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九章 红黑交缠之夜,王翼亡灭之生(2)

第九章 红黑交缠之夜,王翼亡灭之生(2)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天空中突然响起的奇异呼啸声,让阿斯瑞皱眉停下了手来。

    “阿斯瑞!赶快退后!”安妮娅的尖叫着急急地从后面朝两人冲来,伸手在阿斯瑞前方布下了一道戒禁光壁。顺着她惊慌的视线,阿斯瑞往天看去。只一眼,他就立刻大骂一声卧倒在地:“想死吗?你给我趴下!”

    燃烧着银色火焰的陨石砸入了军势群的最中间,仿佛震碎人心脏似的巨响声中大地猛烈地震颤起来。冲击波席卷烟尘形成了一堵涌动着飞速推进的灰色墙壁,瞬间就把阿斯瑞和安妮娅吞入体内。

    烟尘稍稍沉淀之后,阿斯瑞站了起来,望着眼前的情形有些呆滞。

    整个殿前广场已经变成了一个凹陷的大坑,然而在坑底盘踞着的却根本不是什么陨石,而是一条黑色的巨龙。漆黑而透明的琥珀状装甲遍布全身,哪怕再小的一块上也有着精致的花纹。从头至尾,每一根线条的弧度都是非自然所能形成流畅,每一处转折都是几何意义上的纯净。与军势类似,燃烧着银焰的黑龙与其说是穿着装甲的生物体,倒更像是经过精心设计,兼具破坏力与美感的完美兵器。只是那些在几秒钟前还不可一世地排列整齐着的军势们,现在已经化为了无数的可怜碎片,正散落在坑面上被银色火焰渐渐灼烧殆尽。而巨龙,正沉默着盘在那些“尸骸”堆之上。

    阿斯瑞咬着牙,死死盯着悬停在黑龙巨大的脑袋旁边的光球。球中的黑发少女,无疑是就在半天之前还拦下了他的马,还险些杀掉了他的那两个人之一,伊希斯。

    “……果然是你们!神殿的暗子吗?可是,别以为事情会那么容易!安妮娅!”阿斯瑞大吼着,张开大口的master型的军势已经从他背后瞬间浮现。将阿斯瑞纳入体内,巨大的master军势迅速地开始了变形,转眼便成为了将杰拉德杀掉的那具神秘甲胄。“穿着”军势的阿斯瑞一扬手,召唤出长戟朝向巨龙一指,海一样的军势便立刻行动起来,朝着坑中涌去。

    伊希斯却连看都没有看上阿斯瑞一眼。安稳地盘坐着,她抬头望向了西南方向的天空:“莱恩,还有三十秒。”

    显然是被这里的事情惊动,天空中原本缠斗着的火焰与黑刃都已经不见。只有三道流星朝着这里急射而来。

    化身成黑龙的莱恩抬起头,眼中红芒一闪。原本是无形的力量,却因为将空气都压缩得褶皱起来而形成了可见的波纹,冲击波如涟漪般以它为中心展开,瞬间将涌来的军势们冲得七零八落。军势的残躯在落下的途中就燃起了银色的火焰,还未落地就已经化成了灰烬。

    “可恶!都到了地步了……都到了这地步了,怎么可以放弃!!”阿斯瑞大吼着,竟然作势要向着黑龙冲去。可是只迈出半步,身体便整个凝固住了:“安妮娅?安妮娅?你做了什么?可恶!快放开我!!”

    “不行啊阿斯瑞,不能冲!会死的!一定会死的啊!逃走吧!!不……来不及了啊!!”控制住阿斯瑞身上军势盔甲的安妮娅哭喊着,继续在不能动弹的阿斯瑞身前布下一道又一道的屏障。

    “二十五秒。”伊希斯神情淡漠地拍了拍黑龙那漂亮的黑甲。

    黑龙“哗”的一声展开了双翼。彩虹般斑斓流动着的七彩光翼高高地伸向天空,如同两面旗帜,吸引着无数七彩的光点飞速地聚和过来。不停吸收着那些光点,两道光翼颜色越来越明亮,形状也生长得越来越模糊。五秒过后,空气中已经再无任何七彩光点。在吸收尽能量而灿烂生辉的光翼周围,空间竟然显出一种彻底的黑暗。

    黑龙身前出现了一个的虹色彩球。旋转了几圈,虹色彩球如奶油般融开。七彩的洪流从中汹涌而出,轰隆隆地直冲向了阿斯瑞。洪流的前端很快撞上了阿斯瑞身前的屏障,如同浪潮打上礁石一般撞得粉碎。七彩光芒的聚集体从两侧继续冲过,相互挤压碰撞间发出一种如同千万个不重叠嗓音尖叫,又像是千万块铁片同时摩擦发出的刺响那样的可怕声音,一下子就把安妮娅的尖叫吞没得一点都听不见。

    “二十秒。”

    阿斯瑞背后那高大的王宫瞬间就被洪流冲垮,从底部开始一层层地崩溃下来,踏成碎末。黑龙则在保持照射的同时一步一步地前进着,巨大的身躯几步便爬上大坑。安妮娅所设下的屏障被越来越强的压力压迫得如同深海的水壶,似乎只差一步就会彻底瘪成铁坨。在黑龙踏上坑边平地的同时,在伊希斯的示意下,维持了整整五秒的照射突然停止了。安妮娅本来已经岌岌可危的屏障骤然失去压力,应激地猛然向外一弹用去了最后的力量,如肥皂泡一般破灭了。

    黑龙如同什么都没看到一般漫不经心地向前一步,巨大的爪子直接将阿斯瑞踩在了脚下。安妮娅双腿一软跪了下来,面对着那巨大的脑袋已经恐惧得身体都无法动弹了。光球飘到她身前破裂开来,伊希斯显出了身形。

    “十五秒。哼,打破一道不完全的戒禁都要花上五秒,你也真没用。”一脸不高兴地敲了敲那巨大的龙头,伊希斯看也不看地伸出早已涂满鲜血咒符的右手,如幻影般毫无阻碍地直**了安妮娅的胸膛。

    虽然一丝血都没有流出,但安妮娅却立刻如遭电击般地惨叫着,浑身抽搐起来。不受控制的力量从身体里泄漏出来,向下轰的一声将地面震得粉碎,向上化为极光在空气中显出各种扭曲的形象。

    一番激烈的反应之后,伊希斯飞快地从安妮娅那完好无损的胸口抽回了手来。看着手中握着那团光芒,她满意地点了点头:“五秒,正好。”

    抬头最后确认了一眼那两道已经迫近的黑红流星,她露出了一丝冷笑:“莱恩,走了。”

    黑龙点了点头,伊希斯便再次被裹入了巨大的光球之内。单爪握起光球,黑龙沉默着展开虹色双翼,缓慢地抬起,聚集了半秒的光芒,然后暴然扇下。地面发出“嗡”的一声,再次凹下了寸许,冲天而起的黑龙全身再次燃起银焰,以一种无可阻挡的气势直接把路线上那三道想要阻挡的流星吹开,瞬间消失在了苍穹深处。

    三道流星歪歪扭扭地飞开,在空中似乎都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朝着广场落了下来。有着银边的黑色流星首先落到了安妮娅与阿斯瑞的身旁,两名无心者开始检查起两人的状况起来。

    “阿斯瑞还活着。”莫塞斯明显松了一口气,站起来挑衅地望向了玛蒂尔达。

    看着脚下被崩塌的建筑压得血肉模糊的老国王尸体,玛蒂尔达叹了口气:“好吧,这次是你们赢了。”

    那名叫做露露的无心者小女孩,却在安妮娅的旁边发出的惊叫声:“莫塞斯!她……她的‘心’不见了!被取走了!”

    “你们!”莫塞斯脸色一变,玛蒂尔达却一言不发。

    “不对!”露露却以更大的声音叫了起来:“她……她开始转化了!”

    伏在地上的安妮娅,正在三人的注视下发生着巨变。一双洁白的羽翼“呼”的一声从她背后双胛部位破衣而出,伸在空中招展着。而在那双羽翼的根部,还有无数小得多的翅膀蠢蠢欲动,蠕动着想要生长而出。飞鸟的羽翼,蝙蝠的膜翼,飞虫的薄翼,甚至是各种属于奇异歌灵的光翼……各型各式,各种各样的翅膀拥挤着,相互之间拍打挤压着,似乎想要争夺着那一个位置。不仅如此,从她的双耳,腰间,手臂甚至脚踝上,不该生长双翼的地方也开始冒出许多的小翼。甚至从口中都伸出了拍打的羽翼,已经说不出话的安妮娅无声地在地上翻滚挣扎着,双眼已经翻白。

    在争夺之中,唯有最初的那双羽翼越长越大,最后呼的一声盖了下来,形成一个羽毛的大球把安妮娅整个身躯包裹起来。

    愣了片刻,莫塞斯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一个闪现便挡在了安妮娅与玛蒂尔达之间,展开双手的大镰大笑了出来:“虽然被你们提前取走了心,但看起来她是注定要变成我们的同伴的……不会让那个你阻碍到她的转化过程的。”

    露露看了看玛蒂尔达又看了看莫塞斯,哆哆嗦嗦地也摆出了姿势。

    “嘿嘿……来吧,行刑者。很快我们就有三人了,不趁现在出手吗?”低声笑着,莫塞斯双手的镰刀越来越大,上面附着着越来越浓的黑暗气息,面容也被终于不用压制的强烈恨意扭曲了起来,“啊……真期待啊,等下把你碎尸万段的感觉……”

    在斗篷下的身体似乎正发生着剧烈的变化,莫塞斯的声音也随之变得越来越粗壮和模糊:“让我们变成这样……可恨的神殿……可恨的……杀……杀……杀——杀!”

    似乎是被莫塞斯最后的大吼惊动了一般,他背后的羽球在霎那间蓬然解体。漫天飞舞的羽毛之下,露出的是一具仍是人形却绝非人类,如幻想的雕像一般美丽的形体。

    绿色的长发下,双耳处伸出的是两对修长的羽翼。一对如翱翔般舒展在头部两侧;另一对却向前收起盖在了脸上,叠起的双翼下只露出了微启的樱唇。

    双肩上,两臂延伸出的是一对晶莹的骨翼。从根至尖,甚至每一根羽毛都由奇异的透明骨刺搭成。精致的造型非但不显得可怕与恶心,反而有一种血肉所不可能具有的永恒之美。每一根骨刺都如水凝结而成,透射光线形成了梦幻般的光晕。

    最后,就是在大腿外侧也长出了一对膜翼。紫色的翼膜如丝绸般润滑透光,收起挡在腰间的形态简直就像是一袭华丽的长裙。

    “安妮娅,先和我们一起把眼前这条神殿走狗做掉。”莫塞斯一变戒备地看着玛蒂尔达,一边命令道。

    但是身后,却很久也没有传来任何回应。

    安妮娅安静地跪坐着,盖在脸上的双翼没有半点打开的意思,从下面透出的声音浸满迷茫:“这里是……哪里?你们是……谁?”

    莫塞斯脸色巨变,急忙转过身,却被突然掀起的狂风击退。

    “还有……不要靠近我……”展开代替了双臂的水晶骨翼,少女的身体渐渐浮上天空。在周围飞舞着的无数羽毛动作越来越快,转眼便如无数刀片,以看不清踪影的速度来回飞速地切割着周围的空间。

    只得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的戒禁内,莫塞斯和露露只能目送着安妮娅越飘越高。

    直到少女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夜空之中,漫天切割的刃羽才又渐渐平复下来,慢悠悠地飘飘荡荡落下地面。

    一见失去了优势,莫塞斯只得恨恨地看了一眼玛蒂尔达,迅速拎起阿斯瑞与露露一起没入了空气之中。

    转眼之间,硕大的广场废墟上便只剩下了炎发灼眼的女子。她叹了口气,仰头看着天空:“逃得那么快,至于吗……真是超级胆小的家伙们。我刚才可是已经承认你们赢了,我可不是那种愿赌不服输,热衷于秋后算帐的人呐。”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呢……旅店被毁了,城里现在那么乱估计也找不到别的住处了。”

    “嗯,反正王宫里估计也不会有活人出来赶我,不如随便找个地方睡到天亮再说好了。”点了点头,她一打响指,身上那件华丽的长裙燃烧起来,在火焰中又换回了原本那套在胸口绣着小兔子的可爱睡衣。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