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二章 警告与咆哮(2)

第二章 警告与咆哮(2)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一直到脚步声也从远处彻底消失,老国王才咳嗽了一声:“你们看,这件事现在该怎么办?”

    群臣们这才如同恶梦惊醒一般,重新交头接耳,纷纷地低声议论了起来。

    首先站出来的,仍然是首相泰拉:“陛下,我看……其实把安妮娅交给他们,也是无妨了。”

    然而还没等老国王有什么反应, 对面却另有一人对着他怒喝道:“泰拉!这么轻易就被那帮神棍的把戏吓破胆子了吗??”

    “陛下,绝对不能把安妮娅交出去!”满脸怒容的洛卡亲王从大臣中走了出来,激愤地在老国王面前挥着手,“我里斯安等待了足足五年,才从神殿手中抢到这一个咏星的名额。而安妮娅就任仅仅不到半年,她们就宣称她已经到达了界限,急着要把她收回去……”

    “连低微的走卒,马前的车夫,恐怕都看得出神殿对我里斯安别有用心!”他顿了顿,重重哼了一声,“哼!要知道人王战争以来,从没有听说过哪一国的战争咏星侍奉王家的时间有少于五年的!”

    “神殿的确不可不防。”首相摇头晃脑地肯定着,然后却又话锋一转:“然则,现在还不到和他们翻脸的时候。我们仍然依赖神殿为我们培养战争咏星。激怒神殿,那便意味着在将来的五十年内我国再无可用之咏星。”

    “你也知道战争咏星的重要。那在这和德鲁的战事正紧的时候,你还打算把安妮娅交给回去?若然现在失败,你便是考虑到五十年后又有何意义?”

    “亲王殿下,您的消息可真不灵通。”首相满脸不愉快地面向了亲王,反驳道,“难道你不知道,德鲁的战争咏星也已经被奥梵袭击失踪了吗?在这时候交还安妮娅,这简直是天赐良机——既不用担心和德鲁的战争,又不用激怒神殿。”

    “没错!但这也是我们的大好机会!他们失去了咏星,只要我们还留有安妮娅,那德鲁便不堪一击!”亲王激动地振动着双臂,高呼着,“而只要能趁此机会拿下德鲁,五十年……不,一百年之内我们再不能从神殿那里得到战争咏星又如何?我们已经统治了整个德赛鲁艾,已经无人能威胁我们!”

    “我不得不认真提醒您。”首相撇了撇嘴,对亲王的狂热完全不以为然,“我们的敌人并不是只在德赛鲁艾。您忘记摩尔帝国那只庞然大物了吗?”

    “从德赛鲁艾分裂为十二国以来已经过了三百年。即使是在松散的协防条约之下摩尔也没有敢进犯过,而要是我们里斯安一统德赛鲁艾,你觉得我们反而会更害怕它吗?”

    “亲王殿下,您搞错了两点。首先从利益上来讲,摩尔不进犯只是因为分裂而忙于内战的德赛鲁艾对它不会构成威胁。第二从实力上来说,威慑住摩尔的正是十二国的咏星。”首相冷笑着,将原本竖起的两根手指一根根掰了下来,“而如果出现了一个统一,和它几乎拥有差不多大小疆域,可以威胁到它存在的德赛鲁艾;而幸运的是这个新出现的大国却不拥有任何可以抵挡它的大军的咏星……你以为摩尔会怎么做?”

    看着语塞的亲王,首相断然地一口气说了下去:“所以,我们绝对不能与神殿决裂。而因为这一点,我们必须把安妮娅交给他们……”

    “我拒绝。”一个冰冷阴沉,同时听得出满载怒意的男声突然响起,让正对着亲王意气风发的首相一下子噎住。就连之前如同死去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安妮娅,也猛然一个抽搐,抬头望向了门口。

    军靴,长裤,名贵的皮草。头发被剃到仅仅冒出脑袋寸许,耳垂与鼻孔还挂着金色的环。声音的主人,一个脸色阴沉得令人害怕的青年男子踏着不急不缓的步子走进了大厅。

    安妮娅已经在瑟瑟发抖。

    差点没背过气去,首相转身气急败坏地地怒喊出来人的名字:“阿斯瑞!”

    年轻男子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继续沉着脸色,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慢慢走到了安妮娅面前,停下脚步。

    “站起来。”他命令道。

    片刻僵硬之后,安妮娅还是哆哆嗦嗦地从地上慢慢爬了起来。畏缩地站在阿斯瑞的面前,她将双臂紧张地缩在胸前,似乎随时就要抬起来,护在侧脸低垂着的头上。

    “抬头。”

    只得一寸寸地抬起了头来,安妮娅终于无处可逃地对上了阿斯瑞的视线。

    然后,男子面无表情地扬起手中的手杖,狠狠地往少女的脸上抽去。

    连惊叫声都来不及发出,手杖破空的嗖声紧接着响亮的肉体抽击声,少女的身体已经倒地滚出了半米开外。喘息着撑起身子,安妮娅用手紧紧捂着迅速肿胀起来的脸,磕碎唇舌的鲜血从指缝间响亮地滴落,却仍然低着头不敢说一句话。

    “我明明叫你不要出来,就乖乖呆在房间里的。你把我的话放到哪里去了?……站起来。”

    待安妮娅摇摇晃晃地再次站了起来,她的另一侧脸颊就马上又挨上了一记沉重的耳光。还没站稳两秒,少女立刻又朝着另一个方向踉跄地跌了出去。

    走近在蜷缩在地上的安妮娅,阿斯瑞毫无怜悯地一脚将沉重的军靴踢上了少女的胸口。身体瞬间弓紧,安妮娅张大了嘴巴,却痛苦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视线低低撇视脚下的少女,阿斯瑞冷冷说到:“……蠢货。”

    这个时候,几乎惊呆了的首相才刚刚反应了过来。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恐惧,他指着阿斯瑞,却颤抖了好半天才说出话来:“阿……阿斯瑞!你这个魔鬼!你在对我女儿做什么!快住手!”

    阿斯瑞却只是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滚开点,老混蛋。我教训我的女人,你可没什么资格跳出来说话。”

    “你说什么!她是我女儿!”

    突然转过身,阿斯瑞将手杖指向了首相,爆发式地大吼了出来:“听好了,老混蛋!作为一个咏星,安妮娅是里斯安和王座上那个老家伙的人;作为一个军人,她是我第一军团的人!就算仅仅作为一个女人,在你把她送去做咏星并且给了我以后,也不再是你女儿,而只是我阿斯瑞的人了!你凭什么跳出来指手画脚该把她怎么样怎么样??”

    “她是我的女人!我想怎么打你都管不着!”他大吼着,又往安妮娅身上狠狠踹了好几脚,然后却突然冷静下来,用毒蛇一样的眼神盯住了首相:“……但是,也只有我才能处置她。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们谁也别想把她带走,送到那群狗神娘养的**手里去……连想都别想……你听懂了没?你这条早该进棺材的老狗?”

    一下子被震慑住,首相僵硬地继续指着阿斯瑞,却只在喉咙口滚动着无意义的音节,什么也说不出来。

    冷哼一声,阿斯瑞转身沉默着向王座上的老国王行了一个礼,然后便拽着安妮娅的衣领,一路几乎是将她在地上半拖着走了出去。

    首相颓然地放下手来,捂住了自己的脸。在指缝间,他用谁也听不清的含糊声音自言自语道:“……不配为父……么……”

    ……

    即便外面照来的明媚的阳光也驱不散阴沉的气氛,阿斯瑞正一言不发地在王宫的回廊上走着。安妮娅表情黯淡地垂着头,在他身后几步开外紧紧跟着。经过御医的处理,她的脸已经消肿,只是还看得出些许未褪尽的瘀青。

    猛然停下脚步,阿斯瑞戒备地看着前方两名身着华服的男女。

    “好久不见,阿斯瑞。征战辛苦了。”雍容的男子大方地脱下手套,将手向着阿斯瑞摊开了过去。

    阿斯瑞却没有伸手去握那男子伸过来的手,只是表情冷淡地站在原地:“抱歉,大王子。老头子交代过,你和二王子我都不可以靠近。”

    收回手,男子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僵硬,但很快就又将那温和的笑变化得自然无比:“呵呵,你在说什么呢,阿斯瑞。这只是很普通的兄弟之间的亲近而已。”

    “对了,安妮娅的事情我听说了……”不着痕迹地迅速岔开了话题,他没有再去看阿斯瑞,却是望向了躲在阿斯瑞身后的安妮娅:“我也觉得把安妮娅交回神殿是不妥当的事情……我现在,就是要去就此事劝说一下父王。”

    阿斯瑞皱了皱眉头,但脸色却也确实柔和了一些:“……我会记得殿下的善意的。”

    “哈哈……不用在意,也不用说这些容易让父王误会的话。”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却把身后的女孩拉了出来,“我只是因为被莉凡缠得受不了了才答应帮忙去说上几句话的……安妮娅,莉凡可是盼你从前线回来很久了,想来有很多话要和你聊吧?”

    “安妮娅!你总算回来了!本来还以为你完成神殿的典礼之后还会回来,可没想到马上就被送去了前线,结果一去就是三个多月,到现在才回来……这段时间里,我可想死你了!”男子身后那名十五六岁的活泼少女,早就按捺不住地飞奔了过来,如燕子一般擦过阿斯瑞的身边,一把拉住安妮娅的手兴奋地说了起来:“怎么样?神殿好玩吗?听说神殿的姐姐个个都是大美人哦?典礼隆重吗?据说咏星的正式礼服都是经过女神亲自祝福的,都是人间所没有的美丽?等下一定要穿给我看看啊……”

    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少女让安妮娅一脸的不知所措,完全跟不上对方兴奋的思路:“那个……莉凡公主殿下……”

    “对了对了,安妮娅……成为咏星到底是什么感觉?安妮娅一定要给我讲讲哦。对了跟你说,原来我那次的测试是通过的哦!但不知道为什么父王不肯让我去,还骗我说没通过……真过分,我明明和安妮娅约好要一起当上咏星的。”小公主不满地鼓起腮帮子,望着安妮娅的眼里却满是倾羡的神色,“结果你能去了……真好。”

    安妮娅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阿斯瑞一把拉过她,向着男子和少女打了个招呼:“那么,不耽搁两位了。我们先告辞,还有些军务需要处理。”

    “好的,有空再见吧。”

    “那么我先去找父王了,安妮娅,等下我再来找你玩哦~!”

    背对着离开的两人,安妮娅如同石膏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地站立着,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扭曲得如同地狱的恶鬼。

    “羡……慕?”浑身颤抖,安妮娅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发出了糁人的低低笑声:“阿斯瑞……你听到了吧,她竟然说羡慕我……运气好……不对,不是运气好,是因为她是公主,所以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被安排远离那种命运的她,却羡慕被自己的父亲亲自送进那里的我?太好笑了……”

    阿斯瑞没有命令安妮娅停止,只是坐上了回廊的围栏,抱着肩膀静静地看着她。

    直到她渐渐平静下来,他才阴沉地开了口:“我会让他们承受到同等的痛苦的……有一天。”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