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四章 那荧绿交汇的河流(2)

第四章 那荧绿交汇的河流(2)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和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一起,混乱和骚动从远处飞快地传播了过来。莱恩很快就看清,竟然是一骑高大的战马毫无顾忌地在人群之中狂奔直突,朝这边冲了过来。以道路不过可容两辆马车经过的宽度,本来道路的中央也有不少的人正在行走。那匹战马那么一冲,路人们纷纷慌忙躲避,连滚带爬乱成一片,到处都是惊恐的哭喊声。

    “都他妈给我滚开!别挡道!”横冲直撞的军马背上的骑手一脸暴怒地大喊着,一见有人来不及避开挡在马前,便毫不留情地将手中那一柄足有五六米长的武灵幻化战戟狠狠挥去。挡道者虽然不必变成蹄下肉泥,却也飞出五六米砸入道路两边的摊贩之中,又砸出一片混乱。

    看了看骑手的视线,判断他的目标倒并不是冲着自己和伊希斯而来,莱恩便懒洋洋地抱起肩,抬脚准备走向街边给奔马让道。但出乎他意料的是,伊希斯却在这个时候拉住了他。

    “拦下他。”拽着莱恩的袖角,少女看着疾近的奔马淡淡吩咐道。

    莱恩一耸肩,倒也干脆地转身回来,挡在了伊希斯的面前——只不过仍然是抱着肩,一点认真的姿势都没提起。

    军马转眼之间已经冲到了莱恩和伊希斯的面前。马上的骑手面对挡道的两人,想也不想就是一戟挥来:“滚开!”

    面对带着啸声横扫而来的枪杆,莱恩表情不变地举起了铠化右臂。长戟撞上手臂,以接触点为中的整个中段瞬间震成无数碎片,和前半戟刃部分一起四散飞去。

    这一结果让骑手在瞬间露出了惊诧的表情。眼中闪过一丝暴虐,他一言不发地猛一抓缰绳,军马扬起的前蹄便带着风雷之势向着下面的莱恩猛踏了下去。

    马蹄刚要落下,一只黑色的爪子却猛地冲了上来,一把将马蹄死死握在爪心。于是另一只前蹄提在空中划动着,两只后腿颤颤地原地踏着,一人半高的军马一时竟维持着这如同小狗伸手般的可笑姿势,怎么也解脱不得。

    骑手脸上一丝厉色闪过,却毫不迟疑地猛踏马蹬向后一去,整个人便从马背上弹了出去。

    果然下一刻,莱恩握着马蹄的爪臂便猛然往旁边一挥,高大的军马便整个横飞了出去。撞上路边坚固的石墙然后落地,连地面都震了两震,受伤的马匹横在墙角下,嘶鸣挣扎着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弃马的骑手半蹲在地上,死死盯视着莱恩,脸上的神情愈加阴历。而另一边的莱恩却毫不在意地接受着对方的仇视,有兴致地仔细打量起对方来。

    白色板寸,金色唇环,这和贵族通常的油头粉面比起来显得那样“出格”打扮,再配上阴厉的神情与沉默却巨大的压力;即使他的穿着是那样的华贵,莱恩也不会认为这样气质的青年会只是一个喜欢打猎的贵公子而已。从他身上,莱恩嗅到的是一种混合着铁嗅与硝烟的血腥味。

    “和冒险者不同的杀气……是来自于战场吗?”莱恩暗想。

    这时,却又有几骑从远处驰了过来,停在了短发青年的背后。其中几个一看就是军人的中年战士一言不发地下马,迅速分散在了青年两侧,隐隐形成了一个把莱恩包围其中的半月。但另外一个少女,却让莱恩看得一愣,心中猛然一跳。

    那个原本低头立在青年身后的少女,也带着吓了一跳的表情突然抬起头来。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莱恩,她又慌慌张张地重新低下了头去。

    回头看了一眼伊希斯,莱恩从心灵上将信息传给了与自己共生的契约者:“共鸣了……是咏星。这就是你要我拦下他们的原因吧?”

    “嗯……原来这就是命运的指引吗?正烦恼怎么避开蚀印和祭司来找到她呢……”虽然表情依然沉静,但少女的心灵可没有掩饰那种正掩着嘴恶毒地偷笑的感觉。

    “那么,马上动手?”莱恩扫了一眼对面那几个人,没觉得有什么威胁。

    “稍等,我需要先感应下蚀印和祭司的动向,一有空隙就会通知你的。在那之前,你就先和眼前这个年轻人玩一会儿吧……呵。”

    一声轻笑之后伊希斯便再无声息,莱恩却在瞬间感觉到有一丝若隐若现的冰凉从身上一扫而过。知道伊希斯已经发动了感应歌力的能力,莱恩也就放心地回过头去,重新把注意力放回了正与自己对峙的那一群人的身上。

    在莱恩与伊希斯几句无声的交谈之间,那个阴沉的青年已经右手虚空一抚,重新凝成了武灵长戟。但就在他看到莱恩已经回过头来,双眉一锁似乎打算再次冲上来之时,却被身后的少女死死拉住了。

    “阿……阿斯瑞!不要打架好不好?算了……是我们差点撞到人啊……”神色懦弱的少女嗫嚅着,低声恳求道。飞快地扫一眼莱恩,她不知为何脸色又是一白,身体也不由自主地一抖,“而且那个人……那个人给我感觉好古怪……”

    一边拉着青年,她一边将哀求的目光投向了旁边站着的一名中年战士:“杰拉德大师,你也帮我劝劝他吧?”

    阴沉青年却连看都不看她一样,直接一把抓住少女的手臂,粗暴地把她向后甩了出去。痛呼一声,少女踉跄着跌了出去,直接撞到了那名她之前求助的中年战士的怀里。

    “对不起,安妮娅小姐。我们‘骑士团’的职责只是保护咏星。”把少女扶好,杰拉德面无表情地用公式化的语气回答道,却不知怎么瞥了一眼阿斯瑞:“以及防止……”

    见阿斯瑞立刻回应以毫不开玩笑的杀意眼神,扑克脸的中年人若无其事地把某段话含糊带过,“……之类。总之,我们是无权干涉阿斯瑞殿下想做什么的。”

    见安妮娅还想说什么,阿斯瑞终于暴怒地向着少女直接咆哮了出来:“安妮娅你给我闭嘴!别来管我的闲事!”

    安妮娅立刻吓得锁紧双唇,哆嗦个不停。阿斯瑞这才又阴沉下表情,回头重新面向了莱恩。他慢慢向后拉出持戟的右臂,左手扶上戟身前端,然后将眯起的视线顺着戟尖瞄向了过去:“小子……你前面挡我道的时候,膝盖站得很硬啊……不过我阿斯瑞,马上就会让你永远站不起来的。”

    然后阿斯瑞就闭上了嘴,没有再多说一句。在他身周原本汹涌的戾气迅速沉淀下来,变得阴冷,轻薄。很快,他整个人都仿佛变成了一柄人形的刀刃,比之前的狂暴翻滚安静了许多,却更加的锐利与危险。

    “切!”感觉到了皮肤上传来的痛意,莱恩将双臂叠在胸前,瞬间覆上了黑色琥珀般的甲胄。

    同时,灵光围绕全身的阿斯瑞冲出。武灵加持后的速度轻易突破了肉体极限,他在眨眼之间已经冲至莱恩面前十几步处,弹出右侧身体,将持枪的右臂向前猛送出去。突击原有的动能加上突刺的再加速,长戟几乎化为了一道银光,直朝着莱恩的喉**去。

    莱恩将身体向后仰去,双腿一蹬,整个人几乎是斜躺着在空中向后飞了出去。戟尖处的枪头从他面前的空中刺过,枪头下方的斧刃则接踵而来,切上了他交叠在胸前的双臂。琥珀般的甲胄坚硬得像是金刚石,沉重的斧刃一时切不进去,只能在那表面上狠狠地划磨而过,擦出难听刺耳的声音。

    在斧刃冲出双臂格架的范围,落到自己的脸上之前,几乎与戟身平行着飞行的莱恩已经抬起左膝猛地撞上了戟杆,同时将右脚朝着阿斯瑞的下巴踹了上去。

    长戟顿时被撞得高高荡起,阿斯瑞狼狈地侧脸避开那从下面踹上来的一脚,自然也无暇顾及莱恩借着双腿踢出的惯性向后翻出两个筋斗,稳稳落在了他的攻击范围之外。

    第一回合过后,阿斯瑞自然是恨得咬牙切齿。只是莱恩也在心中生出了些许惊异,甚至忘了趁机由守转攻。

    只是这情形落在阿斯瑞眼里,却让他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恨恨一挥戟将脚边的地面砸得碎石乱飞,他将长戟从原来右手持左手扶的执姿改成了如大剑般的双手握持。微妙的停顿之后,阿斯瑞再次如电般射出,一口气冲至莱恩身前,扬起了战戟。之前收敛的狂暴这次完全从这次的斩击之上炸出,顿时把一柄长戟推动得气势有如巨斧。

    莱恩却面露思索之色。片刻踌躇之后,他没有再选择闪避,而是抬起右臂想要强行格挡下了这一击。

    虽然是和之前拦马时类似的情景,但这次的结果却是迥异。“咔”的一声,斧刃应声剁入那半透明的黑色臂甲之中半寸,顿时如同砸碎冰块一般碎屑飞溅。吞声咬牙,莱恩用左手死死撑住右臂,但身体却无法避免地被砸飞了出去。

    阿斯瑞面露冷笑地踏近两步,开始了连绵的攻击。用枪尖刺,用尖钩划,用斧刃砸。接近之处甚至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肘部和膝盖去同莱恩的甲胄相撞,用巨大的力量将他再次轰远。如同将所有的怒气都宣泄出来一般,阿斯瑞死寂却狂怒的攻击像是暴风雨,猛烈而毫无空隙。一时之间只听到不间断的碎裂之声,被笼罩在其中的莱恩几乎连站稳都变得无比的困难,双臂上原本光滑美丽的甲胄表面已经被砸得布满裂痕与缺口,如犬牙般参差难看。

    只顾的左支右挡,面色难看的莱恩早就在心中咬着牙对伊希斯大喊道:“伊希斯!这家伙有问题!这样的力量强度根本不是人类武灵什么啊!这力量……怎么跟前天做掉的那只恶灵差不多?!”

    里斯安第二军团的军团长阿斯瑞是一个可以将武灵实体化的高阶战士,这确实是一个人尽皆知的事实。但这并不能证明他现在拥有如此强的力量是件正常的事。人类之所以能够同歌灵恶灵抗衡,靠的是武灵战歌与默法术。但是人类本身的力量,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达到和歌灵与恶灵同样的水准的——毕竟,它们本身就是“能”阶的存在,“力的结晶”。

    不使用任何武灵战歌,而仅仅是依靠纯力量;阿斯瑞现在的战斗方式不像人类,倒更像是恶灵——自己就是这种情况的莱恩,立刻就感觉出事情的不对劲起来。

    “……那不是他的力量,那是来自于咏星的。他在从咏星身上摄取那原本用来召唤军势的力量……所以当然强大。”沉默片刻,伊希斯从心灵那端发来的回答。

    “战争咏星和星选者怎么可能有这种能力!”莱恩愕然,视线往阿斯瑞的身后一扫,却果然看见安妮娅面目苍白,似乎有些辛苦的样子。

    在战争咏星与星选者的组合之中,其实将“军势”召唤到这个世界只是咏星一个人的作用,星选者只是被咏星授予了对军势的代理控制权而已。或者说,所有的力量流动只集中于咏星的身上,而与星选者毫无半点关系。事实上星选者之所以会出现,主要是因为军势这样强大的武力与其被小女孩使用,当然是放在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人手里更有效率的缘故……另外再顺便替一些光是维持军势存在就已经精疲力竭的弱小咏星分担一下操控的精神压力而已。

    所以说,战争咏星确实是真正神赋的应选者,而星选者却只是毫无异能的凡人而已。因为身为应选者,所以才可以使用碎片那种上阶层的力量;而没有资质的凡人,只是接触都可能就会立刻被变成恶灵。因此,身为战争咏星的安妮娅和星选者的阿斯瑞,本来应该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现在这种情况的。

    更让莱恩觉得心头大寒的是:这种由星选者使用咏星之力的战斗方式倒不是没有,而是使用者应该,就只有——神殿的蚀印咏星而已。

    “当然没有……所以,撤退吧。”伊希斯显然也早已想到了这一点,感情平淡地发来了命令,“祭司和蚀印确实都没有注意到这边。但我发现竟然有两个其他不明身份的家伙早就埋伏在附近了……虽然还不能肯定是不是我们被盯上了,但还是别和你面前那只老鼠多纠缠了,我们马上走。”

    “收到……还是不习惯那。”结束与伊希斯的灵魂耳语,莱恩却发现自己仍然不由自主地动了嘴唇。稍微走神叹息了一下,当转回注意力时,他才发现阿斯瑞一记龙卷风一般的螺旋刺击已经突至面前,于是随手伸爪拍去。

    一瞬间简直感觉像是被全速疾奔的巨龙撞飞,阿斯瑞毫无反抗之力地任由手中的长戟脱手飞出,只留下了被庞大的力量差点扯到脱臼的手臂和一脸震惊的表情。

    身体甚至来不及做出下一步的反应,那只有着恐怖力量的爪子已经在瞬间移动到了他的头顶之上。眼睁睁地看着它落下,阿斯瑞几乎觉得已经可以看到自己无头的尸首。

    “碰”的一声,莱恩的爪子没有落到阿斯瑞的头上,却砸入一面闪着无数铭文的透明屏障之中。呆呆看着那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半球形屏障,以及嵌在屏障上那差点要了自己命的爪子,阿斯瑞足足愣了两秒才突然做出本该有的回避反应——倒地滚开。

    “什么啊,竟然连戒禁都有了吗?这不是跟蚀印越来越像了么……”伊希斯看着全力维系着屏障的安妮娅,一脸无趣的表情。

    咔咔的碎裂声中,屏障的球面以莱恩的抓指处为中心出现了无数裂痕,然后“砰”的一声碎成了漫天的粉末。同时,安妮娅如同被无形的巨捶砸中了脑袋一般,头猛地向后一仰,然后便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啊啊……还有反噬么?那还是不如原版的。”点了点头,伊希斯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阿斯瑞殿下,退后!”看到这样的情景,杰拉德终于没办法保持那张扑克脸了。在手中幻化出长剑,他大喊着踏出一步,同时长剑一挥:“斩!”

    几乎有整个街道那么宽的白色月牙被那把看上去平凡无奇的长剑挥出,呼啸着从坐在地上的阿斯瑞头顶擦过,向着莱恩袭去。

    刚想冲向阿斯瑞,莱恩见此急忙收手防御。白色月牙在撞上他双臂的同时就被磕得粉碎,可那无数的碎片却突然爆炸,庞大的气浪推得他又后退了几步。爆炸的威力转瞬便消散得干净,莱恩却也站在原地戒备地盯着中年人,一时不敢出手。

    杰拉德的剑似乎是很放松地垂着,但莱恩咬着牙发现自己陷入了大麻烦之中。想要逃走?不,别说是跑出几步,哪怕是只要他一转身,杰拉德立刻就可以先将伊希斯砍成碎块。更不用说,杰拉德身后那几个也同样武灵在手,已经走了过来的战士。

    趁此机会,阿斯瑞已经弯着腰跌跌撞撞地滚回到安妮娅面前,把她抱了起来。

    全身如筛子一般剧烈地抽搐着,连眼珠都在不停地大幅度翻动,少女唯一可以控制身体做出的动作就是把脸尽量转向了阿斯瑞。似乎想说什么,但牙齿不停地互相撞击之下话语完全无法成形,她最后猛然把嘴张到最大,出口的竟然是尖叫。

    高亢,刺耳,毫无转折,凶猛得像是将嗓子完全撕裂,持续十几秒仍不停息,简直惨烈得令人胆寒。

    然而令阿斯瑞都想不到去阻止安妮娅一下,甚至让对敌的杰拉德都变色扭过头来的却不是安妮娅的惨叫,而是另一种声音。如同被惨叫声召唤而出……不,应该说简直就像是以那惨叫声为食一般的,在安妮娅的尖叫声逐渐低弱下去的同时自己却越来越清晰响亮的,在城市的上空逐渐回荡起来的一种类似于笑声的古怪嘎嘎声。

    如同白色的内里被翻出了青色的鳞片,无数水母般的透明团状一层紧接着一层地从空中浮现出来,转眼便如同堆积的乌云一般覆满了整个城市的上空。随后,整片青色的天空开始不规则地褶皱,把无数如触须般的突出向着地面的方向挤了出来。

    莱恩抬头仰望着,问伊希斯发去了询问的灵魂耳语:“这东西怎么那么眼熟?”

    “当然,我们不是在到这之前的最后一个营地见过吗?”

    “恶灵?”莱恩一下子反应过来。

    “嗯……不过,照现在这情形看起来似乎可以归类入奴兽去了。”

    “……你说奥梵的奴兽???”

    天空上那些下垂的突出已经汇聚成了无数的球形,只被一根细的几乎看不见的根连接在青色蠕动的天幕之上。无数球体如同挂满在那青色天幕下的风铃,在风中一阵一阵地摇晃着,摇出那种或高活低的古怪笑声。尤其是在众人头顶上挂着的那一团,或许是因为发生中心的关系,竟比其他任何灵团都大上十几倍。

    就在众人都心惊胆战地看着头顶上那巨大的球体不停摇晃的时候,安妮娅的惨叫也终于被那古怪的笑声所吃尽,头一歪昏迷了过去。而几乎是在同时,那响彻上空的笑声也嘎然而止。悬挂在天空上的无数球体瞬间停止了摇晃,然后突然落下。。

    那团有着几层楼高的巨大灵体也砸了下来,正落到莱恩与阿斯瑞两方的正中间。腾起的灰尘一下子掩盖了所有人的视线,一片白蒙之中只看得到有一个巨大的形体正在剧烈的扭曲着,变形着。

    看着那有着锤子与刀刃的异形样子越来越清晰,莱恩却情不自禁地吹了下口哨。有这么大一个家伙挡着,别说攻击,杰拉德现在恐怕是连看都看不到他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冲到伊希斯的身边,一把将年幼的少女揽入怀中,两人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迷宫般的街道之中。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