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末日乐园 > 1787 下一步,跳河!

1787 下一步,跳河!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末日乐园 !

    “是真的,你们真的都变成信服者了,副本才……唉。”

    姜甜突然打住话头,后半句变成了一声疲倦的叹息。这都是她第四次重复这句话了,还不算鸭绒在一旁的点头佐证,就是一点儿效果也没有。

    鸭绒也十分泄气,摆了摆手。“爱信不信吧,反正林三酒说,也不影响你们的人生……”

    此时刚刚从副本中脱身的众人,好不容易被林三酒的意识力网给拉上了岸边,全瘫在窄窄长长的河岸上,大口大口地喘粗气。绝大多数人连究竟发生了什么都没反应过来——海娜甚至以为副本坏了。

    “他们还有5%恢复的可能性,”林三酒赶紧小声冲鸭绒说,“别放弃,你们继续啊!”

    在把大家拉上河岸以后,她趁信服者们没注意,给唯二两个最清楚事态发展的人布置了这个任务:将副本中的来龙去脉告知众人——或许信服者们会因为“重置”了真相而恢复过来。

    她自己其实也不是没尝试过。既然七人是她的信服者,那么当她告诉他们,他们已经变成信服者的时候,他们不应该深信不疑才对吗?

    结果林三酒也没想到,她才刚对万伏特透露了点儿意思,对方的面色就唰地一下白了。一切神情都从他脸上被洗走了,嘴唇扭成弯曲的形状,仿佛脑海中有什么被击碎了似的——林三酒心中一紧,后知后觉地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性。

    要是上帝告诉一个最虔诚的信徒“上帝并不存在”,这种信仰体系本身的冲突与内噬,肯定会对人的精神状态造成影响吧?更安全的办法,是不是由别人来说服更好?

    “这可太难了……”湿鸭绒将脸埋在手里,装成一个死鸭绒。

    姜甜想了半天,好像觉得自己竟不能把一点浅而易见的道理给讲进别人头脑里,是一个让人受不了的事情,再次不甘心地对众人说:“让我仔细讲一遍这个过程,你们听好了。”

    在副本内的时候,林三酒就把一切都告诉过她们了。

    “副本前半部分,以及管南文亚干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重点在于我们开始第二轮场景转换的时候……”姜甜的模样活像一个恨铁不成钢的老师,拍了拍手掌,说:“林三酒的主场是酒店,Media是报纸。她在酒店里带头搜寻可燃物的时候,就顺手把报纸都塞进她袋子里了……这是为下一步做的准备,也是对Media的保护,因为这样一来,其他人就不会碰巧拿到她的Media烧掉了。”

    林三酒点了点头。

    “很多人可能都有一个误区,Media必须要在自己的主场里传递出去,这就错了。”姜甜解释道,“Media可以被带离主场,或者说,只有被带离主场的Media,才真正有机会被人拿起来。为什么?你想想啊,你在每个场景里都放一两个Media,别人一看数量这么少,不就失去防范了吗?”

    万伏特恍然大悟地“噢”了一声。

    “林三酒正是用了这个办法。她要求我们搜集可燃物,都是为了第三个场景作准备。我们身处黑暗中时,会更容易配合她的要求,更加积极地去找生火材料……”

    “可是,”鼠脸立刻问道:“她是怎么让报纸进入我们手里的呢?”

    “你们记不记得,在进入黑暗之后,林三酒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才生起火来?”姜甜说话时一点也不客气,“在那段时间,她其实把几份Media放在了办公桌上,又穿过房间,在晨医生尸体旁边的袋子里塞进了一份报纸。”

    鸭绒点头附和道:“如果文亚当时用晨医生的记录对照袋子里的东西,就会发现袋子里的印刷品只有书和杂志,而不是书报杂志。是我有意误导他的。”

    说到这儿,年轻姑娘冲林三酒感叹了一声:“看不出,你的脑子转得这么快……唔,我的意思是,你真聪明……都能看破是谁在制造叙事。”

    林三酒苦笑了一声。“不是我聪明,”她解释道,“和十二界的普通人比,只是因为我看了太多想要用叙事影响他人的事例。”

    “不不不,不对。”罗阿卜执拗地摇头说,“在黑暗中时,她说了一句‘我在这儿’,大家才循声过去,找到盆子把纸都扔了进去……按你们说法,她当时根本不可能站在盆子边上。”

    林三酒挠了挠鼻子。

    鸭绒一指万伏特,说:“你们忘了他了!他不是在海滩上拿了一部录音机做记录吗?发现晨医生刚死的时候,大家不是很害怕,都把记录给扔了吗?录音机一离他手,林三酒就把它悄悄拿走了。录音与人声毕竟有区别,所以放了短短一句录音之后,就是我在引导大家往盆子里扔纸了。”

    老实说,当时拿走录音机,不是为了副本——林三酒是有点急智,却也不至于能够走一步想十步。

    “我有个物品,正好需要录音机一起发挥作用,我心想多拿个后备的也不错……”她才开了个头,在察觉众人又一次神色有异的时候,马上住了嘴。

    “她利用管南与文亚的叙事,逼迫他们拿上了报纸。”姜甜继续说,“管南坚持说有杀手在暗中伺机而动,那她就不可能一点生火的东西也不拿;在文亚的叙事里,‘纸’不可能是晨医生以外任何一个人的Media,他自然也没有理由不拿。总之,林三酒在时机合适时,才突然对我们揭露了事实和身份——顺便也传递出了她的Message。”

    “什么时候传递了?我怎么没听见?”文亚冷笑着问道。

    交流好书  。现在关注 可领现金红包!

    鸭绒揉了揉太阳穴的时候,姜甜以极大耐心,慢慢说道:“她那一句‘会咬人的狗不叫’……你忘了?为了给她的Message打基础,在你们心里种一个印象,鸭绒之前也说过大意相似的话。”

    “我早就怀疑她是进化者了,”鸭绒忍不住几分得意,插了一句话:“她连自己的投影都没认出来……所以我早早和她合作啦。”

    信服者们都朝她转过了一张茫然的脸。管南皱眉想了想,说:“不,那是我自己当时产生的想法,不是从她嘴里听见的。”

    “我当时也正好和你想到了一块儿去。”文亚赞同道。

    林三酒没有想到,“重置”真相竟然会遭到这么大的阻力——她与两个女孩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见了无奈。

    “我想了一下……如果我此刻是一个信念的源头,”就好像信服者们听不见一样,她斟酌着说,“那么当我处于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的信服状态应该是最强的。就像是在强光源旁边,反而看不清东西了一样。”

    鼠脸从鼻子里嗤了一声;罗阿卜摇着头,好像在说她错了。没人对自己产生一丝怀疑。

    “你们都是同一个地方的人。你们若是顺利回到繁甲城了,我希望你们到时能够多跟他们解释解释,或许那时他们就能渐渐恢复了。”林三酒看着两个女孩说,“有把握出去之前,你们尽量留在这条河岸上。”

    鸭绒刚要点头,忽然一怔。

    “你要走?”

    林三酒站起身。她早在副本内就将灰袍子换掉了;此时T恤和野战裤都被水浸透了,湿漉漉、沉甸甸地压在身上。她望着不远处奔腾的河水,低声说:“我也该迈出下一步,看看工厂究竟打算拿普通人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