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九百四十八章 和棋

第二千九百四十八章 和棋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星天崖上,掀起阵阵寒风,混沌之气在风中疾速流动。

    “星桓天的世界之灵苏醒了,万物生长,阵与界合二为一,这是一座真正的天尊护界神阵!”老樵夫有些激动,颤声说道。

    赵公明再也没有心情把玩铜钱,忍不住感慨:“这就是星桓天尊留下的手段?这一场,天庭终究还是败了!”

    海石星坞的彼岸。

    那道坐在地上的绝世身影,已是站起身来,身周天地清辉缭绕。每一缕清辉,都蕴含毁灭一方世界的能量,能动乱虚空,能吞噬光明和黑暗。

    他长叹一声,声音蕴含穿越古今的落寞和萧索。

    周围万亿里的星空,都因他的这声叹息,变得明暗闪烁。

    同在这片星域的罗衍、不死血族族长、死亡神尊……,地狱界的大人物,皆是感应到了这道让他们心神震撼的气息,无不动容。

    随后,像是约定好了一般,他们同时动身赶过去。

    “这一局棋,我输了!”

    绝世身影很坦荡,声音跨越不知多少万亿里,传到星天崖。赵公明和老樵夫,都能听见。

    语气中,不含落寞和萧索,平静而又淡然。

    老樵夫终于看见了他的身影,但,只能看见一片霞光,像是星云一般绚烂。

    赵公明也终于看见坐在不远处的星海垂钓者,心中暗凛,深刻认识到在精神力的世界,自己还差了多远。

    星海垂钓者声音浩渺,道:“哪有什么输赢?你看,你我都输掉了这么多棋子,不如和了吧?”

    “也好,就和棋吧!”

    那道绝世身影道:“告诉老九,无论他信与不信,关于逆神族的事……算了,不用说了!告诉他,此事我很抱歉,也就行了!告辞。”

    他挥了挥手,脚下出现一条宽阔的明亮光路? 颇为洒脱的踏行而去,顷刻间消失在宇宙深处。

    “我也走了,来日再见? 希望不要再有敌对的时候。”

    赵公明翻身落到一只黑虎坐骑的背上? 持着铜钱宝剑? 霸气威武的奔行在星空中。即便是以他之能,也不敢横渡海石星坞,而是绕道去了星桓天。

    路过星桓天的时候? 他破空一剑挥出去。

    这一剑? 霸绝天下,斩开了时空,将还没有完全复苏的千星桓天阵破开一道口子。神女城外? 空间中? 出现一道长达数千丈的黑色裂缝。

    玄一向天空看了一眼? 道:“大势不可为? 所有人全部撤离星桓天。”

    曼陀罗花神道:“我们走了? 十三界的圣境大军怎么办?”

    “放心吧? 天尊既然没有出手,也就说明这里不会变成另一座星空战场。而星桓天如果不想变成星空战场,也就不敢拿十三界的圣境大军开刀。”

    甲天下深深盯了张若尘一眼,充满冷色,化为一道电光? 率先进入空间裂缝。

    “天姥不可能永远护着你? 你一定会死在本座手中。”声音? 从空间裂缝中飘出。

    天庭诸神纷纷进入空间裂缝? 唯有玄一一人,站在裂缝前方断后,双目看着张若尘? 也看着天外的地狱界诸神,气势冷冽而又锋锐。

    张若尘的目光,落在身受重伤的名剑神身上,名剑神正飞向空间裂缝。

    “将天尊宝纱留下!”

    喊出这一句的时候,张若尘已是化为一道神光,冲至名剑神的身前,将他拦截,手中神剑劈斩下去。

    名剑神亦是一剑斩出。

    “嘭!”

    两剑对碰。

    名剑神难以承受如此强大的巨力,身体急向地面坠去。

    逆神碑在张若尘神气的控制下,从地面飞起,撞击在了他身上。

    “噗!”

    名剑神的护体神光和神境世界无法挡,肉身再次遭受冲击,响起骨碎声,被撞得抛飞了起来。

    张若尘探手抓去,从名剑神身上,将天尊宝纱取走。

    正在张若尘欲要连同明君剑一起夺走的时候,一股令他毛骨悚然的危机蔓延过来,背心一片冰凉,不得已之下,只得抓起逆神碑,用尽全身力量,向身后轰击过去。

    碑文全部被激发出来,绽放出幽光,令得时空混乱,天地规则不断崩碎。

    玄一先是一把抓在名剑神的身上,将他扔进空间裂缝,随后,才是徒手一掌按出去,与逆神碑对碰在一起。

    “轰隆!”

    逆神碑倒飞而回,张若尘如同遭受神山撞击,一连向后退了十数里,才定住身形。

    玄一倒飞出去,手掌上有血光闪烁,但,平稳落在了空间裂缝下方的地面上,一边向后倒退,一边说道:“天姥使者的身份虽然好用,但,终究不是自己的力量。希望你能活到凭借自己的力量,与我一战的那一天。”

    随着玄一退入空间裂缝,裂缝闭合,消失不见。

    神女城外,天地混乱,焦土百万里。

    处处都是破碎的空间,裂开的峡谷,金色的岩浆河流,还有升腾着的黑色烟尘,看不见任何生命,一副末日般的景象。

    峡谷中尽是电光、剑气等等骇人的神力余波,金色河流中有神火可以焚杀伪神。

    神战留下的创伤,怕是万年也无法愈合。

    但,终究是平静了下来!

    张若尘感觉到身上的神力,正在退散,心中没有一丝眷恋和贪婪,反而有一种轻松之感,同时也有对未来的无限期待。

    “多谢天姥!”

    张若尘向黑暗之渊所在方位的星空,躬身一拜。

    站在黑暗之渊上空的天姥,轻轻点头,道:“这一次,我既是在助你,也是偿还昔日圣族的人情。今后修行路上的艰险,还得靠你自己。”

    她最后看了一眼充满无限光明和万千生命的星空,说不出的留恋,但,身形下沉,重新落入黑暗之渊。

    以最快速度赶到黑暗之渊的地姥,终究没能见到她,只看见五清宗站在黑暗之渊边缘的一颗星辰上。

    “她居然不愿见我一面吗?”

    地姥苍老垂朽,泪眼婆娑。

    五清宗道:“她能走出荒古废城,已经不容易了!诡兽动乱,全靠她一人镇压,不能离开太久。她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什么话?”

    “动乱已经到来,好好守护罗祖云山界,魔道一定会有再次兴盛之时,黑暗也终将过去。”五清宗道。

    千星桓天阵彻底展现出来,灵脉、圣脉、神脉皆是涌出浓厚的气霞,一座座山岭变得越发秀丽,河水更加清澈,泥土变得更加灵性。

    被神火焚炼过的峡谷上,有嫩绿的灵草生长出来。

    灵草吸收峡谷中的神气余波,晶莹欲滴,长出火焰斑纹。

    阴云散开,露出阳光和碧蓝如洗的天空。

    整个神女城的修士,从地上爬了起来,奔走在街道上,大声欢呼。

    “天庭的神灵退走了!”

    “张若尘赢了,我们赢了,一切都过去了!”

    “神威消散了,不再压得我们只能趴伏在地上,难以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竟是如此难得。”

    ……

    天下神女楼中,那些戚戚然以为将要天塌地陷的女子,走出阁楼,手扶栏杆,遥望城外,秀丽的脸上落下喜悦的泪水。

    有修士,冲上城墙,激动的大喊张若尘的名字。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忍不住露出一道灿烂的笑容,心中似乎多了一些别样的东西。

    若是天庭大军没有针对白卿儿,若是渔谣没有帮助过他,若是天庭大军能够更尊重这个世界的生命,或许张若尘根本不会如此拼命。

    但,没有那么多如果,他就在这里,眼睛看得见,耳朵听得到,内心会被触动。

    看到城中那些修士开心的样子,看到老人和子女相拥在一起的画面,看到男子将自己女儿抛到空中欢呼,看到一条满是血迹的狗走在街道上……,一切似乎都是值得的。

    整座神女城,整个星桓天都欢喜沸腾的时候,天庭的圣境大军却是愁云惨淡。

    他们虽然控制了数千个国度,执掌着无数人类的生死,可是,随着千星桓天阵的彻底复苏,不知多少圣境修士被镇压在了阵下。

    神灵走了,他们将如同弃子一般,在惶恐中等待未知的审判。

    一位剑神界的半神,显得颇为镇定,道:“大家不要惊慌,星桓天不可能把我们怎么样,否则,他们的末日也将不远。”

    “话虽如此,但是,地狱界的神灵还在界外呢!”一位大圣,担忧的道。

    另有一位大圣,冷哼一声:“星桓天的确不敢将我们所有修士都杀了!但是,在星桓天犯下杀戮的修士,他们怎么可能会放过?一场清理下来,不知多少人将被审判。战败者,还想全身而退,哏哏,大家最好别抱侥幸心理。”

    “都怪张若尘,若不是他,天庭这一次怎么可能功亏一篑?”

    “你最好别提他的名字,你以为他听不见你的声音吗?以若尘剑神今时今日的修为,当你喊出他名字的时候,他必会生出感应,精神力念头怕是已经锁定在你身上。”一位千蕊界的妖族大圣说道。

    有东方宇宙得某位大圣,道:“一个元会巨奸,都能叫成若尘剑神。谁都知道你们千蕊界与张若尘关系不一般,但,有必要这么去献媚讨好吗?”

    “只要能保住千蕊界的修士,本圣不介意登门去求张若尘。”

    说出这话的千蕊界大圣,正是纪梵心的师姐,丹灵王。

    当然现在得称丹灵皇!

    “哗!”

    神罚降下,一道剑光从天而降,击穿那位东方宇宙的大圣。

    地面上,只剩一团血泥。

    隐隐间,天地间响起一道威严的声音:“不敬神灵者,斩之!”

    在场诸圣,无不浑身冰冷,颤抖不安。

    他们真切的认识到,如今的张若尘,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可以随意辱骂的圣境修士。

    更何况,他们现在处在同一界,等于就在张若尘的眼皮子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