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九十六章 荒天的故事

第二千八百九十六章 荒天的故事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荒天的神境世界,一边荒凉漆黑,死气弥漫,有虚无力量如同河流一般穿梭流动。一边青山绿水,灵禽翱翔,如同仙境。

    张若尘从未见过如此极端的神境世界。

    这不仅代表,荒天所修神道的极端冲突,也代表他的内心。

    “轰隆!”

    一道巨响,从头顶传来。

    张若尘抬头望去,只见,天外星辰般大小的拳头与金色巨手碰撞,隔着神境世界的大气层,只能看见拳和手的影子,还有被撕裂的空间。

    星桓天和摩炎星相隔数十亿里,荒天和夺天神皇每一击都是跨越了空间脉络,相隔遥远星域在交锋。

    奇异的事发生,神境世界的天空,显现出镜像画面。

    一尊身躯高达的古佛,盘坐在湖畔诵经,身下是一朵金光璀璨的莲花。明明只是一道画面,张若尘却真的听到梵音,天地一片祥和。

    神境世界中,死气弥漫的一边,走出一道高大健硕的身影,道:“元墟古佛佛法造诣精深,曾听六祖讲禅,有很大希望成为一位佛门神尊。”

    渐渐的,张若尘看清他的面容,眉若青峰,目若双剑,浑身散发惊慑心魄的邪异气质,宛若行走在暗夜中的绝世凶魔。

    虽是第一次看到他的真容,但,张若尘瞬间就判断出,这是荒天。

    情不自禁的,张若尘的视线,向神境世界外望去。似乎是想要弄清,到底眼前这位是荒天的本尊,还是外面那个与夺天神皇隔空交锋的“血绝战神”是荒天的本尊?

    魔神般的男子,道:“不用看了,这里是神境世界,天空的镜像画面,是我此刻内心念头的显化。包括我,也是一道意念。”

    张若尘很难将站在对面的荒天当成一道意念,他是那么的真实,威势是那么的强大。

    这时,天空的镜像画面中:

    一块宝光莹莹的白石,从湖中飞起,落入古佛手中。

    张若尘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道:“他就是你的师尊元墟古佛?”

    魔神般的男子道:“我听师尊讲道八万年,终是由一块顽石,化为一个小小的石人。石人懵懂,性格顽劣,在西天佛界常常闯祸,不是打翻灯盏,就是烧了佛阁。”

    “师尊说我心智还未开化,需要修炼出肉身,明白生命的真谛,方能知晓七情六欲,成就大乘佛陀。”

    他一边讲述,天空一边显现着画面。

    天外,依旧响起一道又一道碰撞声,神力汹涌,但无法冲入进神境世界。

    魔神般的男子眼中露出微笑:“师尊带我去了石界,与石族修士一起修炼,一起参悟。我悟性极高,资质无人可比,很快就修炼出肉身,达到大圣境界,回到圣界修炼。”

    “在圣界,我误闯圣族禁地,险些殒命。但却也遇到了此生都无法忘怀的女子,她叫渔白薇,已踏入神境,飘然如红尘谪仙一般降世,然后,深深刻入我的心海。”

    天空的镜像画面中,白皇后的身影显现出来,从天而降,挥出神剑,斩尽包围在荒天四周的青鳞凶兽。

    她那时就像只有十七八岁,青丝飞舞,空灵而缥缈,真就如同绝代仙灵一般美丽。

    张若尘很清楚,眼前这个魔神一般的荒天,与天空的一道道画面,都是荒天遇到夺天神皇之后,心绪激烈,才显现出来。

    他知这一战,很可能是同归于尽。

    所以,在心中回忆过往。

    曾经种种,就像画面一般,不断在神境世界中曾现出来。

    沉默了许久,魔神般的男子笑得极其幸福,道:“我与她相恋了!我渡真理之海,她站在海边看着我。”

    “我去功德战场,她让我做她的神使,在生死危机关头可以借她的神力使用。”

    “在无定神海,血绝败尽天庭大圣,是她邀请我出手。那是我战得最痛快的一次,不仅是遇到了血绝这个对手,更因为我知道,绝不能让她失望。”

    “后来,我在功德战场上,终于踏入神境。”

    “我欣喜若狂,终于可以用一个体面的身份,去圣族提亲,可以风光无限的迎娶她。对了,那个时候,圣族已经改名为逆神族,圣界已经改名为了天庭。”

    “在返回天庭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位老者。他自称是当今天下石族第一强者,号称石祖。”

    “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石祖?地狱界上三族之一石族的族长。”

    “他是我最痛恨的石族修士,他的理念中,只有杀戮和毁灭。他要整个世界的生灵都灭亡,太丧心病狂。那样的世界,得是多么的枯寂,没有红尘烟火,没有欢声笑语,仅剩一块块冰冷的石头。”

    “他要我拜他为师,我自然是不屑一顾。”

    天空中,出现荒天挥斧,劈向石祖的画面。

    张若尘继续听着,忽然发现,站在对面那个魔神一般的男子,居然留下了眼泪。

    久久之后,魔神般的男子才道:“但他居然猜到,我是要回天庭,去逆神族提亲。他告诉我,逆神族已被天庭舍弃,将要灭族。”

    “我岂会相信他的话?”

    “可是,他毕竟是石祖啊!他这样的存在,应该不会轻易编造谎话,欺骗我一个新神。而且,他没有强行将我带走,或者杀死,还放我离开。”

    “无论真假,我必须立即赶回天庭,去逆神族,将这个消息告诉白薇。”

    “在路上,我遇到了师尊,我大喜,立即将遇到石祖的事,告诉了他老人家。”

    天空中,出现荒天和元墟古佛对话的景象。

    魔神般的男子道:“师尊告诉我,这是石祖的离间之计,千万勿信。”

    “我也是如此认为,天庭怎么可能舍弃逆神族?若非大长老出面,根本就不会有天庭。况且,天庭本来就是逆神族的地盘,是逆神族的祖地。”

    “当时昆仑界神战如火如荼,天庭和地狱死伤惨重,每天都有神灵陨落。”

    “师尊告诉我,可以将计就计,假意心灰意冷,投靠石祖。然后,在昆仑界设下陷阱,利用石祖,将地狱界诸神引去,尽灭之。如此必能一举颠覆整个战场,我将功德无量,拯救亿万生灵。”

    “但石祖何等精明,想要骗过他谈何容易?”

    “师尊带我去了昆仑界,与昆仑界诸神商讨大计。”

    “那时的昆仑界已是残破不堪,问天君血染黄泉星河,殒神岛主囚禁于命运神殿,碧落子死于无尽深渊,龙主生死不明……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做这最后的拼死一搏。”

    “最终接天神木认为,必须天地灵根毁掉,地狱界才会上当。”

    “于是,我去投靠了石祖,告诉他,我对天庭舍弃逆神族的行为厌恶万分,已是心灰意冷,将斩接天神木的计划,告诉了他。当时地狱界也损失惨重,得知这一计划,自然是欣喜不已。”

    “石祖自断一臂,炼成石斧,交给了我。告诉我,凭借此斧,可以爆发出他全力一击,足以保证万无一失。”

    突然,魔神般的男子,沉默了下来。

    张若尘对十万年前昆仑界发生的事,其实已经有十分清楚的认识,自然知晓,后面都发生了什么。因此,没有开口询问,静静等着。

    “轰隆!”

    天空一声巨响,荒天和夺天神皇已不知隔空碰撞了多次。

    魔神般的男子似被惊醒过来,抬起头,满脸是泪,嘶声长啸:“接天神木被斩断了,可是,地狱界诸神却根本没有中计,石祖只是在利用我而已。”

    “反而昆仑界、天庭、地狱三方势力都变得诡异无比。”

    “地狱界诸神没有中计,天庭诸神没有前来伏击,最终,只有须弥圣僧一人盘坐星空守护昆仑。我站在昆仑界,亲眼看见他万佛朝宗,破境成为佛祖,也亲眼看见他陨落。”

    “他在陨落之前,将我送出昆仑界,从此昆仑界封闭起来。”

    “我失落不已,心中有无数疑问,我要赶回天庭,我要询问师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地狱界诸神没有中计?”

    “为什么天庭的援军没有到来?天庭的援军如果赶到,一尊佛祖,怎么会陨落?”

    “我尚还没有赶到天庭,却先遇到了石祖。他告诉我,有人出卖了天庭,暗将消息传给了他,所以他才没有中计。如今,地狱界和天庭已经签订停战协议,其中只有一个隐藏条件,逆神族灭族。”

    “他告诉我,不用担心渔白薇,因为天庭少有神灵知晓她是逆神族族人。而且,渔白薇即将嫁给商祖之子夺天神皇,足以保住性命。”

    “听到消息,犹如五雷轰顶,我询问了所有我认识的神灵,一切都是真的,逆神族遭受了毁灭性的攻击。渔白薇与夺天神皇也即将完婚,或许逆神族已经认命,只能以这种方式,保留下一丝血脉。”

    张若尘能清楚感受到他当时心情是何等痛苦,整个神境世界中,都弥漫着他的情绪,愤怒、不甘、自责、疑惑……

    这段回忆,在他心中怕是已经尘封了很久,直到此刻才解封出来,血淋淋的展现在张若尘面前。

    魔神般的男子自嘲般笑道:“石祖说,我回不去了!现在,整个天庭都认为,我是叛徒,我已经投靠地狱界。须弥圣僧陨落,昆仑界诸神死尽,都是因为我。渔白薇之所以答应嫁给夺天神皇,也是因为对我太过失望,她的心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