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九十三章 一字杀之

第二千八百九十三章 一字杀之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诸神皆知,数十年前黑暗之渊的那场恩怨,张若尘和黑暗神殿已是结下死仇。

    涉及黑暗神殿,地狱界各大势力的神灵不敢掺和,因此纷纷作壁上观。

    站在青玄灵神身后的,除了塔罗,还有另一位伪神墨云图。在云凡星,张若尘与他见过。

    青玄灵神没有因为张若尘移步而来,生出任何惧意。一个修为被废掉的元会级天才,不过只是有血绝战神在一旁,众人才给他面子罢了!

    自身实力才是第一位。

    若自身没有实力,跳得越高,反而越是会被嘲笑。

    青玄灵神道:“若尘天使有何指教?”

    “我欲斩你们黑暗神殿一位神灵。”张若尘语气淡然。

    杀神,说得就像杀猪一般随意。

    四周响起哗然声,诸神目光看向血绝战神,却见血绝战神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开玩笑,荒天和张若尘进城,就是要将事情闹大,让整个天下都知道,血绝战神来了星桓天。

    青玄灵神眼神一沉,望向血绝战神,道:“大族宰,恕青玄直言,当年出手的乃是殿主老人家。冤有头,债有主,若是将仇恨发泄到我们这些无辜小辈的身上,这等于是血绝家族向整个黑暗神殿宣战。那时,血绝家族也会有许多无辜惨死的小辈吧?”

    显然青玄灵神根本没有将张若尘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张若尘就算想要报复,也只能请血绝战神出手。

    就凭他一个废人,还杀不了黑暗神殿的神灵。

    荒天没有回应青玄,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懒得参和。

    不得不说,青玄灵神这招以退为进,十分高明。

    就算血绝战神真身在此,都没办法出手,因为青玄灵神已经说得很清楚,冤有头,债有主,要报仇,你们去找黑暗神殿的殿主,或者殿主的子孙。别将私仇,上升到两个势力的层面。

    可惜他会错了意,以为张若尘是因为当年黑暗神殿殿主出手的事记恨在心,想要报复。

    张若尘岂是那种莽撞之辈?

    明知黑暗神殿强大,还去硬碰硬,无疑是自讨苦吃。

    张若尘指向塔罗,道:“出来吧!本座给你自绝于此的机会。”

    青玄灵神瞥向一动不动似乎不准备参与进来的血绝战神一眼,这才冷喝一声:“张若尘,塔罗乃是本神的神将,岂是你能定生死?”

    “在雨虹山脉中,我儿昆仑,几乎惨死在他手中。此仇不报,枉为人父。青玄,你护不了他!”

    说出最后一个“他”字之时,精神力和音波一起涌出,震得第一神女城中的道锁和神纹齐齐显现出来。地面有阵法加持的石板,纷纷碎裂。

    在场诸神,无不被张若尘的神音震得耳膜发疼,大脑轰鸣。

    如惊世天音!

    “嘭!”

    站在青玄灵神身后,塔罗神将身高七米有余的神骨躯体,爆碎而开,化为白骨碎片,洒落满地。

    一尊伪神,直接被张若尘一个字震死。

    强如青玄灵神,根本来不及出手保护。实际上,他也被张若尘的精神力震慑,意识海刺痛,神魂像是要被震得离窍飞出去了一般。

    另一位神将墨云图,没有受精神力音波直接冲击,但是,依旧仰头倒在地上,神魂重创,神躯上,很多地方都裂开。

    青玄灵神恢复过来,又怒又惊。

    谁能想到,武道修为尽废的张若尘,精神力能强到如此地步?

    “冤有头,债有主,今日我只杀他一人。”张若尘以挑衅的眼神,看着青玄灵神。

    青玄灵神脸色冷如霜,却没有出手。

    一旦他先出手,张若尘必然会雷霆一般反击,直至将他杀死。

    已经很明显,张若尘就是要借池昆仑的事,向黑暗神殿发难,宣告天下,他回来了,而且有仇报仇。

    青玄灵神又不蠢,自然只能克制自己。

    这样,虽丢了脸面,却能保住性命。

    “塔罗该死,若尘天使杀得好。”

    丢下这句话,青玄灵神再也没有脸留在星桓天,一把提起墨云图,离开第一神女城。他要立即赶回黑暗神殿,将张若尘没死的消息,禀告殿主,制定应对计划。

    天庭和地狱的诸神,从精神力音波中缓过来,像看鬼怪一般,盯着张若尘。

    正如青玄灵神所说,地狱界诸神先前捧张若尘,完全是因为血绝战神在,给血绝战神面子。实际上,任何神灵都不会将一个废人放在眼里,就算你背景大,大不了不招惹你。

    但,对你绝不会有任何敬意。

    此刻,在场所有神灵的眼神都变了!

    “元会级天才,不愧是一个时代之主,即便不修武道,修精神力也能傲视天下。今日,本神算是见识了什么是绝代英杰!”修罗族神灵朔千海,像是捧场王一般,率先如此说道。

    又有神灵,道:“天姥岂会看错人?天佑我不死血族,未来少了一位战神,却多了一位太上。”

    很多人都觉得这位不死血族的神灵太夸张,为了讨好血绝战神,什么话都好意思说。

    对修炼精神力的神灵而言,最高目标,也就是神师。

    太上,可望而不可即。

    就像凡人,最高目标就是登上世界第一高峰,不敢妄想登上星辰日月。

    但想到张若尘精神力成神也就数十年而已,精神力强度,却已经超过青玄灵神,不由心中骇然,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难道张若尘今后真有机会,成为不死血族的太上?

    鱼晨静有鱼太真的场域庇护,没有被张若尘刚才的精神力音波伤到。

    她一双星眸,紧紧盯着英姿勃发的张若尘,有些生气的咬着嘴唇,道:“十叔,看来你猜对了!这个家伙,这次藏得真深,连我都被他骗过。”

    “青玄灵神的精神力,达到七十三阶巅峰,张若尘的精神力至少也是七十四阶。修为,算是对上了!”鱼太真道。

    鱼晨静道:“现在怎么办?血绝战神若是大开杀戒,天庭必然损失惨重。”

    “这里是第一神女城!在自己的核心地盘上,白皇后如果连血绝战神都挡不住,神女十二坊早就被灭了不知多少次了!”

    鱼太真是武痴,一直视血绝战神为偶像,但,却清楚知晓,神尊不至,没有人可以在第一神女城无法无天。

    除了白皇后,城中还有一位神师呢!

    张若尘目送青玄灵神离去,心中很不是滋味,堂堂真神,居然就这么怂了?这还是那个说出“没有人敢与黑暗神殿为敌”的青玄灵神?

    杀一个伪神,不足以立威。

    得换一个目标。

    张若尘环顾四周,眼中锋芒毕露,从一位位神灵的身上掠过。

    在场神灵,像是猜透了张若尘的想法,刹那间,竟没有几个敢与张若尘对视。与张若尘有仇的势力的神灵,更是往后退去,躲到他的视线之外。

    张若尘看见了罗生天,这位神皇子眼神比他还凶,几次想要冲上去,都被天罗神国的神灵拖回。

    张若尘视线落到商弘身上,停留了片刻,立即移开。

    算了,太强了!

    别人活了快十万年的老辈神灵,他一个不到三千岁的小年轻,还是冷静一点。就算狐假虎威,也不能太膨胀。

    “那个矮子,五尺差半寸那个,就是你,矮要承认,往哪里躲?我看你身上的气息,是天南的神灵?”

    张若尘指向一位蓝皮肤的矮小神灵。

    “若尘天使误会了,本神是冥族的神灵,与天南没有关系。”矮小神灵道。

    张若尘道:“这辈子我最看不起那些不老实的人!不是天南的神灵,你往后退干什么?”

    “是神皇子往前冲,把本神挤到后面了!”矮小神灵连忙解释,眼前这爷俩都不是善茬,与天南交恶甚深,万一被误会,后果很严重。

    张若尘一副怀疑的样子,愤愤然移开目光,看见一位鬼族神灵,七八岁的模样,身上气息与鬼主几位子嗣同源。

    “那个小鬼!小鬼,别东张西望,说的就是你。你是地煞鬼城的神灵?”

    “本神天童,来自酆都鬼城。若尘天使,有何指教?”鬼族神灵虽然年幼,声音却很苍老。

    “行了,行了,退下去吧,今天连一个像样的仇人都找不到吗?”

    张若尘目光看向荒天,正想传音告诉他,自己已经尽力。忽的,余光看见鸾鹰真君和血犼真君,眼神顿时一亮。

    鸾鹰真君和血犼真君哪里不知张若尘心中想法,脸色大变,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他们化为两道神光,逃遁而去。

    他们倒也不至于害怕张若尘。

    主要是张若尘一旦出手,他们总不可能站在原地不还手吧?

    一旦还手,血绝战神怎么可能不出手?

    惹不起,只能逃。

    实际上,先前张若尘的目光,在商弘身上停留那么半瞬的时候,商弘心中也是有些紧张的。

    鸾鹰真君和血犼真君速度奇快无比,张若尘还没有准备追,就失去了他们的踪影。

    荒天就像雕塑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根本没有出手阻拦。

    “大族宰大驾光临天下神女楼,妾身有失远迎,还请担待。”

    便是这时,以白皇后为首,天下神女楼中,走出九道神光万丈的身影,个个气息强横,容颜绝美,有的冷若冰霜,背有古剑。有的仙肌神骨,戴着面纱。有的妩媚似妖,肌肤欺霜赛雪。

    都是颠倒红尘众生的姿态。

    在场各大势力的神灵齐聚,但见过白皇后真身的,却屈指可数。

    一时间,他们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

    张若尘颇为担心,荒天的真实身份会被白皇后识破,不禁向他看去,却见他眼神依旧锐利张扬,没有出现任何波动。毫无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