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九百三十七章 久违的嚣张

第二千九百三十七章 久违的嚣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天庭诸神无法接受一尊大神被镇压的事实,而且,二甲血祖的生命气息不稳定,精神意志和神魂在被神阵磨灭。

    张若尘这个小辈,竟如此凶猛吗?

    才成神多久,就要行逆天之举,灭大神。

    海外一处秘境中,没能逃出星桓天的阎昱、弥连山、海尚明宫,藏身在里面。

    阎昱道:“三甲血祖被神尸老道吞入腹中,气息越来越虚弱,九首龙神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将他救出,后果将不堪设想。天庭大军如此声势浩大前来,神灵却接连陨落,不知上面统筹此战的天级人物,此刻心中是作何感想?”

    海尚明宫眼神慎重,道:“阴遁九阵好可怕,张若尘借此阵,莫非是要诛杀大神?难怪擎天会亲自出手废他修为。”

    “可怕二字,居然被你海尚明宫用来评价一个修行数千年的精神力神灵。哈哈!”

    弥连山大笑:“不过,我是恨不能赶过去大战一场,好好爽一回。这次,倒是让张若尘抢了风头!”

    “这是抢风头吗?”

    海尚明宫不以为然,道:“明明是送死!阴遁九阵挡得住补天境神灵,挡得住二甲血祖,但,挡得住名剑神、甲天下他们吗?张若尘终究还是太年轻,做事冲动,只凭一腔热血,完全不计后果。”

    阎昱脸上带有欣赏的神色,不认同海尚明宫的评价,笑道:“张若尘能得风流之名,让白卿儿、罗乷公主这样心气高傲的绝代女子都为之倾心,身上自然是有我们不具备的魅力。我倒是喜欢他身上这股为了自己在乎的人,不惜拼上性命的血勇。”

    “愚蠢!”

    苍老的声音,从船头传来。

    狱金天神站在船头,窥望神女城的方向,道:“张若尘虽武道修为尽废,可是精神力天赋依旧惊人,未来可期。但,他居然为了一个逆神族的女子,做出如此愚蠢之事,实在是枉费血绝对他的期望。”

    阎昱、海尚明宫、弥连山,皆是沉默。

    是啊,白卿儿终究是逆神族,张若尘此举,在任何神灵的眼中都是愚蠢至极,不懂权衡利弊。

    感情再重,重得过自己的性命吗?

    有时候,为了活下去,即便至亲死在面前,也必须要忍。

    不能忍一时之痛,何以将来成一世之尊?

    狱金天神赶到星桓天的时候,玄一、绝妙禅女、荒天已经战了起来。他虽然是太虚大神,可是自知,战力与他们三人那种层次还有不小差距,因此没有加入进战斗。

    他寻找张若尘踪迹无果,却遇到了海尚明宫、阎昱、弥连山。

    天庭大军进入星桓天后,狱金天神立即带三人,藏身到海外秘境,躲避天庭诸位大神的探查,不敢与他们正面对上。

    “哎呀,真是憋屈,地狱界大军到底什么时候才到?”

    弥连山能感知到荒天和绝妙禅女都身陷绝境,同为地狱界神灵,却只能躲在秘境中,心中自然不是滋味。

    “逆神族不灭,地狱界大军不会来的。”

    狱金天神看向遥远天空中的血战神殿,道:“甲天下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张若尘还是给自己惹来了灭顶之灾,今日,谁都救不了他。愚蠢!愚蠢之人,注定早夭,血绝还是有看走眼的时候。”

    血战神殿悬浮在云端,位于护界大阵的裂口处。

    甲天下可以俯看下方的战场,总揽全局,心中对二甲血祖和三甲血祖失望之极,但,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陨落。

    “哗!”

    阴遁九阵的上方,血云翻滚。

    血云凝聚成一只神光万里的大足,踩破云层,向下镇压而去。

    站在城墙之巅的渔谣,见甲天下出手,深知张若尘绝对挡不住,立即撑起天尊宝纱。宝纱与阵法铭纹相结合,飞到半空,挡住甲天下凝聚出来的血色大足。

    距离神女城万里之外,一位白须白发的老者,站在一座由上千座山峰堆砌而成的祭台中心。

    老者手持神木法杖,身上的阵法神袍上,绣有一个巨大的“阵”字古文。他长笑一声:“哈哈,机会终于来了!”

    “祭祀开始,以祭破阵。”

    老者双手握杖,神木法杖插入祭台中心,射出一道通天光柱。

    光柱贯穿天地,顿时,天空和地面的阵法铭纹纷纷消融,并且向神女城蔓延过去。

    这位老者,乃是天庭阵法圣地“阵灭宫”的三长老,是一位阵法神师,精神力强度更在渔谣之上。

    祭台上,有数以千万计的星桓天生灵,都是三长老使用精神力触须,从附近国度擒拿而来。此刻,这数千万生灵全部爆开,化为血液,染红祭台。

    祭祀开始。

    天地间的力量,源源不断汇聚向祭台。

    神木法杖爆发出来的光芒,冲击在神女城的城墙上,顿时,一层层护城阵法光芒大减。

    早已酝酿多时的名剑神,借来天地间数之不尽的剑道规则,神器明君剑化为一道夺目至极的光芒,击穿神女城的所有护城大阵。

    “噗!”

    明君剑刺穿渔谣腹部,带着她,坠入城中。

    有花瓣一般鲜艳的血液,留在了城墙上。

    在这一刻,整座城池变得安静,城中修士都望着天空消散的阵法光罩,许多人眼神呆滞。

    城中,苦苦支撑护界大阵的神女十二坊所有坊主和楼主,看见渔谣被神剑刺穿身体,血染长空,

    一个个都好像自己也被刺穿了一般,最后的意志崩溃,再也无法支撑,纷纷倒在阵中。

    她们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意志崩溃,哪里还撑得住?

    夜曼曼虚弱的摊在地上,已是认命,念道:“没用了,一切都没用了……我们所有的坚持,在天庭大军面前,竟如此可笑……”

    “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

    冥花坊主看了看四周的红墙绿瓦,雕梁画栋,仿佛能看见了过往此处的繁华喧嚣,随后,一切都随风而逝。

    她缓缓的站起身,眼神中,满是绝然。

    别的神境坊主,也纷纷站起身,相互对视,都看出对方心中做出的决定。

    她们虽知,以她们的修为,在大神的面前想要自爆神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这却已经是她们最后能做的了!

    与神女十二坊共存亡。

    名剑神看了一眼,悬浮在城墙上方的天尊宝纱,探手隔空抓去,将其收入手中,看了看,摇头笑道:“传说,得天尊宝纱,就能就第一神女城炼成一座神城。神城就这么一点防御水平?果然,自身的力量,才是最强的力量。阵法再强,又怎么敌得过手中一剑?”

    “你若这么说,老夫就有意见了!”

    阵灭宫三长老如一阵风,出现到名剑神身旁,道:“神女城的护城大阵,还是有些门道。若非老夫相助,你就算手持神剑,也攻不进去的。”

    “而且,渔谣应该是刚得到天尊宝纱不久,还不会真正的运用它,更没有将它炼入城中阵法。否则,别说我们,就算神尊前来,也要无功而返。”

    名剑神道:“先进城!我去诛杀渔谣,你带领阵灭宫的修士,尽快掌控星桓天的所有阵法。”

    “轰!”

    强劲的神力冲击波,从远处传来,掀起厚厚尘土,从名剑神和阵灭三长老身前吹过。

    名剑神看向神力冲击波最中心的位置,难以置信的道:“这怎么可能?他居然真的来了星桓天。”

    血绝战神现身,出现在阴遁九阵的上方,将从天穹落下的血红色大足击碎。

    血绝战神身穿血神铠甲,披风鲜红,脚踩一片血气海洋,英伟而霸气,以手指天,狂笑道:“贾哭怂,这么多年没见,你是越来越没脸没皮,堂堂一殿之主,居然出手对付我外孙,你怎么不和那些小屁孩玩泥巴去?”

    紧接着,血绝战神立即又道:“若尘,外公没有贬低你的意思,实在是贾哭怂欺人太甚,得好好骂一骂。”

    张若尘面露苦笑,很担心蚩刑天会演砸。

    护界大阵的裂口,已经不需要甲天下支撑。

    血战神殿从云中飞出,重重落到地面,砸得地面颤动,血色气流汹涌的向外翻滚。

    甲天下站在血战神殿前方,死死盯着血绝战神,冷声道:“你到底是谁?”

    “贾哭怂”这三个字,勾起了他年轻时的一段很不好的回忆。

    数十万年过去,除了古神,已经很少有修士知道他姓贾。

    “哭怂”这个绰号,知道的人,自然也就更少。

    血绝战神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连忙道:“居然连我血绝都不认识,你这哭怂,果然健忘。幸好,本座偶然听到了你年轻时候的一些故事,不然,还真会将你当成一号人物。甲天下,根本没有贾春流这个名字好听。”

    血屠出现到城头,兴奋的道:“大族宰说得好!”

    血绝战神瞥了他一眼。

    不认识,没有理会。

    “大族宰,地狱界的大军,是不是已经到了?”血屠问道。

    “大军,什么大军?没有大军,但我血绝战神一人,就可堪比地狱界大军。”血绝战神狂妄到了极点,眼神藐视甲天下、名剑神、阵灭三长老,还有天庭诸神。

    蚩刑天心中暗爽,好久没有这么嚣张过了!

    血屠闪电般的消失在城头,不知藏去了哪里。

    海外秘境中,狱金天神满脸难以置信,道:“血绝这是疯了吗?他堂堂大族宰,怎么也和张若尘一样,做事如此不顾后果。”

    随着护界大阵逐渐消散,星空中的各路人马,终于可以远眺星桓天的景象。

    漆黑而冰冷的遥远星域,不死血族族长站在一颗死星上,怔怔失神,看向旁边的血绝战神。

    到底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