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歌之战争 > 第十章 虚假的星空

第十章 虚假的星空

作者:银色的永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歌之战争 !

    玛蒂尔达不是第一次来到星黎殿,但是不论来多少次她都不会喜欢这里。

    鸡蛋壳似的大殿穹顶是深蓝的夜色,上面点缀着无数的亮点,看上去就像是灿烂的星空,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会赞叹其美丽璀璨继而迷醉。但是玛蒂尔达却知道,那些东西的本质是如何的与浪漫无关,甚至可以说卑劣实际。穹顶上闪亮的每一颗“星星”,都代表了一个咏星——或者说一块碎片。星空般梦幻美丽的星黎殿,还有那些凝神注视着星星们的观星者,只是为了监视咏星们——不,确切地说是为了监视那些碎片的状态才存在的。

    “虚假的星空……”玛蒂尔达喃喃自语道,低下头去。然后无奈地发现,她仍然可以从脚下大理石地面的倒影里看到那些闪耀的群星。

    倒是走在前面的丝堤雅有些迷惑地回过头来:“你说什么?”

    “没什么。”玛蒂尔达淡然答道,转过头去装作继续看着那些星星。丝堤雅也不过算是个工作上的同僚,关系还没好到可以谈心的地步。她暗暗想着,决定下次一定要找那个人好好发聊聊。一想到一向最怕麻烦的那家伙满脸无奈地听她发牢骚,眼巴巴地嚼着叼在嘴边的烟又不敢抽的样子,玛蒂尔达的脸上就不自觉地浮起了少女般恶作剧的微笑。

    一旦穿过那道沿着球形墙壁所建立起的环形观测台,星黎殿的中央立刻变得空旷了起来。在空荡荡的空间的最中央有一个一人多高,桌面大小的小平台,上面盘坐着一名干瘪瘦小的老婆婆。坐在浩瀚的星空的包围之,嘴角带着微笑的老人闭着双眼一动不动,散发着某种神秘而虚无的气氛。仿佛只要少看一眼,她就会融入那片星空之中,而且从没在这世界留下过半点痕迹。

    玛蒂尔达知道,那就是星黎殿之主星见婆婆,即使是在世音神殿内也是最神秘的几人之一。听说,从星黎殿刚刚建立她就已经坐在了那里。一直到现在,从没有人见她离开过,从没有人见她有过任何动作,几乎没有人听到她开口说过话。她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坐在那里,仿佛自身就是那不会说话的群星中的一员。

    不过玛蒂尔达和丝堤雅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见她,而是坐在平台下的那名气质平和的中年女性。

    领路的星黎殿少女黑卡蒂带着两人走上前去,首先尊敬地向着老婆婆行了礼,然后才轮到了那名中年女性:“主祭大人……”

    “啊,玛蒂尔达,丝堤雅,你们来了。”世音神殿的主祭希利亚的笑容和睦,穿着朴素,说话也很随意,似乎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人。但这样一种普普通通的态度却处在玛蒂尔达,丝堤雅等气质非凡的人之中,处在这幽深神秘的大殿之内也毫无变化,更显得有种说不出的特别。

    “里斯安的那件事,有了新的变化”希利亚叹了口气,有些愁容不展,“黑卡蒂刚刚告诉我,‘王翼’的位置移动了。”

    玛蒂尔达和丝堤雅瞬间了然,希利亚指的是被夺走的那块原本寄宿在安妮娅身上的神性碎片。

    对于神殿内的人来说,只提起称号,永远不是指那个人,而指的那一颗星。世俗之人或许只以为“称号”是赐予的咏星,但只有神殿的祭司们才知道,“称号”是寄宿在那个咏星身上的那块神性碎片的名字。“王翼之战争咏星”这个名号,并不是人们所以为“叫做王翼的咏唱者,如星般明亮”。其真正的意义,乃是“咏唱名为王翼之星的人”。人不过是消耗品,星才是永恒的。也因此,人没有被称呼的资格,唯有那独一无二的星才可以。星的寄宿者不停地轮换着,又有什么记住的必要?只需要知道,不过是他们是哪一颗星的寄宿者而已。只要星是相同的,他们的人就是相同的,没有不同的意义存在。就是因为这样,一代代咏星们才继承着相同的称号。

    对于星黎殿来说,不也是这样吗?墙上挂着的,永远是一颗颗重要的星,它绝对不会去显示星背后那个无关紧要的人现在如何了。不时地在提醒着人们这残酷的一点,这也是玛蒂尔达讨厌星黎殿的原因之一。

    “位置移动了?这不可能!星黎图上的星,亮度取决于活跃度,所以其变化正好用来监控咏星的身体的变异度。但星的位置可是取决于等级的,就算被人夺走了,只要碎片本身的性质不变,位置应该不会变的才对!”丝堤雅首先首先反应了过来,“不对,要说这种情况也不是没发生过,但那是……”

    “具体的,让黑卡蒂来解释吧。”希利亚看了一眼星黎殿的少女,示意她上前说明。

    及肩长发与眼瞳均是湖水般的透蓝之色,头戴奇异大帽子的矮小少女默默地走上了前来。虽然年纪尚幼,但她可说是星黎殿的主事。星黎殿主人星见婆婆的上一次开口说话,就是在六年之前,黑卡蒂尚只有十岁的时候,一句确认了她的地位。

    “王翼……被灾厄之颜吞噬了。”嗓音略有些沙哑的少女似乎非常沉默寡言,完全不肯多说一个字。

    “灾厄之颜?那只融合了三块碎片的奥梵?”本就是负责德赛鲁艾地区的丝堤雅,对这个狩猎范围正处在她的管辖区域内的大麻烦可是极其熟悉的。由灾厄之颜那颗星所具现出的奥梵,已经成功袭击过两名咏星并且夺走了她们的星。三块碎片各自的神性相融之后,灾厄之颜已经变成了连神殿都不敢随便出手的超级怪物。

    “是,灾厄之颜,花曇,万条巧手。”黑卡蒂报出了灾厄之颜原本所具有的那三块神性碎片的名字,以及这次加上的那一块,“还有王翼,组成了新的星座。”

    “难道他们被灾厄之颜给……”丝堤雅念头急转,大惊失色,“不对,难道是说……他们已经连灾厄之颜也……!”

    希利亚缓缓点头,脸色严肃:“是的,现在还没办法确认。如果是前一种情况,拥有四块碎片的奥梵虽然不好对付,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可如果是后一种,那他们可能在做的事情就恐怕就和拉有关了……”

    “我明白……”丝堤雅咬着牙,“必须查清楚。监视拉的动向,这才是神殿自上古传承下来的本来使命。”

    “你记得就很好。”希利亚有些安心地点了点头,“另外,从黑卡蒂的观测结果来看,如果他们的目标真的是碎片本身,那下一个应该就是德鲁的‘封弃宫殿’。所以灾厄之容的去向我会另外派人去追,你和玛蒂尔达就再去一次德赛鲁艾吧。”

    “是,主祭大人。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以少见的恭敬态度,丝堤雅认认真真地行了礼。

    “主祭大人,另外还有两件事。首先是关于终末之恶……”

    “啊,是……还没听过你这次去翠金的结果呢。”

    “确实是五年前那次事件的余孽。”

    “果然还是醒过来了吗……”,希利亚满怀遗憾地叹了口气,“那么,她的去向?”

    丝堤雅深深低下头去,“对不起,主祭大人,我还没有查到……现在唯一的情报,就是她在一个月前似乎曾经出现在摩尔的边境附近。”

    “向西去摩尔了吗?单纯只是为了避开神殿的势力范围,还是……”希利亚缓缓点着头咀嚼着这个消息,然后笑着宽慰道,“丝堤雅,这样已经做得不错了。那么另外一件事是?”

    “是……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关于里斯安和那个新转化的无心者。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对付他们?”

    “里斯安和新的无心者?不用去管他们。神殿的使命是监视拉与碎片的状态。用战争咏星来节制诸国本来就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希利亚突然深深叹了一口气,“而且,人王战争也证明了,‘只要神殿控制了世界,就可以阻止一切发生’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所以,还是就以现在这样宽松的监视就好。随意一个国家的话,他们想站在无心者和摩尔一边,就让他们去吧。”

    “但是,主祭……如果在这件事上神殿不能表现的强硬点,那神之威严何在?那其他国家的那些猴子王一定会觉得神殿软弱可欺,从而全都倒向了那些渣滓那边去的吧?”

    “丝堤雅,不会的出现一边倒的。即使我们不做任何事情,这个世界也会自行的保持平衡。一些国家倒向了摩尔,那他们的敌国就一定会坚持在我们这边。所以我们只要安心做好碎片的管理就好。”

    “是,谢谢主祭大人教诲,我明白了……”丝堤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可是,‘王权’落入他人,尤其是那群对我们有深仇大恨的废物之手的话,总觉得很危险……”

    “没关系……希洛肯皇帝应该不会把‘王权’的关键秘密告诉无心者,并且会很小心地使用他们,不会让他们乱来的。毕竟如果出了事,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希利亚的笑容依然温和,眼睛里却露着狡黠,“要知道王族虽然是人王战争的胜利者,但唯独在那一件事上,却和失败者的神殿是共犯啊……”

    “呵呵,再凶的狗,只要有主人在管就不用害怕么?主祭大人我明白了。”丝堤雅倾佩地再次欠了身。

    “是的。总之,丝堤雅你先负责追踪夺走碎片的那个神秘势力,其他两件事你暂时不用分心,我会让人先替你照看着的。至于德鲁的那个孩子……玛蒂尔达,可以拜托你照顾下吗?”

    “是,那么我就告退了。”丝堤雅鞠躬应道,然后退了几步便准备离开。而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处在走神的状态的玛蒂尔也达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

    跟着丝堤雅转过身,她刚要跟着抬脚,却突然抬头望着穹顶:“啊,对了,黑卡蒂。我一直想看看,我的星在哪里?”

    “没有。”

    “什么?”

    “这块壁……只会显示星。而您,是月。”湖水般的双眼看着玛蒂尔达,少女脸上依然没有表情,给人的感觉却不是冷,而是如水晶般透明无暇。

    玛蒂尔达转头望向了自始至终没都像雕像一样毫无动静的星见婆婆,视线停留了片刻,便沉默着转过身离开了大殿。小说网(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