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九百四十六章 不死血族和罗刹族的神灵到来

第二千九百四十六章 不死血族和罗刹族的神灵到来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轰!”

    “轰!”

    ……

    张若尘举碑在上,每踏出一步,地面乃至整个空间都会随之巨震。

    空间大长老以精神力手段凝固的空间无法挡,被一股诡奇的力量化解,数十亿道剑形剑气恢复自由,剑芒如水面鳞光一般数之不尽,又绚烂美丽。

    最后,张若尘一只手持碑,另一只手抓住悬空的一柄神剑,手腕一抖,空间如寒冰一般碎裂。

    神剑直刺向前。

    “哗啦啦!”

    数十亿道剑形剑气如奔流的江河一般,跟随神剑涌动而去。

    空间大长老何时遇到过如此诡异的事,神剑越来越近,镇定自若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慌乱。他立即捏动手印,欲要撕裂身前空间,将张若尘拉扯进虚无。

    张若尘手中的残碑,浮现出种种奇芒。

    空间刚刚出现发丝大小的裂痕,便又迅速恢复如初,无瑕无垢,如同不破神境。

    “这怎么可能?无量境之下,居然有人可以在本长老面前定住空间。”空间大长老脸上惊色更浓,而张若尘刺来的神剑,已是近在咫尺。

    剑光耀眼,前方金茫茫的一片。

    “哗!”

    一道绚烂的流光,从空间大长老的身旁划过。

    天荒流光指!

    “嘭!”

    玄一手指如白色神玉,一指点在神剑的剑尖。

    强大的指劲和剑气,向四方宣泄出去。

    数十亿道剑形剑气纷纷化雾,消散在天空。

    站在玄一身后的魂界之主,身体摇晃了一下,眼中满是惊色。既是震惊张若尘能够破大长老的空间手段,也震惊玄一居然可以徒手对碰神剑。

    空间大长老眼神凛冽,手中出现一根水晶树一般的法杖,挥舞了起来,天地间的空间规则源源不断向他飞去。

    做为空间神殿的大长老,受天下修士尊崇,张若尘刚才那一剑居然将他避退,心中的傲气,顿时化为了怒意。

    “去!”

    法杖落地,空间规则化为大气磅礴的潮汐,涌向张若尘。

    就算那股诡奇力量再厉害,只有空间规则足够多,空间力量足够强,他相信依旧可以破之。

    轰隆一声,空间力量冲击在张若尘身上? 将他撞得向后飞了出去。

    空间大长老的脸上,露出喜色:“本长老还以为你无敌了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玄一收回手指? 显得很淡然? 没有因为空间大长老插手他和张若尘的战斗而生气? 毕竟对一个杀手而言,杀死敌人才是最重要的。

    名声和脸面,一点都不重要。

    魂界之主抓住这一机会? 背后浮现出一道巨大的幽魂? 五指捏爪,虚抓向张若尘,道:“吸魂大法!”

    张若尘的身体表面? 浮现出一道淡淡的影子。

    眼看张若尘的神魂? 就要被吸走。

    张若尘终于从空间力量的冲击下缓过气来? 牙齿紧咬? 腹部玄胎中? 一连七柄魄剑飞了出去? 一柄比一柄强大。

    也不知是不是天姥神力的加持,即便没有极致的情绪,魄剑的威力依旧大增。

    确切的说,应该是张若尘的实力越强,魄剑爆发出来的力量也跟着变强。

    “噗!噗!噗……”

    一连七剑? 击穿魂界之主的所有防御? 全部穿体而过。

    纵然魂界之主的魂魄强大? 遭受七剑连斩? 也是向后连退七步,半跪到了地上,脸色变得极度惨白。

    张若尘平稳的落到地上? 没有再急着出手,胸口血气翻涌,若非有佛祖舍利护体,若非有天姥神力源源不断的疗养伤势,刚才已是遭受重创。

    眼前这几位站在大神顶尖之列的人物,实在是不好对付。

    特别是玄一!

    徒手挡神剑,简直是万法不侵。

    空间大长老道:“若尘小儿,你倒是让本长老刮目相看,但,刚才老夫那一击,应该不好受吧?”

    轰的一声,张若尘将残碑放到地上,道:“能够将你们这些一等一的强者,阻挡在神女城外,无论胜负,无论好不好受,都已不重要。”

    身后,大坑中,名剑神浑身染血,爬了起来,身形依旧卓然傲立。

    远处观战的诸神,早已是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

    张若尘今日简直就是天下无敌的威势,先斩阵灭宫三长老,又力压甲天下和名剑神,即便是以一人之力对上玄一、空间神殿大长老、魂界之主,隐隐间也是分庭抗礼之势。

    这哪里还是什么千年蝼蚁?

    威势之盛,简直是可以封王称尊。

    曼陀罗花神一直屏息凝气,直到此刻,才是长长吐出一口气,叹道:“今日之后,谁也无法再将张若尘视为后生晚辈。”

    玄一始终平静自若,道:“这残碑,就是逆神碑吧?”

    只此一句,让名剑神、魂界之主、空间大长老、曼陀罗花神,还有远处的天庭诸神纷纷动容,不知多少双神目,都凝视在了张若尘身前的残碑上。

    “逆神碑又出世了吗?”

    “真的是逆神碑!”

    “难怪能够破大长老的空间手段,原来是它。”

    ……

    不仅是在场诸神,星空中,关注这一战的神灵,也都纷纷色变。

    当然,也有一些年轻神灵,不清楚什么是逆神碑,开口向身边的长者询问。但长者根本不理他,眼中宛若有火焰在燃烧,激动得颤抖。

    渔谣眼神复杂,意味深长的看着,残碑前张若尘挺拔的身影,道:“居然……居然是他得到了残碑……”

    张若尘既然敢将逆神碑拿出来,也就不怕被认出,道:“没错!这就是逆神碑,当年逆神族大长老持此碑,遍走各界,天庭才得以建立起来,抵挡住地狱界的攻伐。”

    “但,大长老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他一心想要维护的天庭,一手建立起来的天庭,在十万年后,居然率领大军,来到了这里,欲要灭掉逆神族最后的火种,欲要斩尽杀绝。何其悲也!”

    “魂界之主,十万年前,你可在这碑上留下了字?”

    魂界之主冷哼一声,没有回应。

    张若尘盯向名剑神,道:“你不是号称君子之剑,十万年前,你是否代表剑神界,在这碑上留下了字?”

    名剑神道:“大长老建立天庭,是时代推动的必然结果。逆神族灭族,是时代变化后的必然结果。张若尘,你拿今天的局势,去缅怀十万年前的旧事,不觉得自己很愚蠢吗?”

    “每个人,每一个种族,都只是大时代下的浪花,属于逆神族的时代早已过去了!”

    张若尘眼神坚定,却又带有几分讥讽,道:“无论时代怎么变,人终归是需要有底线,人的感情不能被磨灭。今日,逆神族我保定了,你们想要进城,得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好!成全你!”

    空间大长老笑了笑,向前迈出一步。

    天空,一道沉混霸道的声音响起:“周老匹夫,你是欺我外孙背后无人吗?今日,我血绝便率不死血族诸神,分食了你这一身血肉。”

    天空,出现一轮轮血红色的烈日。

    一轮烈日,就是一尊神灵。

    血绝战神的二十八只血翼,宛若一重重血红色的天地,覆盖整个苍穹,双目明亮,俯视下方。

    罗乷头戴水晶皇冠,身材高挑,艳美绝伦,与一位身穿黑色铠甲的罗刹族神灵,出现在云中。二神身后,也有一轮轮神光烈日。

    罗乷长发如瀑,肌肤如雪,声音清美且悠扬悦耳,笑道:“真是一场好戏啊,天庭这么多威震寰宇的神灵出手,居然都不是我尘哥的对手。本公主本想带领罗刹族诸神,灭了尔等,现在看来根本没有那么必要。我尘哥一人,杀你们如屠土鸡瓦狗。”

    不死血族和罗刹族的诸神驾临,满天都是烈日,天庭诸神皆是躁动不安了起来。

    ……

    海石星坞,乃是宇宙的起源之地。

    这里是空间和时间的断裂带,处处都是混沌破碎的样子,远远望去,像是一片五彩斑斓的海洋,无边无际。

    海洋像是在不断膨胀扩大,又像是静止不动。

    星天崖,就是位于海石星坞中,远远看去,像是一座悬崖形状的巨石。离近之后,却发现它大得出奇,比寻常恒星还要巨大,足有数百万里高。

    此刻,天宫的第二战神赵公明,便是站在崖上,手中把玩着一串铜钱。

    铜钱时而凝成一柄钱剑,时而又散落一地,发出叮叮当当得声音。

    不远处,一位樵夫坐在扁担上,穿着被洗得灰白的青衫,干瘪枯瘦的脸全身皱纹,手中拿着一把满是缺口的砍柴刀,有气无力的道:“一串钱而已,你都玩了整整一天了!到底出不出手?”

    赵公明手掌一抬,铜钱飞起,又变成一柄钱剑,摇头道:“这不是无聊嘛!再说,我们交手有什么意义?没看见,下棋的那两位都还气定神闲?”

    老樵夫向崖边看去,只见一位手持钓竿的白发老头,端坐在那里。但向五彩斑斓的海洋的彼岸望去,却看不见另一位对弈者。

    赵公明却恰恰与他相反。

    他回身远眺,可以看见坐在天尽头海洋彼岸的那道绝世身影,但是用尽浑身手段,却都找不出星海垂钓者坐在什么地方。

    实际上,星海垂钓者坐着的位置,距离他只有不到十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