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四章 那荧绿交汇的河流(1)

第四章 那荧绿交汇的河流(1)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本就悠扬的旋律由草笛那萧索的音色所发出,莱恩感觉自己的灵魂像是处在一片深到不见阳光的海之中,没有着脚之处地不停下沉。而那看不见的黑暗背后的水压的压迫,更是让他除了悲伤什么都想不起来,除了痛苦什么都做不了。就在那仿佛连时间的流动都被吞没了的深渊之中,他不停下沉着,直到下方似乎出现了一些血色……

    身体一颤,莱恩猛然睁开眼睛,然后沉默不语地按住了上腹。还差一步,险些就触到了那些他连想都会回避去想的记忆。因为就像刚才那样……即使只是浅触即停,泄露出来的那些就已经……明明只是没有实体的东西,此刻却真的让他感觉自己痛得几乎直不起腰来。

    仿如隔世的陌生感维持了好一会儿,连身后喧嚣的街道之上的马车铃声听上去都像是隔着棉花。莱恩深深呼吸了好几口,才终于平静了下来。

    扭过头,他却有些惊讶地看到伊希斯也同样脸色认真,注视着那个刚才拉走他灵魂的吹笛人。

    不过少女显然没有像他一样魂游。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注视,她一开口就满是嘲讽的语气:“睡醒了?”

    莱恩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不知为何突然有种做坏事被抓到了的羞耻感。他慌忙解释道:“这……这是我家乡的曲子,所以一不小心听入神了……额,我说的不是翠金。”

    伊希斯却似乎已经对这件事失去了兴趣,直接转过了身去:“听够了就走吧。”

    莱恩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顺手摸出一枚硬币向吹笛人丢了过去,便转身准备扎入人群追上前面伊希斯。

    银币落地的脆响之后,笛声却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迟疑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位客人……我……不是乞丐。”

    刚半转过身的莱恩顿时僵直在原地,扭头与同样一脸愣神的吹笛人对视着,两人的脸上同时开始堆出了尴尬。

    急中生智,莱恩强笑了起来:“不是不是,我是觉得你笛子吹的太好了,哈哈哈……”

    “但是……我也不卖艺啊……”

    莱恩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笑又立刻死在了脸上,只能继续盖着那死尸似的僵笑,继续与吹笛人大眼瞪小眼起来。

    吹笛的男人看样貌似乎只有三十多岁,却有着一头如衰弱老人般的灰白色乱发,毫不梳理地胡乱垂在脸上,把左眼盖得严严实实。全身上下的气质都稀薄不已,这男人却惟独那只露出的独眼泛着奇异而神秘的气息。虹膜是最幽深潭水的翠绿色,瞳孔黑得好像可以吸纳一切般无底;那只眼睛若不去认真看也只是一样普通,但如果真的对视上片刻,却让莱恩不自觉地产生了那眼睛通往某个更深邃世界的感觉。

    随便地坐在街边屋檐下吹着草笛,这男人全身上下只着一件破旧的白色衬衣与一条同样破烂的黑裤,再加上放在盘起双腿边的一个大箱子,除此之外便一无他物。如果没看到那只奇异的独眼,这个男人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流浪者的样子,所以莱恩才会一时怜悯地地将那枚价值不小的银币投了出去,却没想到完全是自己误会了。而且问题现在那枚银币既已投出,总不能厚着脸皮再去重新要回来吧?这样不是更加失礼?于是这不上不下的尴尬处境,顿时令的莱恩完全不知该怎么做好。

    “算了……既然是被理所连接的话……”白发的流浪汉深深叹了口气,终于站起身来捡起了银币。将银币在手里捏了捏,他想了一想,然后抬头将那只深邃的独眼望向了莱恩,“这位客人,我自我介绍下吧。我叫银古,是一个歌灵师。拿你一枚银币,我给你看看命理如何?”

    一见终于有了双方都可下台阶的借口,莱恩立刻大松一口气。又看了几眼模样怎么看都很落魄的中年人,他在心中连连点头:原来是个歌灵师……难怪会打扮的像个流浪汉。反正歌灵师一个个都神神秘秘的,有什么怪癖都不奇怪。

    刚才返回到莱恩身边的伊希斯却在这时候插话进来,语气不善:“歌灵师为什么会去做算命这种街头骗术?”

    银古却不一点生气:“……命理可不是算命啊。”

    背靠着墙壁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外表落魄的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卷好的烟,也不点燃便塞进了嘴里,悠悠地吸了几口之后才将翠绿色的独眼投向了少女:“……要知道所谓的‘命运’,其实也是一种‘律理’啊。”

    看着莱恩和伊希斯两人同时皱起眉头,他满意地点点头,边点燃了口中的烟边继续说了下去:“嗯,就是六阶中的律理,根源最初的展开……”

    “律的话,大概都能理解,那便是这世界的规则。但是什么是理呢?”银古抬头看着自己吐出的灰烟飘上天空天空,本人的表情语气却也和那烟雾一样的稀薄,“律,是根源的流出。而理则是单条律的流向;多条律的交织;以及,无数的律所形成的一张网。律决定了理的性,理体现了律的质。其实就是一句话:理,是律的阶内展开。”

    “啊……这么解释是不是不太容易听懂?”直到那一团灰烟终于在高空稀释到看不见踪影之后,他才终于低下头来,向着莱恩摆摆手,然后抽上了另外一口,“我来举个例子吧:将一块石头抛上天空,这块石头最终必然会落下,这是律。而如果有人站在那石头下面,那他就会被石头砸到,这就是理……明白了?其实所谓的‘理’,就是‘命运’。并不只是人的命运,而是只要是被律所照耀下的万物,都会有的‘命运’。你可以这样理解:理,或者命运,就是一些被律所注定而会发生的事情。”

    “你看,当律只有一两条,而且简单得可以为人所理解的时候,所决定的‘命运’也就是‘站在石头下面被砸到’这样,谁都能明白的事情。而如果由成千上万条律用非常复杂的方式交织而成,而且这些律本身又是普通人所无法理解的,那所形成的网……那最后的结果,就是出现一些看似非常偶然,却会产生重大结果,而且必然发生的事情。你想必听说过一个铁钉亡国的故事,听说过蝴蝶煽动翅膀引起千里之外的暴风雨的笑话,也曾经对一些无数次稍微的一念之差就会错过,但最后却还是发生了巧遇所惊奇不已。其实这些,都是一些复杂的‘理’。常人畏惧其不可知,却又无法理解与接受其必然发生性的,便称之为……‘命运’。”

    说完,银古便专心地抽起烟,不再发一言。

    莱恩自然是听的一头雾水。伊希斯却也露出了微妙的表情:“……第二法。”

    银古显然有些意外,不由得多看了伊希斯几眼:“没错,这就是第二法。小姑娘知道的不少呢?”

    伊希斯却没有理会他的疑问,反而是将更尖刻的目光投了过去:“好吧,我现在相信你是一个歌灵师了,还是来自静灵廷的廷师。但是就算你对第二法的理解再深,你也总不会告诉我,你可以改变律理吧?”

    “要改变律理,那只有根源才做得到吧……我只是有些特别的天赋,偶尔可以‘看到’律理的流向罢了。”

    “那么,你到底能看到什么呢?”

    “纠结……律理的纠结点。或者说,‘命运的转折点’,‘宿命的相逢’之类……。” 叼着烟,银古淡淡答道,“我之前说过,大多数的理,都是非常复杂的,而且其中的律也是人类所无法理解的。我虽然能看到,但也只是看到而已,看到和理解还是差很远的。所以我能做的,就能告诉你们,你们的命理会在什么时间与地点发生一个特别大的纠结而已。至于产生纠结的是其他的什么律理,代表了什么,会发生什么……我就帮不上忙了。”

    他用绿瞳随意地向两人瞥视了一眼,问道,“怎么样?要试一试吗?”

    皱眉沉吟片刻,伊希斯终于点了点头。

    “好吧。那我们马上就开始。”银古呼出口气站起身来。又打量了两人几眼,他突然开口吩咐道,“注意不要闭上眼睛。”

    “‘不要’闭上眼睛?”莱恩有些诧异地问道。一般只有要闭上才会特意吩咐的吧?

    “你没听错,就是不要闭上。”银古淡淡答道。然后,他自己却闭上了眼睛,站在原地开始悠闲地抽起烟来。

    等了好一会儿却没见任何事情发生,莱恩正犹豫着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银古却终于睁开了眼睛:“好了。”

    “……这就完了?”

    “嗯,不闭上眼睛就是这样了。”

    ……那不闭上眼睛到底是怎么样啊?银古的回答随便的让莱恩想翻白眼。然而他刚想继续问下去,却立刻被银古接下去的话吸引了注意力:“……唔,关于你们的下一个命理的纠结点的话,出乎意料的近呢。”

    “具体点来说的话,你们只要呆在这里等上一支烟的功夫,就会遇到你们的命运了。”

    莱恩沉默。不知为何,突然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总之就是这样了……即使你不相信,反正过一会儿你就知道真假了。”银古倒是不在意,一边说着一边背起了身边那个大箱子,随便地向两人摆了摆手就转身离开了:“那么,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也差不多该离开了。下次命理的交汇点,我们再见吧。”

    愣愣地看着那个衣着破旧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莱恩表情抽动了一下,最后也只得一脸无奈地转身将视线投向了女伴:“现在我们去哪里?回旅店吗?”

    “等。”伊希斯同样凝视着银古的背影,简洁地表示。

    “真的要相信他吗?”莱恩有些诧异,嘀咕道,“那种奇怪的人,接触到律理?说什么胡话……”

    伊希斯看了一眼莱恩:“……你知道静灵廷吗?”

    “知道啊,不就是在摩尔帝国境内的那个歌灵师的圣地么。”

    “那你知道静灵廷里有些什么人吗?”

    “不就是几个类似乎守墓人的歌灵师么……”

    伊希斯再次露出了类似看着无知白痴似的可怜眼神:“守墓人?我告诉你吧,静灵廷里那些歌灵师可不是那些你见过的骗子和术士。他们被称为廷师,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根源的人类……注意,‘最接近根源的人类’是指他们是人类,而不是指他们只在人类中最接近。不止是人类,歌灵,甚至更高层次的一些神……但只有他们,才是最接近根源,最接近那包含一切真理的。”

    “哈,照你那么说,我们刚刚见到的就是一位勾勾手就能改变这个世界的神了?”

    “不,我说过了,他们还是人类,而且还是‘最普通’的人类。要说能力,他们可能连普通的武者或者默法术士都不如。”

    莱恩迷惑了:“可是你刚才还说他们是最接近根源的……人类不是离开根源最远,所以最弱的存在吗?”

    “‘阶理解’,与‘阶存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有彻底理解了高阶,才能把自己的存在形式也转化为高阶形态。但是他们却不同,他们只追求‘理解’的加深,却完全不去考虑‘存在’的进阶。”

    “所以,静灵廷,在我们的世界里指的就是那样的一群人。他们对世界的理解甚至超过了律理阶,到达离开终极真理只差一步,他们称之为‘六法’的地方。”伊希斯总结道,“因此,如果有一个廷师在我面前,告诉我‘你的命运是如何如何’,那我会毫不犹豫地去接受和相信。因为他们确实有能力看到。懂了吗?”

    “我还是觉得很玄……”莱恩嘟哝道。

    但是他很快就因为一阵传来的吵闹而扭头望向了另外一个方向,露出了意外的表情:“等等,好像真出什么事情了。”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