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九百四十一章 终究难敌?

第二千九百四十一章 终究难敌?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星桓天的战争,早已传遍星空,牵动每一个古老大势力的神经。

    有精神力强者,将星桓天的战场画面,投影到了古文明派系的星空防线,想要凭借这一战,鼓舞各界的士气。

    最开始,天庭大军攻入星桓天的护界大阵,倒的确是让天庭各界的修士为之振奋。

    但随着张若尘和血绝战神的出现,天庭诸神接连失利,连神女城都攻不进去。

    此刻,又见威名鼎盛的九首龙神,被张若尘召唤出来的老尸鬼追杀,天庭的修士全部沉默,心情复杂,有的震撼,有的匪夷所思。

    项楚南、青丝雪、风兮、风岩,还有大批真理神殿的修士,聚在星空防线藏墟文明的一座万界战城中。

    “荒天和张若尘这两个叛徒,都在星桓天,这次终于有机会镇杀了他们,收回真理奥义。”

    “在天庭大军的面前,这两人还在顽抗。”

    “你们不觉得诧异吗?那人真的是张若尘?张若尘才修炼多久,怎么可能拥有与名剑神、九首龙神交手的实力?反正我是不信。”

    “张若尘的武道修士已废,多半不是他,是地狱界某位古神变化而成。”

    ……

    在真理神殿修士议论纷纷的时候,项楚南、青丝雪、风兮、风岩都沉默不语。

    久久之后,风岩面容苦恼,不解的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知他从来不想与天庭为敌,心中理念与地狱界根本不合,完全可以保持中立,不过问天庭和地狱战争。可他……还是参与了进来。今后战场相遇,刀剑相向,岂不是人生最苦楚的事?”

    风兮眸光如水,盯着投影画面中的张若尘,他气势如神山,霸威凛冽,早已看不见昔日真理天域那个年轻男子的丝毫影子。

    她道:“你现在该想的? 不是这些。而是,你堂堂岩帝,已经远远落后于他? 若是不努力修炼? 再次相遇你不仅没有资格与他刀剑相向? 甚至都没有资格,与他坐在一起。”

    项楚南一拍桌案,道:“大哥不是这样的人!他不是在与天庭为敌? 他只是在守护? 他一直挡在那座城的前面。我不信,战场上相遇,他会一剑把我杀了!”

    真理神殿那些修士? 皆听到了项楚南的声音? 全部安静下来。

    星空防线? 巨灵文明中的一座万界战城。

    鱼晨静道:“真没想到? 星桓天的局势? 居然演变到了如此恶劣的地步。更没想到……”

    “更没想到? 张若尘已经如此强大了吧?”鱼太真笑道。

    一位灰袍老者,从庭院中走了出来,望着天空的投影。

    鱼晨静和鱼太真连忙行礼。

    灰袍老者双眼微红,感叹道:“当年,逆神族的事? 天庭和地狱没有一个敢站出来主持公道。没想到? 真是没想到? 一个小辈却比我们这些老家伙更有勇气和胆量。此子不死? 今后必定大有作为。这世间,该出一个这样百无禁忌的人物了!”

    ……

    星桓天的海外秘境中,狱金天神脸上的皱纹紧缩在一起? 内心挣扎,很想冲出去,与血绝战神他们并肩作战。

    但,却又明白,天庭势强,地狱界大军不至,如此冲出去绝非明智之举。

    张若尘召唤出了老尸鬼,看似凶猛,可是,却在燃烧自己,当燃尽之时,再强的凶威都会化为尘土,成为过去。

    而血绝战神,一人独战名剑神和甲天下,可谓处处受制,完全落入了下方。狱金天神无法理解,都战到了这个地步,他为何还没有使用神道?没有使用掌道奥义?

    至于海上的神战,更是惨烈。

    荒天遭受天庭六位顶尖大神的围攻,神躯已被打碎七次,将一片广阔的海域染红。虽然做为生命主神,他生命力强大,可是,继续这样下去,陨落只是时间问题。

    而绝妙禅女的情况更加不妙,玄一将她视为无量境之下的最大威胁,急欲除掉,与空间神殿的两位长老,将她困死在一片冰天雪地的海域中,始终无法逃出星桓天。

    其中一位眉心长有一颗金色星辰的长老,精神力强大得惊人,已是达到八十四阶,再进一步,足以在精神力的领域封王称尊。

    在他们二人的辅助之下,即便持着摩尼珠,绝妙禅女也难讨得了好,神境世界被玄一打得完全崩碎,遭受难以短时间恢复的伤势。

    此刻她身上很多地方都化为骨架,血淋淋的,无法长出血肉,看上去很是渗人。

    唯有那张雪白如玉的脸,依旧美丽无瑕,平静自若,时而妖异阴森,时而圣洁如佛。

    那位精神力八十四阶的空间神殿长老,站在一座似虚似幻的殿宇中,声音悠长而苍老,道:“玄一,该结束了吧?摩尼珠归空间神殿,别的东西,你任取!”

    绝妙禅女被玄一的杀道力量数次击伤,生命、神魂、精神,无时无刻不在遭受冲击,站在一座冰山之巅,虚弱的感觉,排山倒海一般袭来,身体摇摇欲坠,像风一吹就会落入冰冷的海中。

    化解枯死绝后,她再一次尝到这种难受而又无奈的滋味,自己的生命,像是不属于自己。

    她知今日恐怕真的难逃一劫了,玄一不是无疆,是一个真正让她心生敬畏的狠角色,想要从玄一手中脱身,几乎已成妄想。

    而有两位空间神殿的长老在此,她想自爆神源,最后一拼,都变成不可能的事。

    “嗷!”

    龙吟长啸,声震亿万里。

    绝妙禅女、玄一,两位空间神殿的长老,目光皆向天外望去。

    天空昏黑,雷鸣闪电,冰雨如同一串串明珠一般落下,在海面,溅起一团团涟漪。

    “玄一,先去救九首龙神!”商天的沉厚声音,从天外传来。

    玄一深深的盯了绝妙禅女一眼,化为一道急速流光飞了出去,海面上,出现一条蔓延至天边的水路。

    精神力八十四阶的空间神殿长老,沉哼一声:“真是废物,堂堂大神,居然被一个精神力七十四阶的小辈逼到了死境。看他今后,还怎么在天庭诸神的面前抬得起头来?”

    “千里横空神阵!”

    海面上升起一根根水柱,空间铭纹扭缠,天势和地势连接在了一起,将绝妙禅女困死在阵中。

    绝妙禅女终于能够缓一口气,心知这是张若尘为她争来的疗伤时间,在绝无生还可能性的情况下,争到了一线生机。

    但,玄一此去,张若尘哪里还有生机?

    九首龙神的确是已被逼至生死一线的地步,九颗头颅尽被打碎,只剩一具无头神躯。有恐怖的尸气入体,神躯变成灰色,血肉开始腐烂。

    阵灭三长老站在祭台的顶端,法杖指天,一道光柱跨越空间,从云层中降下,击向火焰光柱顶端的张若尘。

    老尸鬼抬起头,眉心一只天眼打开,射出一道神光。

    神光击穿光柱,反向轰击在祭台上,将祭台打得粉碎。

    阵灭三长老身上的护身阵法碎裂一座座,狼狈逃窜,向海外遁去。

    太强了,完全不可敌!

    硬碰硬,完全是自讨苦吃。

    现在只能希望张若尘支撑不住,自己倒下。

    张若尘口鼻血流不止,意识开始变得浑浊,神魂像是要炸开了一般,但,依旧拼尽全力支撑,操控老尸鬼,攻杀九首龙神。

    杀一个九首龙神,或许改变不了大局。

    可是,天庭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位绝顶大神陨落?必然会赶来救援。

    如此一来,他至少帮荒天和绝妙禅女争取到了逃走的机会,如此也就够了,自己已经尽力,无愧于心。

    “杀!”

    张若尘要破舌尖,仰天大吼。

    老尸鬼口吐玄光,涌向四面八方,将重伤的九首龙神笼罩。每一道玄光,都蕴含弑神之力,任何物质沾上,都立即化为微粒。

    本是围杀荒天的曼陀罗花神和魂界之主,赶了回来,可是,根本不敢靠近玄光,打出神通后,急速远退。

    九首龙神在玄光中嘶声惨叫,神躯像沙雕一般快速瓦解。

    叫声中,充满愤懑、不甘、诅咒,似遭受着世间最痛苦的折磨。

    张若尘也已是强弩之末,身体连站立都无法维持,跪倒在火焰光柱上。握着明字令牌的手掌,早已变得白骨森森,血肉融化,手臂像一根石化了的骨头一般。

    绝妙禅女感受到张若尘这是要与九首龙神同归于尽,放弃疗伤,冲击空间神阵。

    但,空间神殿的两位长老,都是活了数十万年的古神,不是泛泛之辈,别说是她,就是封王称尊的强者一旦被困入了阵中,都不可能短时间内破阵而出。

    荒天的怒啸声,从海外传来,震得大海翻腾。

    渔谣站在神女城的城墙上,腹部血流如注,双眼中涌出红色的眼泪,本以为,此刻已经是自己最悲愤,最痛苦的时候。

    但,当她看到,玄一从海外归来,冲入玄光之中,将只剩半截残躯的九首龙神救出来的时候,内心几乎崩溃,惨声长泣。

    难道今日所有得努力和坚持,到头来都是一场空?最终,不过只是一场血与泪的悲歌?

    “太好了,玄一真神回来了!”

    “你们看,张若尘终于坚持不住,从火焰光柱上坠落了下来。他倒下了!今后,也不可能还站得起来!”

    “就凭他一个武道尽废的小辈,也想杀天庭大神?想逆天而行,可是天太高了,不是他可以触及!”

    “胜局已定,所有阻挡我们剿灭逆神族的人,都将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