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六章 樱色的心印,诅咒还是守护(1)

第六章 樱色的心印,诅咒还是守护(1)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攥紧莱恩衣襟的双手指节发白,咬紧的齿间漏出呜咽,从埋首衣襟间的少女露出的半张脸看上去,她的表情已经是在随时可能崩溃的最后一线。

    低头看着将头埋在自己胸口,别说抬头半寸,就连睁眼的余力都没有的伊希斯,莱恩心中突然出现了一种莫名的愉快。这样一个柔弱无助的形象,比起平时那个总是冷笑淡漠的少女来,好像是可爱太多了?……莱恩这样想着,突然收拢了背后那双泛着七彩光斑的虚幻双翼。

    “啊啊啊~~”高速的滑翔变成了急速的俯冲,骤然的加速度终于使少女超过了忍耐的极限,秀丽的五官一下子挤成了一团,如他所愿地哭喊出声来。再也无法维持唇齿的堵锁,呻吟般的哀叫声连绵地从少女的口中喷出,混合着哭声与几乎无法辨认的哀求:“啊……啊啊~~慢……慢一点!”

    “不是你说要快点的吗。”反正只是有点难受,又不会死,所以始作俑者既没有责任感也没有愧疚心,甚至还有些龌磋地暗想:“……这叫声,好可爱……。”

    “……混,混蛋……”挤出最后两个字,少女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只是哭着拼命捶打起可恶的家伙的胸膛来。

    看了看已经近在咫尺的地面,莱恩努了努嘴,“嗡”的一声又把双翼打了开来。流转的霓虹飞速地从虚空中抹过,从根到尖绘出一对舒展至极的翅形。虹翼展开到完全之刻,两人骤然失去了所有的速度停滞在了空中。但在这短得像是错觉的半秒静止之后,又瞬间以一种比之前下落更快的速度反向弹上了天空。

    这一次,少女干脆一张嘴,死死咬住了莱恩的衣襟。

    几次类似的冲击动作之后,似乎取乐于特技飞行的家伙终于发现怀中的少女似乎已经陷入了半昏迷之中。不过好在也总算是到了目标地点,总算还剩下点良知的他叹了口气,用与之前截然不同的轻盈动作落下了一座平缓的小山坡。

    终于沾地的少女已经连站都站不稳,在莱恩放开手的同时就直接双腿一歪栽倒了下去。幸好莱恩眼疾手快地将伊希斯一把拖住,将她已经没力得跟短线木偶没什么两样的身体慢慢放平在了地上。

    看着少女那死灰一样的表情,莱恩开始觉得自己刚才有些过分了。虽然一开始只是觉得吓吓这个平时跟冰块似的小女孩很有趣,顺便也可以出出总被她堵得火都发不出的气……但冷静下来一想,他突然发现自己刚才所做的事情,似乎同把一个不会水的人丢进河里没什么两样。

    镇静和大胆是一回事,但生理上的必然反应可是另外一回事。连他自己在刚开始学着控制背后那对双翼的时候,都是好不容易才克服了对俯冲的恐惧感。身体的外壳变得像纸糊一样,里面的内脏不停在“纸袋”内晃来晃去,好像随时会冲破“纸袋”凌空撒出去一般——坠落时候的那种令人发疯的感觉,对他来说都不只是印在心理上,更是由直接刻在身体之上的。曾经他哪怕只是回忆一下,都会导致身体做出最直接的反应:双腿发虚,小腹猛地下沉。而一个身体本就比自己孱弱不知多少的少女,却在头一次就做出程度那么激烈,持续时间那么久的动作,那种折磨……

    莱恩猛一哆嗦,看到少女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身体仍然僵硬,如木偶,如死尸般一步步挪动着前行,从那低垂的脸下面所发出的,是与其说痛苦倒不如说是愤怒更为多的沉重呼吸声。

    每走近一步,伊希斯的脸就抬起一些,那平静到可怕的表情也就更清晰一分。而莱恩也跟着把身子更缩下去一点,满脸堆笑地后退一步:“我,我我还不是因为你说很急吗!所,所以所以就稍微飞,飞快了那么一点点……再说,我也是为了让你早点习惯以后一起飞行的战斗模式啊!”

    面无表情地盯着莱恩好一会儿,伊希斯终于微微翘起了嘴角,露出了每次出现都会让莱恩心惊胆战的美丽笑容:“说的好……但这毫无意义。”

    “现在,该轮到你做训练了。”精致的小刀悄无声息地从少女的手中翻出,开始在灵巧纤细的手指间转动。闪烁的银光映照着少女前所未有的温和微笑,却让莱恩害怕到浑身发抖。

    “王嫁的契约……”她慢条斯理地开了口,若无其事地将刀尖刺入手臂之中。

    刃尖开始沿着手臂向下划去,在皮肉中的推进流畅得像是从冰面上滑过。悄无声息地,少女的肌肤就像绸缎一般被割了开来:“其实本质即是命理的重叠。”

    疼痛立刻映射在莱恩的身上,让他禁不住抖了下眉毛握紧了自己的手臂。

    “将我的命理之网埋入你的命理之中。则所有与外界的交织必先通过于你。”划到上臂的中间,刀尖略微停顿了片刻,然后旋转着刮剜了下去。细线般的割痕立时扩大成手指大小的创口,扭动的银芒在血污间若隐若现地闪现。

    莱恩一声不吭,承受着自己手臂里的神经被什么东西挑动着的抽痛。

    “所以,伤害和痛苦在加诸于我的身上之前,总会先消耗到你的身上。因为要改变我的命理,就必须先踏过你的命理之河。而另一方面,我想要影响外界的什么事情,力量也会消耗部分在你的身上。”刀尖稍稍提起,之后迅速啄下。刺,挖,割,削,剜……银刃翻飞血花四溅,伊希斯竟把自己手臂当作木块一般,动作激烈地在上面飞快地刻起字来。

    修补创伤的模糊影子开始从莱恩的手甲间泄露出来,浓厚的像是一团雾气。伊希斯的刀每变化一个的动作,疼痛就会让他的脸就会无法控制地抽动一下。

    “所以——”突然停刀,甩出手臂洒出一片血雨,伊希斯笑眯眯地看着莱恩:“伤害你可能不在乎。但以后每次我施术的时候你都会痛到转移注意力可不行吧?”

    连波的疼痛总算恢复到还算平缓的地步,莱恩作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摇晃了下身体,把憋了好久的一口气送了出去。

    “不错,下次再练吧。”伊希斯若无其事地收起小刀。她的手臂早就像被海绵吸干净了一般,没留下半点血迹。

    总算气消了么……莱恩心里总算大松了一口气,一边知趣地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岔开了话题:“好了,那现在我们该做什么?”

    “为什么我们要跑到这个地方来?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周围是并无任何特别之处的荒野,里斯安利亚已经远到整个城市可以被一眼就纳入视野之中,莱恩的心中确实有些疑惑。

    “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这里是离开里斯安利亚够远的安全距离而已。”

    “安全?那些恶灵虽然很麻烦,但也没可怕到要让我们也逃开那么远的地步吧?”

    “恶灵当然不在话下。但你觉得以那种情况,遮殿红莲还会只是看着而已吗?所以我们必须在她正式出手对付那些恶灵之前,逃到她或者那个祭司所能感应到的范围之外。”伊希斯冷哼一声,抬手指向了里斯安利亚,“看吧,这不是就开始了。”

    不用她指,低沉而滚动的巨响已经让莱恩回头望去,然后立刻被看到的情景惊呆在了当场。

    亮焰,红炎与灰云。三色组成的巨大的球形几乎占满了他的整个视野。里斯安利亚被那个庞大的火焰之球整个包裹在体内,完全被熏成了一片焦灰,甚至连城市与焰云之间的空气都被映成灼热的淡黄。火焰灼烧之中的城市由于高温的烘烤,整个形象都在空气中不停扭曲着。远远看去,整个城市简直就像是已经被从这个世界上隔绝出来的一般,更像是名为地狱的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的地面已只有焦黑一种颜色,在高温下似乎下一秒就会融化成浆;天空沸腾翻滚着融焰,如同一只倒扣的熔炉。从天到地连接着的,是无数根融焰从天空上那口大熔炉倾倒而下所形成的参天火柱。

    这是怎样一个异界的投影啊,而造成这一切的,又是一个怎么样的力量啊……仰望那火焰中的城市,莱恩几乎是膜拜,几乎是畏惧,几乎是渺小地任由那异景在自己的心灵旷荡着。

    直到他被伊希斯拉了一下,回过头看到了伊希斯虽然同样肃穆,却只有坚定而无半点畏惧的脸:“好好看着吧,莱恩……这就是人类的最强者,踏入了现象阶的半神。好好看着,体会她的强大,让那恐惧深深铭刻在你的心上,然后在恐惧的逼迫之下不断地变强,再变强,从逃避她,抗衡她,追赶她,一直到超越她……然后,你才有资格,面对那夺走了姐姐身躯的那个‘人’。”

    莱恩浑身一震。在虚无的星空之中静止的血肉祭台,在风暴中安然漂流的小镇,聚成龙卷的无数粉色花瓣……无数他所记得和不记得的画面骤然涌入脑中。最后,停止在一张刻着黑色魔纹,连眼里都带着温和笑意的美丽脸庞。

    几乎是抽泣似地吸了几口气,他回过头继续看着那火焰之城,再也不发一言。

    天边的火柱终于倾尽,包围着城市的巨大焰球也渐渐淡去,只在天空中留下了几缕如云霞般的金色流焰。城市从下面重新露出的身躯,除了被火柱冲击之处留下了数百焦黑,巨大的身躯竟保持了完好,似乎之前将要被融化的态势只是幻觉。

    或许会有人哀号和痛苦,但是从远处看起来,只是城市本身已经恢复了宁静。莱恩想着,竟有些松下口气的疲惫。

    但是刚打算习惯性地询问伊希斯接下来的动向,他却惊奇地发现少女又恢复了那种冷淡,甚至比之前戒备上了百倍:“别发呆了。那场戏演完了,但对我们来说可不是退场,而是刚刚轮到上场。”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