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九章 觉悟与挣扎(1)

第九章 觉悟与挣扎(1)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黑色的躯体像坠落的流星一样斜斜撞下地面,然后冲势不减地撞进了塌毁的房屋群之中。黑色的盔甲在滑行中推开了满地的瓦片,掀出最下层的泥土四溅,最后撞塌半堵本来就已岌岌可危的墙壁才停了下来。

    从天而降的七彩光束紧跟着从后面追击而来,沐下的光浴瞬间就将那抹黑色吞没,然后便是腾空而起的灼热的红炎。

    轰然的气浪瞬间推翻了周围的残垣断壁,挟卷着无数碎石一口气冲下了街道。原本无形的气浪一路吸入空中的灰尘,很快有了滚滚波涛般的灰色身躯。沿着街道席卷而去,汹涌的灰浪冲入十字路口,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挡下,“嘭”的一声在无形的墙壁上撞得粉碎。

    渐渐消退的透明幕墙背后,爱维尔缓缓放下手,抬头望向了红炎黑烟缭绕的远处。

    城镇已经近乎废墟,原本棋盘星格般规则的街区现在已经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焦黑沟槽,不停涌出着滚滚黑烟。仍然不时有虹色的光束降下,在伤痕累累的城镇上如耕作般一遍一遍地扫过,不停地灼出火焰与沟槽。

    美丽的人形仍然悬浮在城镇的上方,城镇的大火在纹丝不动的身体上映照出不停摇曳的焰光。除了时不时地从壳翼上往周围扫射着虹光,安静得简直像是一幅刻在天空之上的画作。

    巨大的躯体周围,有几个渺小的光点正围绕着翻飞。那是仍未放弃的冒险者,在一遍又一遍地尝试着冲击人形。可是每一次都被金色的屏障挡下,然后被扫射的光束逼开,显得是那样的徒劳无力。

    似乎是腻烦了,奥梵的壳翼上瞬间甩出数道荆条,猛地将其中一个光点远远抽飞了出去,在废墟中又砸出一片灰尘。

    从天上收回视线,爱维尔低头轻声问道:“小伊,你怎么样了?”

    枕着爱维尔的大腿安静地平躺着,黑发的少女凝视着头顶上那红蓝相间的天空,平静无比地回答道:“嗯,我快死了。”

    爱维尔侧过脸去,似乎不忍再看少女那表情如常却苍白至极的脸。

    “……我可是心脏整个都碎掉了。这种情况还能活下去,以为自己不是人类吗?”伊希斯用惯有的轻蔑语气回答道。

    “那能力……也不行么?”

    “当然,血液可是蕴含力量的圣物。如果能做到随意操纵那种高难度的事情,我还要那么麻烦引爆它们干嘛?”少女淡淡答道。她微微抬了抬头,将遮在胸前的手稍稍挪开了一点,看着露出的那个触目惊心的洞口:“终究……只能做到止血这种程度罢了。”

    爱维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手掌贴上了少女冰冷的脸颊。

    藉着那点温暖,黑发的少女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以爱维尔为中心,周围的碎砾和砖块在一种无形的力量之下,开始飞快地风化成沙。

    高温压迫着大气,发出着一种并不响,却重得能令耳膜发痛的轰鸣。在那低沉的大气之中,却突然破出了砖瓦碎裂的脆响与沉重的脚步声。黑盔的身影从熊熊火焰之中慢慢走了出来。那已脱离“人类”甚远的外形,也一步一步地来到火焰之外,显现了出来。

    黑色的甲块像骨骼一样覆盖在整个身体的上面,勾出了魔兽般的厚重的轮廓。伸出的头部有着强壮的颚部与坚硬的额角,身后则拖着一条同样覆满盔甲与硬刺的粗壮尾巴。而连接着头尾的后背高高隆起,沿着脊梁上长出了尖利的锐刺,两侧却还有一对翼状的层叠骨壳。肩膀两侧垂着两只巨爪,四趾状的握紧爪指却仍然占据了三分之一的长度。

    额角下方的深缝中现出了一对鲜红的双眼,黑色的魔兽打开了鄂部,朝着天发出的怒吼竟似龙鸣。

    背后层叠着的骨壳“哗”的一声展开,猛然喷射出银色的火焰。黑色的魔兽顿时如弹丸一般射上了天空,怒吼着向着空中的美丽人形高速冲击了过去。

    看到了银色的光芒飞速逼近,原本悠闲地静止着的奥梵突然失去了安静。身周漂浮着的六朵壳翼猛然颤动起来,它扭曲起身子发出了一声几乎撕裂空间的尖叫。

    三朵壳翼呼地升上了高空,从头顶朝着冲来的黑色的魔兽洒下如雨般光束。而另三朵则开始正面对准,开始了无规则的扫射。

    原本偶尔才不耐烦地射出一发的光束,骤然变得密密麻麻。围绕着的几个冒险者就只在一瞬间,不是被光束命中燃烧,就是被荆条抽下了地面。

    “小伊,你不怕死么?”抬头望着那斑斓闪耀的天空,爱维尔突然问道。

    “不会。”

    “为什么?”

    “你很吵呢。”少女将手臂遮住在了额头之上,冷淡的声音里透着无法掩饰的疲惫,“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地死去么……”

    “但是可以聊天的话,反而比较难得吧?”

    “好吧,那就聊……因为死亡对我来说只是一次休息。”伊希斯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淡淡回答道:“……在那持续久远的,不知从何时开始,也不知道何时结束的使命之中,即使祈求也不一定能得到的……休息。所以,没什么可怕的”

    “……你呢?”睁开眼睛,伊希斯向爱维尔投去了有兴趣的目光。

    爱维尔仍然望着天空。即使那是不时闪过的光束与爆炸的火光,只会令人心惊的天空,也没有改变她那仿佛只是仰望悠远蓝天一般的神色。

    “……我害怕。”她慢慢开口道,“因为生命,是我唯一剩下的几样东西之一了呢。”

    “那你还选择留下来,而不是早点逃走。”

    “啊……那是因为,如果同剩下的几样东西相比的话,生命其实是最没所谓的东西呢。”

    又沉默了一会儿,她苦笑了:“是不是很奇怪的想法?”

    “不,你只是还没明白而已……”伊希斯微微摇了摇头,“死亡的可怕,是因为它意味着无可挽回的失去。但是,失去的重点却并非是生命本身。生命那种东西,其实本身是没有任何意义。人们所害怕失去的,是那些可以直接温暖人心,为人心所需要的东西……对,正是因为这些东西被赋予到生命之上,所以才成就了人们所误以为的,‘生命的意义’。”

    “我想你所剩下的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就是那些吧……确实,如果那些不存在了,生命其实也没意义了。”

    侧头认真想了想,爱维尔微笑着点了点头。

    知道话题已经结束,伊希斯呼出一口气,再次闭上了眼睛。

    她们的身下,砖石横竖的废墟已经变成了一片硕大的沙地。无形的力量仍然存在,正一点一点地用那银白色的细沙塑造着某种类似浮雕的形状。

    瞬间被纵横交错的光束锁住了身周,黑色魔兽却突然收紧双翼,夹杂在雨般垂直射下的光束中向着地面坠去。交织扫射的光束在身后紧紧跟随,贴着他的尾尖来回切割着天空。

    光束群落下地面,覆盖下了一层爆炎的地狱。黑色魔兽却在撞上地面之前张翼缓冲,然后银焰强行喷射扭回了体势,几乎是贴着地面冲出了爆炸的云团之中。

    奥梵尖叫一声,翼壳上的光斑立刻改变了攻击模式。高空的三朵降下连接天地的光柱,从后面向着黑色魔兽切去;而身旁的三朵也停止了光束的扫射,改为了无数小型光弹的连射。

    暴雨般的光弹朝着贴地飞行的魔兽倾倒而下,射击的焦点区域瞬间就被爆散碎屑所升腾成的灰云所笼罩。紧跟着射击焦点与光柱的不停移动,灰云在废墟上一路划出蛇形般蜿蜒的曲线。虽然看不到那黑色的身影,但那团灰云的移动速度却明显的越来越快,向着奥梵的脚下窜去。

    瞬间突至奥梵的正下方,滚滚的灰云却突然停在了原地。奥梵也停止了光束的射击,将所有的壳翼收回到了身边,围成了一个圆环。

    战场就那样突兀地静止了下来。只有那堆灰色的烟云仍在慢慢沉降着,颜色渐浅,一点点显露出了里面某样黑色的轮廓。

    那巨大的黑影突然从里面冲出,撞向了半空之中的奥梵。

    壳翼组成的圆环瞬间转向水平,六道光矛向下刺出。倒悬的光之锥阵的尖端上所串着的黑影终于显出了本体,却竟然是一所房屋。

    同时,龙形的黑影却已经出现在了奥梵的正面。魔兽的眼中红光一闪,巨爪便要挥下。

    奥梵面无表情,环翼上却突然刺出数十根荆枪,瞬间扎透了魔兽的身体。巨爪停留在奥梵面前不远处,却被钉住手臂上的荆枪所阻,再也没办法往前递近半寸。

    黑色魔兽沉默着,巨爪的前端却突然在奥梵的面前聚出七彩的光点。而从两个超越人类的存在搏斗着的场所之外,左侧的山丘上也暴然泼来了一场无数的火球与冰刺构成的大雨。

    虹光与火雨几乎同时到达,然后就是连串的爆炸。浓密的黑烟瞬间同时向着上下两侧滚出,完全包裹住了奥梵的身体。

    散去的黑烟后面,露出的却是两面金色的墙壁。一面挡在黑色魔兽与奥梵的之间,另一面则挡在奥梵的侧面。墙后的人形,完好无损。

    两面墙壁裂成了无数排列整齐的金色小板,然后旋转着翻回了空气之中,不留一点痕迹。

    墙壁消失的瞬间,刺穿着魔兽的荆枪却软化成了荆条,猛地一下子将黑色的魔兽朝着火球射来的山丘砸了过去。

    黑色的魔兽沿着几乎看不出弧度的直线撞入了惊慌失措的冒险者群之中。刚刚完成一轮合奏,排列紧密的默法术士们完全没办法回避,就那样被从天而降的铁球从阵型的中间血肉飞溅地碾出了一条通道。

    奥梵的虹色光束紧跟着扫来,剩下的人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叫就直接在那无法直视的白色中化成了气体。

    从又一幢被撞毁的房屋中站起身来,黑色魔兽从周身的伤口不停地洒下吱吱作响的灼热鲜血,用越来越显得蹒跚的沉重步子走了出来。

    残缺的双翼再展,喷射出的银炎代替了怒吼,他再次向着空中的人形冲了上去。

    “爱维尔,把我放下去吧。”伊希斯突然开口。声音微弱,却仍然一丝不苟的清晰,“我差不多要到失去意识的时候了。然后再过几分钟,我就会彻底死掉。到时候,失去控制的血会涌出来,沾你一身的。”

    爱维尔摇了摇头,抚了抚伊希斯的头发:“不,我不会让你死的……”

    “打算叫醒在你体内沉睡着的东西,并且把身体交给她吗?”

    “被看出来了呢……”

    “它正在一块一块地吞吃与替换掉你的存在,动静已经吵到让我没办法安心睡去了……”伊希斯冷哼一声。顿了顿后,她问道,“这样看起来,几分钟之后就会到达后悔也来不及的程度了。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做么?”

    “嗯。”

    “……你愿意赌就赌吧。反正就算再出来一只奥梵,也不会比已经有一只更差了。”

    “不会的,我相信她。因为她虽然一直睡着,但与她朝夕相处的我却始终感觉得到……”俯身拥住伊希斯的头,爱维尔露出了微笑:“……那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呢……”

    银沙地上,排列成行的凹凸黑色符文正围绕着女子,螺旋着向着她的身下一步一步地转进。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