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三章 束缚是孱弱的镣铐(1)

第三章 束缚是孱弱的镣铐(1)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三百多年前的里斯安利亚曾是一所要塞;一所为了抵挡摩尔帝国那个庞然大物,而盘踞在德赛鲁埃最西北的埃克蒙德山脉之中的巨大军事要塞。

    而即使是在里斯安建国已有三百年之后,这座被立为王都的城市也仍然没有一丝一毫他国王都所应有的雍容华贵。同构成它的那些被附近唯一的建筑材料——埃克蒙德的灰黄花岗岩所堆积起来的建筑物一样,里斯安利亚的整个城市都充溢着的战争的气质:粗壮,简陋,毫无美感却耐用。连花岗岩上黑色的花纹,都令人不时地生出仿佛是刚被战火硝烟燎烧而出的错觉。

    但即使是这样的一座城市,“全副武装的骑士在街道上巡逻”这件事,也绝非普通的光景。虽然看上去除此之外的生活一切正常,但不寻常的重压气氛已经使得市民们的交谈之声开始不自觉地降低。并且,总是不由自主地将视线往那些骑士们的身上撇去。

    身着整套板甲,腰间挂着长剑与钉锤,甚至连硕大的塔盾都被毫不嫌弃地随身背着;走在街道中央的这两名骑士绝对称得上全副武装。只是前面的年长者没精打采地踱着步,眼神几乎始终耷拉地着看着地面;而在他身后的年轻骑士却相反地绷紧着身体脸涨得通红,似乎在拼命忍耐着什么。偶有人多看两眼,年轻骑士便立刻面色不善地瞪回去,只看得人以为他马上就要冲上来而落荒而逃。

    “维特,放松,放松点……你把小孩子都吓到了。我们是来巡查的,不是来抓人的。”老骑士用没精神的声音说到,垂着的头倒更确实像是在巡查路上的蚂蚁。

    年轻的骑士维特却赌气似地转开头去,什么也不回答。

    老骑士叹了口气,却也不再开口劝说些什么。

    正在这时,两人前方的人群中却是突然一阵骚动。一个面色慌张的男子仓惶地从人群中一路撞了出来,朝着两人的方向冲了过来。

    “城防!城防!抓住他!他抢了我的钱包!”人群后方传来的喊声立刻说明了一切,年轻的骑士顿时一扫之前的郁闷表情,兴奋地咬着牙,捏着拳头就向着那个抢劫者迎了上去。

    那个男子也是刚刚冲出人群,一抬头却看见面前是两个骑士,立刻脸色一白。但显然已经退无可退,脸色激烈地交换了几瞬,他竟从衣内掏出一把匕首,大吼着朝年轻骑士扑了过来。

    维特却是不闪不避,甚至连腰间的长剑都没有撩起,而是直接暴喝着一拳抡去:“去你妈的!”

    “锵”的一声,简陋的匕首从骑士的胸甲上瞬间滑开,连条划痕都没有留下。骑士的铁拳却直接砸上男人的胃部,发出了像是打击沙袋一般的沉闷响声。

    倒霉的男人身体瞬间佝成虾形,翻着白眼吐出污物,软软倒了下去。

    挥挥手示意赶来的城防军赶紧过来善后,年轻的骑士长长吐出一口气,这才不再有憋屈的神情。

    “解气了吧?”老骑士翻了翻白眼。

    “当然……这是什么混蛋命令,我从队长宣布就一口气憋到现在。”年轻的骑士狠狠地说道:“竟然要我们红盾骑士团去防备第二军团?去防备可以将部队的侧翼放心地交给他们的战友?”

    “你怎么知道是第二军团?”

    “我又不是傻瓜!不然为什么只是一个巡逻,团长却要我们带上对军势用武器?除了第二军团,难道还会有其他国家的咏星跑来袭击里斯安的王都不成?”维特生气地拍了拍腰间的武器。入鞘的长剑还看不出什么异样,但那把钉锤上可荡漾着神秘的微光。

    老骑士叹了口气:“形势所迫啊……”

    “什么形势!阿斯瑞大人和安妮娅小姐会叛变?这种谎言连三岁小孩子都不会相信吧?真不知道陛下怎么就会被那几个女巫迷惑了。”

    “……你最好对世音神殿的那几位女士多些敬意,好歹她们也是侍奉神明的祭司。”

    “骑士们敬他们的陛下,敬勇敢的战友,甚至也敬有着高洁品格的敌人。”年轻的骑士表情庄重地摸了摸胸前的皇家徽记,神情中充满了坚毅,“但不会敬某个在战争中败给了先王们,然后就像地鼠一样一躲就是几百年,只会幕后操纵,自己却再也不敢露面的神……自然更不会敬她的那些仆女和走狗。”

    “原句是‘……却决不敬那些只知奴役与玩弄,肆意践踏着人之自由高贵的神灵,以及她那些暴虐残忍的仆从。’!别乱改先灵的名言!”老骑士却一脚踹在年轻人的膝盖窝里,一下子把装腔作势的他踢得差点跪下,“既然你还记得要敬我们的陛下,那就给我好好服从命令,认真巡查!”

    “知道了知道……啊”维特没好气地应着,气哼哼地回头就走,却鲁莽地一下子撞上了某个人。

    “抱——”道歉声尚未出口,在战场上生死搏杀而得来的危机感却让他全身的神经瞬时一颤,立刻前猛地一拱撞开了来人,然后抽出长剑反手劈下。

    金鸣之声响起,对方显然挡下了这一击。但骑士刚打算斩出第二剑,却惊觉手中的长剑纹丝不动,怎么也拉不回来了。而当他定睛一看,更是大惊失色地发现对方竟然是用从手腕到胳膊窝的整个上臂内侧完全挡下了刀刃,更是将长剑的前端牢牢抓在了手心中。只不过,那是一只从手臂到指尖,每一处都覆盖着充满金属光泽的黑色甲胄,有着魔兽利爪般凶猛气质的手。

    “都给我住手吧,这应该是一个误会!”

    被身后老骑士的声音一喊,维特才从愣神中醒悟了过来,但也无奈地发现自己已经泄去了战斗的气势,也不得不有了收手的念头……但无奈,对面那个穿着破旧斗篷的战士虽然也被老骑士喊停,但却仍然维持着警戒的态势,抓着剑刃的爪指上的力度一点都不放松。于是维特只能继续紧张地与那名战士对视着,被他那灰暗的眼神看得身上越来越毛,几乎压抑不住抄起腰间的另一把钉锤砸上去的冲动。

    还好这样的僵持没维持多久,那个战士的身后便转出另一个矮小的身影。应该是战士的同伴,这个将脸都深深藏在斗篷兜帽之后的小个子拉了拉战士的衣服,示意他放开了维特的剑。

    “……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被人突然靠那么近,反应大概会有点过火。”战士后退了几步。臂上的黑色的甲胄在手臂放下的过程中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转眼之间重新垂回身侧手臂上已经是再普通不过的皮甲。

    老骑士连忙客气几句,就拉起还在发愣的维特转身走开了。

    从短暂的战斗之后便始终未发一言,一直到身后的目光被人群所隔绝,维特才松驰下身体,吐出了一口气。

    “那家伙杀过多少人……刚才撞进他怀里的时候,光是那杀气就让我差点以为自己会被切碎……”摇了摇头,他又焦虑地停下了脚步,“不行,那家伙太危险了,不能放任他就这样……”

    “都叫你别惹事了!”老骑士却一巴掌拍在维特的后脑勺,翻了翻白眼,“一个从外地来的挺强的冒险者而已,每天来里斯安利亚的这种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到底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好好做你的事情,继续巡逻!”

    “但……但是你也看到他那盔甲样的武灵了……不需要媒介武具而能自行凝结出实体的武灵……”维特委屈地摸摸头,“有这样实力的家伙,万一他去行刺陛下怎么办?”

    “保卫陛下的,自然有陛下身边的那些大师。轮得到你什么事?”老骑士满脸不屑地教训道,“作为骑士,我们的使命是在战场之上的效忠,你给我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呃……但问题就是这里怎么看也不像战场啊……”维特扫视了下四周的小摊贩,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消沉懈怠的表情。

    “唔……总,总之,陛下所指定的地方,就是战场!所以你别给我偷懒,好好巡逻!”伴着脸命令完,老骑士忍不住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嘀咕道,“真是,明明一件没什么的小事都要联系上大义和骑士道才说的通,所以我才讨厌毛头小伙……”

    纵然不服气,但既然自己一旦有什么异动,屁股就会被狠狠踹上几下的缘故,维特也只得无奈地认真巡逻了。

    而在人群的另一边……被维特所攻击的战士正是进城没多久的莱恩。最后看了几眼那两名骑士钻入人群的背影,他这才转身跟上了矮小的同伴,一边走一边抱怨道:“这座城市是怎么回事……骑士已经多到住不下所以满大街逛悠了吗?才走了这几步路就遇到了几组。”

    “看来情报没有错。”依然藏在斗篷的阴影之下,伊希斯送出了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细小声音,“里斯安的形势已经到了这地步了吗……”

    天真是“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不知道,总之先等待机会吧。”

    “喂……”莱恩没好气地用手肘挤了挤少女的肩膀,“你是什么都没想好就直接跑过来的吗?”

    “不,只是我没预计到竟然会有神殿祭司和蚀印咏星。本来是打算让你直接杀进去就好了的。”

    “有也没关系吧?不能顺手干掉吗?”

    兜帽一歪,伊希斯抬起头来,用一种惊奇甚至是诧异的眼神开始上上下下扫视莱恩。

    “……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啊!”

    伊希斯没有回答,只是停下了脚步,就在路中间闭上了眼,似乎在专心致志地感应着什么。神妙的气氛维持了好一会儿,她才吐出一口气,转过身对莱恩说道:“找到了……走吧,带你去看个东西。”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