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八章 洗礼与血(3)

第八章 洗礼与血(3)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蹭”的一声,从莱恩左右两侧的血湖中突然刺出两排血色晶体结成的长枪。莱恩意外地回头望向了环带之上,正看到伊希斯侧脸丢来一个微笑:“差不多控制住了,还有三分钟。”

    于是鬼手抽出了晶莹的血枪,望向众冒险者的金瞳中泛出杀意的涟漪。

    朱利安终于控制住了波动的情绪,开始仔细思量现在的状况。

    远距离攻击显然无效。而只要莱恩那种仿佛直接穿梭空间的瞬间移动还在,他们即使想要绕开莱恩攻击上方的那两个女人也不可能找到空隙。躺在那边失去了半个身体的可怜盗贼就是例证。而似乎那血池已经变成了陷阱,想要分散进攻也无处可以踏足。

    所以唯一的一条路……就是那里了么?朱利安抬起头,视线顺着那旷阔的尸桥往上,却被站在那里的莱恩截住。

    好吧……一愣之后,他终于打定了主意。抽出细剑,他一边走上前去一边喝到:“战士跟我来,术士和弓手别打上面了,先一起把这家伙干掉再说!”

    话音未落,灌满杀气的血枪便擦着脸从他的耳边飞过,捅穿豆腐一样正面穿透了他身后弓手的脑袋,最后“叮”地一声把最后面的默法术士钉在了墙上。

    死亡的气息此时才从脸上的伤口渗进体内,瞬间麻痹了朱利安的半侧身体,让他手脚僵硬,连思考都在瞬间凝固了起来。

    整个脸已经被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口取代,弓手摇晃了几下就像麻袋一样倒了下去;那名被血枪贯通身体的默法术士却一时未死。口中不停喷涌出鲜血,唔哝出的东西已经不成言语;他挣扎着抬起手摸上穿透胸前的血枪,然后双手才和脑袋一起颓然垂下。

    “马克!”看着友人死亡,斧战士悲号一声。被愤怒完全占据的战士挥起巨斧,狂吼着朝莱恩冲了过去:“拿命来吧!!”

    被那雷霆般的一吼,朱利安突然惊醒,也大吼着跟在斧战士身后一起冲了出去:“一起上了!快跟上!!”

    剩下的两名战士顿时如梦初醒,也拼了命完全解放出了武灵,一起跟了上去。

    已经没有人在考虑什么队形了。所有人都在清楚,心中那随时在高涨的恐慌现在带来的是勇气;但是只要再犹豫片刻,便可能彻底击溃理智的的堤坝,让自己完全失去斗志而逃跑。

    金瞳鬼手的战士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垂下头,似乎只是静静等待着他们到达。

    最先冲到莱恩面前的正是那个愤怒的斧战士。高高举过头顶的巨斧泛着歌力的微光,带着足以劈山断石的凶势当头剁下。

    但比那山丘压下的速度更快,猛然伸出的黑爪却一下子牢牢钳住了斧刃。力量从接触面向着两边狂泻而出,瞬间将巨斧背后山岭的幻影震得粉碎,但以单手轻松接下那一击的战士却似乎浑然未觉。

    在同一时刻,他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旋风般地转过一把晶莹的血枪。

    还来不及惊讶,斧战士的心口已经被血枪贯穿。

    援护的默法术此时才姗姗来迟,莱恩毫不犹豫地用血枪挑起斧战士庞大的身体。手臂粗细的冰锥噼里啪啦地砸向被撑起的肉伞,竟将一具已经死亡的尸体打得手舞足蹈。

    冰雨渐小,斧战士的背面也已经被倾泻的冰雨砸得稀烂。莱恩从倒下的尸体背后一跃而出,向几十步外跑在第二的双剑剑士冲去。

    双剑剑士一见莱恩迎面冲出,立刻就是一个急停。先是顺势转身,右手自右向左拉出一刀,然后又立刻踏上一步,左手从下往上斩出。一前一后两道斩痕架成了十字,贴着地面向着莱恩迎面急驰而去。

    踏出第三步的同时放下了挥上的左手,进入双剑剑士视野的却是十字斩痕沿着空空的地面兀自割去,什么也没有打中。

    而上一秒还在远处的那个身影,却如同跨越时空一般瞬间贴到了他的身侧。

    在与那低腰冲刺,高速到模糊的身影相错的一霎那,剑士的脑中印下的是那双毫无感情地瞥向自己的金瞳。

    扬起的黑色爪子已经揽上了他的腰间。

    “哗——”

    高速错身冲过同时,双剑剑士被莱恩一爪拦腰撕开。断口喷出的鲜血像是一面红色的旗帜,从他身后展开并飘扬了开来。

    任由两截躯体在身后一路泼倒红白翻滚着的,莱恩半步都未停留。只是猛地一挥手臂甩开了粘连上的血肉,他便又加速朝着第三名的盾战士冲去。

    “步墙!”盾战士大喝一声,举起了闪耀着光芒的小圆盾。两排透明的六角形甲片立刻**落下,在他身前相互咬合,叠出一面前后三层的坚固的盾墙。

    盾墙刚刚组成,莱恩已经冲到了墙前,想也不想地抬起左手,挟带着肉眼可见强劲气流的一拳便猛轰来了上去。

    与拳头甫一接触,第一层盾墙顿时整块地被轰得粉碎。无数碎片还来不及落下,就被拳击在空气中搅出的气旋吸入裹起,在空中显出一个巨的螺旋。以拳为尖,那巨大的螺旋继续往前钻去,伸出半臂之后又撞上了第二道屏障。螺尖瞬间透过墙体,旋身则粗暴地撕裂着那个破洞,很快将整面墙体扯得散了架。

    见莱恩以如此威势瞬间摧毁了两层盾墙,盾战士却不退反进。

    拳头冲出第三层盾墙,最后正好穿透了盾战士手中的那只小圆盾。但就在离开盾战士的腹部只有半寸之处,那却已发力至尽头的拳头却再也不能往前半分。

    盾战士闪电般地一伸手,牢牢钳住了莱恩的手腕,大喊道:“就是现在!”

    一个身影立刻从盾战士的头顶跃出,一个翻身落到莱恩背后,手中凝聚到立柱大小的光剑便带着雷霆行声横劈向了莱恩:“光牙破!!!”

    面对夹击之势,莱恩却在嘴边咧出一道狰狞的弧线:“……抓到你了。”

    被锁住的左手松拳成掌,对准了盾战士的腹部;右手伸出,摊开的黑爪迎面挡住了光剑的斩击。展开双臂伸向两侧的敌人,莱恩眼中的金色已经浓郁到在流动:“……破碎吧!!!”

    两道虹色的屏障自掌间闪现的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静默了下来。时间的滞留维持了片刻,然后回到了正常的世界,屏障消失的同时,对准的两人也炸裂开来。

    而莱恩再次从原地消失的同时,最后仅存的朱利安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便飞了出去。

    重重撞上空间的内壁,朱利安摔落到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用血枪轻描淡写地挑飞了剩下的弓手和术士的脑袋,莱恩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残喘着的朱利安,突然失去了继续杀戮的兴趣。如果不出意料,朱利安的内脏现在已经烂得和浆糊差不多,再不可能再有什么威胁了。

    抬头看了看环带上专注的伊希斯,又看了看自己那不似人类的右爪,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好吧,只牺牲掉一只手就可以解决的话,已经很顺利了……”

    “那力量”和自己比起来强大得太多,一旦放开就根本无法制压住。所以这只手,是没有办法还原的。

    “莱恩!”爱维尔惊呼着从环带上远远跑了过来。连气都来不及喘,她一把拉起了莱恩的右臂,颤抖着伸手摸了上去。

    “没事,只是暂时的变化而已。”莱恩若无其事地撒着谎,小心翼翼地看着爱维尔焦急到几乎掉泪的表情。

    “……那么……想要‘那东西’吗?”背后传来微弱却执着的质问声。

    莱恩回头看了看朱利安,然后重新招出了一支血枪,走到了他的面前皱眉问道:“你在说什么?”

    “那么想要那东西吗?”朱利安高傲地抬头莱恩对视着,重复道,“为了得到地下的那东西,所以要先召唤出这怪物把镇子毁掉吗?”

    爱维尔急切地解释道:“朱利安先生,你真的误会了!我们也是想保护镇子啊!你所看到的只是……”

    “别装了!神殿的走狗!在镇子里隐藏了那么久我确实没发现,但是现在终于放开了这股不像人的臭味,还以为别人认不来吗?你们这些……啊——!”

    血枪“蹭”地一声将朱利安的手钉在了地上。莱恩表情冰冷地拧动着枪杆。

    耳边响着自己的血肉被搅拌发出的阵阵水声,朱利安痛苦得连表情都扭曲了起来。但他却仍然强忍着没有发出一丝呻吟,也没有停止向莱恩投去示威似的憎恨眼神。

    “莱恩!”爱维尔刚打算阻止,死死瞪着莱恩的朱利安却已经从咬紧的牙关之中,硬生生把刚才没说完的那个词挤了出来:“……怪物。”

    面无表情,莱恩却猛地一甩枪。伴着一声惨叫,半只残破的手掌顿时被扯飞了出去。

    枪身划半圆抵上了朱利安的喉头,莱恩刚打算就那样刺下,却被爱维尔一把拉住。

    “……莱恩,放过他吧。”锁紧眉头,她认真看着莱恩。

    “呵呵,我还需要你们饶命吗?尽管杀了我吧。要是我能活下去,一定会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恩西会长的。到时候你们就算逃走,也一会被城里的人追杀至死的!”还没等莱恩回答,朱利安就立刻冷笑了起来。

    “……姐姐。”莱恩回过头,无奈地望向了爱维尔:“现在这种情况,你还想要救他们吗?救下一群满脑子都是怎么杀死我们的人?”

    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爱维尔却仍然坚定地点了点头:“……嗯。”

    “莱恩……如果有一天我突然讨厌你了,你会讨厌我么?”

    “当然不会。”莱恩不假思索地答道。

    “所以……”她看着莱恩,羞涩的笑容里混合着悲哀,“就算被憎恨,就算被赶走,甚至是被杀;我也仍然喜欢这个镇,喜欢里面的人……所以随便怎么样,都还是觉得不能看着它就这样消失呢。”

    莱恩叹了一口气,回头将枪尖从朱利安的喉口挪了开来:“如果那是姐姐的愿望的话……”

    是的……如果是她的愿望,那他就算是他的性命他也可以放弃;如果是她的愿望,就算是她的性命他也可以取走。爱维尔的愿望,就是莱恩生存的唯一意义。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