现在脚下所踏足的,只是围绕着内壁的窄窄一圈而已。稍往前半步,就将踏进一片稠红的血海。

    视野可及的整个湖面,全都呈现着一种近乎毫无反光的暗红。但是在头顶的柔和白光的照耀之下,仍可清晰见到在其中沉浮着零星的肉色碎块,与混杂着无法均匀拌开的各色液体。湖面下似乎有什么在不停地搅动,在湖面上搅出了几十个螺旋。被搅开的浆体粘稠到久久无法归位,直到下一次搅拌来临。

    无数的尸块堆积粘连着,竟然从血湖中升起一道灰白色的拱形。从血湖的六个方向,各自有六道桥拱从湖中伸向天空,最后在中央融合成了一道巨大的环带,正好托住那巨蛋的下部。

    如果不去细看构成桥体的那些糊烂恶心的材料,那灰白色的桥体在空中画出的弧度,竟然如虹桥一般的美丽。

    但莱恩不是疯子,是绝对无法在这种情况下欣赏那种建筑的结构之美的。他的唯一反应,只是惨白着脸,僵硬着身躯,一动不动奋力调动起全身的力气,才好不容易将腹中的翻腾干压制下去。他不是没见过死人,也不是没见过那么多的死人。但是目前这种的情况,却仍然超过了他的预期。

    从他身后走出的伊希斯却似乎全然未受影响。认真地环视了一下四周,她皱了皱眉头:“……果然在利用人血洗涤封印。”

    从天幕之上落下,一直流过巨蛋的红色浆体,就从那空洞之中源源不绝地倾入下面的血湖之中。而在桥拱伸入血池的脚附近,花瓣内部上生长出的粗壮根茎正伸入血池之中,贪婪地吸取着血液,再向上输送入看不见光亮的上方。在伊希斯的提醒下,莱恩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循环。

    “……还来得及。”最后将目光集中在那只搏动的巨蛋之上,伊希斯松了一口气,然后指了指那高高的环带,“送我上去。”

    “要踩着那些……人,走上去么?”莱恩的表情情不自禁地扭曲起来。

    “人……?”伊希斯歪头看了一眼莱恩,然后转过身抱起肩膀,斜斜瞥着那座无数肉块拼接而成的桥梁,“那只是一些肉片而已。”

    “小伊,我觉得,还是不要说这种不尊重的话比较好吧?”爱维尔惶然地插嘴道,不知是否被那情景所吓到。

    “不,他们确实已经不算人了……因为如果是人的话,是不会死成那样的。我并非说那种支离破碎的死状,而是说‘死的价值’。一个人,无论如何死去,即使同样是被杀人狂虐杀到成碎片,却也并未失去‘身为一个人’这样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因为是人,所以才会被杀;因为是人,所以才会给予杀人者以快乐。但是现在这样子……”伊希斯抬起手指,冷笑着指了指对面,“杀人者却完全否定了那些牺牲者身为人的意义所在。它所要的,只是一堆作为建筑材料的肉片,于是它就那样做了。那最基础最根本的存在遭到了如此干脆而彻底的践踏,只留下了和砖块瓦片相同存在意义的东西,哪里还有资格被叫做人呢?”

    “我并非出于对死者的不敬,而是因为那些人连身为‘死者’的存在都没有剩下。身为人的意义和身份,早已同身体一起被那加害者切碎抛弃,现在留下的只是残渣而已。我那么说,你是否觉得可以接受点?”

    “不,我只是觉得,那才是他们唯一剩下的东西了,所以……”爱维尔垂下头,却不再说什么了。

    莱恩悄悄叹了口气。他并不是不能理解伊希斯说的那些话,但是问题在于她那样的想法,本身就是站在一个“非人”的角度才能做出的。而这,却恰恰是他和爱维尔竭力想逃避掉的。

    爱维尔的想法并非出于迂腐或古板,更不是由于善良到愚蠢。但只要是受困于感情的人类,就不可能在此时此刻不犹豫……更何况,如果曾经看着自己的亲人也变成那样的碎肉,然后久久抱着‘那些’的话……

    所以他没有再说话,只是沉默着突然搂紧了把伊希斯和爱维尔,一跃之下就跳掉了那座“桥梁”之上。

    但是在落地的瞬间,他却突然觉得:伊希斯说的是那样的正确。

    在身体内冲撞着的恶心感更加强烈了,现在莱恩已经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了它的来源。并非来源于那满地的碎肉本身。而是来自在肉与骨的空隙间流动着的那股违和感。在莱恩的感观中,那种不协调的气氛已经凝厚得如同实体,像血液一样填满了肉块之间的空隙后,甚至满溢到了桥面之上缓缓流淌着。所以被那气息重重包裹之下的尸桥,感觉已全非这世间之物,更不用说像人。

    爱维尔的脸色也同样不好。但她仍然蹲了下去,替肉堆中唯一一张稍微完整点的脸合上了眼睛,幽幽叹了一口气。

    只有伊希斯表情不变,直接沿着引桥向上走去,似乎全不在意脚下的湿软的踏感。

    三人很快走过了引桥,踏上了那圈不过半米宽的环带。伊希斯站到了那巨蛋的蛋壁旁边,回头对莱恩说道:“我会试着让它停下来,但是需要一点时间。我也不知道等下会发生什么事情,请你尽可能地保护我吧。”

    见莱恩点头答应,她便放心地伸手按了上去。

    那白皙的小手印上蛋壁, 瞬间便毫无阻碍地埋了进去,整个手掌没入巨蛋之内看不见了。

    伊希斯闭上眼睛,将额头抵上了蛋壁,就那样静静地立着。但过了一会儿,她却开始轻轻地哼唱起某种神秘的曲调。

    那声音很轻,离开她很近的莱恩也听不清到底在哼些什么。但他们脚下的血湖却突然开始激烈地反应了起来。湖边的根茎猛然之间变粗了几杯,一下将血泊的湖面吸低了半寸;一会儿又全部灌了回来。根茎时快时慢地抽动着,湖中的血液也开始像沸腾一般地扑腾了起来。

    正当莱恩和爱维尔专注而担忧地看着血湖的时候,旁边某处的花瓣内壁上却突然发生了某种变化

    在他们进来的那个空洞的斜对面,他们现在所处的左侧位置的内壁根部,突然多出了一块火焰般透亮的巨大光斑。在几分之一秒的时间内,灼热的能量从那个位置冲出并消散,造出了一个新的洞口。

    刚刚反应过来的莱恩回过头,正好与从那个洞口钻进来的朱利安对了一眼,两人均是一愣。

    原来是朱利安一行人商议之后,也作出了从强行突入的决定。

    “……你到底是什么人?”很快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朱利安沉下脸色,迅速抽出腰间的细剑对准了莱恩。而跟在他身后从洞口鱼贯而出的精锐冒险者们,也纷纷作出了相同的动作。

    莱恩顿时哑口无言。

    好不容易冒死冲进了怪物的巢穴,却看到几个人毫发无伤悠闲轻松地站在那最巨大的怪物身旁,居高临下仿佛正等待着他们自投罗网一般。而周围,那诡异的环境更是看上去就危机四伏充满陷阱……就算换作自己,也会立刻就认为那是策划了整起阴谋的幕后黑手吧?

    没等莱恩想好说什么,朱利安却已经一斜眼,看到了他身后似乎正在操作某种术法的伊希斯。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