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末日乐园 > 1789 便宜好处的代价

1789 便宜好处的代价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末日乐园 !

    怪不得传言说这一道墙可以打开,原来它根本就不是一堵墙!

    林三酒只觉眼前一亮,手里卡片上的字样刚在视野中印了一个浅淡模糊的影子,目光就跌进了墙后霍然打开的一大片空间里。

    她在那一刻的反应,快得连事后自己也不敢相信;几乎是她眼睛一转的同时,手中一张,墙壁霎时又重新恢复舒展开,将库房原样给堵上了。

    直到这时,库房里的众人才慢了一步地叫起来。墙壁消失重现得太快了,只要不是正好盯着它看的人,恐怕都只会觉得眼前亮光一盛又暗了下去。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光——有光,是不是墙打开了……?”

    “我眼花了吗……”

    在众人一涌而上时,林三酒急急从墙边退开几步,重新钻进人群里。是她把手放在墙上后,墙才消失的;可是因为人人目光都被墙吸引过去了,她反而成了灯下黑,往后退了一阵,还被人拉住问:“你刚才看清了吗?”

    不仅看清了,林三酒心想,她还认出来了。

    她想过许多次工厂的地点,想过它到底离繁甲城有多远,还为那老太婆能够跨越漫长空间距离的手段而感到震惊……可是林三酒从没想过,工厂原来竟在一艘规模不大的飞船上。

    乌泱泱人群里,有人冲上去,拳头闷闷击打着沉厚墙壁,叫嚷议论嗡嗡地回荡在天花板底下,显见是人人都想早点从这儿出去。

    他们却不知道,即使从工厂里出去了,外面也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在刚刚一瞬间的印象里,林三酒就发现了:在她拿掉了一堵墙之后,顶高屋宽、后头还连着河的库房外,竟是一个单人尺寸的飞船侧翼瞭望站。在侧翼瞭望站的墙壁上方,还有一道典型的长形飞船舱窗,外面浮着一片淡蓝天色,好像他们此刻正行驶在空中。

    最叫人在意的是,那单人瞭望站并不是小小一个、缩立在巨大库房的对比之下的。它并没有被放大,它的站台上仍旧只能容下一个成年人,但库房的边界却能与单人瞭望站结合得紧密融洽。

    人总是用自身来衡量空间与大小的。然而林三酒在库房里时,她以自身尺寸判断库房极大;抬眼看见外头时,她又因为自己知道那确实只是一个单人瞭望站——刚才目光只是一跨境,她甚至就微微生出了眩晕感。

    不过,眩晕感并不是让她急忙将墙壁重新放回去的原因。

    “刚才你目光从卡片上扫过去得太快了,”意老师急急地说,“连我也不肯定卡片上究竟写了什么。只是有几个字我还记着,什么‘连接’,‘门’……”

    林三酒逆着冲向灰色高墙的人群,迅速走进墙角,见四下没人多注意她,赶紧重新叫出了【面部毛发】。这一次她也来不及细细往眉毛睫毛里添了,“啪”地一下拍在了额头上,正好与发际线连成一体,大半个额头都没了。

    听了意老师的话,她轻轻苦笑了一下。

    要是意老师没看错,那么林三酒倒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整个工厂,是由数个次空间组成的。

    高不见顶、深不见底的流水线部分,宇宙一般的漆黑空间,副本夹着的河流与天空……每个次空间内都自带一套空间规则,加上又是好几个拼起来的,它们未必与外界相似,也未必与彼此相似,内部才会呈现出古怪多样的空间感。

    有人把拼凑起来的“工厂”次空间,装在了这艘飞船里,又给它设置了几个出入口;而林三酒刚才收起来的墙壁,实际上是幕后人特地为“工厂”次空间作的单向门——他们只怕绝没想到,一群普通人里,竟有人能将整个单向门都收起来。

    “这次被削弱了19%……”意老师喃喃地说,“你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

    不想要什么效果,什么效果就来了。

    林三酒背靠在另一堵墙上,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几乎所有的人都涌去了那一面关键的墙壁前,她独自坠在人群后方,离得既不过近、也不太远——或许能够藏起自己,不引起注意的吧?

    她又回想了一下刚才白驹过隙之间,她看见的那一幕——还不等她将嘴唇彻底抿紧,她只觉余光里蓦然一亮。

    墙壁再次消失了。

    林三酒的心脏一下子跳进了喉咙里,慢慢转过头。

    库房里的喧扰人声,一时仍嗡嗡隆隆,却已经随着越来越多后退的脚步、闭上的嘴巴,开始有了消散的趋势;人群渐渐从墙边往后退开了,让出了一大片空地。从头肩身体的缝隙里,林三酒虽然看不清那空地,却清楚知道众人看见了什么。

    毕竟,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被老太婆暂时赋予了进化能力的,说不定还有她亲手抓进来的——那张边界像素仍有点隐隐模糊的面孔,恐怕谁也没忘。

    “是……是你……”有人颤声说。

    林三酒胸中砰砰乱跳,双手紧紧交握。她拿掉墙壁之后那飞快的一眼,正好让她看见了从地板上徐徐升起的一个头顶——她已经把老太婆的模样给深深刻进了骨头里,因此哪怕只看见了一个扎着花白发髻的后脑勺,也立即就将她认出来了。

    那个由意识力形成的老太婆,在此时此地、从地板中逐渐浮出,目的地肯定只有一个——就是装着高“可信度”普通人的库房。

    “……都别出去啊。”

    声音干枯嘶哑,音量不大,却叫人全副精力都系在了上头。众人刚才的吵嚷声此时早已死寂下来,仅有细微的、喉咙里发颤的低低响声,像暗流一样回荡。林三酒隔着许多人,看不见那瘦小枯干的老太婆,只能看见不少人难以自抑的颤抖肩膀。

    有人忽然吸了口气,说:“是那个表——”

    他好像也被自己惊了一跳,顿时掐住了声音。林三酒却已经明白了:老太婆一定是在空中打开了【概念碰撞】的列表。

    这么多人……她难道能一次性把这么多人都列为目标?

    也就是说,在面对老太婆的时候,难道连人海战术都——

    一个靠近墙角的女声猛地尖叫了一句:“还、还有!”

    什么?

    林三酒迅速朝声音的方向走了几步,朝人群稀疏处往前一扫,险些自己也惊呼出声。

    一个接一个的老太婆鱼贯从单人瞭望台的地板里升出来,每个都是连青衣黑裤、发丝皱纹都完全一致的复刻体;她们面无表情,接二连三地跨步走过瞭望台,走进库房……普通人们甚至连站在原地不动的勇气都消失了,在呜咽与惊慌中连连往后退。

    每一个老太婆身边的空中,都浮起了字样淡淡的列表——每一个由意识力化成的老太婆,都可以发动【概念碰撞】。

    林三酒只觉自己头皮都在发麻,几乎连手脚都感觉不到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战力,才能随心所欲分出无数股意识力,又可以让这无数股意识力化成有高战力、装载着无法反抗的特殊能力、几乎能横扫一切进化者的老太婆?

    【概念碰撞】的真正主人,可以说是接近无敌了吧?

    就算换了斯巴安、人偶师或黑泽忌,下场也是一样:武力再高、反应再快,遇见无数【概念碰撞】时,又能怎么抵抗?

    她要跟那人斗的话,怎么斗?谁能斗?

    她只能寄望于【面部毛发】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人,不被老太婆们注意到;然而偏偏在这种时候,她还剩了百分之八十的战力——若是检查战力的话,谁都会发现她就像一群一米五的人里,立起的一座塔,真不怪意老师说她运气差。

    不、不,冷静一点——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个老太婆,正是因为库房内目标人数太多,需要把目标分配出去。林三酒的目光来来回回扫了一遍,“负责”她的是哪一个?

    哪个老太婆所发动的【概念碰撞】,会落到她身上?

    “凡是身上带有暂时性进化能力的人,”

    “凡是身上带有暂时性进化能力的人,”

    数量足有十几个的老太婆,接二连三地吐出了同一句话;有的话头在别人半句话时才响起来,有的已经说完了才又响起一句新的,听上去错乱反复,嗡嗡地叫人头晕——但是很显然,这就是此次【概念碰撞】的前提条件了。

    在场所有人,包括林三酒,都逃不出它的囊括范围。给他们的暂时性进化能力,原来还埋着这么深的陷阱。

    找到了——林三酒心中一激灵,对准远处那个刚刚说完了前半句话的老太婆,发动了自己从屏幕上选择的能力。

    “将会听从我的指令做一件事。”

    十几个老太婆此起彼伏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