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九百五十八章 日晷修复

第二千九百五十八章 日晷修复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张若尘在星天崖住下。

    说是一座崖,实际上比一百万颗生命行星加起来还要巨大,大地板块厚重,空间时刻都在膨胀,空气中弥漫一缕缕五彩混沌神气。

    将此处比喻成半座圣界也不为过,是绝佳的修炼宝境。

    难怪红鸦树能够在这里疯狂繁殖。

    也难怪无数修士都欲登上星天崖,拜师学艺。

    ……

    这里没有白天,没有黑夜,就连除了红鸦树的生灵都很难见到一个。

    在这里生活久了,会让人忘记时间的存在。

    张若尘有时去崖边打坐,看海石星坞的云开云散,波澜壮阔,空间和时间在这里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存在,让他生出种种前所未有的感悟。

    有时会去经篆洞,翻阅如山如海的典籍。

    经历得越多,张若尘越是感觉到自己知识的匮乏。虽然,炼化了一枚神木之心,得到了接天神木一个元会的知识,但接天神木的知识终究有局限性。

    做为神灵,必须去了解更多。

    有时张若尘则是会进入红鸦林,挥剑砍树。

    红鸦树比他想象中要更加坚硬,如同圣铁,其中有些古树,张若尘只用一剑,还无法将其斩断。且,红鸦树会发起反击,树枝如枪似矛。

    以张若尘的修为,自然是可以应对。

    但换做圣境修士进去,必死无疑。

    张若尘取出青铜古棺,从棺中,将噬神虫放了出来。虫群进入红鸦林,立即发出欢快的叫声,啃食树干,吞噬火鸦果实。

    “哗!”

    有古树的树枝,浮现出明亮的火光? 抽击在一只噬神虫身上。

    身躯三米长的噬神虫,被打飞出去十多里远。

    但虫壳坚硬,没有受伤。

    噬神虫愤怒的嘶吼? 如一头发狂的公牛? 虫足快蹬? 卷起一路烟尘,再次冲到那株红鸦树下,继续啃食。

    “轰!轰!轰……”

    红鸦树和噬神虫的争斗? 无时无刻不在爆发。

    张若尘悬空而立? 发丝飞扬,俯看下方,很满意这种争斗。不能一直圈养噬神虫? 得要时刻激发它们的凶性? 得让它们自己出去觅食。

    显然? 红鸦树是绝佳的食物。

    说不一定? 还能借此机会? 让噬神虫进化到第五代。

    到时候? 它们爆发出来的战力,或能超过张若尘自身。若是能够因此,获取红鸦树强大的繁殖能力,就更加了不得了!

    ……

    这一日,张若尘盘坐在崖边? 身周的地面皆是神土? 霞光氤氲? 精神力念头化为一道道米粒大小的蝌蚪小人? 满天飞舞。

    忽的,所有蝌蚪小人光芒一暗,如群蜂回巢一般化为一条溪流? 进入张若尘心口。

    “又失败了,要破境到七十五阶,果真不是易事。”

    星桓天一战,佛祖舍利和神木之心已经与张若尘融会贯通,精神力再次暴涨,达到七十四阶巅峰。

    再进一步,只要达到七十五阶,张若尘有自信只用精神力就能与上位神一较高下。

    但,这一步太难了!

    须知,很多精神力神灵,修炼十多万年,也无法达到七十五阶,最终死在元会劫难之下,灰飞烟灭。

    张若尘成神也才数十年而已,已经来到冲击七十五阶的门槛。这是别的精神力神灵,不敢想象的修炼速度。

    身后,传来脚步声。

    “大叔!”

    虚亭亭提着一只红木餐盒,来到崖边,从盒中取出一碟蝶菜肴,道:“大叔,今天给你做了四道菜,你快尝尝味道还可以吗?对了,还有一壶酒呢!”

    张若尘看着眼前这个青衣少女,拿起筷子,捡了一口,喂进嘴里,夸赞道:“不错,非常好,已经好多年没有像这几天这么细细品尝人间美食。”

    又喝了一口酒。

    “酒也是佳酿。”

    从张若尘来到星桓天,虚亭亭每天都给他送餐食,算得上是非常有心。

    本来按辈分和年龄,她都差了张若尘许多。

    但,她坚持要叫张若尘大叔。

    时间长了,两人也就很熟络,聊了许多。

    张若尘渐渐知道,原来虚亭亭与父母失散多年,是近日,才被虚问之老前辈找到,一路带来了星桓天,又来了星天崖。

    至于她父母的情况,她也不清楚,张若尘也就没有多问。

    虚亭亭见张若尘心情很好,低着头,较为轻声的问道:“大叔,你真的是池昆仑的父亲?”

    张若尘看向她。

    她吓了一跳,慌张的挥手,道:“大叔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想知道,池昆仑为什么没有与你在一起?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问出最后一句的时候,虚亭亭的俏脸变得红扑扑的,羞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若尘哪里看不出她的心思,继续夹菜,道:“我和他母亲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所以,在他小时候,我们之间有一些误会,不过这些误会现在都解开了!他现在应该回了昆仑界,也有可能在星空战场。”

    “岂不是很危险?”

    虚亭亭的担忧,完 全写在脸上。

    张若尘道:“做为男人,终究是要面对危险,才能不断成长。你为何那么关心他?”

    虚亭亭垂头,低声道:“我……我就想感谢他,在天下神女楼中出手相救。”

    张若尘道:“当时我也在,明明就是他惹出来的事,与你们无关。再说,虚老前辈修为胜过那小子何止一万倍,哪轮得到他出手?”

    虚亭亭突然变得特别坚定,道:“不!大叔你不知道他有多么勇敢,当时那么多妖族高手,他却依旧可以站出来,为自己的父母正名。他明明知道,大叔你的敌人很多,池瑶女皇的敌人也很多,但是,却无所畏惧,根本不怕那些藏在暗处的强者。”

    “而且,他完 全可以独自一人逃走,是因为担心我和爷爷的安危,才冒着巨大的风险,带我们一起离开。昆仑哥哥,绝对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咕噜!”

    张若尘将酒壶中的酒,一饮而尽,道:“他知道你的身份吗?”

    虚亭亭有些泄气的摇头。

    “放心吧,如果见到他,我一定告诉他,在星天崖上有一个傻姑娘对他念念不忘。”张若尘道。

    虚亭亭更加羞涩,有些埋怨的道:“大叔!你这样说不太好……”

    张若尘想了想,道:“大叔这里有一句话,你要不要听?”

    “什么话?”

    张若尘道:“这星天崖的修炼环境,别处无法比拟。而你爷爷,又是一位精神力强者,算得上是名师。你一定要好好修炼,争取修为尽快追上池昆仑,甚至超越他。到时候,你们能够相处的时间,才会更多。否则修为差距太大,不是一件好事。”

    张若尘自己深有感触。

    他喜欢与木灵希待在一起,可以很轻松,很愉悦。但,他终究还有很多事要做,无法去享受那种轻松。

    他喜欢和孔兰攸一起,吹箫弹琴,游山玩水。但,他还有囚禁在命运神殿的父皇,还有许多想要致他于死地的敌人,还有须弥圣僧、血绝战神、殒神岛主……,无数人的期望。

    谁能真正活成自己?

    虚亭亭轻轻点头,将张若尘的话听了进去。

    蓦地,张若尘眼睛微微眯起,察觉到四周的时间印记光点变得活跃了起来,汇聚成一条时间印记长河,悬浮在天空。

    “难道成功了?”张若尘念道。

    老樵夫的传音,进入张若尘耳中:“来混沌火山口。”

    张若尘露出喜色,化为一道神光,直向时间印记长河的尽头飞去。

    他赶到的时候,白卿儿和虚问之已经到了,悬空立在火山口。

    下方,混沌火焰炙热,浓烟滚滚。

    日晷悬浮在混沌火焰中,四周时间印记光点汇聚成一片时间海洋,以一种奇妙的规律流动。

    老樵夫站在火山口,身形如青松般古劲挺拔,苍老的脸,被火焰映照成了红色,手臂猛的一抬。

    “哗!”

    日晷从混沌火焰中飞了起来,落到张若尘面前。

    四周的时间印记光点,疯狂向它涌去,消失在粗糙的石体中。

    日晷上,十二个刻度,衍化出十二种不同的光影,像是有太阳东升西落,又像是有月影圆缺,和四季更替。

    “试一试吧!”老樵夫道。

    张若尘没有掩饰自己的武道修为,体内神气运转,从掌心喷薄出去,涌入日晷。

    “轰隆”一声,方圆十万里空间中的时间印记都为之颤动,向日晷汇聚。

    在日晷上,午时四刻的位置,一道空间之门显现出来。

    张若尘没有犹豫,飞进门内。

    时隔多年,他再一次进入日晷的内空间,出现在一座如同远古山洞一般的地方。

    当年,为了从修辰天神手中营救池孔乐,日晷的空间之门打开过一次。此后,张若尘欲进日晷,却始终不得其法。

    山洞中,那个熄灭了的火堆,竟然燃烧起来。

    张若尘仔细凝看,发现那些火焰,乃是时间印记汇聚而成。

    是时间在燃烧!

    老樵夫的声音,再次传入张若尘耳中,道:“日晷已经修复,但是器灵因为曾遭受严重创伤,已经变得非常弱小,而且失去了意识。”

    “目前,日晷最多只能支撑十位补天境神灵一起修炼。如果是大神,则只能一人修炼。”

    张若尘道:“难道就不能让日晷的器灵,迅速成长起来?”

    “哪有那么容易?器灵的成长,是漫长的过程。你目前能做的,就是花时间先蕴养出器灵的意识。当然,并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张若尘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直接将一位主修时间之道的神灵,炼入日晷,化作器灵。但,也有弊端,毕竟只要是神灵,也就有成长的上限。除非你找到得那位神灵,自身实力和潜力就非同一般。”老樵夫道。

    张若尘听得怪怪的,总觉得老樵夫意有所指,像是故意在引导他往某些地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