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九百五十六章 以一换三

第二千九百五十六章 以一换三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棋子越来越接近棋盘。

    棋盘上,一颗颗黑白分明的棋子,忽的闪烁起来,形成漩涡气流。

    以棋盘为中心的十丈空间不动如磐石,但,十丈之外,风起云涌,力量波动如沧海波浪一般席卷翻滚。

    尸族大圣脸色一变,双瞳爆发出璀璨光芒,双手拼尽全力释放圣气,如同黑色瀑布一般喷薄出去。

    那些漩涡气流,遇强则强,将白色棋子震飞,反击在尸族大圣的胸口,打得他飞了出去。

    “啪!”

    棋子,坠落在地。

    尸族大圣稳住身形后,看了一眼地上滴溜溜转动的棋子,又看向依旧纹丝不动倒悬的棋台,再也没有轻视之心,道出一声“厉害”。

    随后,径直离开,继续登星天崖去了!

    剩下的各方修士,面面相觑,自然看出其中端倪。

    “老先生,你这就不对了!我们都知道你的修为强大,如果你以精神力对抗,我们谁能将棋子放上去?”白面无须的年轻道士说道。

    “没错!如果是修为对抗,我们加起来也不是你老人家的对手。”

    “老先生你的修为,是真的深不可测。”

    ……

    青衣少女露出不悦之色,道:“你们仔细看清楚了,我爷爷可没有使用精神力对抗,是棋局本身与天道相合,棋子自成场域。想要落子入棋盘,你们得拿出真本事才行。”

    “棋局与天道相合?本皇还偏就不信了!”

    一位长有一颗水缸大小的毛茸茸兽头的妖族半神大步上前,身如小山,吐气如雷,一个左正蹬踩了出去,重重落在棋台上。

    “轰!”

    强劲的圣气,形成狂暴飓风。

    但棋台纹丝不动。

    妖族半神惊咦了一声,身形反转? 又是一个右鞭腿,斜劈下去。

    众人看出,这妖族半神是想先将棋台击落到地上? 再放棋子。

    “嘭!”

    第三击? 打出左刺拳。

    拳劲如同混沌宝瓶? 重重轰击在棋台侧面,声音震耳欲聋。

    棋台如同定在空间中,反将妖族半神震退出去。

    妖族半神不再出手? 目光向儒袍老者望去? 露出崇敬之色,躬身一拜,随后默然离开。

    “高人? 果真是高人? 前辈赶紧说说吧? 到底怎样还能将棋子放到棋盘上?”年轻道士脸上的不悦消失得干干净净? 眼神中? 充满敬意。

    在场的修士? 皆露出认真聆听的神色。

    如此高人,多半是一尊神灵,让他们敬畏。

    清风拂袖,儒袍老者淡淡一笑:“棋盘上的这些棋子,的确自成场域。但? 只要有场域? 就一定有薄弱的位置。”

    一位身穿阵法师长袍的精神力大圣? 道:“以晚辈看? 不只这么简单。如果是由上而下的落子,只需找到场域的薄弱点,以我们的修为? 应该是可以办到。可是,由下而上落子,还要对抗天势,依托地势,即便神灵怕是都办不到。”

    儒袍老者坦然承认,道:“没错,以棋局形成的场域强度,由下而上落子,即便是大神,应该也没有几人能够做到。”

    在场修士,无不唏嘘,觉得对方是在戏耍他们。

    即便是神灵,在他们眼中,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至于大神,每一个都是宇宙中的霸主,不仅可以决定亿万苍生的命运,更能轻松击杀神灵。

    “走吧!走吧!老先生的这道难题,不是我们可以做得到。”

    众人相继离去。

    “落子的位置,很有讲究,与棋盘上的残局有关。”

    白卿儿一双眼眸,凝看棋盘半晌,道:“白棋的下一子,应该是七之十三。”

    说出这话之时,她捡起地上的棋子,径直向棋台走过去。

    棋子捏在两根纤长玉指之间,没有任何花俏,直向两线的交叉点按去。

    棋盘上,爆发出强大的排斥劲气。

    在棋子距离棋盘,只剩一寸的位置,场域形成的涡旋劲气引动天地规则,把周围空间,分成了黑白双色。

    白卿儿眉头微蹙,眼神一冷,以本源奥义引动天地间的本源规则。

    “轰隆!”

    棋台微微一震,一圈黑白相间的光芒外溢出去。

    白卿儿如一片白色的花瓣,身体轻飘飘的向后抛飞。张若尘迈步向前,探手抓住她的手腕,化去棋台爆发出来的力量。

    在白卿儿双脚落地之时,飞过来的白色棋子,落入张若尘手中。

    张若尘手持白子,向棋台走过去。

    在经过儒袍老者身旁的时候,张若尘彬彬有礼的一拜,道:“前辈是否真的什么问题都能回答?”

    儒袍老者颇为感兴趣的看着他,捋须笑道:“不能说什么都能回答,但,你心中的众多疑问,老夫应该是可以回答出一两个。”

    张若尘点了点头,走向棋台,道:“下七之十三,的确可以让白棋的赢面大增。但,我们根本不是来解棋局,也不是为了赢棋,只需落下一子就行。要找的……是棋子形成的场域,最薄弱的位置。”

    “就是这里了!”

    “天元。”

    张若尘捻起棋子,向棋盘按去。

    天元,正是棋盘最中心的点。

    坐在一旁的儒袍老者暗暗点头,心道,“相比之下,此子始终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没有被胜负欲蒙蔽。这一点,甚好!”

    显然在他看来,白卿儿只知解棋局,和寻找棋局的胜负。

    能解开这棋局,自然是聪明至极。

    但,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张若尘找到了场域最薄弱的位置,但,拼尽全力,也只是比白卿儿更近了半寸。

    依旧还有半寸的距离。

    “哗啦啦!”

    忽的,天地间的神气,如丝如缕,在张若尘的精神力引动下,源源不断向棋台汇聚过来。

    本来已经离去的那些修士,感应到了神气波动,纷纷返回,围在四周。

    他们的目光,落在张若尘身上,但看不清张若尘的容貌。只能看见,一幅幅天象画卷,在张若尘和棋台所在的空间显化。

    时而,万道雷电交织成网;时而,五彩混沌潮汐从地面涌向天空;时而,一座座神山从地底升起。

    “好强大的气息!”

    身穿阵法师袍的精神力大圣,动容道:“他是在借天势和地势,眼前我们看到的异象画卷,都是天势和地势的具象显化。”

    “真正的大人物啊,不会是一尊大神吧?”

    这些修士肃然起敬,纷纷躬身行礼。

    站在棋台边的张若尘,身体明亮得宛若一颗星辰,手中的棋子猛烈颤动,始终无法落定。

    那种颤动,令得空间都在摇晃。

    忽然,一圈光芒,从张若尘体内爆发出来。光芒没有蔓延出去,而是以棋盘为平面,定在了半空,直径大概十丈左右。

    光圈显现出来,顿时形成一种极致的平衡,棋子轻轻落在了棋盘上。

    张若尘收手,棋子没有落下。

    站在四周的修士,犹如石化了一般,感到难以置信。

    “成功了!他成功了,难道真的是一尊大神?”

    “老先生可是说过,即便是大神,都没有几人能够做到。”

    “拜见大神!”

    ……

    面对那些修士尊敬而又惶恐的眼神,张若尘微微一笑,没有去解释什么,而是走向儒袍老者,道:“老先生,晚辈这算是成功了吧?”

    儒袍老者道:“果真是江山又有人才出,一个元会一代人。你有什么疑问,尽管问吧!但,老夫只回答一个问题,你想清楚再开口。”

    张若尘道:“晚辈心中疑问无数,但我相信,前辈很多都回答不了!”

    青衣少女皱眉,道:“你这人怎么如此无礼。”

    张若尘盯着儒袍老者双眼,道:“不如这样,我问一个问题,如果前辈回答不出来。那么,前辈就要回答我接下来的三个问题!”

    “以一换三,你这小辈倒是精明得很!”

    儒袍老者道:“如果老夫回答上来了你的问题,又如何呢?”

    张若尘道:“晚辈立即跪地叩拜,赔礼道歉。”

    “这样倒也合适,你问吧!”儒袍老者道。

    任谁都看得出,张若尘接下来问出的问题,必然无比刁钻,都露出感兴趣的神情。

    这简直就像是两尊了不得的神灵在斗法!

    张若尘正在思考,该如何刁难儒袍老者的时候,白卿儿走到他身旁,在他耳畔低声说了一句。

    听后,张若尘露出笑意,道:“老先生听好了!我听说,三十万年前,天庭地狱二十四诸天一起去做了一件事,只有三人活着回来。我想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去做了什么事?”

    “你这是两个问题啊!”儒袍老者道。

    张若尘道:“老先生回答出其中一个就行。”

    儒袍老者盯着张若尘得双目,看了片刻,苦笑摇头,道:“这两个问题,老夫的确都不知道!你赢了!”

    虽然赢了,张若尘却不是多么欣喜。

    毕竟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他是真的很想知道。

    张若尘道:“我现在,可以问前辈三个问题了?”

    “自然是如此!你们二人也是去星天崖吧,我们边走边谈。”

    儒袍老者将棋台收起,向崖顶走去,青衣少女紧跟在他身旁。

    张若尘道:“我的第一个问题!三十万年前,据说二十四诸天有三人活着回来,除了昊天和六祖,这第三人是谁?”

    对这个问题,张若尘没有抱什么希望。

    出奇的是,儒袍老者道:“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