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六章 樱色的心印,诅咒还是守护(2)

第六章 樱色的心印,诅咒还是守护(2)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心中警兆突生,莱恩猛然转身向着山坡上挥出一爪。

    金色的刃光沿着坡面飞上,切入树林中便被遮挡的踪影。半刻的无声之后,却是突然撞上了什么似的“砰”的一声炸个粉碎,无数的小碎片射得漫天都是。

    被刃光切成数截的树木们这时才纷纷倒塌,密林瞬间变成空地,露出两个身着斗篷的身影。

    “真是漂亮。”高个的男子看了看身前的透明光罩上那一道闪耀着的深深斩痕,赞叹道。他从斗篷下露出的是一张有着蓝色瞳孔的清秀面容,蓝色的长发遮住了半张脸。

    “……真是漂亮。”在他旁边的矮个小女孩则是紧紧盯着伊希斯喃喃自语道。双眼睁圆到有些失神,原本就普通的五官在奇怪的扭曲之下显得愈加的诡异。

    “……无心者。”伊希斯悄然挪动一步,把身体藏入莱恩身后,同时用魂之细语向莱恩发去简单而明确的信息,“敌人。”

    莱恩惊讶地发现,体内的力量竟然开始了骚动。与遇见奥梵时候的那种类似于震荡感觉的“共鸣”不同,现在这两人给自己的,却是一种像是黑洞般的强大吸力。

    “正与负的中和冲动……你也有感觉到了吗?那看来,虽然是没见过的新面孔,你们确实是神殿的人了。”蓝发男子平静地看着两人,“你们刚才,想对我们的代理人做什么呢?”

    话音未落,莱恩已经瞬闪至两人的面前,双臂张开,双爪左右开弓地挥去。

    泛着黑光的爪刃准确地从男子的胸口与女孩的脸上切过,如同划过空气般毫无阻碍,爪上传来的反震之力轻得像是——挥空。如同被划开的水面倒影,两人的影像开始迅速变蓝,扭曲,然后消失不见。而同时,更清晰实在的形象却出现在莱恩的两侧上空,伸手对准了莱恩。

    无形的攻击泻下,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串巨锤砸击般的圆坑与数道狭长的斩痕,莱恩身体却毫发无伤,只是渐渐淡去——同样只是残影。又是一道爪痕斩过树林,半秒之后然后莱恩挥爪两人躲避的战斗姿态才出现在了几十步开外。

    高速对高速,残像对残像。三人对抗的画面从连贯的动作变成了静止的影像,却可以同时出现在几个地方。镜像所在之处安静无比,破坏力与攻击却倾泻在镜像远处的无人场景之上。一场仿佛时间和空间全都变得支离破碎,随意拼凑的诡异战斗就这样进行着。与画面与声音无法配合上的实际破坏以一种无规则的跳跃轨迹出现在各处,以伊希斯为中心将树林一块一块地征伐出越来越大的空地。

    但是,从不停出现的那一幅幅片段中,却可以清楚地看到莱恩越来越处于下风。从有攻有守到左挡右支,很快他就被打得东倒西歪,只能凭借身周的光壁苦苦支撑。最后随着一声巨响,他整个人从那个静止的片段世界被砸了出来,撞进了地面。地面凹下三寸,后背撞地的莱恩也立时断掉脊椎,浑身上下动弹不得。

    紧跟而来的无形巨锤可不会客气地凌空砸下,莱恩的四根手脚瞬间就飞了出去。原本把它们连接到身体的肘膝已经变成了四个涂满鲜血,铺着模糊肉饼的球形大坑。撕心裂肺地惨叫着,疼痛到翻起白眼的战士整个身体都从地面上反弓了起来。但随之一刃一人多高的巨镰,又立刻把他重新钉回了地上。

    没有去看胸口的镰刀,只是拼命向后仰着唯一可以动弹的脑袋,顶着地面向后看去,莱恩在伊希斯那淡淡的怜悯表情终于倒映入眼中之后,终于吐出一口气,不动了。

    两名无心者从空中缓缓降下。

    “连阶越封印都不做,你在想什么?是妄想身为人类的你们在高阶战可以打赢我们?还是单纯的放弃等死?”蓝发青年将腕部延伸出的巨镰从莱恩的胸口抽出,收缩回去重新变回了普通的右手。他那点燃了青色幽火的双瞳望着伊希斯,释放着出明确的杀意:”……好吧,久等了。我马上就来满足你。”

    将视线从莱恩的脸上移开,伊希斯举起右臂,慢慢露出了微笑:“抱歉。我确实是在等,不过等的可不是死,而是……这个。”

    鲜血。

    绝非以滴或者条来计数与描述,而是淌满整个手臂浸透每寸肌肤的鲜血。

    绝非自然地沿着手臂笔直流下,却是在手臂上蜿蜒成一行行神秘符纹的鲜血。

    绝非黯淡与凝厚,却是仿似有火焰在血液的背后映照一般,那一种有着透明的亮色的鲜血。

    无数红芒灼烈的光点被召唤而起,从周围倒伏着的断枝树冠之中密密麻麻地升起。如繁星一般布满天空,千万个红色光点同时开始了——绽放。每一个小小的光点,都以一种看上去不可思议的方式不停地展开,向外铺出了长长的缎带。透明的身躯上印着漂亮的红色花纹,那些缎带在空中优雅地延伸着,扭转着,姿态美丽得像是绽放中的花朵。

    千万个光点所绽放出的缎带互相交织着,很快织成了一面薄薄的轻纱。白昼的天幕被隔绝在外,空地内的一切都被映上了一片血色,以及轻纱上密密麻麻如文字般的纹理。

    蓝发青年的脸色,此时已是一片苍白。而那个小女孩更是吓得紧紧拽着他的衣角,满脸恐惧地看着天空,开始发出了无意识的呜咽之声。

    “这是……本源显现??什么时候做的准备……不对!”青年惊惧地望着伊希斯,低声吼道,“你竟然……拿同伴的性命来给自己争取的时间吗?”

    红色笼罩的范围内,渐渐叠上了另一个世界。美丽的场景已如错觉般消失,代替的是渐渐腾升的恐怖。血海的虚影从脚下升起,红色的浪涛淹没了地面。伴随着似近似远的无数哀嚎之声,血海中伸出了无数手臂,挣扎摸索着紧紧拽住了两名无心者的双腿。

    “是的,就是显现。来看看我的本源吧……”在地狱的血海中央,站在无数摇摆着手臂簇拥着最中间的少女微笑着,显出一种死亡一般的异常之美:“然后……一起沉入那永恒而黑暗的拥抱。”

    再不犹豫,青年重新把右手化为镰刀,两下砍断纠缠两人的所有手臂,大喊道:“露露!”

    仍然处在恐惧中的小女孩尖叫着,握着拳头朝着天空虚空一挥。无形的巨锤一下子在众人头顶的红色薄纱上砸出了一个大洞,重新洒下了外界的白色日光。

    血海中纠葛的手臂仍未重生,已无束缚的两人如弹簧一般从地上直拔而起,冲出了那个破洞。头也不回的几个闪现,两人转眼间就已经远的看不清身形。

    从天空的大洞中目送两个黑点消失在远处,伊希斯轻哼一声放下了手臂。血海的幻象随之瞬间消失,周围的环境重回了那个四处横卧着倒伏树木的林间空地。

    “我还以为你那么多刀只是想看我疼得满地打滚的样子呢。原来那只是为了释术么?”莱恩从她身后翻身坐起——自然,身体早就被模糊的灰影修复得毫发无伤。

    “不,其实我本来真的只是想调&教一下不听话的小狗而已。无心者什么的老实说只是顺手,本来没所谓。”

    “我比敌人的优先级还高吗!……还有!谁是小狗啊!”

    “啊啦,不满么?那么就奴隶好了,奴隶。我一句话就让你省却了一千九百九十九万年的时间进化为原始人了,感激我吧。”

    “偏偏剩下这最后的一万年又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莱恩!想要让像你这样的人进化完全,别说是我,就连是神也实在无能为力!请用你满脑子唯一剩下的色&情去补足吧!”

    “不要咬手帕!不要装出一副母亲看着失足少年一样的悲痛表情!”

    虽然少女平时对莱恩就是表情冷淡开口嘲讽的态度,但绝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每一句话都刺得生生往人最软的地方扎。看起来刚才那次飞行,真的让她非常,非常的愤怒,以至于连经过一场战斗都平息不下来……莱恩心虚地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啊呀……比起这个来,为什么要把他们放走?”吵不过也不能吵,总之转换话题就对了。

    如果真要打的话,莱恩决不至于那么快就毫无还手之力地落败。之所以假装被杀死,就是以为伊希斯想要制造一个让对方连逃走都来不及的陷阱,而做出的配合而已。

    “这样不是很好吗?你‘死’了,剩下的我也不会再有威胁。他们一定会那么判断的吧?已经退场而不会被投以更多目光的演员,想要做些什么不是更加方便吗?更何况,神殿方面的压力也可以让他们来替我们承担。”

    “这样吗……”这样的思考是正确的,莱恩想了想,也不由得点头赞同。就算不受伤也还有体力的消耗问题,总之干掉这两个无心者己方绝不可能毫无损失。那样他们又该怎么面对接踵而来的神殿祭司与人类最强?这样程度的战斗,是不可能瞒过她们的感觉。

    “所以,为了甩开他们,”伊希斯用肯定无比的语气说道:“你死得好。”

    “喂喂!这是什么口气,难道我是投给尾行恶犬的食饵吗??”

    “啊拉,又有不满了吗?那么我就再更正下,营养丰富味道可口最重要的是可以重复使用的绝非一次性食饵先生。”

    “这不还是食饵吗!”

    “莱恩君,我今天可是打破了自己的惯例,连续给了你两次修正评价的机会。做人不知道感恩的话,可是活不久的。”

    “……呜呜呜!”

    “啊拉,莱恩君怎么哭了呢?难道是被我感动到痛哭流涕了?一定是被我感动到痛哭流涕了。”

    “呜呜……虽然我很想吐槽完全不给人回答时间这一点但是不论如何请您首先把刀收起来吧!”

    …………

    脸颊贴着地面,双手剪在背后被人用膝盖死死顶住在背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动弹半分,阿斯瑞最后只能喘着气咬牙切齿地骂道。“杰拉德,你这个混蛋,竟然背叛我……”

    背上的人依然是那副平平淡淡的口气,只是架在他颈边的长剑靠得更近了一些:“您言重了,阿斯瑞殿下。咏星的骑士团除了保护咏星与星选者的安全,也担负了在他们犯错时候避免他们走得更远的职责。我只是对里斯安王家尽责而已。”

    刚想继续大骂,阿斯瑞的视线中却出现了安妮娅有些悬空拖曳的双脚。他低声诅咒着,尽力偏过脸向上望去:“可恶……”。

    仍然虚弱无力的安妮娅被士兵架着拖过来,丢在了祭司的面前。用一种像是看着肮脏家畜一般的眼神俯视着蜷缩在地上的的少女,丝缇雅一挥手。缠绕着铁链的棺柩凭空出现,竖立着重重砸在地上,面对着安妮娅那一侧的盖子自行缓缓地打开。被棺柩遮挡住而看不见本貌的未知异物发出着细碎的声音,将无力反抗的安妮娅一寸一寸地拖进了棺柩。

    看着少女自始至终盯着棺柩里面的那恐怖到扭曲的表情,国王和首相浑身上下冷气直冒,连声音都变了调:“神使大人,这,这是……”

    “已经腐烂的东西,当然要隔离开来免得大家闻到臭味不是吗么?”

    安妮娅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了棺柩的背后,盖子砰的一声猛然关上,少女没比呜咽大多少的悲鸣和那异物的细碎之声也瞬间消失。丝缇雅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回头向着两名老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好了,这样就可以了。神殿感谢里斯安的合作。”

    “能对神殿有所帮助,里斯安十分荣幸。”

    “那就好。我因为另有要事,所以等下就会先行离开。玛蒂尔达则会多逗留几日再把这东西带走,没问题吧?”

    “是,没问题,只是……”

    看着首相装模作样的欲言又止,丝缇雅发出了不耐烦的哼声:“我知道。一个月内送个适合的人来型月吧,会补足你们里斯安的咏星名额的就是了。”

    “是是!”首相大喜过望,然后又把视线投向了一边:“那神使大人,这个……神殿打算怎么处理?”

    “这个?王族的事情王族自己处理,神殿不会插手。”丝缇雅没兴趣地看了一眼被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阿斯瑞,但又很快神色一动:“……不过在那之前,先借给我当作饵用一下吧。”

    -------------

    那个……顺口说一句,既然阿拉垃圾君可以把“这可没办法动画化”作为口头禅,那么我稍微用这个世界中本该不存在的进化论来吐槽几句应该……应该……没问题……的吧?(心虚地偏过头去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