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九十五章 夺天之威

第二千八百九十五章 夺天之威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白皇后凝视牵手在一起的张若尘和白卿儿,二人珠联璧合,才貌般配,最关键的,是白卿儿的态度。

    她没有丝毫抗拒。

    反而在白卿儿眼中,看到了喜悦,这让一直为此事担忧的白皇后感到欣慰。

    从小到大,她很少见到白卿儿脸上的笑容。

    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开心一些?

    白卿儿曾放话,“谁能在玲珑大会上,将天尊宝纱交给她,无论这人是谁,无论这人样貌美丑,无论这人是什么种族,什么修为,什么品行,都嫁其为妻”。

    白皇后极力反对过,不希望她如此作践自己。

    可惜徒劳,白卿儿对她怨言极深,根本不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张若尘论天资,论背景,论品貌,都配得上白卿儿,且不是薄情寡义之辈。白卿儿嫁给张若尘似乎已经是很好的归属!

    白皇后自然是不会反对,反而暗做决定,要独自扛下来自商祖的压力,极力促成二人。

    鱼晨静看着远处郎才女貌举止亲昵的二人,脑海中,回想起,多年前在真理天域的星芒圣车中,发生的事。

    张若尘撕扯下她的裙纱,用自己的圣血写下“婚书”二字,又丢给她,道:“既是婚书,也是一则誓言。我要你在婚书里面,以神的名誉立誓,永世不得背叛和伤害你的夫君张若尘。”

    ……

    “第一句,时空传人张若尘仪表俊美,天资绝代,品行端正,是我真心倾慕的男子。今日,我千星文明天女鱼晨静,以百战星君的名誉立誓,自愿与时空传人张若尘结为连理。”

    ……

    “该死的张若尘处处留情,既然已经心有所属,为何却不将婚书还给本天女?”

    想及此处,鱼晨静不自禁的,轻哼一声。

    鱼太真侧目望去,颇为诧异,不知道这位侄女为何如此气恼。该气恼的,应该是商弘才对吧?

    商弘此刻的脸色,的确紧绷而冷肃。

    无数双眼睛,时不时看向他,仿佛是在笑话他一般。只因,白卿儿此前只见过他一人,这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机会巨大。

    天堂界派系的神灵,更是笑言,白卿儿已是天孙的囊中之物。

    他自己也是如此认为。

    哪里想到反转来得这么快?

    俘获白卿儿芳心的,却是商族的死敌,张若尘。

    今日若是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星桓天,今后,不知会遭受多少嘲笑,天孙的威名,将荡然无存。更重要的是,心中那口气。

    忽的,商弘生出一道感应,眼中闪过一道喜色,脸色随之舒展而开,道:“天下皆知,需要持有天尊宝纱,才能迎娶卿儿。张若尘,你废人一个,哪里配得上卿儿?不过是有血绝战神撑腰,才敢在此张狂。”

    谁能想到,商弘竟如此强硬,敢这个时候出头?

    很多神灵都觉得,商弘是被气晕了头,失去理智。

    张若尘含笑望去,道:“天孙这是不服吗?”

    “自然不服。”商弘道。

    张若尘道:“要天尊宝纱对吧?小事一桩!先前我外公已经说过,第一神女城炼制神城所缺的材料,一律由血绝家族承担。你以为他为何敢这么说?”

    一双双神目,皆向“血绝战神”望去。

    “没错,天尊宝纱已在我外公身上。”张若尘道。

    诸神哗然,传说中的天尊遗宝,竟然真的出世了?

    商弘虽然有些诧异,但却丝毫不惊,抬头向上空看去。诡异的一幕发生,本是落下地平线不久的太阳,居然在天边冉冉升起。

    黑夜刚刚降临,就迎来初晨。

    商弘气势如虹,道:“就算天尊宝纱在血绝战神身上,也未必保得住。彩衣神岂能白死?今日,天庭必要讨一个说法,我商族神皇将代表天庭,神罚罪者。血绝战神,你可敢应战?”

    天尽头,朝阳赤红,霞气像火海一般燃烧。

    强横无边的神威,从太阳上爆发出来,星桓天的大地上,无数地方草木燃烧,一些湖泊沸腾如油锅。

    城中诸神无不惊骇。

    “有神灵推动摩炎星在移动!”

    “怎么可能,魔炎星比寻常恒星庞大数百倍,即便是大神也未必能够承受它的温度。谁能推动它前行?”

    “这是要干什么?要推动摩炎星撞击星桓天,要灭界吗?”

    摩炎星正是悬在星桓天上空的太阳,与星桓天距离遥远。但,它蕴含的能量庞大,一旦活跃起来,就能让星桓天生灵涂炭。

    一位地狱界神灵脸色惊变,道:“商弘所说的商族神皇,难道指的是夺天神皇?”

    “如此威势,也只有夺天神皇才有。赶紧逃吧,星桓天已是是非之地。”

    地狱界各大势力的神灵,施展出神灵步,要赶在夺天神皇降临之前,逃离星桓天。

    谁都知晓,彩衣神陨落,天庭绝不会善罢甘休。

    夺天神皇和血绝战神必有一战,神女十二坊不可能阻止得了!

    夺天神皇十万年前,便是达至太虚境,战绩斐然,威震宇宙数十万年。

    血绝战神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一些。

    天南一战,血绝战神虽然连败破军战神和六大人,可是,传说是凭借始祖神尸才做到。与夺天神皇这种修为深不可测的存在相比,血绝战神的底蕴还是太单薄。

    雪域坊主柳轻城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问道:“城主,现在怎么办?”

    “大家不是早有预料,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全力催动天尊古阵,至少要保住第一神女城。”白皇后道。

    八位坊主飞了出去,冲向天尊古阵的八个方位。

    商弘面露不屑的神色,天尊古阵一角而已,怎能挡住绝代神皇?

    “轰隆!”

    天空太阳已是变得硕大无比,超出往常数十倍,整个天空赤红一片,化为无边火海。

    一只金灿灿的大手,从太阳上伸出,穿透星桓天的大气层,落向第一神女城。

    空间巨震,被大手爆发出来的气息,撕开一道道千里长的裂缝。那些匍匐在地的圣境修士,只感觉整个世界都要破碎了,天地正在崩塌。

    本是飞向天尊古阵的八位坊主,被金色大手上爆发出来的神力,震得坠落在地,砸出八个大坑,淹没在土石之中。

    荒天虎目如炬,五重海从脚下弥漫而开,一拳击向上空。

    “嘭!”

    金色大手崩碎。

    第一神女城上空的空间,也跟着一起崩裂而开,化为半真实半虚无的混沌之地。

    下一瞬,荒天已是脚踩五重海,飞出星桓天,直向天外烈日上冲去,吼声道:“夺天神皇,等你多时了!”

    音波如潮水,与神气相融,爆发出与光一样快的速度涌出去。

    荒天身上的血光,与摩炎星一样明亮,一拳又一拳打出,拳印比星球还巨大,与摩炎星上打出的金色大手碰撞。

    星桓天和摩炎星之间的这片空间,不断崩塌。

    八位坊主破土而出,纷纷抬头望天。

    “太好了!血绝战神似乎不愿毁伤星桓天,主动打了出去,将战场引到了星空中。”柳轻城道。

    “好强大的战力,血绝战神爆发出来的气息,似乎不比夺天神皇弱多少。”

    商弘嘴角上扬,这才哪到哪,神皇的战力,岂是你们可以揣度?

    他望向张若尘刚才站立的位置,欲要新仇旧恨一并清算。却发现,只有白卿儿一人立在那里,哪里还有张若尘的影子?

    未名山庄中,渔谣凝望赤红色的天空,眼神迷离,道:“原来他化身血绝战神,目的竟是夺天神皇。我虽知晓,他们之间必会有生死一战,却没想到,来得这么早。”

    酒鬼盘膝坐在湖畔,正在传两只大白鹅修炼精神力的方法。

    两只大白鹅犹如孵蛋一般的姿势,坐在地上,曲项向天,呼吸吐纳,倒是学得有模有样。

    酒鬼很淡定,道:“早吗?不早了,这口气他都憋了几千年,今日一战,必分生死。”

    “瞒不过的,一旦战力全力爆发,自身的气息一定会显现出来。夺天神皇何等精明,必能识破他的真实身份。”渔谣道。

    酒鬼改变姿势,站立而起。

    两只大白鹅跟着站起来,以白翅为手,跟着酒鬼一起挥舞。

    酒鬼道:“他要瞒的是商老鬼和你们,不是夺天神皇。”

    “怎么瞒得住呢?”渔谣道。

    酒鬼哼了一声:“他是料定,老夫会帮他掩盖气息,蒙蔽商老鬼的感知。别的地方不好说,在这片星域,别说商老鬼,就算命运神殿也休想察觉到端倪。”

    渔谣躬身一拜,道:“请师尊务必助他一臂之力。”

    “助他?凭什么助他?”

    酒鬼再次改变姿势,身似蛤蟆,伏地吸气。

    渔谣眉头轻蹙,沉思不语,随后,释放出精神力,化为一道光束向星空中飞去。

    但,飞了一半,她便坠落下来。

    再也无法离地飞起。

    酒鬼道:“你去干什么?”

    “师尊不愿助他,弟子却不能袖手旁观。”渔谣道。

    酒鬼摇了摇头,道:“老夫虽不想助他,但,却有与商老鬼斗一斗的想法。在老夫的地盘上,商老鬼敢插手过来,老夫就能打回去,真当老夫还是十万年前的水平?”

    渔谣露出喜色,知晓师尊已完成精神力修炼最伟大的一次突破,别说商天真身在遥远的天堂界,便是商天真身来到星桓天,师尊也绝对不惧。

    “他们这一战,大概率都是同归于尽的结局,你别去掺和。这是他心中的执念,与必须要过的坎!”

    酒鬼在说话的时候,两只大白鹅也学他张嘴的频率,发出“呱呱”叫声。

    “两只蠢鹅,连说话都学不会。”

    酒鬼踹出两脚,两只大白鹅坠进了湖中,掀起大片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