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八十六章 打爆

第二千八百八十六章 打爆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老先生!”

    冥花坊主美俏的脸上,浮现出欣喜之色,万万没想到会在赤黄色戈壁中遇到张若尘。

    但很快,她脸上的喜色,转为忧色,忌惮万分的道:“快逃离这里,那人是阴阳界的界尊彩衣神,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彩衣神啊,略有耳闻。”

    张若尘笑了笑,将冥花坊主柔软且幽香的娇躯,放到地上。

    冥花坊主发现与之前相比,老先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不再是被愁苦和落寞笼罩,虽然依旧苍老,依旧生命之火微弱,但是,眼中的笑意却蕴含无限生机,蕴含自信和斗志。

    这让她触动极深,心中暗道:“老先生都只剩一丝生命之火,尚且能够如此,我才六万岁,未来还有悠长的寿元,为何却认定自己无法破境到上位神?为何会被彩衣神轻轻松松击溃心境,丧失斗志?”

    冥花坊主眼神变得锐利,爆发出神灵该有的强大威势,与张若尘并肩而立,投目望向彩衣神,道:“我们的确是无处可逃,即便逃去雨辰神庙,多半也是死路一条。既然如此,便拼死一战。”

    “哧哧!”

    她美艳的身上,冒出黑色神火。

    体内的神血和寿元都在燃烧,散发出来的气息,达到堪比中位神巅峰的层次。

    彩衣神的目光,看了张若尘半晌,露出一抹狞然的笑意:“本座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那个杀死巫马九行的老头子吧?”

    “你错了!”张若尘道。

    彩衣神道:“不可能有错,你想否认都没用。天下哪有那么多精神力刚好七十四阶的神灵?”

    “我的意思是,不仅巫马九行是被我杀死,魔瞳和四甲血祖也是死在我的手中。”张若尘道。

    冥花坊主尽管已做好战死在这里的心理准备,可是,听到张若尘的话,还是吓了一跳。但她却暗暗佩服,知晓老先生说出这番话,是破釜沉舟之举。

    要么战死这里,要么杀死彩衣神。

    她道:“老先生,眼前这个彩衣神,只是一道分身,应该不能久战。只要我们能够多拖延一些时间,拖到他的力量开始下滑,胜利就将属于我们。”

    “别燃烧神血和神魂了,你的修为太弱,就算拼死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退远一些,我来收拾了他。”

    张若尘反手一袖,抽在她的胸口,化为一股风劲,将她吹得飞了出去。

    下一瞬,张若尘乘风而起,飞到半空。

    “来得好。”

    彩衣神双手摊开,这片地域,响起“哗啦啦”的水声,空气像是化为了大海,像水浪一般的冲撞和流淌。

    冥花坊主只感觉,四周变得阴寒至极。

    她知以老先生的精神力强度,绝不可能是彩衣神的对手,欲要冲上去与他并肩作战,可是,却被无形的水浪冲击得倒退而回。

    “这股力量是……”正在冥花坊主惊疑不定之时。

    彩衣神大喝一声:“弱水三千里。”

    一条弱水长河,在他头顶上方显现出来,波澜壮阔,蕴含与天庭天河同源的神秘气息,直向张若尘冲击过去。

    弱水流淌过的地方,即便是玉龙仙十万年前留下的神纹,与方寸大师留下的部分空间手段,皆被冲毁。

    天地规则变得紊乱,在这样的情况下,精神力神灵想要调动天地之力,将变得无比艰难。

    “不愧是一座强界之主,居然修炼出如此厉害的神通,不容小觑。”

    张若尘如此感叹一声,在弱水冲击来之前,身形消失。

    彩衣神一击即空,脸色随之一变,立即回身。

    发现,张若尘出现在了他身后的天空,依旧凌空而立,胡发飞扬,像是根本没有将他这个一界之主放在眼里。

    直到此刻,冥花坊主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老先生。

    仔细观察后,她终于发现,雨辰神庙中的空间神阵,早已笼罩在这里,老先生始终都站在阵法中。

    “难怪老先生那么自信,原来是有空间神阵相助。这下太好了!就算彩衣神修为再强,怕也不是老先生的对手。”

    冥花坊主当然知晓雨辰神庙中空间神阵的厉害,即便是城主都闯不进去。若是彩衣神的真身前来,她或许还会担心一二。

    只是一道分身,怕不会是老先生的对手。

    “原来老先生还是一位阵法高手,或许真的应该拜他为师,可以学习到更多的东西。”

    对老先生,她心中不仅有感激,更有钦佩。

    “哗啦啦!”

    弱水长河的威力的确强横,寻常上位神对上,怕是都讨不得好。

    但,在空间神阵中,张若尘应对得游刃有余,即便弱水再强,却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彩衣神知道对方是在消耗自己的神力,沉声道:“这样躲来躲去有什么意思?你既然声称杀死了巫马九行、魔瞳、四甲血祖,便亮出真本事来,堂堂正正斗一场。”

    “你连阵法都破不了,还想与我斗?”张若尘道。

    彩衣神气得几乎癫狂,区区一个七十四阶的精神力神灵,居然敢以这种语气与他说话。

    太放肆了!

    “你不过只是借了方寸大师当年布置的阵法才能逞威罢了!本座若是真身前来,破阵,是轻而易举的事。”

    张若尘站在离地百丈高处,头顶神霞满天,浑身飘然出尘,宛若一尊神祇,道:“好!成全你,现在便用真正的力量,将你击败。”

    彩衣神大喜,以为对方是中了自己的激将法,挥手再次打出弱水长河。

    这一次,站在半空的老头,果然不闪不避。

    “真是找死啊!”

    彩衣神嘴角上扬,刚刚念出这一句。

    “轰隆”一声巨响,滚滚流淌的弱水长河,被一根山峰一般粗大的乌金棍子击碎,水滴化为一场瓢泼大雨,洒落在彩衣神和冥花坊主身上。

    “乌金战天柱!”

    冥花坊主第一时间,认出这件至尊圣器,心中本是已经十分诧异。但,看见持着这件至尊圣器的那位年轻少女之后,更是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以彩衣神的修为和身份,看见一件镇天级至尊圣器,自然是不会有太大触动。

    更不会知道,这件至尊圣器的上一位主人,是哪个圣境修士?

    不过,当他看到站在张若尘身旁,那个满头银丝,赤着一双雪白可爱的脚丫,长着一对小巧龙角的少女后,却是脸色勃然一变,失声道:“玉龙仙,你还没死?”

    “哗!”

    玉龙仙持着乌金战天柱,速度快如光,刹那间飞到彩衣神近前,一棍子横劈出去。

    至尊之力凝出水幕光波,将空间撕裂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她力量之强,简直就是一条人形的神龙。

    “轰隆!”

    彩衣神无法抵挡,腹部内陷,抛飞了出去,将一座山丘撞得粉碎。

    玉龙仙腾飞起来,双手持棍,直劈下去。

    “神光护体。”

    彩衣神很快从惊异中镇定下来,体内神气,全部注入身上彩衣。

    这件彩衣,可谓是彩衣神的第一至宝,乃是使用七种不同的神煅物质炼制而成,蕴含七种不同的力量。

    有护体神阵融入其中,有激源雷电藏在每一根丝线里面,有寂灭天火储存在袖中……

    从成神以来,彩衣神一直在反复祭炼这件彩衣,投如了大量资源。

    如今,这件彩衣,已是成为最顶尖的混元级至尊圣器,甚至勉强可以算是一件次神级至尊圣器。

    “哗!”

    彩衣上,爆射出万千霞光,宛如神灯绽放。

    若不是在空间神阵中,神光怕是可以将整个星桓天都照亮,数千万里之地都会化为神光海洋。

    乌金战天柱和彩衣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大地猛烈一震,向下沉陷。

    玉龙仙和彩衣神战入进地底,打得赤黄色戈壁中一座座山丘崩塌,大地碎裂,尘土纷飞。

    张若尘悬在半空,手持万咒天珠,施展军道冥法咒,控制着玉龙仙。

    军道冥法咒,是《冥兵卷》上的核心咒法。

    也不知是因为无极圣意的原因,还是真理之心的辅助,张若尘现在的学习速度和参悟速度,快得惊人。

    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学会了《冥兵卷》上的炼制神尸之法。

    不过,控制神尸战斗的军道冥法咒,却是极难修炼,张若尘目前只掌握了皮毛,必须要借万咒天珠,才能施展出来。

    而且玉龙仙与别的神尸不同,从一开始,就是诡异的“活”了过来,戾气极重,战力强横,以张若尘七十四阶的精神力,也是拼尽全力,才能掌控她。

    短时间内,怕是无法再炼制别的神尸。

    “轰隆!”

    一大片赤黄色戈壁沉陷,玉龙仙化为一道银色光柱,从尘土中飞了出去,出现到张若尘身旁,一只手提着乌金战天柱,另一只雪白的小手中,抓着一件染血的彩衣。

    显然,彩衣神的分身,已被她打爆。

    张若尘从她手中,接过彩衣,感受着她身上强大的煞气,喉结上下动了动,还真有些怕驾驭不住她。

    被她打一棍子,张若尘也得爆开。

    “等本座的真身驾临,你们都得死。”

    怨毒而嘶哑的声音,从地底传出。

    沉陷下去的地底中,飞出一缕缕神光,向赤黄色戈壁外的方向飞去。每一缕神光,都是彩衣神的一道神念。

    三千万道神念,如今只剩不到三千道。

    张若尘摇头一笑,将十二枚噬魂铃打出去,将彩衣神的残余神念,尽数收入铃铛中。

    地面上,冥花坊主怔怔失神的,望着站在半空的老者和玉龙仙,大脑一片空白。她虽然没有见过玉龙仙,可是,却见过玉龙仙的神像和画像。

    ……

    天下神女城。

    白皇后、彩衣神、黑心魔主、商弘、白卿儿,依旧还待在神女王殿中。

    “噗嗤!”

    彩衣神忽然口吐鲜血,仰头倒在地上,头发有一大半都变成白色,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皱纹。

    黑心魔主和商弘皆是勃然变色,立即将他搀扶起来。

    彩衣神眼中迸发出炙热的神火,怒吼一声:“谁?到底是谁灭了本座的分身?”

    “嘭!”

    他双臂挥出,将黑心魔主和商弘震飞出去,身形化为一道神光,飞出天下神女楼,直向雨虹山脉而去。

    一具分身和三千万神念毁灭,皆是小事,凭借丹药辅助,是可以修炼回来。

    但,如果七源彩衣遗失,他是真的要发疯。

    黑心魔主冷声质问白卿儿,道:“到底怎么回事?雨虹山脉为何如此凶险,彩衣神的分身穿的是七源彩衣,怎么可能会出事?”

    白卿儿没有被他的大神神威吓住,淡淡的道:“魔主质问晚辈干什么?晚辈先前就已经说过,雨辰神庙很危险。”

    “没错,雨辰神庙中有方寸大师留下的空间神阵,即便是本城主前去,都得小心翼翼。”白皇后道。

    “走,我们去看看,所谓的雨辰神庙到底有多了不得,连大神都闯不得。”

    黑心魔主多疑,不相信白卿儿和白皇后,拉着商弘,向外走去。

    只是一个彩衣神,白卿儿已是有些担心张若尘会顶不住,岂会让他们再赶过去?

    她道:“天尊遗地,诡异绝伦,即便是大神也得抱有敬畏之心。十万年前,神女十二坊的上一代主人玉龙仙,便是陨落在里面。”

    黑心魔主和商弘皆是停下脚步,脸色骤变。

    “这话,你为何不早说?”黑心魔主沉怒,双眼宛若两座深渊黑潭。

    玉龙仙都陨落在雨辰神庙,黑心魔主和商弘哪里还敢轻易前去,他们可不想因为一个彩衣神,搭上自己的性命。

    白卿儿与他对视,道:“魔主指的是哪一句?晚辈一开始可就说了,雨辰神庙是星桓天尊二弟子的道场,很危险。对了!你们还是赶紧去雨辰神庙吧,万一彩衣神遭遇了不测,神女十二坊倒是不好向天庭交代。”

    说出这话的时候,白卿儿那婉约窈窕的绝美身影,缓步走出神女王殿。

    “原来她早就猜出了黑心魔主和彩衣神的身份!白卿儿啊,白卿儿,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在算计彩衣神?”

    商弘看着神女王殿的大门,目送白卿儿离去,心中对此女的评价,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同时,心中对她的兴趣,也更浓。

    明知这朵花虽然瑰美,却满身毒刺,可是他就是想要去采摘。

    越危险,才越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