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九百四十二章 行世间之事

第二千九百四十二章 行世间之事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翡国,是星桓天十万国度中的一座文明大国,人口数十亿,修士林立,武道兴盛,都城宏伟,有圣王境强者坐镇国都。

    但,就是这么一座强盛的国度,面对天庭圣军的一支小队,却不堪一击。

    国中所有城池沦陷,护城大阵被夺走。

    都城的城墙崩塌,金碧辉煌的宫廷中,尸横遍野,鲜血如画。

    天庭大军中的一位不朽大圣,坐在九龙金椅上,圣威浩荡绝伦,以一人之力镇压国都中的十万修士。

    翡国国君、皇后、皇子、公主、大臣、将军,全部戚戚然的跪在殿中,有的哭哭啼啼,有的软瘫颓废。

    坐镇国都的圣王国师,被一杆圣矛钉死在宫墙上,圣血潺潺。

    这一幕幕,在各个国度上演。

    一支百人小队,就能轻松灭一国,镇压百城,掌控上亿人类的生死。

    那位不朽大圣望着天边,看见明亮的光焰光柱暗淡下去,天地重归黑暗,长长松了一口气,道:“你们星桓天的神灵,就要死绝了!”

    这句话,如丧钟敲响。

    绝望和恐惧的情绪,在大殿中蔓延开。

    没有了神灵的庇护,他们在这些外来圣境大军的面前,将更加卑微,将变得连奴隶都不如。他们的性命? 也只在对方一念之间。

    有某国的大祭司,跪伏在地,叩拜一尊美丽的神像:“神灵啊!救一救你的子民吧? 睁开眼看一看这片大地? 异族入侵? 天塌地陷,这是整个文明的劫难!”

    “嘭!”

    神像被一剑劈碎,大祭司碎尸两半。

    以神女城为中心? 各个国度? 处处焦土,人心惶惶。

    无时不刻不在爆发圣级战斗,哪怕只是圣战的一道余波火球落下? 都能毁灭一座镇集。成百上千人瞬间化为飞灰? 性命比蚂蚁还要脆弱。

    以神女城为中心? 方圆百万里大地上的所有国度? 都在神战中毁灭? 山河破碎? 赤地一片片,神火燃不休。

    天地规则被打得紊乱,难见生命气息。

    火焰光柱带着老尸鬼,重新沉入地底。

    那些邪恶神尸,被曼陀罗花神施展出来的神通? 困在一株紫火神藤中。藤蔓密密麻麻? 遍布万里? 流动着一缕缕神火? 无惧死亡之气。

    天庭诸神终于心神大定,重新汇聚到神女城下,一个个神光异彩? 头顶显化种种神境世界光影。

    九首龙神的半截残躯,吸收天地间的神气,驱散体内的死气,重新焕发出生机,肉身缓缓的生长了出来。

    片刻后,九道龙吟,响彻云天。

    九首龙神恢复如初,身上神焰灼目,气势凶悍,但掩盖不住内在的虚弱。此次所受的伤势,没有数万年时间疗养,休想恢复到巅峰状态。

    他看向眼前的破碎大地,还有躺在劫灰中的张若尘,心中的余悸渐渐消散,转而怒火冲天,恨愤难平。

    “该死的东西!”

    九首龙神隔空一掌拍出去,龙气和神火凝聚,落向虚弱的张若尘。

    “哗!”

    张若尘的身体消失不见,他的这一掌落空。

    阵灭三长老从海外归来,威严神圣,手中法杖挥了出去,斩断包裹住张若尘的阵法铭纹。顿时,消失不见的张若尘,重新从半空中显现出来,急速向下坠落。

    “渔谣,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想救人?”

    “轰隆!”

    阵灭三长老法杖击在地面,大地上,一座神阵蔓延而开,向神女城的护城大阵撞击过去,形成强横可怕的震荡力量。

    护城大阵猛烈晃动,光芒明灭不定。

    渔谣本就伤得极重,此刻,一口鲜血吐出,纤柔的娇躯变得颤颤巍巍。刹那后,她又笔直站立,如不朽丰碑,调动强大的精神力,欲要将坠落向地面的张若尘救回城中。

    “轰隆!”

    天空一声巨响。

    蚩刑天破开名剑神的剑道神境世界,冲了出来,直向地面飞去,想要将张若尘救下。

    “哪里走?”

    甲天下展开《修罗地狱图》,衍化出一座白骨森森的地狱世界,将蚩刑天拉扯进去,再次消失在天空。

    图卷半虚半实,内部响起一道道轰鸣,战斗激烈异常。

    阴沉的笑声响起。

    魂界之主出手,打退渔谣的精神力。随后,又取出一根布袋,从袋中放出数以千亿的冤魂,宛如群蚁噬象一般,从各个不同的方位,攻击护城大阵。

    护城大阵在天庭诸神的攻击下,很快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张若尘坠落到满是黑色灰烬的地面,浑身痛楚难当,很多地方都被烧焦,手臂上露出白骨,不过,精神意志不灭,佛祖舍利的力量不散,金色光芒时隐时现。

    “师尊,放我出来吧,我已经踏入神境,可以为自己的生死负责。”纪梵心的声音响起。

    曼陀罗花神站在紫火神藤的一片叶子上,镇压邪恶神尸,远眺站在残墙顶端的鲜血淋漓的女子,倒在血泊中的男子,还有一道道光芒明亮的诸神身影。

    她道:“你的确已经成神,但我是你师尊啊,怎能放你去送死?”

    池瑶和木灵希的声音响起,但都被曼陀罗花神压了下去。在这样的局势下,她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轰隆!”

    玄一一指点了出去,指劲雄劲,光芒耀眼,洞穿虚空,击碎已是残破不堪的护城大阵。

    指光未至,渔谣先一步从城墙上坠落下来。

    在诸神神威的压制下,她艰难的支撑起柔弱的身体,似笑似恨道:“逆神族有什么错,你们为何一定要赶尽杀绝?星桓天的生灵又有什么错,大军来伐,死了多少无辜者?”

    凡是知晓十万年前旧事的古神,皆沉默不语。

    倒是一些中古之后才诞生的新神,不明真相,跳了出来,道:“逆神族违背天道伦常,谋大逆不道之事,人人得而杀之。”

    渔谣讥讽一笑:“没有逆神族的大逆不道,尔等早已死于量劫。所谓天道伦常,何为天道?当年,大长老持逆神碑遍走各界,多少神灵在碑上留下了字……”

    玄一的声音盖过渔谣,打断了她的话,道:“你都活了这么多年,该明白天下大事,利字当先的道理。小孩子才谈对错,我等这个修为的人,只讲利弊。三十万年前,十万年前,逆神族做的事,早就不重要了!杀了她,速战速决,掌控星桓天的所有阵法。”

    玄一转身离开,欲要赶回海外。

    但,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心中却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惊觉,似上天睁开了眼睛,他抬头向天空望去,却什么都看不见。

    可是那股让他这个杀手都毛骨悚然的感觉,却越发的清晰。

    九首龙神走到张若尘的面前,眼神狞然,自己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道:“小子,只有吞食了你的血肉,才能让本神的伤势迅速恢复。”

    “哧哧!”

    异变发生。

    天地间的神气,如同凝成一条条河流,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涌入张若尘体内。

    以张若尘为中心,出现一个巨大的神气漩涡。

    以九首龙神的修为,竟都被逼退了出去,目光震惊,看着漩涡中张若尘缓缓的飘浮了起来,身上伤势迅速愈合,白骨生肌,气息越来越强大。

    玄一侧目望去,眼神眯成一道缝,精芒四射。

    “谁?谁在给他疗伤?”

    九首龙神手臂上长出一块块火焰龙鳞,五指成爪,在大量规则神纹的包裹下,一爪击向神气漩涡。

    “嘭!”

    神气反击,空间巨震,九首龙神抛飞出去,比寻常至尊圣器还要坚硬的龙爪,鳞片破碎,血流不止。

    在场天庭诸神,无不凛然,谨慎的看向四方。

    本是走向渔谣的阵灭三长老,嗅到危险气息,迅速后退,脸色紧张严肃到了极点。

    渔谣亦是感到诧异,盯了漩涡中的张若尘半晌,又抬头看向天外,隐隐间感应到有一股她难以理解的玄奥神力,正从遥远的空间传来,源源不断汇聚进张若尘身体。

    漩涡中,张若尘浑身神威盖压在场诸神,头顶风起云涌,双目犹如两颗神星,璀璨且又蕴含无穷神蕴。

    “张若尘是本座神使,代本座行走天地间,岂是尔等可以动得?今日,赐神使神力,扬本座神威。”

    一道红衣白发的绝美身影,显化在星桓天所在的星空中,身影只是一道幻光,且只有上半身,却比星桓天这座大世界还要巨大。一颗颗星辰,犹如点缀在她身上的明珠,一闪一烁,美轮美奂。

    她长发飘飘,如同一条条白色星河,星桓天大陆在她面前犹如一只光雾缭绕的盘子,诸神就像盘中的食物,或者是斗趣的蛐虫。

    张若尘浑身伤势竟然奇迹般痊愈,从半空飞落下来,一拳砸落,身周自动出现一条天河,响起水流奔腾的轰鸣声。

    “轰隆!”

    这一拳落在九首龙神身上,九首龙神本是人形的身躯,被打回原形,变成龙形。龙身四分五裂,血溅千里,大地都被打穿,出现漆黑的虚无空间孔洞。

    张若尘脚踩一颗正在颤动的龙头,身姿挺拔伟岸,目望天庭诸神,道:“天姥不问世事,我乃她的神使,她赐我神力,代她行世间之事。有不服的,可上前一步!”

    ……

    遥远的星空,黑暗之渊的边缘。

    五清宗站在红衣白发的天姥身后,看着蜿蜒的黄泉星河,感受着这位传奇女子身上的威势,在这一刻,深刻的认识到达到无量境并非是修炼的终点,前方还有更高的山,更远的天。

    宇宙中的各方神灵,都感受到了天姥身上得神威,整个天地都因她的出世而如同一座铜炉煮得沸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