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九百五十五章 偶遇

第二千九百五十五章 偶遇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不死血族的神灵,从星桓天退走。

    这片星域中的绝大多数生灵,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却能感觉那股无形的压抑气息消失,心绪瞬间变得轻松下来。

    不死血族族长眉头皱得很深,道:“用一尊大神做酬劳,倒是能够堵住不死血族诸神的嘴。”

    血绝战神道:“族长是不是有什么误解?二甲血祖是我外孙孝敬我的,不是孝敬他们的。”

    “你这么做,其余九大部族的神灵岂会服气?你的眼光要放长远一些,得罪了他们,将来你登族长之位,阻力必将大增。”不死血族族长道。

    到了他血绝手中的东西,哪里还有交出去的道理?

    更何况,还是一尊血气浑厚的大神。

    血绝战神衣袖鼓胀起来,一个“量”字神印飞出来,悬浮在虚空中。

    他道:“凭这道印记,够说服他们吧?”

    不死血族族长一双沧桑老眼,猛然一缩,道:“二甲血祖体内的?”

    “嗯!”

    “如此看来,甲天下很有可能,也是量组织中的一员。再往上,说不定还要追溯到血海藏天神殿中的强者。”

    血绝战神将二甲血祖放了出来,递给不死血族族长,道:“你自己搜魂,或能发现有用的线索。”

    此刻的二甲血祖,已是化为一团血气,被重重规则神纹封印,左突右冲,却逃脱不出去。

    不死血族族长正欲伸手去接,血绝战神立即收手,瞪眼过去,道:“干什么?搜魂就搜魂,你上手干什么?想抢?”

    血绝战神很清楚,这老家伙是什么德性,比自己好不了多少。

    到了他手中的东西,自己也很难要回来。

    不死血族族长还真有强抢的想法,但想到当初,以“怀璧有罪,恐会给你惹来杀身之祸”为由,强行收取了血绝战神一件次神级至尊圣器,却惹得这混账? 差点把自己的家底给抄了!其中包括一株价值不菲的神药,也被糟蹋。

    “一个太乙大神而已,老夫岂会看得上眼?”

    不死血族族长哼了一声? 双瞳中? 涌出一缕缕细如发丝的血气。

    二甲血祖的惨叫声? 在血绝战神的手中响起。

    片刻后,不死血族族长的双眼恢复正常,脸色凝重? 道:“他知道的太少? 只能追查到甲天下身上。或许,擒住甲天下,才能搂住真正的大鱼。”

    “这我就管不着了!你拿这道神印? 去说服其余九大部族的大族宰? 告诉他们? 二甲血祖是量组织中人? 不能交出去。这个理由? 他们应该无法反驳吧?”

    血绝战神立即将二甲血祖收了起来? 挥手将“量”字神印打出去。

    不死血族族长气得吹胡子瞪眼,道:“混账小子,到底谁才是族长?你在吩咐族长做事?”

    血绝战神连忙安抚他的情绪,道:“族长,我这么做是有深意的!借此机会? 说不定能将不死血族内部的量组织成员钓出来。将二甲血祖交给你? 就算不死血族的高层中有量组织成员? 也不敢动手啊!”

    不死血族族长看着遁离而去的血绝战神? 心中倒是真动了几分心思。

    ……

    张若尘去过了雨辰神庙的地底,再次见到老尸鬼,但? 一无所获,没能解开心中疑惑。

    此刻,他与白卿儿通过空间传送阵,来到星天崖。

    红尘绝世楼,赤霞飞仙谷。

    海石星天外,神山惊云阁。

    这四大势力,号称天地间四处“无所不知之地”。

    红尘绝世楼编撰《红尘绝世榜》,掌握俗世一切最顶尖高手的信息,无论是天庭万界,还是地狱十族,亦或者各大古文明和地狱界的各个小族。

    谁能成神,谁未来有巨大潜力,红尘绝世楼知道得一清二楚。

    但只要知道,红尘绝世楼的背后乃是天宫,那么,自然也就不用惊奇它为什么有如此能量。

    海石星天外,指的正是“星天崖”。

    红尘楼评红尘人,星天崖论万年事。

    每隔万年,星天崖都会编撰一本《万年评》,写尽最近一万年诞生的生灵的各类传奇。

    星天崖与星桓天同气连枝,在同一星域,能够凭借神女十二坊收集天下间的情报。再加上,星天崖的主人,显然与星海垂钓者有非同一般的联系。

    星天崖能够编撰《万年评》,也就不足为奇。

    张若尘和白卿儿并肩而行,走在攀登星天崖的山道上。

    这像是一条永无止境的向上之路,路上怪石嶙峋,山泉如墨汁,却又散发清香。也有别的修士,与他们一起向上攀登,但,大多都坚持不下去,中途折返而回。

    这些修士,有的来自天庭各界,有的来自地狱界。

    出奇的,一路上,都没有爆发争斗。

    白卿儿道:“神境之下,只要有人能够登上星天崖,就能成为星天崖的弟子,在那里拜师学艺。但能够成功的,却少之又少。”

    “你就是其中之一?”张若尘道。

    白卿儿笑而不语,在一处地势较高的悬崖边站定,望向远处七彩斑斓的星空,道:“从这里就能进入海石星坞,你看,像不像是星空中的一片海洋?无边无际,隐藏着无数隐秘,也葬了数之不尽的前去探寻宝物的修士,甚至,是神灵。”

    张若尘英姿勃发,极目远眺,心中感到震撼。

    这是星空中的奇景,也是天地间最凶险的地域之一,神灵站在海石星坞外都会生出渺小如尘的感觉。

    真不敢想象,到底需要多么厉害的神通,才能引爆海石星坞。

    那是何等惊天动地的手段?

    “唰!唰!唰……”

    无时无刻都有一粒粒光点,从四面八方,冲入进海石星坞,消失在混沌星雾之中。

    每一个光点,都是一位修士。

    他们或是单枪匹马,或是结成队伍,去历险,去寻宝,去探索。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段故事,一些幸运者,能在这里书写出属于自己的传奇。

    张若尘闭上双眼,道:“这里的空间,果然一直都在向外膨胀。说不定,海石星坞的中心,真是宇宙的诞生之地。有时间,定要去一趟!”

    白卿儿道:“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海石星坞中的一些危险之地,即便是我师尊都十分忌惮。据说,在古时,有诸天陨落在里面。”

    张若尘对海石星坞有敬畏之心,但,却并未打消进入其中的念头。

    这时,远处飘来一阵悦耳的琵琶声。

    张若尘和白卿儿快步向上走去,在一片地势平坦的地方,围着不少修士,皆在议论纷纷。悬崖边,长有数株黑色的树,像石头一样,枝叶十分坚硬。

    能够登崖到此处的修士,皆不是泛泛之辈。

    能够吸引他们的事,已经不多。

    张若尘和白卿儿走了过去,只见,一位儒袍老者坐在树下的石凳上,道:“谁能将这枚棋子,放到棋盘上,老夫可以答应回答他一个问题。”

    坐在旁边的青衣少女,拨动琵琶弦,弹出几个调来。

    一位浑身散发腐臭腥气的尸族大圣,道:“你什么问题,都能回答?”

    儒袍老者笑道:“老夫别的本事没有,但是读的书却很多。如果天下间的书有十本,那么老夫至少已经看过七八本。所以,这世间,老夫回答不了的问题,真的不多。”

    “吹牛吧!儒祖在世,都未必看过这么多书。”一位年轻道士,道。

    儒袍老者正色,道:“儒祖看的书,自然是比我更多。”

    一众修士,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白卿儿道:“这老者有点意思,以我的修为,居然无法感知到他体内的神气波动,或者是精神力波动,与一个凡夫俗子,几乎没有区别。”

    张若尘面露笑意,道:“在场这些人,应该就是看不出他的深浅,所以才会视他为高人,在此停留。上次,我居然看走眼了!”

    “什么意思,你见过他?”白卿儿有些诧异。

    张若尘点头。

    张若尘是在天下神女楼中,见过这个儒袍老者和那个手抱琵琶的青衣少女,当时他们在台子上讲《万年评》,讲的正是张若尘和池瑶得故事。

    后来,妖族的修士上去捣乱,惹得池昆仑出手,救走了儒袍老者和青衣少女。

    谁能想到,在星天崖,居然还能遇到他们?

    张若尘正好心中有一个巨大的疑问,不禁兴趣浓厚了几分,望向儒袍老者身前的棋台。

    棋台并不是平放在地上,而是倒悬在空中。

    棋盘朝下。

    棋盘上,落满黑白两色的棋子。

    棋子像是沾在棋盘上,没有向下掉落,显得颇为诡异。

    棋盘上的棋,是一残局。

    那位尸族大圣从儒袍老者手中,接过白色棋子,道:“这不是解棋局吧?只需要将这枚棋子,放到棋盘上就行?”

    青衣少女道:“只要你能够把棋子放稳,不掉落下来就行。”

    “这有何难?”

    棋子化为一道白光,从尸族大圣手中飞出去,在圣气的托举下,向棋盘上落去。

    以那尸族大圣的修为,别说小小一枚棋子,便是一颗小行星,都能轻松使用圣气托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