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末日乐园 > 1819 一点也不意外的重逢

1819 一点也不意外的重逢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末日乐园 !

    假如有人以前问林三酒,什么是人度过一生的最糟糕的方式,她大概会回答“孤伶伶一个人”。

    在末日里度过了这么久——久得当她回头看时,觉得进化前只是指甲边缘那么短窄的日子,而进化后是一条看不见头的绵延河流——她现在却有了不同的答案。

    孤伶伶过完一生固然不大好,但无牵无挂的话,当然不是最糟糕的;哪怕有了牵挂的人,自己仍旧孤孤单单,也还可以忍耐。

    最糟糕的方式,无疑是像在末日中这样的情况:刚刚咬牙做了一个决定,发现树枝间新露出了点点雪白花苞,才与一个人渐渐熟悉了脚下的路……时光就被切断了。

    你的决定下了,却因为没了土壤,飘荡在虚无里;树上会开出怎样的花、结出什么果,没有机会再看见;失散的朋友再没传来半点音讯,只好装作把她忘了。

    每一次传送,都像是把之前的日子按下暂停,再开启一段新时光;生命变成了一个大框架,里面装着一个个被突兀中断的小人生。从某种角度而言,每一个进化者都是生命被截断成几段的波西米亚,甚至还不如波西米亚幸运,因为她至少什么也不记得。

    以前没完成的愿望,没做到的承诺,还没见到的人……哪怕是在去救火的路上突然被传送走了,明知那场火仍然在熊熊燃烧,也全都要暂时束之高阁,在大多数时候假装没事,强迫自己别再去想,安慰自己说以后或许有哪一次传送,能有机会去把它们一一完成。

    但是,连林三酒也骗不下去自己了。

    事实就是,只要还有传送在,不管是十四个月还是大洪水,她永远听不完一首歌,讲不完一个故事,熟悉不了一个人。

    她在进入“缸中大脑”之前,几乎都快忘了,原来人生还有另一种:出门旅行的人,总会回家;约好一起做的事,可以做完。一切都是踏实的、持续的,也就有了意义。

    在大洪水出现之前,一部分幸运的进化者通过签证,还能勉强维持住这份意义;但在大洪水越来越频繁的现在,林三酒甚至不太敢去想未来的日子——如果竟能够留下来,如果能够让朋友们留下来,这对他们无疑是一场最大的救赎。

    因为这一点,她觉得“谢谢你”三个字分量太轻飘了。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东西,分量能够与楼琴的付出、以及这件事的意义相称。林三酒在沉默半晌之后,问的是:“有什么我能帮你做到的吗?”

    “有,”楼琴说。“阿全副本,在你手上对吧?”

    林三酒一时还真差点忘了,眼前这一个要将进化者从传送中拯救出来的鲨鱼系,与之前那一个改动记忆、蛊惑人心的鲨鱼系,竟是同一个组织。二者之间似乎隔了一道又深又宽的峡沟,她站在这一头时,看另一头都觉得不真实了。

    “一定要他不可吗?”她喃喃问道,“为什么要……要做那些事?”

    楼琴没有问“哪些事”,沉默了几秒,才慢慢说:“我需要把阿全副本拿回来。等一切都成功的时候,那时再给他们恢复记忆也好,弥补挽救也好,都可以到时再去做。但是现在,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是解决传送,一切都应该为此让路。”

    林三酒脑海中顿时又响起了谢风的那一句话,“鲨鱼系所做之事虽然有对不起人的地方,却是对的”。

    一想到这儿,其他的几个谜团也就一一明白了:屋一柳说他知道自己的记忆被改了,却能平稳接受这个事实;还有,谢风说自己去了泪城就不会再走了,也是因为她知道,她有了疫苗就能一直陪伴东罗绒了吧?

    “不是只要再用大洪水试一次,就知道是否最终成功了吗?”林三酒问道,仍有些不甘愿将阿全副本交出去。“为什么到了最后关头,还需要阿全?”

    楼琴对此摇了摇头。

    “不到真正成功那一刻,我们谁都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后关头……就算成功了,也只是研究的部分结束了而已。接下来还有好几期的临床试验,等临床也结束了,我们依然面临着大规模生产的困难。这跟真正的疫苗还不一样,我们每一步都是在空中建楼阁,借鉴不了任何前人的经验或基础。应该说,困难的地方才刚刚开始……正是需要阿全副本的时候。”

    她没有把“为什么”说得太明白,林三酒也听懂了:在面临如此繁杂、数量庞大的困难时,解决问题最终都要着落在人身上;但人恰好又是十分莫测、十分不可靠的。有了阿全副本,不必担心有人囤货居奇、坐地起价,也不必担心有人不肯合作,甚至背后暗捅一刀……在关键时刻,关键的几个人,甚至可能挽救整个计划。

    “我也承认,跟解决传送相比,这些都是小恶。”林三酒低声说,“但这些小事,也是落在一个个人身上的。阿全也是个人,你们接着要下手的八头德也是个人,我无法看着他们……”

    楼琴忽然笑了。没有半点嘲讽或无奈,她像是真心为自己听见这一句话而感到高兴,微笑着说:“看来你这么多年下来,过得还不错。”

    “啊?”林三酒一怔。

    “虽然你有遗憾和痛苦,但你身上没有疤,没有无法逆转的伤害,没有被削去过一块肉……所以你才能随着时间流逝,反而越来越富有同情良知。毕竟善良和慈悲是一份奢侈品,别说一般人负担不起它们本身,甚至有人连理解它们为什么是奢侈品的能力都负担不起。”

    楼琴吁了口气,像她十几岁时那样,伸手指了指自己,连语气也依稀有了点过去的影子:“你看我,我就没有。为了做到最重要也最正确的事,我才不惜在过程中顺便做点坏事呢。况且,对于阿全副本和那个……八什么?噢,八头德。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是暂时的,他们只是需要等一等,以后总有恢复的时候。”

    林三酒张开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半晌,她才有点结巴地说,“的确是这样……但是我、我还需要想想。”

    至少,她希望能有个机会问问他们本人。

    “行,”楼琴不意外似的说,“与此同时,我不妨再带你继续看看这一部分的工厂吧。你不知道,光是找到一个可以折叠后带走、在某个空间中打开的‘容器’,就费了我多大的劲……”

    林三酒想起她以前邀功时的模样,不由有几分好笑。即使经历了再剧烈的变化,一个人本质里某些特征,好像也总有流露出来的时候。

    楼琴或许是希望她能够更认同自己的计划、更认同鲨鱼系的作为,所以参观讲解都十分详细。不过据她说,她尽管是鲨鱼系的主人,计划也是她所提出的,可就像任何一个大公司的CEO都不可能事事俱管一样,她也必须将不少事交给别人安排,因此也少不了她答不上来,得让林三酒自己在工厂里了解的事情。

    “你知道大公司CEO是什么?”林三酒看着这个末日后出生的——噢,如今不能叫她小姑娘了。

    “我还不能学习了吗,”楼琴笑着说,“我还去过末日前六个月的世界呢。”

    二人一起走在城道中时,就像是以前一起走在末日世界中一样,好像多年的时光和人生都从她们之间消退了,除了楼琴长大了,一切都没变。二人走到不知第几条城道,忽然有人把楼琴叫走了——听意思,好像是临时出现了一个紧急事件,需要有人拍板下个决定。

    “你去做你的,”林三酒说,“我不走,我正好在这儿坐一会儿,歇歇脚。”

    那个紧急事件似乎不小,楼琴也没和她多说,匆匆对她嘱咐了几句,就奔赴那一场小灾难去了。林三酒四下看看,发现没有什么能坐的地方,感觉自己不论坐哪儿,都有挤占碰坏机器的可能性,于是干脆在地上坐下了。

    一双裹在塑胶靴子中的脚,走到她面前停下了。

    林三酒抬起头的时候,看见面前站着一个穿生化服的人,正好在伸手去摘头罩——这人的生化服不知道怎么回事,袖子也不连着手套,仔细看看,反倒像是用差不多的服装随便凑起来的生化服;在他摘头罩的时候,袖口间还露出了一截皮肤。

    那片皮肤上,隐隐流动着着墨青与藏蓝色反光,仿佛刺上的图像、动物、古时的神明与妖魔都快要复苏了一般。

    林三酒差点叫出声,又及时止住了自己。她盯着头罩下露出的那半张脸,带着不可思议问道:“你……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余渊半举着头罩,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花朵和野狼一动不动,显然一点也不觉得她现在有多讨喜。

    “虽然我是数据体,但我离开数据流管库后,一举一动也是都需要能量的,而且这能量用一点少一点,不像你们可以靠吃饭补充。”他声音平板板地说,“你知道自从进入这个世界,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为了找你就浪费了我多少能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