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五章 天之熔炉(1)

第五章 天之熔炉(1)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在将近三百多年之前,德赛鲁艾还是一个占据了整个德赛鲁艾高地的大帝国,并且与高地之下平原上的摩尔帝国隐隐对峙着。而区分出高地与平原的埃克蒙德山脉,也就成了隔开这两个国家的天然分界线。在埃克蒙德山脉绵延千里的绝壁山体之上,只有一个位置有着一条天然的山谷足以通行着车马,而成为了连接着高地与平原的通道。于是为了扼住这一条通道,德赛鲁艾在山谷的出口处,几乎完全就是从山体上开凿出了一座巨大的要塞式关隘——里斯安要塞。

    三百多年过去了,德赛鲁艾早已四分五裂,里斯安也早已独立建国。城镇在关隘下交通方便的平原上建立壮大了起来,所防备的对象也变成了高地之上那些分裂而出的兄弟国家。于是从山体上开凿而出的要塞,就此同时失去了它的功能和意义。但那如站立的巨人般巨大的身躯,却还是会让看到它的人们觉得,它依然是一个俯视看护着脚下的里斯安利亚城的守护神。

    马蒂尔达此时就站在要塞的最顶端,超过九十度向外倾斜的山体向外伸出的最高与最外点。

    “嗬,视野果然很棒呢。”从巨石平台边缘的最外端眺望着下面如棋盘般袖珍的城市,玛蒂尔达全然不在意脚下就是千丈高空,甚至还饶有兴致地把大半个身体探入半空之中,弯腰仔细观看山壁上开出的那些窗口。

    而在她的身后,却是一片繁茂的殷绿。如果不是狂鼓的高风,还有几步之外那除了湛蓝空无一物的天空,这经过精心修剪的草地与园林几乎就会让人以为这是在皇家花园,而忘了自己正身处高出地面千丈之上的高台。

    于是马蒂尔达就站在这分界点之上,向前看一眼是自由的得让人想跳出一步坠落下去的天空,向回看一眼却是休憩得令人想躺过去闭上眼睛的草地。这现实交错的感觉,让她不由赞叹了出来:“‘空中花园’……果然不愧和德鲁的‘天之阶梯’一起并称为南大陆两大绝景的名声啊。”

    ……虽然连神殿的咏星都如此称赞让首相泰拉多少有些得意,但被拿来和死敌德鲁相提并论是怎么回事?翻白眼砸嘴此等不雅的举动确实有是失涵养而不能做出,但至少把下巴抬得高些,声音中多些不屑还是办得到的:“您是说德鲁那在百年前由祈愿咏星拉赫祝祈而出‘天之阶梯’?把那东西称为绝景而顶礼膜拜,不过是愚迂的的德鲁人难得沾得一次女神的荣光,就立刻受宠若惊大惊小怪罢了。难道他们以为女神那无所不能的威能,就仅仅只能表现为一座小山而已吗?”

    马蒂尔达被逗乐了:“泰拉大人,您可真会说话。被你这么一说,德鲁对女神的一心诚敬反倒是……?”

    “先不管德鲁人是不是真的心~怀诚敬……哼,但这种行为本身,却确是大大的不敬。”泰拉板起面孔说着,最后还是忍不住冷笑一声。

    马蒂尔达微微一笑没有再接话,然后却也看够了似的转身慢慢远离了绝壁边缘,重新踱回了花园中央。

    华丽的女祭司此刻,正一如既往地自顾自舒展倚躺着,由身旁的侍女向口中喂送着雪白的冰品。而坐在她对面的老人虽然穿着一样的王袍,此刻却全然不见之前大殿之上的糊涂与寡言,反倒是和蔼可亲,笑得像一只不怀好意的老狐狸:“丝堤雅大人啊……之前在大殿之上,我作为群臣的表率,自然需要以威治人。不过现在是私下场合,你我便不用如此拘束了吧?”

    “话说……”老国王把身子向前倾了一倾,竟显得有些殷勤,“这由我首相特意前往型月取经,为您制作的冰品,是否还合神使大人您的口味?”

    丝堤雅张嘴又从侍女递过来的银质小勺上啜上一口细致的冰沙,细细品味之后却还是皱了皱眉:“不行……用默法术制就的冰块终究不如天然结成的啊……晶格太过整齐所造成的结果,就是入口之后的感觉完全没有起伏。而且,本身的水质也不行。”

    “你们要是真想供给这种冰品的话,还是得和我们神殿一样,从维金北海最无人烟的纯净之境从海上直接拖一座冰山过来啊。”丝堤雅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泰拉,懒懒地晃了晃勺子。

    负责办理此事的泰拉险些一个踉跄,好容易才控制住了自己脸上的扭曲。且不说从北海绕过半个大陆到南端的德赛鲁艾要多久,也不说要拖动这么一座冰山以及一路维持低温要动用多少默法术士。最最首先,除了神殿谁还能进入北海那被维金海盗视为圣域来拱卫的纯洁之境?更不要说还要“抢”着东西出来……而最后,这几乎是算是会动员上全国之力的行为,竟然理由只是“口感会好点”?自以为已经尽心尽力地讨好,还想方设法弄来同样冰品的泰拉,几乎要以为眼前这位神殿祭司是在故意为难自己了。

    好在丝堤雅在挥手让侍女撤走了冰品之后,脸色却也还是缓和了不少:“不过不管怎么说,你等也算有心了。”

    “说吧,有什么事?”倨傲地扫了一眼泰拉,丝堤雅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不过先说好,想要留下安妮娅是不可能的。”

    “不会不会,那件事情我等不急。”老国王狡诈地笑笑,轻易把这件事抛开了去,“但是我只是想知道……”

    “嗯?”

    “我里斯安王宫之内,真的有人私通那些异质者?如果有,我想以神殿诸位祭司的慧眼一定知道……”老国王眯起眼睛,嘴角边似乎有一丝冷笑,“那个人,是谁?”

    丝堤雅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老国王,却神秘一笑,说起了另一件事:“我想你们一定很疑惑,为何这次神殿感召如此之快吧?”

    “啊?是……大人,即使愚笨如我者,也是明白咏星的界限是与使用量有关的。但是……”老国王与首相对视一样,泰拉急忙满脸不解地接话道,“即使是以上一代的王翼那样地不停征战,也为我里斯安王家服务了近五才蒙神殿感召。为何这次安妮娅还不到一年就……”

    “一年?”丝堤雅冷笑一声,在侍女的搀扶之下从躺椅上站起身来,挺胸抱肩冷冷俯视着老国王:“里斯安王,就让我来告诉你一些事情吧。”

    “战争咏星可以召唤军势,这是在洗礼之后被迪瓦女神的赐予。但这种赐予并不是无限的,咏星的每一次召唤都会消耗一些赐予,一旦消耗殆尽,也就是咏星该回到女神身边服侍她,以偿还女神恩情的时候了。赐予的消耗与召唤出军势的种类有关,越强的军势会消耗越多的赐予;也与军势的数量有关,越多的军势自然也会消耗越多的赐予。但是不管怎么说,每一次召唤所可以使用的赐予也是有限制的,绝不可能让一名咏星在一次战斗中用完一生的恩赐。这,都是女神定下的‘法则’。神之力所设下的限制,绝不是每一个咏星愿不愿意遵守的问题,而是她们绝对没有能力去打破的问题。”

    “所以……假设以一名普通的人类士兵的战斗力作为单位的话,一名战争咏星每一次的限度大概是在五千到七千之间,女神不会允许太过悬殊的力量差。”

    “上面说的这些,我想你也都知道。但是你是不是清楚,阿斯瑞和安妮娅自从去年受礼以来,平均每一次战役所使出的限度……是多少?”

    “……我不清楚。请神使大人赐教。”

    “是三万。”看到泰拉陡然间震惊的样子,丝堤雅微笑着又补上一句:“再加上,为了打破限制而消耗掉的两万,一共是五万。”

    想通其中的关节,首相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真是厉害的孩子们啊……比敌人多出十倍的力量,怎么会不战无不胜?”丝堤雅呵呵笑着,声音却渐渐地凶狠了起来,“于是你说……敢于打破女神所定下限制的,有能力打破女神所设下限制的,总不会只靠这两个孩子自己就可以做得到吧?……那么,就还有谁呢?”

    首相的脑袋上,此刻已经是汗如雨下。

    与丝堤雅不同,他其实并不怎么在乎那力量的来源,而在于……这违反常规的力量,阿斯瑞到底想用它来干什么?不论怎么想,似乎也只有那一个让他觉得如同身处火炉之上的答案。他担心地看了一眼老国王,果然看到老人的脸上再无一丝笑容,苍老的手更是已经捏紧了座椅的把手,青筋暴露。

    “你们该知道,要是到达了界限她会变成什么的吧?实际上,在这样的使用强度下,她现在竟然还未出现变化,这已经算是一个奇迹……”正说着,丝堤雅却突然停下话来,转过身看了看天空,然后露出了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啊,不……变化,实际上已经开始了。”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