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九十七章 四千年前

第二千八百九十七章 四千年前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宇宙空间黑暗而浩大,化身血绝战神模样的荒天,神躯庞大无比,脚踩五重神海,或是打出拳印,或是刺出战戟。

    纵然夺天神皇修为盖世,竟奈何不得他。

    二人隔空斗法,空间破碎,群星乱颤,波及不知多么遥远的星空。

    无论是星桓天中的修士,还是逃出了星桓天的神灵,皆是在远眺。有神灵,分出神念,欲要将消息传出去。

    但是,神念却无法飞出这片星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隔。

    鱼晨静充满不解,问道:“夺天神皇为何会在星桓天?”

    “彩衣神都来了,夺天神皇出现,又有什么好奇怪?毫无疑问,商族与神女十二坊必然有非同一般的联系。无论血绝战神和夺天神皇这一战的结果如何,神女十二坊都完了!”鱼太真道。

    鱼晨静能够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

    连鱼太真都能看出神女十二坊和商族有勾结,地狱界那些神境巨擘,岂会察觉不到?

    放在往常,因为各方利益牵扯,或许地狱界还会饶过神女十二坊。

    可是,如今地狱界和天庭已经开战,打得如火如荼。神女十二坊既是占据如此重要的战略位置,又拥有庞大的情报机构。

    地狱界岂能不有所行动?

    一旦行动,必然毁天灭地。

    ……

    外界打得星空紊乱,神境世界中却风平浪静。

    张若尘忍不住问道:“既然渔白薇嫁给了夺天神皇,为何却又成为了神女十二坊的主人?”

    魔神般的男子,身形突然变得山岳一般挺拔,双眼锐利,道:“我绝不允许,白薇嫁给夺天神皇。因为我很清楚,牺牲逆神族的,就是以天宫、四大主宰世界为首的那些顶尖大人物。商祖必是其中一员!”

    “嫁给自己的仇人,岂能活得开心?”

    “如果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护不住,何以谈什么拯救苍生?谈什么功德无量?天庭既然不仁,也就别怪我不义。”

    “我答应了石祖,只要他助我救出白薇,我便拜他为师,成为地狱界石族的一员,终生不悔。”

    “就在夺天神皇和白薇大婚的那一天,我和石祖悄然潜入天堂界,进入大商神朝的皇宫。我告诉了白薇所有一切真相,她最后选择了相信我,答应与我一起离开。”

    “你是否好奇,天堂界贵为主宰世界,我们为何可以悄然潜入进去?”

    “以石祖之能,别说悄然潜入天堂界,要潜入天庭,我想他都是有办法的。”张若尘道。

    魔神般的男子点了点头,道:“石祖曾说,天地有石的地方,何处他都去得。可惜,潜入进去是一回事,想要带走一位神灵,却难如登天。商祖并非泛泛之辈,在天堂界,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商祖生出感应,欲要击毙我和白薇,是石祖以无上大法力,挡住了他。二人从天堂界,一直战到天庭和地狱星空的分界处。当时我和白薇,就像此刻的你,只能躲在石祖的神境世界中。”

    “商祖眼看留不住石祖,却又不甘心放我们二人离去。于是扬言,若是石祖敢带渔白薇去地狱界,便将她逆神族的身份,公布天下。”

    张若尘倒也能够理解商祖,大婚当日,自己的儿媳被抢走。

    这是多大的耻辱啊!

    张若尘道:“石祖应该不会把人交出去,毕竟他的目标是你。只有救出了渔白薇,你才会心甘情愿拜他为师,接受他的思想,成为他的传人。唯一破局的方式,只能是渔白薇既不去地狱界,也不回天堂界。”

    魔神般的男子道:“没错!石祖和商祖最后对峙的星空边界,距离星桓天所在的这片星空很近。”

    “可是商祖怎么可能答应这个条件?”张若尘道。

    魔神般的男子,道:“因为,元墟请来了西天佛界的佛主。”

    佛主,不是佛祖。

    而他对元墟古佛的称呼,也由师尊,变成了“元墟”。

    仅仅两个字,却充满无穷恨意。

    “佛主对逆神族有怜悯之心,于是劝商祖放我们二人一条生路,以免天庭和地狱界的战火再起,生灵涂炭。”

    “而石祖也知,只凭自己一己之力,绝不是商祖和佛主的对手。更知,就算将渔白薇带去了地狱界,一旦她的身份公开,依旧是难逃一死。”

    “最终,双方做出妥协,渔白薇留在了星桓天,藏身神女十二坊。”

    张若尘露出不解的神色,道:“这难道不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

    明明元墟古佛帮了荒天大忙,为何荒天还如此恨他?

    实在是难以理解。

    “对啊,的确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白薇的修为强大,神女十二坊根本没有修士可以欺负她。而且,石祖向我承诺,一定会庇护神女十二坊,庇护白薇,绝不会允许商族神灵踏入星桓天一步。”他道。

    张若尘道:“有石祖庇护,地狱界神灵中,就算有的知晓渔白薇是夺天神皇的皇后,怕是也不敢宣扬。对商族来说,这是耻辱,天庭那边的知情者,也肯定不敢胡言乱语。”

    “没过多久,我再次来到星桓天。白薇告诉我,她不想继续这般隐藏,她要成为神女十二坊之主,要掌握权力。只有掌握了权力,才能拥有更多的修炼资源,修炼速度可以更快。”

    魔神般的男子继续道:“当时我没有想太多,觉得她说的有道理,而且风头已经过去,应该不会激怒商族。事实上,白薇成为神女十二坊之主后,商族的确没有任何行动,一切都风平浪静。直到……”

    突然,魔神般的男子浑身颤抖起来,双眼如两颗血球,浑身杀气之盛,让张若尘浑身如同剑刺刀砍。

    “直到四千年前,她生下了卿儿。我当时本是欣喜若狂,十万年了,她终于答应为我生下一个孩子。”

    “可是,这一天,我却在天下神女楼中,遇到了夺天神皇和元墟。”

    “我怎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夺天神皇怎么会与元墟一起出现?他们怎么能进入星桓天?石祖可是答应我,不会让任何商族神灵进入星桓天。”

    不知为何,张若尘的心随之一紧。

    这的确是太过震撼!

    对荒天的冲击,可想而知是何等巨大。

    不过,当时荒天的修为,应该已经十分强大,心智经过十万年磨砺,也必然已经十分沉稳。

    魔神般的男子,继续道:“他们应该是刚到星桓天,还不知晓,白薇为我生下了一个女儿,也不知道我就在天下神女楼中。我藏身暗处,而他们却径直去了神女王殿。他们十分熟悉神女王殿外的阵法和神纹,没有遭受任何攻击,就走了进去。”

    “秘密藏不住了!夺天神皇发现了白薇,也发现卿儿。”

    “我站在殿外,听到了夺天神皇的怒吼,听到了他们的争吵,听到了十万年来我都不知道的秘密。”

    “我以为,自己心智非凡,远超同代修士。绝不会再像十万年前那样傻,被利用却不自知,却没想到,自己傻了十万年。”

    他没有再说下去。

    或许是没有勇气,继续讲下去。

    可是,张若尘却能大致猜到整件事的原委。

    从渔白薇决定做神女十二坊坊主的时候,怕是就已经被商族控制。

    商族利用渔白薇可以做很多事,首先神女十二坊庞大的情报系统,就能帮商族大忙,可以在包括功德战场在内的地方,谋取巨大的利益。

    借渔白薇之手,利用荒天的地方,必然也有极多。

    更重要的是,石祖怎么可能不知道,商族控制了渔白薇?为何没有阻止?为何没有兑现对荒天的承诺?

    一句话形容,四千年前,荒天遭受了所有自己信任的人的背叛。

    更惨的是,不是四千年前才被背叛,而是四千年前才发现,整整被欺骗了十万年。

    这得需要多大的意志,才能承受住如此打击?

    荒天、元墟古佛、夺天神皇、白皇后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张若尘不禁在思考,当时的荒天,应该是有人在帮他,才能渡得过这一关。

    会是谁呢?

    突然,张若尘脑海中,浮现出渔谣的身影。是了,四千年前,荒天应该是遇到了渔谣。只有与白皇后长得极像的渔谣,才能为他疗伤。

    大概两千年前,荒天击杀了元墟古佛。

    天下修士皆唾骂他欺师灭祖,可是,荒天从来没有解释过。

    按张若尘的猜测,他应该一是想要继续隐瞒白皇后逆神族的身份,二是不想外人知晓元墟古佛的真面目,为其保留最后一丝体面。

    毕竟,在荒天讲述,听元墟古佛讲道八万年,与元墟古佛带他去石界的那些事的时候,脸上始终带着幸福的微笑。

    至少年少时是幸福的。

    怨是怨,恩是恩。

    恩怨分明。

    张若尘突然道:“逆神族没有完全灭族吧?”

    魔神般的男子,以诧异的眼神看了张若尘一眼,道:“你如何知道的?”

    “商族若不以逆神族做要挟,白皇后怎么可能被他们控制?而且,星桓天有至强隐居,商族想要控制神女十二坊,手中必然掌握有致胜底牌。”

    突然,张若尘眼睛一亮,道:“存活下来的逆神族,就在星桓天?”

    “轰隆!”

    整座神境世界震动不停,天空变成赤红色,神焰滚滚。

    荒天和夺天神皇的真身,终于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