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九十一章 跳出生死外,不在五行中

第二千八百九十一章 跳出生死外,不在五行中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冥花坊主离开了,带着张若尘的信,去了冥殿。

    张若尘盘坐在石殿中,双手放于膝。

    左手掌心是一团灰蒙蒙的死亡之气,形成小小漩涡,天地间,一缕缕死亡规则,涌入其中。

    右手,生命规则汇聚。

    荒天依旧是血绝战神的容貌,身形似巍峨神山,声音浩荡而霸绝的道:“何为生?何为死?飞禽走兽,出胎破卵,便是生。树木花草,种子落地,生根发芽,亦是生。”

    张若尘紧闭双眼,道:“存在即是生?”

    “对石族而言,诞生出灵智,便是生。未诞生出灵智之前,处处皆石,已然存在,也是生?”荒天道。

    张若尘道:“没有生,何以能由死而生?”

    “这话问得妙!没错,石若没有生命,何以能诞生出灵智?世间万物,皆有生命。”

    荒天不禁对张若尘刮目相看,道:“你能明白这一层,倒也好办了!仔细讲一讲,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

    张若尘知晓很多事,根本没办法隐瞒。

    想要了解更多生死奥妙,目前只能选择相信荒天。

    张若尘道:“我的身周有一个圆,时近时远,层层无尽。在这个圆中,我可以勾画生命规则,以生命规则衍化生命之气,维持体内生命之火不灭。”

    “但,我每画一道生命规则,自然而然就会诞生出大量死亡规则。”

    “这些死亡规则都很细小,所以目前生命和死亡,还能维持平衡。可是生命始终压不过死亡,我也无法从死亡中彻底跳脱出来。”

    听摆,荒天眼中闪过一抹惊色,感慨万千的道:“真是不可思议,是了,天下间,估计也只有你,才能以这种状态活着。擎天若是知晓,因为他的原因,让你进入了如此状态,必会后悔只是废你修为。”

    “大神这话是什么意思?”张若尘道。

    荒天双手背负,站在柱影中,道:“古往今来,唯有你修炼出圆满的一品圣意。所谓一者,正是整个天地,代表世间一切。”

    “我本以为,世间绝不可能有完整的一,认为你的圣意,与阎无神的六道轮回,其实都只是一的投影,始终在一的范畴之内。”

    “却没想到,你真的跳脱了出去。”

    “何为跳脱了出去?”张若尘不解的问道。

    荒天也曾有过冲击一品圣意的想法,因为他生死同修,又有“宇宙无边”的真理界形加持,自认为占尽一切优势。

    可惜,却以失败告终。

    但这段经历,却让他对一品圣意,有了远超别的神灵的理解。

    荒天道:“一,就是你身周的圆,也是佛门中的最高境界,称为真我。你舍弃一身修为,回到原点,便是在跳脱。当真我显现,意味着你已经跳脱成功。跳出生死外,不在五行中。”

    荒天出生西天佛界,对世间万物的阐释,自然会不自觉从佛法的角度切入。

    实际上,一,圆,真我,都可称作无极。

    进入无极,就是跳脱出原有世界,五行和生死哪里还能束缚他?

    般若的真我之门,只是具有真我的一丝韵味而已,是佛道与命运的结合。

    荒天道:“你虽跳脱出去,但依旧需要师天地,悟自然,方能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让自己变得强大。否则,就算跳出五行,却依旧要永远被天地压制,最终困死在天地中。”

    “如何师天地?”张若尘问道。

    荒天道:“这其实和神境修炼,没有什么区别。区别只在于,别的神灵还在这片天地中修炼,无论修为多么强大,依旧是天地的一部分。”

    “而你却是在学习天地,修炼自己。”

    “踏入神境后,功法的用处,作用会逐渐下降。每一位神灵,主要修炼的,都是由圣意形成的神道,属于自己的道,自己独有的路。”

    “是如,血绝的五重海圣意,是在大圣时,由血海天道、五行火之道、雷电之道、死亡之道、黑暗之道,五道融合而成。”

    “成神后,他创出的神道,就是五重海神道。甚至能够凝聚出,与血海规则、火道规则、雷电规则、死亡规则、黑暗规则截然不同的五重海规则,也可称为五重海规则神纹。这是只属于他的规则,只属于他的神纹。”

    “但,就算血绝收集全了五种道的奥义,将五重海神道,修炼成五重海奥义神道,他依旧还在这个世界中。他的一切成就,依旧属于这个世界。他在变强,世界也在变强,他永远也超脱不出去。”

    “我现在有些明白,他为何觉得,你能阻止量劫。因为,你已成为这个世界中的最大变数,谁都推算不出你未来是什么样子。你的未来,只取决于你自己。你的未来,说不一定能够长生不死!”

    “不过,你现在还不够强大,只是浩瀚海洋中的一个气泡。”

    张若尘问道:“什么时候,才能称为强大?”

    “同样是气泡,这星桓天的大气层,可以包裹一座大世界。你的圆,什么时候,能够包裹整座宇宙,那么宇宙中的一切,也就你说了算了!甚至,自己创造出一座完整的宇宙。”荒天道。

    张若尘道:“有可能吗?”

    “没有任何可能性,至少目前来看,不存在这种可能性。”荒天道。

    张若尘道:“……”

    “但人始终在变化,道亦是在变,未来会如何,谁又猜得透呢?不过,你的潜力,的确堪称古今仅见,未来大有可期。”荒天脸上,罕见的露出笑容。

    他道:“说一些现实的问题吧!你之所以,每画出一道生命规则,都会自动诞生出大量细小的死亡规则。乃是因为,生死始终并存。”

    “死亡本来就是因为生命而诞生。”

    “这个世间,本来是混沌一片,是因为生命出现,所以死亡才跟着出现。而且,死亡比生命更强大,规则更多。”

    “正是如此,世间一切都不能永恒,都会死亡。古往今来无数追求长生不死的修士,都已失败告终,因为他们无法与天地间的死亡规则抗衡。”

    张若尘道:“这座天地间的死亡规则,远多于生命规则。可是,我已经跳脱了出去,为何不能决定无极圆圈中的生死规则数量?”

    “因为,你是以这片天地为师,所画的生命规则,都是临摹而来。所以,这片天地是什么样子,你也就只能是什么样子。”荒天道。

    张若尘悟性极高,道:“我明白了!只要我的无极圆圈中,生命规则强过死亡规则,我体内的生命之火,就能彻底稳定下来。”

    “理论上是这样。但,以你现在的精神力,离创造生命规则,还差得远。你不学习天地,怎么勾画生命规则?”荒天抛出问题,引导张若尘去悟。

    张若尘道:“那我,接下来,便将所有精力,都放到研究生命之道上。”

    “你错了!死亡规则是你的敌人不假,但这个敌人强大无比,你不了解敌人,如何能够战胜它?”荒天道。

    张若尘道:“好吧,的确是我错了,生死密不可分。”

    片刻后。

    “我想到了!生命规则是从九大恒古之道的光明之道中衍化出来,我得去研究光明之道。研究光明之道,又得研究黑暗之道,因为光明和暗黑亦是密不可分。”张若尘道。

    荒天道:“孺子可教也!你能掌控,你所说的无极圆圈吗?或者说,你能将无极圆圈,收入体内吗?”

    张若尘睁开双眼,摇了摇头:“暂时还不能。”

    荒天道:“那你要走的路,还很远。”

    张若尘抬起双手,生命规则和死亡规则在双手之间流动,道:“大神可将生命奥义和死亡奥义收回去了!”

    “万分之一而已,自己留着吧!有奥义相助,你对生命和死亡,可以悟得更快。”荒天道。

    张若尘的心,猛然触动。

    万分之一的生命奥义和死亡奥义,看似不多,但,对补天境的神灵而言,却依旧算是数量巨大。即便是嫡传弟子,都不一定会赐予。

    张若尘和荒天不过是萍水相逢,没有任何更深的关系,对方却能赐予他奥义,是因为他的天资高?

    不。

    天资太高,应该直接杀死才对。

    必然是因为白卿儿,也因为血绝战神曾说张若尘能够阻止量劫。

    无论是儿女之情,还是天下众生,都值得他选择栽培张若尘。

    接下来的几天,张若尘开启日晷,花费数年时间修复阴遁九阵,和参悟生死,勾画生命规则。

    这段时间,相继有神灵来到赤黄色戈壁的边缘查探,都匆匆退走,无人敢闯入其中。

    终于,星空中,彩衣神的星魂神座暗淡下去,代表一座强界的界尊,一位绝世大神陨落,必然会在地狱界和天庭掀起轩然风暴。

    荒天站在木槿树下。

    就在彩衣神陨落的瞬间,他感应到了夺天神皇的位置,睁开一双炽热的虎目,道:“他在星桓天的太阳上!张若尘,我要出发了!实话告诉你,这一战,大概率都是同归于尽的结局,你是否要与我一同前往?”

    荒天早已给张若尘讲过,想要更好的悟生死,一定要进入他的神境世界,去观他和夺天神皇这一战。

    没有告诉张若尘为什么。

    只告诉张若尘,他若死,张若尘也会死。

    张若尘将阴遁九阵彻底修复,叮嘱阿吉在这里看守,这才向荒天走了过去,笑了笑:“你们这种层次的交锋,我本该离得越远越好。但,谁叫我很想听你的故事呢?”

    “有你这句话,斩了夺天神皇,他的光明奥义就是你的了!但,在此之前,你得以张若尘的身份,跟我去第一神女城走一遭,让星桓天的修士确信,杀彩衣神的是血绝战神,去杀夺天神皇的也是血绝战神。”荒天道。

    张若尘倒也没有拒绝,反而取出一根腰带,道:“有了它,或许会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