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九百六十七章 大师姐

第二千九百六十七章 大师姐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清晨,太阳初升,光照大地。

    三千阶的石梯上,铺了厚厚一层雪。

    古老的神台城,坐落阶梯尽头的云山之巅,红墙白瓦,巍峨气派。

    张若尘、池孔乐、魔音走在空荡荡的阶梯上,留下三串脚印,进入城中。小黑在昨夜就已经离开,去寻太上,没有与张若尘他们同行。

    虽是初晨,城中却已有不少店面开张,有身穿白色、蓝色道袍的两仪宗弟子往来其间,购买丹药,交易最近所获资源。

    三人虽然以精神力掩盖了容貌,可是,身上那股无形的浩渺气质,依旧吸引来不少修士的目光。

    但,大家已经习以为常,没有太过惊讶。

    自从蟠桃树化为天地灵根,经历千年,昆仑界已是彻底复苏。

    加上第一中央帝国开启了须弥圣僧留下的时空至宝“天轮印”,如今的昆仑界,强者层出不穷,不时就有绝代天骄出世,或者盖世人物崛起。

    这个时代,强者太多了!

    张若尘知晓池孔乐受修辰天神的杀戮意志影响极深,堪称半个修罗,所以,故意带她来俗世凡尘,看人间烟火气,红尘众生相。

    张若尘含笑讲道:“这神台城,是两仪宗历代弟子的家人汇聚,逐渐发展成的一座修炼古城。如今,看这气象,已是快要蜕变成一座圣城。”

    池孔乐道:“地狱界圣城比比皆是,血天部族那些圣城的城主见到我,都得躬身行礼。这么一座城池,连圣城都不是,我一人就能将其摧毁。”

    池孔乐当初被修辰天神的弟子万心带离昆仑界的时候,年纪还很小,如今,对昆仑界的记忆,已经很模糊。

    她更多的时间,是待在血天部族。

    张若尘很有耐心,不急于一时将她改变,依旧含笑:“你看,那些穿白色道袍的,是外门弟子。穿蓝色道袍的,是内门弟子。”

    “当年,我进两仪宗修炼的时候,外门弟子都是地极境的修为。内门弟子,绝大多数都是天极境。”

    “而现在,外门弟子绝大多数都是天极境的修为了!内门弟子,不仅有鱼龙境,甚至有些达到了半圣层次。”

    “这些年,昆仑界的整体实力,也不知提升了多少倍。”

    张若尘是由衷的感叹,心中有着一份说之不出的喜悦。

    毕竟当年,为了守护昆仑界,他也出了一份力。

    现在的盛世景况,值得他多看几眼。

    至于天下人如何评价他,根本不重要,他做事只讲无愧于心。

    魔音道:“主人,你看城中挂满白绫丧幡,看来两仪宗是有什么重要的人物陨落。”

    “如今这个时代,任何人陨落,都不足为奇。”张若尘道。

    穿过神台城,一路缓步而行,似游山玩水一般,走在林荫小道,进入两仪宗。

    以张若尘如今的修为,两仪宗的阵法,哪里拦得住他。

    两仪宗有三宫七十二院,灵山一座座。

    张若尘先去了长生院的紫霞灵山,那里紫气浩荡,圣霞万丈,上千内门弟子,迎着朝阳,在崖上练剑,充满少年意气,和热血奋斗。

    又去了素女院,那里年轻女弟子皆是青春靓丽,有的貌美倾城,博得仙子之名。

    接着又去了镇魔院,空静院……

    可惜,走遍千山,却看不到一个故人。

    有的寿元耗尽,葬在山中,只剩一块孤零零的墓碑。有的死在争斗中,尸骨无存。

    修炼之路,剩者为王。

    能成神者,十万亿修士中,难出一个,更多的人终究是死在了这条路上。

    上清宫,是两仪宗的三宫之一,管辖三十六座灵山。

    如今,倒是可称作三十六座圣山。

    上清宫的一座座殿宇、云塔、石门、武楼皆是挂门白色丧幡,所有进出的弟子,都在道袍外,又穿上一件丧服。

    进宫上香的弟子,络绎不绝。

    宫外的广场上,立有一只硕大的铜鼎,鼎上锈迹发黑,古韵悠悠,被一座阵法保护在中心,任何修士都无法靠近。

    此鼎,是用来祭天,内部保存有两仪宗历代圣境修士的剑意。

    在千年前,圣传弟子的加冕仪式上,这尊祭天铜鼎就会派上用场。每一个圣传弟子,皆可进入鼎中,寻找剑意机缘。

    张若尘当初在祭天铜鼎中,便是找到了绝世机缘,融合了两仪宗三位祖师上清、太清、玉清的剑意。

    后来张若尘的剑道,能够走的那么顺畅,能够一次又一次突破,能够修炼成三品剑道圣意,很难说,没有三清剑意的辅助。

    如今踏入神境,张若尘再次站在祭天铜鼎下,心生出一股难以言明的感知。

    脑海中,不知为何,浮现出当初在黑暗之渊看到九鼎之时的画面。

    九大巫祖,铸九鼎。

    得九鼎者,号令天下,万族遵从。

    九鼎,可谓是天下排名第一的神器。

    张若尘并不认为,这尊祭天铜鼎会和九鼎有什么瓜葛,但,或许就是对九鼎太过向往,看见世间一切的鼎,都会情不自禁的生出一些联想。

    “此鼎的形态,倒是与九鼎的其中一只,有些相似。”

    不知不觉间,张若尘走进阵法,来到鼎下,探手触摸过去。

    即便相似也很正常。

    天下的鼎,都是根据九鼎的形态,延伸、临摹、仿制铸炼出来,

    “什么人,竟敢闯阵,触碰祭天铜鼎。”一位达到圣王境界的长老,怒吼一声。

    一道剑光,直向阵中的张若尘飞去。

    池孔乐眼神一寒,衣袖挥出,一道煞气冲天的力量气劲,将飞向张若尘的那柄圣剑震得寸寸断碎。

    包括那位圣王境长老,也被气劲击中。

    眼看他的身体,就要四分五裂。

    忽的,上清宫中,涌出一条阳刚之气浓烈的火焰气河,包裹住那位圣王境长老,将他拉扯到了广场上。

    “嘭!”

    被池孔乐击中的殿宇,防御阵法光芒闪烁了一下,紧接着整座殿宇轰然倒塌。

    “唰!唰!”

    破风声不断响起,密密麻麻。

    顷刻间,上清宫外诸圣云集,皆手持圣剑,如临大敌的盯着祭台铜鼎下的三人。

    一位身形高挑出众的美丽女子,在诸圣的簇拥下,从上清宫中走出。

    此女穿一身宽大黑色道袍,长发一直垂到了地上,由发带系住,头顶插着简易木簪。肌肤欺霜赛雪,腰细如柳,虽有美若谪仙的容颜,却冷酷异常。

    救走那位圣王境长老的火焰气河,飞回她手心,消失在体内。

    她一双星眸,扫视张若尘三人,最后定格在池孔乐身上,道:“阁下好强的煞气,丝毫都不收敛自己身上地狱界的气息,真当昆仑界无人,可以肆意妄为?”

    “什么,地狱界的修士?”

    “好狂妄啊,如今昆仑界有多位神灵坐镇,地狱界的修士还敢来闯?”

    ……

    周围两仪宗的圣境强者,又惊又怒又恨。

    池孔乐与那黑色道袍女子争锋相对,道:“你的修为还不错,可敢与我一战?”

    黑色道袍女子一双纤柔玉手,从云袖中探出,道:“你想找死,送你上路便是。”

    二女正欲交锋。

    张若尘的目光从祭台铜鼎上收回,背负双手,转身向那黑色道袍的女子看去,笑道:“大师姐,小女性格激进,多有得罪之处,还请你多多见谅。”

    走出阵法,张若尘越过池孔乐和魔音,站在那黑色道袍女子对面,笼罩全身的精神力散去了不少。

    看清张若尘的容貌,黑色道袍女子一双黛眉,微微皱起,埋怨了一句:“我就说地狱界的修士,哪有那个胆子,闯入昆仑界生事,原来是你!”

    “不正是我嘛!”

    张若尘看着盖天娇如今的模样,心中何尝不是十分震惊。

    横看细看,哪里还有昔日的威猛样子?

    简直就是一位韵味无穷的绝代美人,身上的黑色道袍,更增一分神秘感。

    但,脑海中,回想她曾经的模样,再对比她现在的美貌,张若尘实在是有些不敢直视,只得移开目光,看向别处。

    “大家退下去吧!”盖天娇道。

    “是,宗主。”

    诸圣虽不知来者何人,但有宗主在此,谅他们也不敢造次,于是纷纷退走。

    盖天娇走上前去,道:“这是孔乐?完全认不出来了,气质和性格,简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大师姐何尝不是?”张若尘以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盖天娇道:“你知道的,当初我之所以变成那副模样,是被人暗算了,体内阳气失衡。”

    “你不是说,自己根本不在乎外表容貌。为何现在,又将容貌恢复了过来?”张若尘道。

    当初,两仪宗有四大美人。

    盖天娇排名第一,美貌更在韩湫和齐霏雨之上。

    盖天娇轻哼一声:“想要恢复容貌,哪有那么容易?若是依靠变化之术,被人看穿后,反而徒惹嘲笑。”

    顿了顿,她道:“有些秘密,真不想说出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想说,那就不说吧!”张若尘道。

    盖天娇道:“但,在你这里,我却想说出来。或许你能提供给我一些线索,让我找出那个可恶的怪人。”

    “什么怪人?”张若尘问道。

    盖天娇道:“说起来也是惭愧,我曾被一位怪人擒住,被他强行喂药。喂了三个月,然后容貌就恢复了过来,而且修为大进。我也不知,这是奇耻大辱,还是一次意外的大机缘!”

    “此事发生在昆仑界?”

    “没错。”

    “能够擒住大师姐的,应该没有几个人啊!难道对方是神灵?”张若尘道。

    盖天娇道:“除了神灵之外,我自认为,遇到任何修士都不至于如此狼狈。那三个月,简直就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时期,多次寻死,都失败了!”

    “大师姐为何说,我能提供给你线索?”张若尘道。

    盖天娇紧盯张若尘,道:“那怪人每次给我喂药之后,都会念道,家门不幸啊,张氏一族蒙羞,后代子孙怎么喜欢上了这么一个口味重的。”

    张若尘强装镇定,但是心中却已经了然,知道盖天娇说的那个怪人是谁。

    都怪自己。

    当初说错了话!

    早知道,那老不死的,把传宗接代的事看得如此之重,就不该提盖天娇的名字。

    张若尘故作深思的模样,念道:“张氏一族……张氏一族……还真不好揣测,毕竟昆仑界张姓修士众多,而且对方不一定就是昆仑界的修士。”

    “大师姐,你也别多想,这终究是好事。”

    “如果那怪人再次出现,你就去禀告神灵,总有神灵可以制止他的恶行。我坚信,多行不义必自毙,这种人,迟早被天收。”